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那么,就像一个男子汉一般,用你的拳头,将你的妻子从别人的手中夺回来。”

“我,我行吗?”

郁清辉的话还没有说完呢,就已经被那个男子一个耳光搧在了脸上:“没有用的东西。”说着那男子的脸色又缓和了下来,他对郁清辉淡淡地笑道:“不如,你拜我为师吧,我会交给你最厉害的功夫,让你将自己心爱的人夺回来,好吗?”

郁清辉立刻被对方的话给吸引住了,他连忙说道:“好啊,好啊,我答应你。”

那男子拿出一粒药丸来,对郁清辉说道:“好,既然如此,那么你就将这颗药丸吞下去吧。”

郁清辉虽然不知道这究竟是什么东西,可是,他还是将药丸吞了下去,此时他感到自己的脑子一片迷糊,一种头晕目眩的感觉涌了上来,随后,他便晕倒在了地上,什么事情都不知道了,他只知道,自己在昏迷之前所看见的最后一幕,是那个男子的嘴角,露出了一个邪恶的微笑。

再来说那李妙仙,她跟着王春强回到了王家,王家张灯结彩,一片喜气洋洋的气氛,按理说,李妙仙也应该高兴才对啊,因为今天不管怎样,都是她大喜的日子啊,她应该感到喜悦才对。

可是刚刚出了那样的事情,这又让李妙仙如何能够高兴得起来呢,此时的李妙仙就好像是一个玩偶一般,被人摆弄来,摆弄去的,那媒婆让她跪拜,她就跪拜,让她起来,她就起来,她的头上蒙着一个红盖头,看不见周围的人究竟是什么表情,可是李妙仙总是觉得,他们的笑,不是好笑,他们是在讪笑,笑着她这个王家的新媳妇,在大庭广众之前做出了那样的事情。

典礼很快就结束了,李妙仙被众人送进了洞房之中,他们让她坐在床上,等待着相公来掀起自己的红盖头。

李妙仙的心中十分忐忑,当大门紧紧关闭之后,她便着急地四下张望,她想要看看自己是不是有机会能够逃走,可是四下看了很久,她看见门窗外都是丫头和家丁,她便知道,自己今天是插翅难飞了,看来这王春强是早有防备,就是害怕自己偷偷地逃走啊。

李妙仙想了很久,最后还是乖乖地坐回到了床上,她知道自己必须忍辱负重,现在王家人多,就算是自己能够从这里逃出去,也未必能够出得了王家的门啊。还是等酒宴散去之后,她就可以偷偷地趁着夜深人静的功夫,偷偷地溜走了。

想到这里李妙仙便又耐心地等待了起来,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外面的声音终于渐渐地安静了下来,又过了一会儿,就听见那王春强满嘴胡话地走了进来。

李妙仙的心开始忐忑起来,今天可是新婚第一夜啊,也不知道这个王春强究竟会如何对待自己。

正想着呢,就看见那门打开了,王春强从门外走了进来,满嘴都是酒气,李妙仙看见他进来,连忙就将自己的红盖头重新又盖得严严实实的。

李妙仙希望那王春强喝醉了,最好立刻就睡过去,那样的话,她就有机会逃走了。

此时李妙仙感觉到自己的面前有人影闪动,她心中暗想:这大概是这王春强想要将自己的红盖头掀开吧。

就在这个时候,李妙仙却突然之间感到自己的脸上猛地一痛,随后她感到一股大力,向着自己的脸颊袭来,她一时在床上坐不住,倒在了地上,头上的红盖头也掉到了地上,沾染上了尘埃。

别人家的新娘子,红盖头都是被丈夫用一杆秤给挑开的,寓意是称心如意,可是她呢,她的红盖头却是被丈夫用一个巴掌给搧下去的。李妙仙想到这里,心中就升腾起了一团怒火。

可是还没有等她发作呢,她的心口就被一只大脚给踩住了,李妙仙抬起头来,看见了王春强那两只喷火的眼睛。

王春强对李妙仙怒吼道:“你这个臭婆娘,你倒好,你竟然在还没有嫁给我的时候,就偷人啊,不仅如此,你还让自己的相好,在和老子成亲的时候来捣乱,你好大的胆子。”

李妙仙想要说些什么话,可是她的心口一阵剧痛,一个字都说不出来。那王春强喝醉了酒,他满嘴都是酒臭,伏在李妙仙的身上,双手左右开弓,就对李妙仙一顿胖揍,李妙仙被打得浑身都痛,就连喊叫的力气都没有了。

也不知道过了多少时候,那王春强想来是打累了,只看见他从地上缓缓地爬起来,又指着李妙仙说道:“丑婆娘,你以为老子喜欢你吗,你以为老子就想要戴头上的这顶绿帽子吗?你错了,就你这样的娘们,就算是白送给老子,老子也不会要的。”

李妙仙此时终于稍微恢复了一点力气,她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然后说道:“你既然根本就不喜欢我,为什么还一定要娶我,就放我一条生路,不行吗?”

此时那王春强哈哈大笑道:“放你一条生路,你也实在是太天真了,老子告诉你,老子就是要将你娶回来,老子要好好地折磨你,要看着你痛苦,那样的话,老子才能够解了心头之恨。”

他说着随手从桌子上操起那原来是用来挑红盖头的秤,然后恶狠狠地向着李妙仙走过来。李妙仙吓得连忙后退,钻到了角落里面,又钻进了床底下,她一边钻,一边说道:“你究竟要做什么?”

王春强冷笑了一声,伸手便将李妙仙从床底下拉出来,然后随手将自己的腰带解下,将李妙仙的双手捆绑了起来,随后就将她绑在了床沿之上,然后便冷笑着说道:“哼,老子要做什么?老子若是退婚的话,那岂不是便宜了你了吗,难道让你和那个穷小子在一起?”

他说着就抡起手中的秤杆,在李妙仙身上狠命地抽打了起来,李妙仙痛得大叫了起来,可是王春强却还是不停手,他一边动手抽打,一边恶狠狠地骂道:“丑丫头,老子得不到的东西,那个穷小子也别想得到。”

也不知道又过了多少时候,李妙仙已经遍体鳞伤了,她就连哭叫的力气也都没有了,李妙仙能够听见门外传来低低的人语声,可是李妙仙知道,他们就算是听见了里面的声音,也不会来管的,因为他们都是王家的人,他们都听王春强的。

王春强终于打累了,他一下子就趴在床上,呼呼地睡了过去,只剩下李妙仙一个人还在哭泣。

第二天的一早,王春强终于醒来了,李妙仙心中暗道不好,难道这家伙又要像昨天那样将自己暴揍一顿吗,若是一直这样下去的话,那么自己的性命恐怕都要保不住了。

可是说来也奇怪,那王春强却只是嘿嘿地笑了一声,然后便将房门打开,几个小丫头从门外走进来,将洗脸水和干净的衣物拿了进来。王春强对那几个小丫头说道:“给少奶奶洗一洗吧,看少奶奶脸上的妆都花了。再给她换上一套漂亮的衣服,老子有用。”

李妙仙吃惊地看着王春强,不知道他葫芦里究竟卖的是什么药,可是此时王春强却已经走出去了。

那几个小丫头立刻上来,给李妙仙沐浴更衣,还给她的伤口擦上了一点药。李妙仙试探着问道:“少爷,少爷他想要怎么样?”

此时一个丫头冷着脸抬起头来对李妙仙说道:“少爷想要怎么样,少奶奶你应该最清楚不过啊,怎么反过来问我们这些下人呢?”

李妙仙被这个丫头的话给噎住了,半晌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她知道,如果不是王春强这么对待自己的话,那么就算是借给这些丫头一百个胆子,她们也是不敢这么没大没小地对少奶奶说话的,但是她现在自己都不知道以后该怎么办,所以也就无心去管几个丫头的白眼了。

重新梳洗打扮过后,李妙仙至少表面上又变得白净整洁了,只是脸蛋上还微微有些肿,那是昨天晚上被王春强给打的。

就在李妙仙忐忑不安的时候,王春强回来了,他冷笑着看着李妙仙,然后说道:“李妙仙,你的好日子来了,你大概也不想每天被我揍吧,不过,你不用担心,老子我也不是那种心狠手辣的人。”

说着他一摆手道:“王婆婆,请把,来看看这丫头如何?”

此时一个涂脂抹粉的半老徐娘从门外走进来,离开老远就能够闻到她身上的胭脂花粉的味道了。最让李妙仙感到害怕的是,那个王婆婆的身后还跟着几个五大三粗的男人,不知道他们是什么人。

王春强说道:“这王婆婆是这里最有名的浣花院的主人,你若是跟着她,每天就只需要好好地伺候客人,那就可以了,根本就不用担心是不是会被我打,你看,这对于你来说,不是好比是上了天堂吗?”

李妙仙的脸色顿时就变得惨白,她心中明白,这个浣花院可不是一个寻常的地方,那是用来给人寻欢作乐的地方,难道,这王春强是将自己卖给了浣花院的人吗?

此时王婆婆笑着对王春强说道:“我说王公子啊,这货色呢,我是已经看过了,货色果然很好,我也很喜欢,可是有一个问题,我可是听说,这姑娘是你新过门的妻子啊,你就舍得将这美佳佳的娇娘儿,送到我那种地方吗?”

王春强冷笑道:“这有什么好担心的呢,不怕以后见不到面啊,说不定,我以后还会经常来光顾她的呢。”说着便哈哈大笑了起来。

李妙仙此时浑身冰凉,宛如掉入了冰窖之中,她后悔,那天没有和郁清辉一起寻了短见,就算是那样的话,也好过现如今被人折磨,被人侮辱啊。

此时李妙仙突然之间就从床上坐起来,然后猛地用脑袋向着墙上撞过去。可是就在她以为自己会撞到墙壁的一瞬间,她猛地感到身子被人给紧紧地拽住了,她拼命地挣扎,可是都没有用,回头一看,原来是一个五大三粗的汉子将自己给抱住了。

李妙仙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她的身子一软,就昏厥了过去。

等到李妙仙再次醒来的时候,她发现自己已经身在一个景楼玉阁之中了,周围的家具和摆设都十分精致,看上去就好像是一个大户人家的闺房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