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妙仙猛地从床上爬起来,看见自己面前的桌边,坐着一个女人,那是王婆婆,她的身后还站着几个膀大腰圆的汉子。

王婆婆看见李妙仙醒来,冷冷地说了一句:“你醒了啊,我等了你很久了,你终于醒来了。既然已经醒了,那么就听我说说这里的规矩吧。”

李妙仙倒抽了一口凉气,用一双惊惧的眼睛看着王婆婆。

“你也看见了,这个房间里的一切,都是属于你的,属于你一个人,另外呢,你还有一个粗使丫头,你可以让她伺候你,这可是大小姐才能过得上的日子。前提条件,那就是你要留在这里,好好地替我伺候客人,替我赚钱。”

李妙仙冷冷地看了王婆婆一眼,没有说话。

王婆婆倒是也不生气,她见过的三贞九烈的女子多了去了,可是在经过了她的一番搓揉之后,还不是乖乖地就范,听她的话,听得服服帖帖的,所以,她一点也不担心今天的李妙仙是不是会造反。

此时王婆婆笑着对李妙仙说道:“当然了,若是你听话的话,这里就是你的天堂,可是如果反过来呢,如果你不听话的话,那么这里就是你的地狱。”她说着就用手在一边一指,对李妙仙说道:“若是你不听话,那么,那边的这些东西,也都是为你准备的。”

李妙仙顺着她的手指看过去,不由得吓得浑身一哆嗦,她看得清清楚楚的,此时屋子的正中央放着一个水桶,水桶里面装着半桶水,在桶中还浸泡着一根粗粗的鞭子,上面隐隐地还能够看见血迹。

此外,一边的桌子上还放着各种稀奇古怪的刑具,都是李妙仙从来都没有看见过的。

王婆婆看见李妙仙害怕,脸上不由得露出了一个得意的微笑,她知道,绝大多数的女孩子其实都是软骨头,只要轻轻地这么一吓唬,她们就会乖乖地就范,这个女孩子看来也是如此。

王婆婆不阴不阳地对李妙仙说道:“好了,现在你也已经看见了,是享受荣华富贵,还是到地狱里去受煎熬,这个决定权,可是掌握在你自己的手中啊。若是想要受苦的话,就自己走过去吧。”

王婆婆说完这句话,便不再看李妙仙,她知道,只要李妙仙一犹豫,呆在原地不敢挪动脚步,那么,这件事情基本上就算是已经解决了,只要她再施加一点手段,好好地调教一番,那么,这个女孩子,就会成为自己的摇钱树。

可是此时的李妙仙却只是冷冷地一笑道:“士可杀不可辱,你们想要怎样,就怎样好了。”说着她便拖着沉重的脚步,一步步地走到了那水桶的边上,然后抬起一双倔强的眼睛,狠狠地盯着王婆婆看。

“不过,有一件事情,我今天要提醒你们,若是你们今天打不死我的话,可要小心,我以后一定会加倍地奉还的。”李妙仙说完这些话柳眉倒竖,冷冷地看着那王婆婆。

王婆婆此时也发怒了,她倒是没有想到,这个小姑娘竟然会如此有骨气,这是她意想不到的,于是她便怒吼道:“好啊,你这就叫做敬酒不吃吃罚酒,既然如此,那么就不要怪我对你不客气。”

她说着便大步来到了李妙仙的身边,亲自抄起水桶里的鞭子,冲着李妙仙的身子就抽打了过去。鞭子带着一条美丽的弧线,向着李妙仙袭来,带动一串水花在空中飞溅。

“啊!”李妙仙惊叫了一声,扑倒在地上,背上一阵火辣辣的疼痛,她一口气上不来,险些闷死过去。

王婆婆停下手来,冷冷地看着李妙仙说道:“怎么样,是不是要改变主意啊?”

可是李妙仙的倔强脾气也上来了,她冷笑着对王婆婆说道:“我李妙仙决定了的事情,就绝对没有反悔的道理,你要打,就打吧,干脆打死我,一了百了。”

王婆婆笑道:“打死你?打死你的话,我的本钱不是就打水漂了吗,你放心好了,我一定会让你活下去的,不过,我会让你感到比死还痛苦,我要让你亲口求饶,求我放过你。你就等着吧。”

说着她便对几个手下使了一个眼色,那几个打手心领神会,将李妙仙拖了起来,拖出了房间,扔进了一个黑漆漆的小屋子里头,随后就将门关上,然后便走了。

王婆婆在门外对两个护院说道:“你们小心点,不要让这丫头逃走,这可是银子啊。”她知道,这李妙仙昨天晚上就已经遭到了一顿毒打,所以受伤很重,这个时候如果再继续折磨她,她很可能会一命呜呼,所以,就将她先关在这个黑屋子里头,吓唬吓唬她。

众人走后,李妙仙一个人抱着膝盖,蹲在黑屋子里头痛哭,夜深人静,明月的光辉从窗户外面射进来,地上白惨惨的一片。

就在这时候,李妙仙却突然听见窗外有动静,随后便看见窗子被人打开,那手指粗细的钢条,竟然被两只有力的大手给扯断了。

随后一张带着一点邪气的脸,从窗外露了出来,对她伸出一只手道:“好了,你还等什么啊,难道你还想继续留在这里吗?”

李妙仙听到这里才回过神来,一伸手就将那个人的手给拉住了,然后便猛地一跳,那人一使劲,便将李妙仙从窗口拉了出去。

李妙仙看见,窗下横七竖八地躺着几个人,看来是那个男人杀的,那男人对李妙仙说道:“快点跟我走吧。”

李妙仙稍微犹豫了一下,还是跟了上去,两个人很快就离开了这里,来到了一片小树林中。那男子回过头来,对李妙仙笑了一下道:“好了,就这样吧,我们分道扬镳,各自上路吧。”

李妙仙问道:“请问,请问大侠,您是?您如何称呼啊?”

“大侠?”那个男子嘿嘿地笑了起来道:“还是第一次听见有人管我黑白子叫大侠呢,不过,我喜欢这个名字。”

他说着便又对李妙仙说道:“你可不要误会啊,我可不是存心来救你的,我之所以来这里,只是为了解开那个男人的心结,如此而已。”

李妙仙诧异地问道:“解开那个男人的心结?什么意思?你说的那个男人,莫非,是指郁清辉?”李妙仙此时脸上显露出欣喜的神色道:“郁清辉在哪里?”

黑白子冷笑了一声道:“我劝你还是将他忘记吧,因为,他已经将自己出卖给我了,我要用他来做一件事情,只可惜,他的心中有杂念,他老是想着你,没有办法,为了让他能够摒弃心中的杂念,我就只好来救你了。”

李妙仙听得迷迷糊糊的,她不知道这黑白子究竟在说什么,但是有一点却是能够肯定的,那就是郁清辉现在没事,就和那黑白子在一起呢。李妙仙连忙说道:“那,那黑白子大侠,你,你能不能带着我去见郁清辉呢?”

黑白子冷笑道:“傻丫头,我不是刚刚就已经跟你说过了吗,郁清辉,现在已经是我的人了,我留着他还有用,所以,你,你就自便吧。”他说着一挥手,李妙仙身上的一块玉佩就已经到了黑白子的手上,他笑着说道:“我将这东西给郁清辉看,告诉她你已经安全了,那他就会心甘情愿地将自己的命卖给我的。”

李妙仙听到这里着急了,她连忙说道:“你讲什么,什么将命卖给你?”

可是此时黑白子却冷笑一声道:“姑娘,我劝你还是自己先管好自己吧,我只是答应将你救出来,可是我却并没有答应要保护你一辈子。那浣花院的人可不是省油的灯,他们很快就会跟着足迹追上来的,如果你不想回到那个黑屋子里去,那么我劝你还是快点逃走好。”

李妙仙听到这里心中猛地一颤,她立刻回过神来,可是就在这时候,那黑白子的身子在空中一晃,整个人就好像是一团烟雾一般,消失在了李妙仙的面前。

李妙仙此时听见身后果然传来了人声,十分嘈杂,不知道是不是有人追过来抓自己了,李妙仙知道自己不能够再耽搁了,也没有心思去管那黑白子的事情,一头钻进了林子里面。

也不知道究竟过了多少时候,天蒙蒙亮了,李妙仙也已经钻出了林子,来到了一个市镇之中,可是她却发现,那些人竟然紧追不舍,又远远地从林子里面追了出来。

这还真是阴魂不散啊,李妙仙心中嘀咕着,但是她也没有办法,难道自己这一次真的是在劫难逃了吗?

此时天光尚早,大街上还没有什么人,就在此时,李妙仙看见远处的一个早点摊前,坐着一个仙风道格的道士,李妙仙也不多想,她几步就走到了那个道士的面前,双膝跪倒,对道士说:“仙长救我。”

那些汉子已经追到了李妙仙的面前,伸手想要上来抓李妙仙,可是就在这时候,那道士却突然出手了,他只是轻轻地一挥手,那几个打手就直接摔了出去。

“牛鼻子老道,你不要多管闲事!”为首的那个男人看见这只是一个道士,而且又是一把年纪了,下颌之上全都是银丝,他心中便不将那老道士放在眼里。

老道士只是慢悠悠地喝着自己面前的稀粥,优雅无比,就好像放在自己面前的是一碗无比美味的珍馐佳肴一般。

“喂,老道士,你听见了没有?”此时那汉子看见老道士不理睬自己,便觉得在自己手下的面前丢了面子,立刻大叫着伸手向那老道士的肩膀抓了过去。

也没有看见那老道士动手,就只见他的身子一晃,随后那汉子便直接跌了出去。其他人看见了之后都面面相觑,他们都知道这老道士不是省油的灯,相互之间打了一个眼色之后,便一起冲了上去。

此时两把明晃晃的钢刀已经出鞘,直向那道人砍去,李妙仙吓得用双手捂住了眼睛,她心中还在为这老道士担心呢,若是他因为救自己而被人害了性命,那岂不是自己作孽吗?

可是就在这时候,李妙仙耳边就听见一声叮当的声音,李妙仙透过指缝看去,只见那道人将手中的粥碗向两人掷去,那叮当的声音,就是粥碗和刀刃碰撞发出的声音。小小粥碗又要如何和钢刀匹敌呢,李妙仙心中满是恐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