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时此刻,在李朵和李灿眼里更有看点的,应该是柳叶子。

因为她现在整个人都趴在电视上,虽然动作不是很夸张,但是看起来就是在舔屏......

“我的天,真的好帅啊,才六年级就这么帅,以后还怎么得了?”

两个人后脑勺同时滑落三道黑线,难得的异口同声的对李安达说道:

“爸,能赶快把你老婆拉下来,叫她不要在儿女面前这么丢人吗?”

谁知道李安达竟然丝毫不理会他们俩,也跟着上去,靠在柳叶子身边激动地说道:

“真挺帅的,听说他老爸是世界著名的职棒选手上官鸿,老妈经营着一家跨国集团,身价数百亿。这样的男孩子,要是能娶了我们李朵,她下半辈子就不用愁了!”

李朵听了,生无可恋的回过头来看着李灿摇了摇头说道:

“都说和愚蠢的人在一起久了,会被拉低智商,你说他们俩到底是谁拖累了谁啊?”

李朵说完,就看见李灿冷眼看了看她,就站起身来,朝房间走去,不解的说道:

“臭小子,你姐话还没有说完,你干嘛去?”

李灿:“为了不被某人拉低智商,我决定先回房间了。”

李朵想了半天,才反应过来,追到房间门口,却发现李灿已经在里面锁了门,拽着门把手气急败坏的吼道:

“喂,臭小子,你快把门开开!这里也是我的房间!你快给我打开!”

里面传来李灿不屑的声音:

“正好趁这个时候让爸妈换所大房子吧,都已经十一岁了,还要和孪生姐姐睡在一个屋里,很丢人的!”

李朵这会整个人都扒在了墙上,拼尽全力想要把门打开。

“你以为我不丢脸吗?但是凭什么霸占房间的那个人是你?老师没教你要长幼有序吗?”

李灿躺在下铺上,看着李朵的上铺的床板,疲惫而坚定地说道:

“抱歉,我只知道先来后到。”

最后是柳叶子拿来了房间的钥匙打开了门,用鸡毛掸子狠狠地教训了一下李灿,才平息了这场战争。

“臭小子,这房子是我和你爸的,你有什么权利把你姐姐赶出屋外?你说,以后还敢不敢了?”

李朵本以为柳叶子是装模做样的,但是看到那鸡毛掸子真的打在了李灿的后背上的时候,她的脸都扭曲了,就好像自己也跟着一块疼了一样,连忙上去护住了李灿的后背。

“妈,李灿他知道错了,再说你把他打伤了,以后他还怎么打棒球啊?”

李安达也跟着过来,拉着柳叶子说道:

“老婆,你这是怎么了?他们两个就是闹着玩的,感情还不是一样的好?”

柳叶子也是一秒变少女,就好像刚刚那个凶婆娘是别人一样,倚在李安达的怀里温柔的说道:

“是啊,你还记不记得去年隔壁家上高中的那个臭小子欺负了李朵,李朵哭着回来。李灿听完原委就跑了出去,后来鼻青脸肿的回来,一声都不吭。还被你教训了?”

李安达笑着说道:

“怎么会不记得?那小子嘴严得很,问他是跟谁打架了,就说是不小心摔得。后来隔壁大姐找上门来,说咱们李灿把她儿子鼻梁打断了,才知道他是给李朵报仇去了。我说你呀,还是收敛点,看你把孩子教的多暴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