李朵一家人正围着一张小方桌上吃晚饭,电视上放着的,是她的龙凤胎弟弟李灿白天刚刚完成的一场棒球比赛的转播,两名解说员的声音慷慨激昂,激动的心情溢于言表。

男:“好,太棒了!如此完美的再见全垒打!李灿同学真的是棒球界新晋的一枚不可多得的明星,才五年级就已经有如此非凡的水准,难怪本市以棒球著称的中学都已经向他发出了破格录取的邀请!”

女:“是啊,李灿同学如此出色,真不敢相信他不是棒球世家出来的。”

男:“然而他就是这样的令人惊人!他的爸爸是本市著名的外科医生李安达,妈妈是我们喜爱的播音主持柳叶子。他还有个龙凤胎姐姐,用他的话说就是没什么天赋但却梦想成为播音主持的小姑娘。总之他们一家人除了李灿,没有一个是打棒球的,这就全凭个人能力了,这个孩子太了不得了简直。”

李朵看到这里,气急败坏的关掉了电视,对着旁边正在吃东西的李灿吼道:

“喂!在电视上胡乱贬低自己的姐姐,很有趣吗?”

李灿被吐了一脸的饭渣,十分冷静的将碗筷放在桌上。冷笑一声说道:

“有么?我只是实话实说啊。”

“你说什么?”

李朵被气得不行,上去掐着李灿的脖子说道:

“你敢不敢再说一句?我明明就是播音的天才,学校里的同学都是这么说的,而且只要我一主持,就会有很多男生围上来看我!你快说,你是不是嫉妒我,才会这样说的?”

李灿虽然没有反抗,但是嘴上还是不服软的说道:

“我又没说错,再说一万遍还是一样的。别傻了,那些男生不过是因为你有一张和我一样好看的脸,才朝你多看两眼的。才不是因为你那乌鸦般聒噪的声音,你没有播音的天赋,还是趁早放弃吧。反正现在才十一岁,重新开始别的什么也不晚!”

去盛汤回来的柳叶子看到两个孩子在打架,而李安达只是坐在旁边,若无其事的拿起遥控器又打开了电视,便皱着眉头过来,一边将李朵和李灿分开,一边埋怨李安达道:

“老公,孩子们都打起来了,怎么还有心思看电视啊?”

李安达的金丝眼镜下面露出一抹慈祥而自豪的笑意。

“有什么的?反正他们又舍不得把对方打坏。况且,你不觉得咱儿子很帅吗?”

柳叶子一听,也就不管李朵和李灿两个,凑到李安达身边去看电视了。

这会儿电视上正在播放李灿的单人采访。

“其实我已经接受了三中的邀请,下学期会跳级去念初中。”

李朵听到这里,不觉幸福的夸奖道:

“确实是啊,到底是谁生的儿子,这么厉害啊?”

李灿听了,心里一阵自豪,但是脸上还一副无所谓的样子故作冷静的吃着饭。

“这有什么的?反正以后还会有很多这种场面,你们要早些习惯才好。”

李朵却在一旁酸溜溜的说道:

“少夸张了!这场比赛的投手已经投了九十几颗球,投球姿势已经累到变形,而且球速也下降了不少,那个捕手也是乱七八糟的,连配球都不会,随便是谁都可以赢得吧?不过是侥幸赢了一场,就这么沾沾自喜,还真是无知的自大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