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妙仙想起了当日和郁清辉相遇时候的场景,那个时候,她独自一个人乘坐着小船,在门前的那条小河里面划船,同时还采着水上的菱角,水上的水草十分繁茂,它们有着圆圆的叶子,还有着细细的茎,它们就好像是碧玉一般,在水面晃来晃去。

而李妙仙呢,她的腰身就好像是那些水草一般,摇来摇去,就摇摆进了郁清辉的眼睛之中。那个时候,郁清辉也在水上采菱角,他们这样的穷苦人家都是一样的,就在他正专心采菱角的时候,却和一只小船装在了一起,那小船上的人儿,就是李妙仙了。

当郁清辉看见李妙仙的时候,他便被李妙仙的容貌所深深地震撼了,李妙仙的手就好像是春天的柔荑一般柔软,她的皮肤就好像是凝脂,她的双眸巧笑倩兮,美目盼兮,就好像是会说话一般,看得郁清辉当时就震惊了。

李妙仙是来自现代的人,所以她当然没有古人那么多的顾虑,这个时候,看见一个毛头小伙子就这么对着自己看,她也没有一点不好意思的样子,笑着对郁清辉说:“怎么了,你看什么啊,我好看吗?”

只是这么轻描淡写的一句话,却已经彻底地俘获了郁清辉的心了。

只可惜,现如今明明知道郁清辉就在外面,在船上等着自己,可是她却不能够马上出去见他,所以这李妙仙的心自然有些忐忑,于是就在床上辗转反侧,睡不着觉。

此时她看见自己的娘亲倒是睡得十分沉,好像早就进入了梦乡,不仅如此,嘴里还不断地发出打呼噜的声音。李妙仙看到这里心中不觉一喜,她知道自己的机会来了,这个时候如果不走的话,那么还等待什么时候呢,难道要等母亲醒过来吗?

想到这里李妙仙就立刻从床上爬起来,然后便小心翼翼地从母亲的身上爬下来,然后便立刻将自己的衣服穿好,然后便拿上了东西,悄悄地打开了房门。

家中的屋子已经是老房子了,所以在开门的时候便发出了吱呀的声音,这让李妙仙感到十分害怕,她就生怕被娘亲发现了自己的行踪,不过还好,虚惊一场,那母亲此时正睡得迷迷糊糊的呢,早就已经进入了无何有之乡。

李妙仙微微一笑,自言自语地说了一句:“对不起了,爹爹、娘亲,虽然我知道,如果我就这么走了的话,一定会让你们为难的,但是我也没有办法啊,我只能够这么做,你们放心吧,孩儿我会自己保护自己的。”

说完这些之后,她便立刻开门向着门外走去。李妙仙哪里知道,此时在她娘亲的脸上,有两行清泪落了下来,原来,这李妙仙的娘亲只是假装睡着而已,她其实心中好像明镜一般,李妙仙的一举一动她都看在眼里。

李妙仙的娘亲知道,当你思念一个人的时候,这个人,就会成为你心中的影子,只要你的心还在跳,就永远都无法摆脱这个人,这个人是无处不在,无时无刻不在的。

所以,既然自己的女儿李妙仙心中已经有了一个郁清辉,那么自己再做任何事情也都是白费,所以不管以后是劫是缘,就只有让李妙仙一个人去面对了。

此时李妙仙已经来到了河岸边,郁清辉在那里已经等了好长的时间了,当他看见李妙仙的时候,心简直要从身体里面跳出来了。

这就是无恨天的玉女,这就是瑶池的王母,这就是林中的山鬼,不,就算是这些人世间最美好的存在,也都不如李妙仙的十分之一,这或许就叫做情人眼里出西施吧。

此时郁清辉走到了李妙仙的身边,轻轻地对她说道:“你,你终于来了。”

李妙仙点点头,然后轻轻一纵,跳到了郁清辉的船上,然后便对他说道:“快点,向远处划船。”

郁清辉向来是李妙仙说什么,他就听什么的,所以这个时候一听见那李妙仙吩咐,他当然就立刻动手,将船给划了开去,然后一边划船,一边问道:“妙仙,你怎么了,你好像很不开心啊。”

李妙仙淡淡地笑了一下,她还没有将整件事情都告诉郁清辉呢,只是告诉他,如果以后想要永远都和她在一起的话,就要在这个时候,这个地方接她。

现如今,也是时候将一切都告诉郁清辉了,李妙仙长叹了一口气,对郁清辉说道:“我,爹爹逼着我嫁给一个富翁,我不愿意,因为,如果那么做的话,我以后就永远都见不到你了,你说是吗?”

郁清辉听见李妙仙这么说,整个人都傻了,他痴痴呆呆地看着李妙仙,似乎还有些不相信李妙仙的话呢。

过了良久,郁清辉终于开口说话了:“我,我不能够离开你。”

李妙仙点点头道:“这就对了,所以,我们两个就要偷偷地离开这里,到一个没有人能够找得到我们的地方去。”

听见李妙仙如此说,郁清辉吓得手中的船桨都差点掉到水中去,他瞪大了眼睛吃惊地看着李妙仙,李妙仙缓缓地说道:“怎么了,你不愿意这么做吗?”

郁清辉连忙摇摇头道:“不,不,我当然愿意,我只是不敢相信,你,你竟然会跟着我走?妙仙,将要背井离乡,离开自己的父母,你后悔吗?”

李妙仙并没有说话,她当然不能够告诉郁清辉,自己是穿越来的,自己不属于这个世界,和那所谓的爹爹父母之间半毛钱的关系都没有,她只是反问道:“那你呢,你会后悔吗?”

郁清辉听了之后不觉长叹了一口气,他对李妙仙说道:“我,我怎么会后悔呢。”他痴痴地看着李妙仙说:“能够和你在一起,是我这一辈子的幸福。”他说着便收敛起了笑容,对李妙仙说道:“我是孤家寡人,家中无父无母,所以说,我也没有什么好担心的。”

“喔?”李妙仙还是第一次听郁清辉说自己家里的事情呢,她只是知道郁清辉家中很贫寒,可是却不知道,他竟然还是一个孤儿。

“小时候,我时常随我的爹娘来这条河上采菱角,还有各种的水中蔬菜,有的留着自己吃,而另外的一些,则送到街上去卖掉。以前一直都是爹爹和娘亲下河去捕鱼或者是采菱角的,他们去干活的时候,就将我留在岸上,我便能够远远地看见娘亲明眸皓齿、笑颜如花,她采一把菱角,就看一眼爹爹,而爹爹呢,撒一回网,就看一回娘亲。”

郁清辉轻轻地说着,这时候他竟然仿佛是进入了沉思之中一般。

李妙仙也不说话,她只是静静地听着,不知道为什么,那郁清辉的眼睛里面,竟然有泪水缓缓地涌出,都说男儿有泪不轻弹,所以,郁清辉又生生地将眼泪又咽了下去。

然后他又缓缓地说道:“本来,我们的日子过得很平淡,但是也很幸福的,可是谁知道,有一天不知道怎么回事,爹爹死了,他独自一个人在暴雨之夜出去打渔,他说那样的话,能够打到更加多的鱼,可是就在这一天,那浪头却将他的小船给打翻了,从此他便再也没有回到我们的身边。”

李妙仙不由得用手捂住了自己的嘴巴,她怎么都想不到,原来在郁清辉的身上,竟然还有一段这么不堪回首的往事。

只可惜,有的时候对于不幸的人,老天爷却往往要让他更加痛苦,此时就看见那郁清辉继续说道:“从此娘亲再也不笑了,有一天,她带着我划着小船去采菱角,突然对我说,你听,那水鸟的叫声,有什么不一样吗?那声音,怎么好像是你的爹爹在呼唤我啊。”

说着郁清辉的脸上现出了痛苦的神色,他继续说道:“后来,娘亲便侧耳倾听,她听着听着脸上便露出了古怪的神色,然后,便一个转身,给了我一个陌生而又恍惚的微笑,随后,就一纵身跳了下去。”

郁清辉并没有听见水鸟的叫声有什么古怪的地方,他只是看见了娘亲霎那间那决绝的一纵身,看见了娘亲那翻飞的黑发,那飘扬的裙裾,还有娘亲那迅速地被水流淹没的纤弱摇曳的身子。

从此,这一天便成为了郁清辉心中永远的痛。

李妙仙静静地看着郁清辉,她怎么都没有想到,原来在郁清辉的身上,竟然还发生过这样凄惨的事情,于是她便说道:“你娘亲和你爹爹的故事,好感人,好感人啊。”

说着她便一把抓住了郁清辉的手说:“你放心,我不会离开你的,就好像你的娘亲对你的爹爹一样,我李妙仙此生,只爱你一个。”

说实话,李妙仙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说这样的话,她不知道自己对于郁清辉更多的是爱恋,还是同情。说实话,她和郁清辉也不是很熟悉,她穿越过来才几天的功夫,她只是想要借用这个男子,让自己从那荒唐的婚姻之中逃出去,可是她却没有想到,在这一个瞬间,她竟然对这个男子产生了一种异样的感情。

可是就在这个时候,他们却突然之间听见远处人声鼎沸,同时灯笼火把将周围的一切都照亮了。

李妙仙和郁清辉顿时就慌了神,一开始的时候,李妙仙还安慰郁清辉呢:“不要担心,不一定是来找我们的。”

可是她旋即就又清楚了,不是来找自己的,又是来找谁的呢,此时他们就听见远处传来了一阵阵的喊声:“李妙仙,郁清辉,你们是不是在这里,你们识相的就赶快出来,要不然的话,不要怪本少爷不客气了。”

李妙仙听到这里,整颗心都凉了,这说话的人不是别人,就是自己爹爹给自己找的那个未婚夫,王春强。

说实话,王春强家中富裕,在不少人的心中,那是李妙仙高攀了人家王家,李妙仙的爹爹平白无故地得了一个好女婿,可是在李妙仙看来,那个王春强就只是一个脑满肠肥的混蛋而已,自己可是一点都不想和这个人在一起。

可是谁知道,这个家伙今天竟然能够找到这里来。

此时就听见王春强继续喊道:“李妙仙,郁清辉,你们要是再不出来的话,我就要放火,将这里所有的芦苇荡,都烧光,到时候,若是伤到了你们,你们可不要怪我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