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扫描查看手机站

小说推荐

您的位置: 首页 > 女频小说 > 古代言情

农家娘子抠门相公滚出去
分类: 古代言情 作者: 孙明辛
更新:2018-06-02 状态:完本 字数:53.65万字

简介: “喂喂,殿下,您手往哪儿放?!”女扮男装,进入王府当上低级家丁的她,本打算混吃等死,却被妖孽美貌的王爷盯上,三番五次,纠缠不止。

全文在线阅读
手机阅读

扫码在手机打开

章节目录
小说试读

001、逃跑未遂

明月的微光从空中照射下来,一直照到了李妙仙的床铺之上,李妙仙长叹了一口气,未来的日子究竟怎样,她自己也搞不明白,究竟要如何生活下去,她也弄不清楚。

因为,李妙仙根本就不是生活在这个世界的人,或者说,她来到这个世界,只有短短的几天时间,在不久之前,李妙仙还记得,自己应该是一个普通而又快乐的大学生,过着和所有大学生一样的生活。

可是,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一个晴天霹雳之后,她就莫名其妙地来到了这个世界。

或许,这就叫穿越吧,可是李妙仙以前只是在小说故事中,看见过别人的穿越,别人的穿越总是从一个平凡的灰姑娘,穿越成一个王妃,一个富家小姐,可是,又有哪一个女孩子会和她李妙仙一样,从一个普通人家穿越到这个世界之后,还是在一个寻常的人家呢。

李妙仙躺在床上,独自叹着气,她辗转反侧,当然,为的却并不只是莫名其妙穿越这件事情,还有更加让人感到烦恼的呢。

原来,在这个世界里头,一般来说女孩子十七八岁的时候,如果还没有嫁人的话,那就算是晚婚了,而且更糟糕的是,这个世界的人可从来都是不崇尚晚婚晚育的,所以,李妙仙这么大一个丫头还没有嫁人,倒是让李妙仙的父母着急了。

不过李妙仙可不想随随便便地听什么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更何况,隔壁的小瓦房里面的这两个人,可不是她真正的父母啊,所以,李妙仙想要把握住机会,找自己的如意郎君。

虽然说,李妙仙来到这个世界的时间还不是很长,但是她却也有一个追求者,那是一个英俊潇洒的小伙子,名字叫做郁清辉,只可惜,这郁清辉却并不是什么有钱人家的公子,又或者说,郁清辉的家,比自己的家还要寒碜呢。

李妙仙知道,贪心的父母是不会允许自己嫁给郁清辉这样的男孩子的,但是,她却知道,如果自己要追求自己的所爱的话,那么就必须要把握住这个机会,和郁清辉偷偷地离开这个家,那才是最好的方法呢。

所以,这天晚上,李妙仙感到心中忐忑不安,因为那是她和郁清辉商量好了要逃之夭夭的日子啊。

此时,就看见空中月亮高悬,河面上笼罩着一层缥缈的大雾,看上去白茫茫的一片,透过那朦胧的白雾,能够勉强看见河对岸的人家,看见那草棚泥墙里头透出来的一星半点微弱的灯火。

在这个寂静的夜里,郁清辉一个人划着小船,他一点点向前划动,生怕将周围的什么人给惊醒了,因为李妙仙姑娘告诉过他的,让他偷偷地一个人来这里,千万不要被其他人知道了两个人之间的事情。

郁清辉的心中怦怦地跳着,他就要接走李妙仙,和她一起离开这里,去寻求属于两个人的幸福,这让郁清辉又如何能不高兴呢。

此时远处还有人家并没有将灯火熄灭,那灯火在浓雾的映照之下,闪现出一团团柔和而又金黄的光晕,那能够给人一种暖暖的感觉,这种感觉在郁清辉的心头慢慢地荡漾开来,瞬间就温暖了郁清辉的心。

其实,是的李妙仙又怎么能够不开心的呢,她早就已经准备好了一切,就等着听那河岸边的一声欸乃之声,然后是两声雎鸠的叫声,那是她和郁清辉之间的暗号,如果听见了这样的声音,那就表示郁清辉已经来了,她就要快速地跑到外面去,和郁清辉会合。

可是就在李妙仙满心希望,憧憬着和郁清辉再次见面的时候,房间的门打开了,一个男子阴沉着脸走进了她的房间。

那是她的爹爹,或者说,是她在这个世界的爹爹。

“妙仙啊,你想去什么地方啊?”爹爹坐到了李妙仙的床边,缓缓地说道。

李妙仙此时十分焦急,生怕被爹爹看出了破绽,连忙说道:“爹爹,没有什么啊,我正准备睡觉呢。”

爹爹上下打量着李妙仙,然后说道:“睡觉?是不是真的啊,哪有人睡觉之前,将衣服都穿戴整齐,而且还拿着包裹的啊。”

李妙仙听到爹爹这么说,心立刻就沉了下去,她知道这回可坏了,看来是爹爹看出名堂来了,是啊,自己实在是太傻了,哪里有人会睡觉的时候,手中还拿着包裹的啊。

李妙仙连忙将手中的包裹放在桌子上,然后便说道:“不是啊,爹爹,我是想要明天去市镇上赶集,所以才会准备了那么多的东西。”

爹爹听了冷笑了一声,伸手就将包裹打开,取出了里面的衣物道:“赶集?赶集怎么弄得好像是搬家一般啊?你以为我是傻子吗?”他说着便将包裹狠狠地扔回到了桌子上。

李妙仙心中一紧,她知道,自己这回算是麻烦了,爹爹对李妙仙说道:“人家赶集都是往回买东西,怎么,你赶集难道是去将自己的衣服首饰都卖出去吗?”

李妙仙不敢说话,低下了头,她的心中忐忑不安,不知道爹爹接下来会怎样对付自己。

此时爹爹长叹了一口气说道:“孩子啊,你以为,我就不知道你想要做些什么吗,其实,我的心中全部都知道啊。你想要跟着郁清辉那个小子偷偷地走了,是不是?”

李妙仙听见爹爹将自己的心里话给说出来了,猛地身子一震,低头不敢搭腔。

爹爹说道:“妙仙啊,你年纪还小,所以有些事情你不知道,所以,爹爹也不怪你,你说说看,你跟着郁清辉那个穷小子,你能够幸福吗?你将来朝不保夕,吃了上顿没有下顿,爹爹心中会难受啊。”

李妙仙还是不说话。

爹爹继续说道:“妙仙啊,爹爹给你找的婆家,那是富甲一方的大户人家,你到了人家的家中,是绝对不会吃亏的,而且去了之后就能够当大少奶奶,你说,这个世上哪里会有这么好的事情哪?”

李妙仙此时突然抬起头来,对爹爹大声地说道:“爹爹,我不要当大少奶奶,我不要去大户人家,我只要自己的生活。”

爹爹吃惊地看着李妙仙说道:“孩子,你这是什么话啊,你是怎么想的?作为一个女孩子,当然是要在家听父亲的,出嫁之后听丈夫的,哪里能够追求什么,自己,什么,生活?你这都是听谁说的歪门邪道啊。”

李妙仙知道自己和这个世界的人之间是无法沟通的,于是只能够长叹一口气,然后缓缓地坐在了床上道:“好了,好了,我哪里都不去,我就在这里躺着,乖乖地躺着,好不好啊?爹爹,你也回去休息吧。”

谁知道,此时那爹爹却突然之间露出了一个古怪的笑容对李妙仙说道:“哼,你以为你心中的花花肠子,爹爹我不知道吗,若是我一走开,你或许就会偷偷地溜出去,东西都不要了,是不是?”

李妙仙看见自己心中的想法,竟然又被爹爹给说中了,不觉长叹了一口气。此时爹爹说道:“好了,我让你娘来陪着你,这样的话,就不怕你偷偷地逃走了。”

说着,房门打开,爹爹走了出去,娘亲走了进来,娘亲一看见李妙仙之后就抹眼泪,她对李妙仙说道:“孩子啊,你可不要怪爹娘啊,爹娘这都是为了你好,其实,其实你现在想做的事情,当年娘亲也曾经做过。”

李妙仙听到这里吃惊地抬起头来,看着娘亲,娘亲劝慰道:“我当年啊,就是这么着,和你的爹爹一起逃出来的,你看看,这有什么好处啊,你爹穷了一辈子,你娘呢,就陪着他穷了一辈子,早知道今天会如此,当年就应该嫁给邻居的那个富翁。”

李妙仙吃惊地看着娘亲道:“娘亲,你难道不爱爹爹了吗,你后悔了?”

娘亲叹息道:“傻孩子,爱啊,娘亲当然爱,到现在还是爱啊,可是,爱能够有什么用啊,爱能够换成柴米油盐酱醋茶吗?不能,是不是?孩子,所以啊,你就听话,不要让娘操心,好不好?你现在还小,还不懂事,等日子长了之后,你就会知道,今天的选择,是正确的。”

李妙仙心中不觉烦愁,到底应该怎么办呢?

再来说那郁清辉,此时的他已经快要来到李妙仙所住的河岸边了,在他的心中,早就已经出现了一个窈窕的身影。那清纯的李妙仙姑娘,就是珍藏在他内心深处的一坛美酒,让他在尘世中长醉不醒。

可不是吗,郁清辉只要是心中一想起了李妙仙姑娘,他的心中就会突然之间沉醉,然后整个人都会有一种酥麻的感觉。

此时他来到了河边,然后便轻轻地吹起了口哨,那口哨的声音,就是模仿雎鸠鸟的声音,郁清辉记得李妙仙喜欢雎鸠鸟,她还曾经教过郁清辉一首诗,非常好听:“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当郁清辉叫了几声之后,他吃惊地发现,那李妙仙却并没有好像预先约定好的那样,来到他的身边,他只听见自己所模仿的雎鸠叫声在宁静的河边回荡,余音缭绕。

他的声音吸引了很多的雎鸠鸟,它们似乎是将郁清辉当作了是自己的同类,在郁清辉的身边轻轻地叫唤了起来,那雎鸠鸟的声音格外清澈,清澈得就好像是被河水清洗过一样。

可是此时郁清辉的心却并不在这些鸟儿的叫声上,他只想一件事情,那就是这李妙仙究竟去了什么地方,为什么到处都找不到她的行踪呢,难道她竟然是在欺骗自己吗?

不会的,郁清辉安慰自己,说实话,自从双亲去世之后,郁清辉的心中就一直像笼罩着大雾的河水一般,冰冷而凝滞。

可是,自从遇见了李妙仙之后,他的心才开始又恢复了宁静,从此,他的心中就有了一个人,那就是李妙仙。

此时李妙仙躺在了娘亲的身边,可是她的心中却还在思念着郁清辉,她早就已经听见了那郁清辉所模仿的雎鸠鸟的叫声,只是现在娘亲就在她的身边,所以,她根本就不能够有所行动。

002、船上传情

李妙仙想起了当日和郁清辉相遇时候的场景,那个时候,她独自一个人乘坐着小船,在门前的那条小河里面划船,同时还采着水上的菱角,水上的水草十分繁茂,它们有着圆圆的叶子,还有着细细的茎,它们就好像是碧玉一般,在水面晃来晃去。

而李妙仙呢,她的腰身就好像是那些水草一般,摇来摇去,就摇摆进了郁清辉的眼睛之中。那个时候,郁清辉也在水上采菱角,他们这样的穷苦人家都是一样的,就在他正专心采菱角的时候,却和一只小船装在了一起,那小船上的人儿,就是李妙仙了。

当郁清辉看见李妙仙的时候,他便被李妙仙的容貌所深深地震撼了,李妙仙的手就好像是春天的柔荑一般柔软,她的皮肤就好像是凝脂,她的双眸巧笑倩兮,美目盼兮,就好像是会说话一般,看得郁清辉当时就震惊了。

李妙仙是来自现代的人,所以她当然没有古人那么多的顾虑,这个时候,看见一个毛头小伙子就这么对着自己看,她也没有一点不好意思的样子,笑着对郁清辉说:“怎么了,你看什么啊,我好看吗?”

只是这么轻描淡写的一句话,却已经彻底地俘获了郁清辉的心了。

只可惜,现如今明明知道郁清辉就在外面,在船上等着自己,可是她却不能够马上出去见他,所以这李妙仙的心自然有些忐忑,于是就在床上辗转反侧,睡不着觉。

此时她看见自己的娘亲倒是睡得十分沉,好像早就进入了梦乡,不仅如此,嘴里还不断地发出打呼噜的声音。李妙仙看到这里心中不觉一喜,她知道自己的机会来了,这个时候如果不走的话,那么还等待什么时候呢,难道要等母亲醒过来吗?

想到这里李妙仙就立刻从床上爬起来,然后便小心翼翼地从母亲的身上爬下来,然后便立刻将自己的衣服穿好,然后便拿上了东西,悄悄地打开了房门。

家中的屋子已经是老房子了,所以在开门的时候便发出了吱呀的声音,这让李妙仙感到十分害怕,她就生怕被娘亲发现了自己的行踪,不过还好,虚惊一场,那母亲此时正睡得迷迷糊糊的呢,早就已经进入了无何有之乡。

李妙仙微微一笑,自言自语地说了一句:“对不起了,爹爹、娘亲,虽然我知道,如果我就这么走了的话,一定会让你们为难的,但是我也没有办法啊,我只能够这么做,你们放心吧,孩儿我会自己保护自己的。”

说完这些之后,她便立刻开门向着门外走去。李妙仙哪里知道,此时在她娘亲的脸上,有两行清泪落了下来,原来,这李妙仙的娘亲只是假装睡着而已,她其实心中好像明镜一般,李妙仙的一举一动她都看在眼里。

李妙仙的娘亲知道,当你思念一个人的时候,这个人,就会成为你心中的影子,只要你的心还在跳,就永远都无法摆脱这个人,这个人是无处不在,无时无刻不在的。

所以,既然自己的女儿李妙仙心中已经有了一个郁清辉,那么自己再做任何事情也都是白费,所以不管以后是劫是缘,就只有让李妙仙一个人去面对了。

此时李妙仙已经来到了河岸边,郁清辉在那里已经等了好长的时间了,当他看见李妙仙的时候,心简直要从身体里面跳出来了。

这就是无恨天的玉女,这就是瑶池的王母,这就是林中的山鬼,不,就算是这些人世间最美好的存在,也都不如李妙仙的十分之一,这或许就叫做情人眼里出西施吧。

此时郁清辉走到了李妙仙的身边,轻轻地对她说道:“你,你终于来了。”

李妙仙点点头,然后轻轻一纵,跳到了郁清辉的船上,然后便对他说道:“快点,向远处划船。”

郁清辉向来是李妙仙说什么,他就听什么的,所以这个时候一听见那李妙仙吩咐,他当然就立刻动手,将船给划了开去,然后一边划船,一边问道:“妙仙,你怎么了,你好像很不开心啊。”

李妙仙淡淡地笑了一下,她还没有将整件事情都告诉郁清辉呢,只是告诉他,如果以后想要永远都和她在一起的话,就要在这个时候,这个地方接她。

现如今,也是时候将一切都告诉郁清辉了,李妙仙长叹了一口气,对郁清辉说道:“我,爹爹逼着我嫁给一个富翁,我不愿意,因为,如果那么做的话,我以后就永远都见不到你了,你说是吗?”

郁清辉听见李妙仙这么说,整个人都傻了,他痴痴呆呆地看着李妙仙,似乎还有些不相信李妙仙的话呢。

过了良久,郁清辉终于开口说话了:“我,我不能够离开你。”

李妙仙点点头道:“这就对了,所以,我们两个就要偷偷地离开这里,到一个没有人能够找得到我们的地方去。”

听见李妙仙如此说,郁清辉吓得手中的船桨都差点掉到水中去,他瞪大了眼睛吃惊地看着李妙仙,李妙仙缓缓地说道:“怎么了,你不愿意这么做吗?”

郁清辉连忙摇摇头道:“不,不,我当然愿意,我只是不敢相信,你,你竟然会跟着我走?妙仙,将要背井离乡,离开自己的父母,你后悔吗?”

李妙仙并没有说话,她当然不能够告诉郁清辉,自己是穿越来的,自己不属于这个世界,和那所谓的爹爹父母之间半毛钱的关系都没有,她只是反问道:“那你呢,你会后悔吗?”

郁清辉听了之后不觉长叹了一口气,他对李妙仙说道:“我,我怎么会后悔呢。”他痴痴地看着李妙仙说:“能够和你在一起,是我这一辈子的幸福。”他说着便收敛起了笑容,对李妙仙说道:“我是孤家寡人,家中无父无母,所以说,我也没有什么好担心的。”

“喔?”李妙仙还是第一次听郁清辉说自己家里的事情呢,她只是知道郁清辉家中很贫寒,可是却不知道,他竟然还是一个孤儿。

“小时候,我时常随我的爹娘来这条河上采菱角,还有各种的水中蔬菜,有的留着自己吃,而另外的一些,则送到街上去卖掉。以前一直都是爹爹和娘亲下河去捕鱼或者是采菱角的,他们去干活的时候,就将我留在岸上,我便能够远远地看见娘亲明眸皓齿、笑颜如花,她采一把菱角,就看一眼爹爹,而爹爹呢,撒一回网,就看一回娘亲。”

郁清辉轻轻地说着,这时候他竟然仿佛是进入了沉思之中一般。

李妙仙也不说话,她只是静静地听着,不知道为什么,那郁清辉的眼睛里面,竟然有泪水缓缓地涌出,都说男儿有泪不轻弹,所以,郁清辉又生生地将眼泪又咽了下去。

然后他又缓缓地说道:“本来,我们的日子过得很平淡,但是也很幸福的,可是谁知道,有一天不知道怎么回事,爹爹死了,他独自一个人在暴雨之夜出去打渔,他说那样的话,能够打到更加多的鱼,可是就在这一天,那浪头却将他的小船给打翻了,从此他便再也没有回到我们的身边。”

李妙仙不由得用手捂住了自己的嘴巴,她怎么都想不到,原来在郁清辉的身上,竟然还有一段这么不堪回首的往事。

只可惜,有的时候对于不幸的人,老天爷却往往要让他更加痛苦,此时就看见那郁清辉继续说道:“从此娘亲再也不笑了,有一天,她带着我划着小船去采菱角,突然对我说,你听,那水鸟的叫声,有什么不一样吗?那声音,怎么好像是你的爹爹在呼唤我啊。”

说着郁清辉的脸上现出了痛苦的神色,他继续说道:“后来,娘亲便侧耳倾听,她听着听着脸上便露出了古怪的神色,然后,便一个转身,给了我一个陌生而又恍惚的微笑,随后,就一纵身跳了下去。”

郁清辉并没有听见水鸟的叫声有什么古怪的地方,他只是看见了娘亲霎那间那决绝的一纵身,看见了娘亲那翻飞的黑发,那飘扬的裙裾,还有娘亲那迅速地被水流淹没的纤弱摇曳的身子。

从此,这一天便成为了郁清辉心中永远的痛。

李妙仙静静地看着郁清辉,她怎么都没有想到,原来在郁清辉的身上,竟然还发生过这样凄惨的事情,于是她便说道:“你娘亲和你爹爹的故事,好感人,好感人啊。”

说着她便一把抓住了郁清辉的手说:“你放心,我不会离开你的,就好像你的娘亲对你的爹爹一样,我李妙仙此生,只爱你一个。”

说实话,李妙仙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说这样的话,她不知道自己对于郁清辉更多的是爱恋,还是同情。说实话,她和郁清辉也不是很熟悉,她穿越过来才几天的功夫,她只是想要借用这个男子,让自己从那荒唐的婚姻之中逃出去,可是她却没有想到,在这一个瞬间,她竟然对这个男子产生了一种异样的感情。

可是就在这个时候,他们却突然之间听见远处人声鼎沸,同时灯笼火把将周围的一切都照亮了。

李妙仙和郁清辉顿时就慌了神,一开始的时候,李妙仙还安慰郁清辉呢:“不要担心,不一定是来找我们的。”

可是她旋即就又清楚了,不是来找自己的,又是来找谁的呢,此时他们就听见远处传来了一阵阵的喊声:“李妙仙,郁清辉,你们是不是在这里,你们识相的就赶快出来,要不然的话,不要怪本少爷不客气了。”

李妙仙听到这里,整颗心都凉了,这说话的人不是别人,就是自己爹爹给自己找的那个未婚夫,王春强。

说实话,王春强家中富裕,在不少人的心中,那是李妙仙高攀了人家王家,李妙仙的爹爹平白无故地得了一个好女婿,可是在李妙仙看来,那个王春强就只是一个脑满肠肥的混蛋而已,自己可是一点都不想和这个人在一起。

可是谁知道,这个家伙今天竟然能够找到这里来。

此时就听见王春强继续喊道:“李妙仙,郁清辉,你们要是再不出来的话,我就要放火,将这里所有的芦苇荡,都烧光,到时候,若是伤到了你们,你们可不要怪我啊。”

003、被迫分手

“你们就省省心吧,我已经将这里包围了,你们是逃不掉的。”此时那王春强的喊声还在耳边刺耳地回荡着。

李妙仙对着郁清辉长叹了一口气说:“清辉,你的水性十分好,你就不要管我了,你就从这里潜水出去,注意不要让他们发现了你。”

郁清辉连忙说道:“不,我不能够将你一个人丢下不管。”

可是李妙仙却摇摇头道:“不,你不明白,若是你落在那王春强的手中,他一定会要了你的命的,这是我不想看见的,所以,你还是一个人离开吧,那样的话,我也好应付,毕竟,我是他未过门的妻子,所以他是不敢拿我怎样的。”

郁清辉长叹了一口气,他是多么想要立刻冲上去,将那个王春强打趴下,然后带着李妙仙逃走啊,可是他知道自己做不到,自己手无缚鸡之力,他怎么能够做到这些呢。

李妙仙用坚定的眼神看着郁清辉,郁清辉实在是没有办法,于是便只能够答应了,就在他轻轻地跳到了水中之后,李妙仙便划着小船来到了王春强的面前。

“王公子,你怎么了,怎么如此着急啊?”李妙仙笑着对那王春强说道。

王春强一下子就跳到了李妙仙所在的船上,可是那小船就这么一点大,就连一个船舱都没有,一眼就看到底了,除了李妙仙之外,什么人都没有。

王春强将信将疑地说道:“娘子……”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呢,就被李妙仙打断了,李妙仙对他说道:“等等,王公子,我们虽然已经定亲了,可是我们还没有举行婚礼,所以,我还不是你的娘子呢。”

王春强冷冷地哼了一声,他说道:“哼,我问你,深更半夜的,你一个人来这里做什么?”

李妙仙笑着说道:“其实也没有什么,我就是一个人睡不着觉,所以就来这里散散心,如此而已。”她这一次聪明了,早就将自己的包袱也沉入了水底,所以根本就没有什么破绽。

“你该不会是想要逃婚吧?”王春强冷冷地说道。

“王公子,你看看啊,我这身边什么东西都没有带,你可曾看见过有谁出逃的时候身边什么东西都没有带的吗?”李妙仙此时胸有成竹,于是便果敢地反问道。

王春强找不到什么把柄,于是便嘿嘿地笑着说道:“好吧,真是没有想到,姑娘你竟然还有如此的雅兴啊,不过,姑娘你马上就是我王家的人了,我王家虽然算不上是王侯将相,可是至少也应该算是一个大户人家吧,我可不想你被人说闲话,所以,以后一个人,深更半夜的,我劝你还是不要一个人在外面闲逛了,好不好。”

李妙仙连忙就坡下驴道:“我是一个乡野丫头,平常粗野惯了,让王公子见笑了,王公子放心好了,我以后再也不会这样了。”

于是,这一夜就这么过去了,李妙仙回到家的时候,看见娘亲的眼睛红红的,而爹爹则铁青着一张脸,她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但是也不说话。

过了良久,爹爹终于开口了:“这丫头大了,不服管教,我看,还是趁早将她送过去吧,选日子不如撞日子,明天就是一个黄道吉日,我看,就将李妙仙送过去吧。”

王春强听见了连忙笑着说道:“好啊,这真是一个不错的主意,我看,就这么决定了吧。”

听到两人如此商议,李妙仙连忙着急了,她立刻说道:“不,不要。”

可是,她的话却没有人回答,他们都着急地去帮助两人准备婚礼的一应事物了。

李妙仙心中着急,她还打算找机会再逃走一次呢,可是现在看来,这实在是有些困难呢,但是这也没有办法,她现在想要通知郁清辉这件事情,可是却又不知道要如何做才好。

再来说那郁清辉,他从船上跳下去之后便一个人躲在水底,用一个脉管来呼吸,他一直等到众人都离开了之后,才爬到了河岸上,他害怕周围有人,于是便在草滩上湿漉漉地睡了一晚上,第二天的一早,郁清辉被冷风给冻醒了,他心中十分担心李妙仙究竟如何,于是便偷偷地来到了李家,想要看看李妙仙是不是在家。

可是当他来到李家的时候,却看见李家张灯结彩,仿佛是十分喜庆的样子,门口还有大红花轿,那每一样东西都显得十分高贵,奢华。

郁清辉就算是再傻,他也知道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情了,他立刻就想要靠过去看看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可是却被几个家丁模样的人给拦住了前路。

“你站住,你怎么就这么冒冒失失地闯进来啊,也不知道回避?”

“请问,这位大哥,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啊?”郁清辉陪着笑脸问道。

“你小子是不是傻子啊,你不是看到了吗,我家公子,要娶这李妙仙姑娘当自己的老婆啊。”那人笑着说道。

“什么?”郁清辉此时如同是遭到了雷劈一般,他怎么都不敢相信,昨天晚上那匆匆的一面,竟然会是永远的别离。

“不!”郁清辉此时大叫了一声,就在这时候,他远远地看见李妙仙头上戴着红色的盖头,从屋子里面走了出来,他立刻便几步跑过去,将周围的人都推开,来到了李妙仙的面前。

“李妙仙,你跟我走。”郁清辉想要伸出手去,将李妙仙的手抓住,可是谁知道,自己的手还没有伸出去呢,就已经被周围的人给推倒地上,同时拳头好像雨点一般落到了他的身上,让郁清辉简直要昏厥过去。

“住手!”就在这时候,李妙仙将自己头上的红盖头摘下,厉声呵斥道。

“哎呀,我的大小姐啊,你可不能够将红盖头拿下来啊。”旁边的媒婆看见了,着急万分。

可是此时那李妙仙也顾不上这些了,她几步走到了郁清辉的面前,将郁清辉从地上搀扶起来,看见郁清辉身上的伤,她感到心中十分难受:“你,你这又是何苦呢?”

郁清辉傻傻地笑着,对李妙仙说道:“你不是说了,要和我一起走吗?我是来接你的啊。”他说着便将李妙仙的手抓在了自己的手中。

李妙仙的手猛地颤抖了一下,这真是一种美好的感觉啊,一只柔软的手,和一只粗壮的手,再一次牵在了一起,李妙仙多么想要永远这样,“执子之手,与子偕老”,只可惜,她也知道,自己恐怕永远都不会有这样的机会了。

此时,王春强从背后冒出脑袋来,一下子就将那郁清辉推倒在地上,用脚使劲地踩着郁清辉的手,然后说道:“你小子,你是不是想死啊,竟然敢在本少爷的面前,勾引本少爷的老婆。”

郁清辉倔强地站起身来,可是他的身子还没有站稳呢,就被王春强又一次踢倒在地上。

李妙仙看见周围的王家家丁们,已经在缓缓地靠近那郁清辉了,她心中开始焦急,她知道,郁清辉在今天王春强的大日子里,闹出了这么大的事情,这些人是不会放过他的,她要救他,她一定要救他。

想到这里,李妙仙立刻便大叫了一声:“等等。”她走到了王春强的面前,用哀求的眼神看着王春强,然后说道:“相公,我知道该怎么做,你给我一点时间,好吗?”

王春强冷冷地看了一眼李妙仙,但是却并没有发作,他缓缓地站在了一边,冷静地看着李妙仙究竟要怎么做。

李妙仙多么想要和郁清辉一起就这么死掉呢,但是她知道自己不能够这么做,就算命运对她不公,但是她也不能够用死亡来逃避。

想到这里,李妙仙便凄然地看了一眼郁清辉,要想让他活命,就只有让他忘记自己。

就在这时候,李妙仙看见在自己的脚边有一株红色的草,在一片绿油油的草地上,这种红色的小草显得格外显眼,它就好像是一朵红红的火苗,燃烧在冷寂衰败的草地上。

李妙仙知道,这是一种叫做彤管草的植物,她轻轻地将它采摘了下来,她的脸因为极度悲伤而显得有些苍白,她的声音因为极度烦恼而变得有些颤抖,她缓缓地将那彤管草放在了郁清辉的手中,然后说道:“这是我送给你的礼物,看见它,就好像是看见了我一样,当你能够用它吹出雎鸠鸟的叫声的时候,就是我回到你身边的时候。”

郁清辉吃惊地看着李妙仙,他缓缓地将那草放在了自己的手边,而与此同时,李妙仙却对王春强说道:“好了,我们走吧。”

郁清辉不知道李妙仙的意思,他还在这么呆呆地看着李妙仙,但是,那个飘然的身影,却已经再一次戴上了红盖头,钻进了轿子里面,从此消失在了李妙仙的身边。

红色的轿子缓缓向前,离开了郁清辉的视线,只是在他的眼睛里面留下了一抹鲜红的色彩。

郁清辉突然之间感到自己浑身的力气都失去了,他软软地倒在了地上,他身上的伤痛开始发作,他感到浑身一震剧痛,红彤彤的太阳照耀着河面,天地间有如披上了红色的绸缎一般,可是,此时郁清辉的心中却除了悲伤以外,并没有其他的一丁点东西。

李妙仙去了哪里,她会和自己在一次地见面吗,郁清辉不知道,他看着手中的小草,那鲜红的色彩,他将它放在了嘴边,一声凄厉的声音,就好像是鸟叫声一般。郁清辉还从来都没有听到过如此凄凉的声音呢。

在这一个瞬间,郁清辉仿佛是明白了,她和他之间,应该是永诀了。

郁清辉知道,男子汉大丈夫是不应该流泪,男子汉只流血,想到这里,他便从腰间拔出了一把折刀,想要在自己的手腕上,来这么一下。

可是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声音在他的耳边响起:“如果她希望你死的话,就不会将这草儿送给你了。”

郁清辉抬起头来,他的面前站着一个男子,他的眼神带着一丝邪恶的味道,他的嘴角轻轻地上翘,仿佛是在嘲笑一般。

“你说什么?”郁清辉说道。

“她在等你,等你有能力将她夺回来的那天,难道,你不想要重新和他在一起吗?”那个男子说道。

郁清辉立刻说道:“想啊,我当然想了,我做梦都想。”

004、落入魔爪

“好,那么,就像一个男子汉一般,用你的拳头,将你的妻子从别人的手中夺回来。”

“我,我行吗?”

郁清辉的话还没有说完呢,就已经被那个男子一个耳光搧在了脸上:“没有用的东西。”说着那男子的脸色又缓和了下来,他对郁清辉淡淡地笑道:“不如,你拜我为师吧,我会交给你最厉害的功夫,让你将自己心爱的人夺回来,好吗?”

郁清辉立刻被对方的话给吸引住了,他连忙说道:“好啊,好啊,我答应你。”

那男子拿出一粒药丸来,对郁清辉说道:“好,既然如此,那么你就将这颗药丸吞下去吧。”

郁清辉虽然不知道这究竟是什么东西,可是,他还是将药丸吞了下去,此时他感到自己的脑子一片迷糊,一种头晕目眩的感觉涌了上来,随后,他便晕倒在了地上,什么事情都不知道了,他只知道,自己在昏迷之前所看见的最后一幕,是那个男子的嘴角,露出了一个邪恶的微笑。

再来说那李妙仙,她跟着王春强回到了王家,王家张灯结彩,一片喜气洋洋的气氛,按理说,李妙仙也应该高兴才对啊,因为今天不管怎样,都是她大喜的日子啊,她应该感到喜悦才对。

可是刚刚出了那样的事情,这又让李妙仙如何能够高兴得起来呢,此时的李妙仙就好像是一个玩偶一般,被人摆弄来,摆弄去的,那媒婆让她跪拜,她就跪拜,让她起来,她就起来,她的头上蒙着一个红盖头,看不见周围的人究竟是什么表情,可是李妙仙总是觉得,他们的笑,不是好笑,他们是在讪笑,笑着她这个王家的新媳妇,在大庭广众之前做出了那样的事情。

典礼很快就结束了,李妙仙被众人送进了洞房之中,他们让她坐在床上,等待着相公来掀起自己的红盖头。

李妙仙的心中十分忐忑,当大门紧紧关闭之后,她便着急地四下张望,她想要看看自己是不是有机会能够逃走,可是四下看了很久,她看见门窗外都是丫头和家丁,她便知道,自己今天是插翅难飞了,看来这王春强是早有防备,就是害怕自己偷偷地逃走啊。

李妙仙想了很久,最后还是乖乖地坐回到了床上,她知道自己必须忍辱负重,现在王家人多,就算是自己能够从这里逃出去,也未必能够出得了王家的门啊。还是等酒宴散去之后,她就可以偷偷地趁着夜深人静的功夫,偷偷地溜走了。

想到这里李妙仙便又耐心地等待了起来,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外面的声音终于渐渐地安静了下来,又过了一会儿,就听见那王春强满嘴胡话地走了进来。

李妙仙的心开始忐忑起来,今天可是新婚第一夜啊,也不知道这个王春强究竟会如何对待自己。

正想着呢,就看见那门打开了,王春强从门外走了进来,满嘴都是酒气,李妙仙看见他进来,连忙就将自己的红盖头重新又盖得严严实实的。

李妙仙希望那王春强喝醉了,最好立刻就睡过去,那样的话,她就有机会逃走了。

此时李妙仙感觉到自己的面前有人影闪动,她心中暗想:这大概是这王春强想要将自己的红盖头掀开吧。

就在这个时候,李妙仙却突然之间感到自己的脸上猛地一痛,随后她感到一股大力,向着自己的脸颊袭来,她一时在床上坐不住,倒在了地上,头上的红盖头也掉到了地上,沾染上了尘埃。

别人家的新娘子,红盖头都是被丈夫用一杆秤给挑开的,寓意是称心如意,可是她呢,她的红盖头却是被丈夫用一个巴掌给搧下去的。李妙仙想到这里,心中就升腾起了一团怒火。

可是还没有等她发作呢,她的心口就被一只大脚给踩住了,李妙仙抬起头来,看见了王春强那两只喷火的眼睛。

王春强对李妙仙怒吼道:“你这个臭婆娘,你倒好,你竟然在还没有嫁给我的时候,就偷人啊,不仅如此,你还让自己的相好,在和老子成亲的时候来捣乱,你好大的胆子。”

李妙仙想要说些什么话,可是她的心口一阵剧痛,一个字都说不出来。那王春强喝醉了酒,他满嘴都是酒臭,伏在李妙仙的身上,双手左右开弓,就对李妙仙一顿胖揍,李妙仙被打得浑身都痛,就连喊叫的力气都没有了。

也不知道过了多少时候,那王春强想来是打累了,只看见他从地上缓缓地爬起来,又指着李妙仙说道:“丑婆娘,你以为老子喜欢你吗,你以为老子就想要戴头上的这顶绿帽子吗?你错了,就你这样的娘们,就算是白送给老子,老子也不会要的。”

李妙仙此时终于稍微恢复了一点力气,她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然后说道:“你既然根本就不喜欢我,为什么还一定要娶我,就放我一条生路,不行吗?”

此时那王春强哈哈大笑道:“放你一条生路,你也实在是太天真了,老子告诉你,老子就是要将你娶回来,老子要好好地折磨你,要看着你痛苦,那样的话,老子才能够解了心头之恨。”

他说着随手从桌子上操起那原来是用来挑红盖头的秤,然后恶狠狠地向着李妙仙走过来。李妙仙吓得连忙后退,钻到了角落里面,又钻进了床底下,她一边钻,一边说道:“你究竟要做什么?”

王春强冷笑了一声,伸手便将李妙仙从床底下拉出来,然后随手将自己的腰带解下,将李妙仙的双手捆绑了起来,随后就将她绑在了床沿之上,然后便冷笑着说道:“哼,老子要做什么?老子若是退婚的话,那岂不是便宜了你了吗,难道让你和那个穷小子在一起?”

他说着就抡起手中的秤杆,在李妙仙身上狠命地抽打了起来,李妙仙痛得大叫了起来,可是王春强却还是不停手,他一边动手抽打,一边恶狠狠地骂道:“丑丫头,老子得不到的东西,那个穷小子也别想得到。”

也不知道又过了多少时候,李妙仙已经遍体鳞伤了,她就连哭叫的力气也都没有了,李妙仙能够听见门外传来低低的人语声,可是李妙仙知道,他们就算是听见了里面的声音,也不会来管的,因为他们都是王家的人,他们都听王春强的。

王春强终于打累了,他一下子就趴在床上,呼呼地睡了过去,只剩下李妙仙一个人还在哭泣。

第二天的一早,王春强终于醒来了,李妙仙心中暗道不好,难道这家伙又要像昨天那样将自己暴揍一顿吗,若是一直这样下去的话,那么自己的性命恐怕都要保不住了。

可是说来也奇怪,那王春强却只是嘿嘿地笑了一声,然后便将房门打开,几个小丫头从门外走进来,将洗脸水和干净的衣物拿了进来。王春强对那几个小丫头说道:“给少奶奶洗一洗吧,看少奶奶脸上的妆都花了。再给她换上一套漂亮的衣服,老子有用。”

李妙仙吃惊地看着王春强,不知道他葫芦里究竟卖的是什么药,可是此时王春强却已经走出去了。

那几个小丫头立刻上来,给李妙仙沐浴更衣,还给她的伤口擦上了一点药。李妙仙试探着问道:“少爷,少爷他想要怎么样?”

此时一个丫头冷着脸抬起头来对李妙仙说道:“少爷想要怎么样,少奶奶你应该最清楚不过啊,怎么反过来问我们这些下人呢?”

李妙仙被这个丫头的话给噎住了,半晌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她知道,如果不是王春强这么对待自己的话,那么就算是借给这些丫头一百个胆子,她们也是不敢这么没大没小地对少奶奶说话的,但是她现在自己都不知道以后该怎么办,所以也就无心去管几个丫头的白眼了。

重新梳洗打扮过后,李妙仙至少表面上又变得白净整洁了,只是脸蛋上还微微有些肿,那是昨天晚上被王春强给打的。

就在李妙仙忐忑不安的时候,王春强回来了,他冷笑着看着李妙仙,然后说道:“李妙仙,你的好日子来了,你大概也不想每天被我揍吧,不过,你不用担心,老子我也不是那种心狠手辣的人。”

说着他一摆手道:“王婆婆,请把,来看看这丫头如何?”

此时一个涂脂抹粉的半老徐娘从门外走进来,离开老远就能够闻到她身上的胭脂花粉的味道了。最让李妙仙感到害怕的是,那个王婆婆的身后还跟着几个五大三粗的男人,不知道他们是什么人。

王春强说道:“这王婆婆是这里最有名的浣花院的主人,你若是跟着她,每天就只需要好好地伺候客人,那就可以了,根本就不用担心是不是会被我打,你看,这对于你来说,不是好比是上了天堂吗?”

李妙仙的脸色顿时就变得惨白,她心中明白,这个浣花院可不是一个寻常的地方,那是用来给人寻欢作乐的地方,难道,这王春强是将自己卖给了浣花院的人吗?

此时王婆婆笑着对王春强说道:“我说王公子啊,这货色呢,我是已经看过了,货色果然很好,我也很喜欢,可是有一个问题,我可是听说,这姑娘是你新过门的妻子啊,你就舍得将这美佳佳的娇娘儿,送到我那种地方吗?”

王春强冷笑道:“这有什么好担心的呢,不怕以后见不到面啊,说不定,我以后还会经常来光顾她的呢。”说着便哈哈大笑了起来。

李妙仙此时浑身冰凉,宛如掉入了冰窖之中,她后悔,那天没有和郁清辉一起寻了短见,就算是那样的话,也好过现如今被人折磨,被人侮辱啊。

此时李妙仙突然之间就从床上坐起来,然后猛地用脑袋向着墙上撞过去。可是就在她以为自己会撞到墙壁的一瞬间,她猛地感到身子被人给紧紧地拽住了,她拼命地挣扎,可是都没有用,回头一看,原来是一个五大三粗的汉子将自己给抱住了。

李妙仙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她的身子一软,就昏厥了过去。

等到李妙仙再次醒来的时候,她发现自己已经身在一个景楼玉阁之中了,周围的家具和摆设都十分精致,看上去就好像是一个大户人家的闺房一般。

005、逃出魔窟

李妙仙猛地从床上爬起来,看见自己面前的桌边,坐着一个女人,那是王婆婆,她的身后还站着几个膀大腰圆的汉子。

王婆婆看见李妙仙醒来,冷冷地说了一句:“你醒了啊,我等了你很久了,你终于醒来了。既然已经醒了,那么就听我说说这里的规矩吧。”

李妙仙倒抽了一口凉气,用一双惊惧的眼睛看着王婆婆。

“你也看见了,这个房间里的一切,都是属于你的,属于你一个人,另外呢,你还有一个粗使丫头,你可以让她伺候你,这可是大小姐才能过得上的日子。前提条件,那就是你要留在这里,好好地替我伺候客人,替我赚钱。”

李妙仙冷冷地看了王婆婆一眼,没有说话。

王婆婆倒是也不生气,她见过的三贞九烈的女子多了去了,可是在经过了她的一番搓揉之后,还不是乖乖地就范,听她的话,听得服服帖帖的,所以,她一点也不担心今天的李妙仙是不是会造反。

此时王婆婆笑着对李妙仙说道:“当然了,若是你听话的话,这里就是你的天堂,可是如果反过来呢,如果你不听话的话,那么这里就是你的地狱。”她说着就用手在一边一指,对李妙仙说道:“若是你不听话,那么,那边的这些东西,也都是为你准备的。”

李妙仙顺着她的手指看过去,不由得吓得浑身一哆嗦,她看得清清楚楚的,此时屋子的正中央放着一个水桶,水桶里面装着半桶水,在桶中还浸泡着一根粗粗的鞭子,上面隐隐地还能够看见血迹。

此外,一边的桌子上还放着各种稀奇古怪的刑具,都是李妙仙从来都没有看见过的。

王婆婆看见李妙仙害怕,脸上不由得露出了一个得意的微笑,她知道,绝大多数的女孩子其实都是软骨头,只要轻轻地这么一吓唬,她们就会乖乖地就范,这个女孩子看来也是如此。

王婆婆不阴不阳地对李妙仙说道:“好了,现在你也已经看见了,是享受荣华富贵,还是到地狱里去受煎熬,这个决定权,可是掌握在你自己的手中啊。若是想要受苦的话,就自己走过去吧。”

王婆婆说完这句话,便不再看李妙仙,她知道,只要李妙仙一犹豫,呆在原地不敢挪动脚步,那么,这件事情基本上就算是已经解决了,只要她再施加一点手段,好好地调教一番,那么,这个女孩子,就会成为自己的摇钱树。

可是此时的李妙仙却只是冷冷地一笑道:“士可杀不可辱,你们想要怎样,就怎样好了。”说着她便拖着沉重的脚步,一步步地走到了那水桶的边上,然后抬起一双倔强的眼睛,狠狠地盯着王婆婆看。

“不过,有一件事情,我今天要提醒你们,若是你们今天打不死我的话,可要小心,我以后一定会加倍地奉还的。”李妙仙说完这些话柳眉倒竖,冷冷地看着那王婆婆。

王婆婆此时也发怒了,她倒是没有想到,这个小姑娘竟然会如此有骨气,这是她意想不到的,于是她便怒吼道:“好啊,你这就叫做敬酒不吃吃罚酒,既然如此,那么就不要怪我对你不客气。”

她说着便大步来到了李妙仙的身边,亲自抄起水桶里的鞭子,冲着李妙仙的身子就抽打了过去。鞭子带着一条美丽的弧线,向着李妙仙袭来,带动一串水花在空中飞溅。

“啊!”李妙仙惊叫了一声,扑倒在地上,背上一阵火辣辣的疼痛,她一口气上不来,险些闷死过去。

王婆婆停下手来,冷冷地看着李妙仙说道:“怎么样,是不是要改变主意啊?”

可是李妙仙的倔强脾气也上来了,她冷笑着对王婆婆说道:“我李妙仙决定了的事情,就绝对没有反悔的道理,你要打,就打吧,干脆打死我,一了百了。”

王婆婆笑道:“打死你?打死你的话,我的本钱不是就打水漂了吗,你放心好了,我一定会让你活下去的,不过,我会让你感到比死还痛苦,我要让你亲口求饶,求我放过你。你就等着吧。”

说着她便对几个手下使了一个眼色,那几个打手心领神会,将李妙仙拖了起来,拖出了房间,扔进了一个黑漆漆的小屋子里头,随后就将门关上,然后便走了。

王婆婆在门外对两个护院说道:“你们小心点,不要让这丫头逃走,这可是银子啊。”她知道,这李妙仙昨天晚上就已经遭到了一顿毒打,所以受伤很重,这个时候如果再继续折磨她,她很可能会一命呜呼,所以,就将她先关在这个黑屋子里头,吓唬吓唬她。

众人走后,李妙仙一个人抱着膝盖,蹲在黑屋子里头痛哭,夜深人静,明月的光辉从窗户外面射进来,地上白惨惨的一片。

就在这时候,李妙仙却突然听见窗外有动静,随后便看见窗子被人打开,那手指粗细的钢条,竟然被两只有力的大手给扯断了。

随后一张带着一点邪气的脸,从窗外露了出来,对她伸出一只手道:“好了,你还等什么啊,难道你还想继续留在这里吗?”

李妙仙听到这里才回过神来,一伸手就将那个人的手给拉住了,然后便猛地一跳,那人一使劲,便将李妙仙从窗口拉了出去。

李妙仙看见,窗下横七竖八地躺着几个人,看来是那个男人杀的,那男人对李妙仙说道:“快点跟我走吧。”

李妙仙稍微犹豫了一下,还是跟了上去,两个人很快就离开了这里,来到了一片小树林中。那男子回过头来,对李妙仙笑了一下道:“好了,就这样吧,我们分道扬镳,各自上路吧。”

李妙仙问道:“请问,请问大侠,您是?您如何称呼啊?”

“大侠?”那个男子嘿嘿地笑了起来道:“还是第一次听见有人管我黑白子叫大侠呢,不过,我喜欢这个名字。”

他说着便又对李妙仙说道:“你可不要误会啊,我可不是存心来救你的,我之所以来这里,只是为了解开那个男人的心结,如此而已。”

李妙仙诧异地问道:“解开那个男人的心结?什么意思?你说的那个男人,莫非,是指郁清辉?”李妙仙此时脸上显露出欣喜的神色道:“郁清辉在哪里?”

黑白子冷笑了一声道:“我劝你还是将他忘记吧,因为,他已经将自己出卖给我了,我要用他来做一件事情,只可惜,他的心中有杂念,他老是想着你,没有办法,为了让他能够摒弃心中的杂念,我就只好来救你了。”

李妙仙听得迷迷糊糊的,她不知道这黑白子究竟在说什么,但是有一点却是能够肯定的,那就是郁清辉现在没事,就和那黑白子在一起呢。李妙仙连忙说道:“那,那黑白子大侠,你,你能不能带着我去见郁清辉呢?”

黑白子冷笑道:“傻丫头,我不是刚刚就已经跟你说过了吗,郁清辉,现在已经是我的人了,我留着他还有用,所以,你,你就自便吧。”他说着一挥手,李妙仙身上的一块玉佩就已经到了黑白子的手上,他笑着说道:“我将这东西给郁清辉看,告诉她你已经安全了,那他就会心甘情愿地将自己的命卖给我的。”

李妙仙听到这里着急了,她连忙说道:“你讲什么,什么将命卖给你?”

可是此时黑白子却冷笑一声道:“姑娘,我劝你还是自己先管好自己吧,我只是答应将你救出来,可是我却并没有答应要保护你一辈子。那浣花院的人可不是省油的灯,他们很快就会跟着足迹追上来的,如果你不想回到那个黑屋子里去,那么我劝你还是快点逃走好。”

李妙仙听到这里心中猛地一颤,她立刻回过神来,可是就在这时候,那黑白子的身子在空中一晃,整个人就好像是一团烟雾一般,消失在了李妙仙的面前。

李妙仙此时听见身后果然传来了人声,十分嘈杂,不知道是不是有人追过来抓自己了,李妙仙知道自己不能够再耽搁了,也没有心思去管那黑白子的事情,一头钻进了林子里面。

也不知道究竟过了多少时候,天蒙蒙亮了,李妙仙也已经钻出了林子,来到了一个市镇之中,可是她却发现,那些人竟然紧追不舍,又远远地从林子里面追了出来。

这还真是阴魂不散啊,李妙仙心中嘀咕着,但是她也没有办法,难道自己这一次真的是在劫难逃了吗?

此时天光尚早,大街上还没有什么人,就在此时,李妙仙看见远处的一个早点摊前,坐着一个仙风道格的道士,李妙仙也不多想,她几步就走到了那个道士的面前,双膝跪倒,对道士说:“仙长救我。”

那些汉子已经追到了李妙仙的面前,伸手想要上来抓李妙仙,可是就在这时候,那道士却突然出手了,他只是轻轻地一挥手,那几个打手就直接摔了出去。

“牛鼻子老道,你不要多管闲事!”为首的那个男人看见这只是一个道士,而且又是一把年纪了,下颌之上全都是银丝,他心中便不将那老道士放在眼里。

老道士只是慢悠悠地喝着自己面前的稀粥,优雅无比,就好像放在自己面前的是一碗无比美味的珍馐佳肴一般。

“喂,老道士,你听见了没有?”此时那汉子看见老道士不理睬自己,便觉得在自己手下的面前丢了面子,立刻大叫着伸手向那老道士的肩膀抓了过去。

也没有看见那老道士动手,就只见他的身子一晃,随后那汉子便直接跌了出去。其他人看见了之后都面面相觑,他们都知道这老道士不是省油的灯,相互之间打了一个眼色之后,便一起冲了上去。

此时两把明晃晃的钢刀已经出鞘,直向那道人砍去,李妙仙吓得用双手捂住了眼睛,她心中还在为这老道士担心呢,若是他因为救自己而被人害了性命,那岂不是自己作孽吗?

可是就在这时候,李妙仙耳边就听见一声叮当的声音,李妙仙透过指缝看去,只见那道人将手中的粥碗向两人掷去,那叮当的声音,就是粥碗和刀刃碰撞发出的声音。小小粥碗又要如何和钢刀匹敌呢,李妙仙心中满是恐惧。

阅读下一章
小说截图
小说合集
好看的女扮男装小说 完结的女扮男装小说 女扮男装小说
文章速递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免责申明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0-2018 CN阅读网 ALL Right severed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