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就省省心吧,我已经将这里包围了,你们是逃不掉的。”此时那王春强的喊声还在耳边刺耳地回荡着。

李妙仙对着郁清辉长叹了一口气说:“清辉,你的水性十分好,你就不要管我了,你就从这里潜水出去,注意不要让他们发现了你。”

郁清辉连忙说道:“不,我不能够将你一个人丢下不管。”

可是李妙仙却摇摇头道:“不,你不明白,若是你落在那王春强的手中,他一定会要了你的命的,这是我不想看见的,所以,你还是一个人离开吧,那样的话,我也好应付,毕竟,我是他未过门的妻子,所以他是不敢拿我怎样的。”

郁清辉长叹了一口气,他是多么想要立刻冲上去,将那个王春强打趴下,然后带着李妙仙逃走啊,可是他知道自己做不到,自己手无缚鸡之力,他怎么能够做到这些呢。

李妙仙用坚定的眼神看着郁清辉,郁清辉实在是没有办法,于是便只能够答应了,就在他轻轻地跳到了水中之后,李妙仙便划着小船来到了王春强的面前。

“王公子,你怎么了,怎么如此着急啊?”李妙仙笑着对那王春强说道。

王春强一下子就跳到了李妙仙所在的船上,可是那小船就这么一点大,就连一个船舱都没有,一眼就看到底了,除了李妙仙之外,什么人都没有。

王春强将信将疑地说道:“娘子……”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呢,就被李妙仙打断了,李妙仙对他说道:“等等,王公子,我们虽然已经定亲了,可是我们还没有举行婚礼,所以,我还不是你的娘子呢。”

王春强冷冷地哼了一声,他说道:“哼,我问你,深更半夜的,你一个人来这里做什么?”

李妙仙笑着说道:“其实也没有什么,我就是一个人睡不着觉,所以就来这里散散心,如此而已。”她这一次聪明了,早就将自己的包袱也沉入了水底,所以根本就没有什么破绽。

“你该不会是想要逃婚吧?”王春强冷冷地说道。

“王公子,你看看啊,我这身边什么东西都没有带,你可曾看见过有谁出逃的时候身边什么东西都没有带的吗?”李妙仙此时胸有成竹,于是便果敢地反问道。

王春强找不到什么把柄,于是便嘿嘿地笑着说道:“好吧,真是没有想到,姑娘你竟然还有如此的雅兴啊,不过,姑娘你马上就是我王家的人了,我王家虽然算不上是王侯将相,可是至少也应该算是一个大户人家吧,我可不想你被人说闲话,所以,以后一个人,深更半夜的,我劝你还是不要一个人在外面闲逛了,好不好。”

李妙仙连忙就坡下驴道:“我是一个乡野丫头,平常粗野惯了,让王公子见笑了,王公子放心好了,我以后再也不会这样了。”

于是,这一夜就这么过去了,李妙仙回到家的时候,看见娘亲的眼睛红红的,而爹爹则铁青着一张脸,她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但是也不说话。

过了良久,爹爹终于开口了:“这丫头大了,不服管教,我看,还是趁早将她送过去吧,选日子不如撞日子,明天就是一个黄道吉日,我看,就将李妙仙送过去吧。”

王春强听见了连忙笑着说道:“好啊,这真是一个不错的主意,我看,就这么决定了吧。”

听到两人如此商议,李妙仙连忙着急了,她立刻说道:“不,不要。”

可是,她的话却没有人回答,他们都着急地去帮助两人准备婚礼的一应事物了。

李妙仙心中着急,她还打算找机会再逃走一次呢,可是现在看来,这实在是有些困难呢,但是这也没有办法,她现在想要通知郁清辉这件事情,可是却又不知道要如何做才好。

再来说那郁清辉,他从船上跳下去之后便一个人躲在水底,用一个脉管来呼吸,他一直等到众人都离开了之后,才爬到了河岸上,他害怕周围有人,于是便在草滩上湿漉漉地睡了一晚上,第二天的一早,郁清辉被冷风给冻醒了,他心中十分担心李妙仙究竟如何,于是便偷偷地来到了李家,想要看看李妙仙是不是在家。

可是当他来到李家的时候,却看见李家张灯结彩,仿佛是十分喜庆的样子,门口还有大红花轿,那每一样东西都显得十分高贵,奢华。

郁清辉就算是再傻,他也知道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情了,他立刻就想要靠过去看看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可是却被几个家丁模样的人给拦住了前路。

“你站住,你怎么就这么冒冒失失地闯进来啊,也不知道回避?”

“请问,这位大哥,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啊?”郁清辉陪着笑脸问道。

“你小子是不是傻子啊,你不是看到了吗,我家公子,要娶这李妙仙姑娘当自己的老婆啊。”那人笑着说道。

“什么?”郁清辉此时如同是遭到了雷劈一般,他怎么都不敢相信,昨天晚上那匆匆的一面,竟然会是永远的别离。

“不!”郁清辉此时大叫了一声,就在这时候,他远远地看见李妙仙头上戴着红色的盖头,从屋子里面走了出来,他立刻便几步跑过去,将周围的人都推开,来到了李妙仙的面前。

“李妙仙,你跟我走。”郁清辉想要伸出手去,将李妙仙的手抓住,可是谁知道,自己的手还没有伸出去呢,就已经被周围的人给推倒地上,同时拳头好像雨点一般落到了他的身上,让郁清辉简直要昏厥过去。

“住手!”就在这时候,李妙仙将自己头上的红盖头摘下,厉声呵斥道。

“哎呀,我的大小姐啊,你可不能够将红盖头拿下来啊。”旁边的媒婆看见了,着急万分。

可是此时那李妙仙也顾不上这些了,她几步走到了郁清辉的面前,将郁清辉从地上搀扶起来,看见郁清辉身上的伤,她感到心中十分难受:“你,你这又是何苦呢?”

郁清辉傻傻地笑着,对李妙仙说道:“你不是说了,要和我一起走吗?我是来接你的啊。”他说着便将李妙仙的手抓在了自己的手中。

李妙仙的手猛地颤抖了一下,这真是一种美好的感觉啊,一只柔软的手,和一只粗壮的手,再一次牵在了一起,李妙仙多么想要永远这样,“执子之手,与子偕老”,只可惜,她也知道,自己恐怕永远都不会有这样的机会了。

此时,王春强从背后冒出脑袋来,一下子就将那郁清辉推倒在地上,用脚使劲地踩着郁清辉的手,然后说道:“你小子,你是不是想死啊,竟然敢在本少爷的面前,勾引本少爷的老婆。”

郁清辉倔强地站起身来,可是他的身子还没有站稳呢,就被王春强又一次踢倒在地上。

李妙仙看见周围的王家家丁们,已经在缓缓地靠近那郁清辉了,她心中开始焦急,她知道,郁清辉在今天王春强的大日子里,闹出了这么大的事情,这些人是不会放过他的,她要救他,她一定要救他。

想到这里,李妙仙立刻便大叫了一声:“等等。”她走到了王春强的面前,用哀求的眼神看着王春强,然后说道:“相公,我知道该怎么做,你给我一点时间,好吗?”

王春强冷冷地看了一眼李妙仙,但是却并没有发作,他缓缓地站在了一边,冷静地看着李妙仙究竟要怎么做。

李妙仙多么想要和郁清辉一起就这么死掉呢,但是她知道自己不能够这么做,就算命运对她不公,但是她也不能够用死亡来逃避。

想到这里,李妙仙便凄然地看了一眼郁清辉,要想让他活命,就只有让他忘记自己。

就在这时候,李妙仙看见在自己的脚边有一株红色的草,在一片绿油油的草地上,这种红色的小草显得格外显眼,它就好像是一朵红红的火苗,燃烧在冷寂衰败的草地上。

李妙仙知道,这是一种叫做彤管草的植物,她轻轻地将它采摘了下来,她的脸因为极度悲伤而显得有些苍白,她的声音因为极度烦恼而变得有些颤抖,她缓缓地将那彤管草放在了郁清辉的手中,然后说道:“这是我送给你的礼物,看见它,就好像是看见了我一样,当你能够用它吹出雎鸠鸟的叫声的时候,就是我回到你身边的时候。”

郁清辉吃惊地看着李妙仙,他缓缓地将那草放在了自己的手边,而与此同时,李妙仙却对王春强说道:“好了,我们走吧。”

郁清辉不知道李妙仙的意思,他还在这么呆呆地看着李妙仙,但是,那个飘然的身影,却已经再一次戴上了红盖头,钻进了轿子里面,从此消失在了李妙仙的身边。

红色的轿子缓缓向前,离开了郁清辉的视线,只是在他的眼睛里面留下了一抹鲜红的色彩。

郁清辉突然之间感到自己浑身的力气都失去了,他软软地倒在了地上,他身上的伤痛开始发作,他感到浑身一震剧痛,红彤彤的太阳照耀着河面,天地间有如披上了红色的绸缎一般,可是,此时郁清辉的心中却除了悲伤以外,并没有其他的一丁点东西。

李妙仙去了哪里,她会和自己在一次地见面吗,郁清辉不知道,他看着手中的小草,那鲜红的色彩,他将它放在了嘴边,一声凄厉的声音,就好像是鸟叫声一般。郁清辉还从来都没有听到过如此凄凉的声音呢。

在这一个瞬间,郁清辉仿佛是明白了,她和他之间,应该是永诀了。

郁清辉知道,男子汉大丈夫是不应该流泪,男子汉只流血,想到这里,他便从腰间拔出了一把折刀,想要在自己的手腕上,来这么一下。

可是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声音在他的耳边响起:“如果她希望你死的话,就不会将这草儿送给你了。”

郁清辉抬起头来,他的面前站着一个男子,他的眼神带着一丝邪恶的味道,他的嘴角轻轻地上翘,仿佛是在嘲笑一般。

“你说什么?”郁清辉说道。

“她在等你,等你有能力将她夺回来的那天,难道,你不想要重新和他在一起吗?”那个男子说道。

郁清辉立刻说道:“想啊,我当然想了,我做梦都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