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叶子正在播音室里主播新闻联播,忽然插进来一条现场新闻,她像往常一样面不改色的读着字幕上的新闻。

“观众朋友们,现在紧急插播一条新闻。昨夜暴雨突袭本市,明溪上游的水坝泄洪,请附近的居民注意避让,近期不要到明溪附近游玩。”

接下来漫长的半个小时里,她依旧保持着脸上的笑容,身边没有一个人能够感觉到她的身体在颤抖,眼神也已经空洞了。

从演播室里一下来,她就去给李安达打了电话。

“老公,儿子和女儿去的那个夏令营,地点是在哪里来的?”

李安达的声音低而缓慢。

“老婆,孩子们,被送到我这里来了......”

柳叶子一放下电话,就看到大屏幕上正在放李灿和李朵的照片。

“明溪发生泄洪事件,事发当时,少棒联盟著名球手李灿和他的姐姐李朵正在那里参加夏令营,李朵为了组织大家安全撤退,不幸被洪水冲走,李灿奋不顾身跳入水中,虽及时抓住了李朵,但两人不幸被洪水一同冲走,撞上巨石而受伤。

现在两人已经别送入手术室,由本市著名外科医生,同时也是他们的父亲李安达掌刀,希望能够尽快得到好消息。”

听到这则消息的时候,柳叶子整个人都崩溃了,但是她知道自己不能倒下,这个时候,孩子们需要她,即便是只能在门外,她也要立刻赶到他们身边去。

运动场,上官瑾刚刚结束一天的训练,偶然被更衣室里的新闻震惊。正看着屏幕发呆的时候,他的队友,好事的宫泽上前一把搭在上官瑾的肩膀上,看着屏幕惊讶的说道:

“李灿?听说他的球速是一百一十公里,在小学生里是数一数二的,而且打击率和脚程也都挺好的,体育新闻还老说他是棒球天才。希望他能平安无事吧,因为这样的话,咱们棒球队一定会很强的。”

宫泽说完,就打算去换衣服了,上官瑾木讷的看了看宫泽,不解的问道:

“咱们棒球队,会变强?”

宫泽一副“那还用说”的模样回头看了一眼上官瑾。

“那是当然,他已经确认要跳级加入咱们三中了。

虽说咱们棒球队已经蝉联了三年多的本市少棒赛的冠军,但也仅此而已了,在全国比赛上还没有拿过什么名次呢。

况且这些年来一直在靠三年级的学长们在撑着整个球队,明年他们就要毕业进入高中组了,三中正面临青黄不接的可怕阶段,这也是学校为什么会下大血本把你们两个挖来的原因哦。”

宫泽说完一大堆,上官瑾依旧木讷的问道:

“哦?是吗?是这么强的球手吗?”

宫泽一副大跌眼镜的模样问道:

“什么?你竟然不知道他?”

上官瑾:“我应该知道他吗?”

宫泽懵懵的说道:

“可是,你们那天是一起接受采访的啊,他当时就站在你的左边呀。”

上官瑾撇了撇嘴。

“是吗?我对于不关乎自己的事情,一向不怎么关心。”

上官瑾说完,又看了看屏幕上李灿的照片,饶有兴致的说道:

“不过,如果是这么厉害的人物的话,我倒是希望,他能早日康复,可以早日切戳切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