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安达和柳叶子两个人说着说着,就像没事人一样出门去了。

李灿愣了一会儿忽然一挣。

“放开,谁要你假好心?”

李朵也一脸不屑的说道:

“谁好心了?我不过是怕你等下疼得在床上翻来覆去,吵得我睡不着觉而已。”

三天后的夏令营,作为组织者的李朵最后一个上车,一眼就看到一个用棒球帽盖着脸睡大觉的熟悉身影,坐在客车的最后一排的角落里,身边的座位空着,便开着喇叭说道:

“同学们,为期半个月的夏令营正式开始了,希望我们每个人都能有愉快的收获哦。”

李朵在学校里真的很受欢迎,因为姣好的面容和开朗的性格,有很多要好的朋友,两根毛花辫垂在肩膀上,就像个邻家女孩。

但是李灿就不同,他虽然长了一张和李朵一样的脸,但是性格却是截然相反,平时总是一副生人勿进的模样,所以除了棒球队的队友,平时也没什么朋友。

李朵一说完话,一车的同学都在给她鼓掌,她享受着这种热情,一路朝着李灿走了过去,并坐在了他的身边。

“喂,是谁说的不会来参加夏令营的,我是不是看错了?”

李灿把脸深深埋在棒球帽里,冷声说道:

“少自作多情了,只不过球队偶尔会在明溪训练,我想要提前去踩踩点而已。”

李朵还想说些什么的时候,李灿及时阻止了她。

“吵死了!要是觉得没人说话很孤单,就坐到别处去好了。”

李朵给了李灿一个白眼。

“还是算了,作为你的姐姐,总不能让你一个人孤孤单单的啊。”

求你让我孤独终老吧。

李灿的心里有了这种想法,但是他没有说出来,只是依旧把头埋在棒球帽里,靠在车窗边睡起觉来。

夏令营的地方离市区有段距离,随着长途汽车的些微颠簸,李朵也不知不觉的靠在李灿的肩膀上睡着了。

等到了地方的时候,李朵就感觉自己的头被人猛地一推,就倒在了座位另一边。

睁开眼睛看见李灿的时候,刚想大骂他一顿,就见李灿冲她向窗外使眼色,才知道是到了地方。

便立即拿起大喇叭,打算说点什么。

结果李灿一把关掉了她的喇叭,大声喊了一句:

“夏令营的地点到了,大家都下车吧。”

说着,整车的同学,都像小蝴蝶一样飞下了车。不一会儿就跑散了。

李朵气得不行,忙瞪了一眼李灿。

“你这家伙,如果你是专门来给我捣乱的,那么你打错算盘了,我是不会让你得逞的!”

李朵说完,就拿着喇叭下去跟老师一起去维持秩序去了。

李灿把头偏向车窗外,看着车底下穿着夏季校服,带着白色帽子的李朵的脸,眼神忽然有些恍惚。

看着看着,车就开走了,他离李朵越来越远。

“哎哎,司机叔叔!车上还有人呢,你要带我去哪啊?”

“啊,对不起,我以为人都下去了,小朋友,下次要跟紧了老师,可不是谁都像我一样这么好说话的。你等一下,我送你回去!”

“谁是小朋友啊?我已经十一岁了,是个男子汉了,男子汉懂吗?”

就这样,正准备掉头的汽车突然停了下来,李灿就这样无情的被赶了下来。

“那么男子汉!自己步行一公里也不是什么问题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