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了李朵的话,大家都惊讶的回过头来看着她。

李朵感觉到一种要被群殴的危机,忽然慌乱的问道:

“你们干嘛?我也只是实话实说,就算你们偏爱李灿,也不能不让人说实话吧?”

柳叶子惊讶的说道:

“哎呦!你这死孩子,再怎么样也不能当着父母的面说我们偏心吧?爸妈哪一点对你不好了?”

李朵本以为她的妈妈即将上演一出煽情大戏,但是话锋一转,李灿突然一脸狐疑的看着李朵问道:

“你不是说自己最讨厌棒球吗?怎么会对棒球名词这么了解,看起来还很懂得样子?”

柳叶子和李安达听了,也都投来同样好奇的目光。

李朵见自己为了到时候能去给李灿加油,偷偷学习棒球知识的事情就快要露馅了,连忙转移话题说道:

“哈哈,我哪儿懂了?不都是刚刚的解说员说的吗?对了,干嘛老是说李灿的事?老师说后天的夏令营,让我做临时班长,到时候有机会拿到大喇叭,可以做主持,你们都不替我高兴吗?”

李朵的话刚说完,刚刚一直围绕她的注视忽然就散开了,李安达和柳叶子又继续回头看电视,李灿也继续吃起了饭,但还不忘放冷枪说道:

“真是的,老师到底在怎么回事儿?要是非要听你主持,我宁愿不去夏令营了。”

说着,又叹了口气。

“哎,真可惜,听说今年的明溪还挺凉快的,本来还想好好的去避个暑。”

李朵气得不行,抿着嘴唇极力让自己不发作,还不怀好意的笑了笑说道:

“那正好,反正我也不想在那么凉快的地方,被你这张臭脸扫兴!”

李灿听了,又将筷子往盘子上一放,不悦的唠叨道:

“真是的,分明就没有天赋,干嘛要这么喜欢?真是害人害己!”

话刚说完,李朵就向他投去一记眼神杀。

“那你呢?你又为什么在上小学的时候突然喜欢上棒球了?你以前明明说过自己要当一个足球运动员的。”

李灿不觉皱了皱眉,想起上小学之前,柳叶子带他们去买入学用品,文具店里贴了一张著名职棒选手普罗明达的海报,李朵就站在海报前面再不肯走了。

“好帅啊!我以后一定要嫁给一个像他一样的职棒选手,那样就爽歪歪了。”

想到这里,李灿又挑了挑眉说道:

“因为我很有天赋啊,不像某人,总喜欢做不切实际的梦。”

李朵已经完全忍不下去了,又上去掐住李灿的脖子说道:

“臭小子,我忍你很久了,你的人生要靠贬低我才能活吗?”

李灿被李朵按到地板上,嘴却还是不饶人的说道:

“虽然我从来没有这样想过,但是能够这样子一辈子,说不定也还不错哦。”

两个人的吵吵闹闹被柳叶子的一声惊叹打断,这会儿大家都把目光放在了电视屏幕上那个男生的特写镜头上。

“少棒联盟的传奇捕手上官瑾目前也已经确认要加入三中初中组棒球队。看来三中真是下定决心要在今年的全国比赛上拿出好成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