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妹妹,俗话说的好,上天有好生之德,人生在世要积德行善,来世才能投个好人家,你说不是吗?还有,谢谢妹妹替本宫行使了我该行使的权利。以后就不用妹妹这么卖力了!这个宫女还是留给本宫处理把!怎么样?”

齐妃满脸怒意与不情愿道:“既然姐姐这么决定,妹妹岂有不听从之理阿!”

“如果没有什么事的话,齐妹妹就跪安吧,想必昨日服侍皇上也操劳了!株儿,你去御膳房叫御厨炖一碗血燕窝给齐妃娘娘!”

“妹妹在此谢过姐姐了!”

待齐妃远去,宿水柔让宫女一并褪去,只留如翠和悦儿在自己屋内。

“如翠,你看到没?你们家齐妃娘娘知道你知道的太多留不得你了呢!”

如翠也是一个聪明的人,只听“扑通”一声,她跪在了地上,“承蒙皇后娘娘不弃,日后,奴婢定当赴汤蹈火,在所不辞,为娘娘瞻前马后!”

“你能这样本宫甚是欣慰,你要知道现在只有本宫才能保住你。”

“奴婢都明白!”

“如翠,往后你就帮衬着悦儿一同协助本宫吧!”

宿水柔挽起跪在地上的如翠,她柔声笑道:“如翠,你比我小把,往后你就是我亲妹妹,我们有福同享,有难同当!”

听到这话时,如翠的鼻子感觉酸酸的,她望着宿水柔她想起了她已经死去的姐姐,要是奴婢的姐姐还活着一定像娘娘您这般温柔和蔼。只是,皇后您和奴婢地位悬殊,奴婢怕高攀不起。

宿水柔只是倾然一笑,她取下了手上的玉镯带在了如翠的手腕上。“好妹妹,这是姐姐送给你的,这好玉当然要配美人!来人呐,封如翠为冬梅殿掌事宫女协助悦儿打理云海宫!”

悦儿刚帮宿水柔梳洗完毕,便听见外面一阵细微而急促的脚步声!

专门伺候公孙文少的御前大总管李公公带着公孙文少的赏赐的旨意来到云海宫后面还跟着一千来个太监宫女手捧珠宝绸缎姗姗而来,场面甚是浩大!把宿水柔吓了一跳,这公孙文少出手真是阔绰,见惯大世面的宿水柔竟也不曾见过这么大的排场,这温月国是有多么的富足啊!与春晖国一个小国相比简直一点可比性都没有。

“皇上有赏,错丝流云锦香囊一千只!”

“皇上有赏,玛瑙金圆镯,金嵌珠宝蜻蜓花簪,凤凰金步摇,各色翡翠荷花小提头坠各一千!”

“太后有赏,翡翠同心白玉莲花佩,羊脂白玉玉如意,香木嵌金福字数珠手串,纯羊脂玉镯各一千,另赏夜明珠一千!”

“大王有赏……”

公孙文少赏赐下来的东西将云海宫堆的满满当当的,金光淡淡,将原本金碧辉煌的大殿照耀的更加璀璨夺目起来。可惜这些都是赏赐给云珊公主的,而她只不过是替嫁来的假公主罢了。

“奴婢如翠参见皇上!”

“奴婢悦儿参见皇上!”

悦儿用力扯了一下宿水柔!

宿水柔这才缓过神来,瞧见公孙文少正慢慢向她靠近,那眼神似乎冰的结起了冰,望着着如此反常的公孙文少。宿水柔竟忘记了要行礼。

公孙文少挥手示意如翠、悦儿出去,自己则在宿水柔面前坐下,冷冷的执起梳妆台上的笔,替她画眉!

惊愣充斥着宿水柔的大脑,这个冰山皇帝居然肯为她画眉,真是让人匪夷所思。

以前一直替他的琉佳画眉,虽然已是一副做过无数次的样子,但是帮宿水柔画眉可是第一次,那手竟不自觉的抖了两下。

那副画面一直呈现在公孙文少的脑海中。

“佳儿,你又把眉笔藏在哪了?”

琉佳做了一个鬼脸,“才不告诉你呢,你个大坏蛋,天天缠着我要我帮你画眉!\"

“朕就想缠着你,帮你画眉,你有意见阿!来人再拿一支眉笔过来!”

望着镜中的美人儿,公孙文少满脸的幸福,“佳儿,朕要天天这样帮你画着,然后我们一同老去,可好?”

“文少,有你真好!”

“琉佳,得之我幸,失之我命!……”

望着公孙文少那颤抖的,宿水柔沉默了半许,以前天宏也是这般替她画眉的。渐渐的,宿水柔将那手当作程天宏的手握了上去,那小唇呢喃道:“别走,我好想你!”

这句话一直公孙文少耳畔回绕着。“琉佳……”

宿水柔忽然回过了神来,她尴尬的松开了她的手,“皇上,刚才臣妾多有冒犯,还望皇上恕罪!”

公孙文少放下手中的眉笔,仔细打量了一番镜中的宿水柔,渐渐的他真的是看呆了,仿若琉佳又重新坐在了他的面前,他不禁脱口道:“真像!”

宿水柔知晓公孙文少定是看着自己想到了琉佳,要不是自己的这副皮囊像琉佳的话,这公孙文少怕是来都不会来一下,何况是画眉?

画完眉,公孙文少只是冷冷的盯着镜子里的人看了会,然后便一语不吭的徜徉而去……

“公孙文少真是一个奇怪的皇帝,虽然冰冷但又不失高贵。其实他很温柔,只是这些人做的事情让他凉了心。”

“皇后娘娘,您怎么啦?一个人在那里嘀咕些什么?”

“哦,没事,悦儿帮我换上朝服,我现在去拜见太后!”

齐妃是这个皇宫最受宠的女子,后宫里还有几位能说得上话的,家世显赫就自是不用提了,她们分别是婉嫔、如嫔、丽妃、华妃、灵嫔。特别是,丽妃,身世甚是显赫!母亲是当朝的和硕公主,皇上的表姐,父亲是当朝的九王爷是太后的弟弟。

“齐妃娘娘,咱们还是快些准备去御花园吧!太后娘娘今日可是在那里设了宴了。晚去一会又该说咱们不守礼节!恃宠而骄!”沫儿在一旁小心翼翼地提醒着齐妃。

御花园内居然下起了罕见的大雪,但这毫不影响宴会的进行。

洁白的雪花犹如天使一般飘飘下落,那一片片,一朵朵,洁白的引人遐想!

太后两鬓早已变白,或许是操心自己的子女才变得如此!那脸色虽淡白如霜,但是那肌肤仍旧是水水嫩嫩的,看来这太后平时很注重保养。

太后一脸的慈祥。她头戴着金凤朱玉冠,那由内而外的雍容华贵是这些庸脂俗粉所不能比的,毕竟她也曾统领六宫过,那副凤鸾天下之姿而隐隐可现。

婉嫔那花容月貌宛若池中的凌波仙子,似明月,似牡丹,婀娜多姿让人看着好不羡慕!

如嫔那楚楚动人的面容上泛着两抹桃色的红晕,细细看来也只有十八九岁。

丽妃那善睐的眸子犹如夜空中的星星,那闭月羞花之貌堪称倾国倾城。

华妃那冰肌玉骨娇柔似水,其貌虽不堪比丽妃,但是能入这皇宫的也绝不是泛泛之辈!

袁妃仿若一出水芙蓉一般优美动人,她的优雅是从骨子里面透出来的!

灵嫔堪称绝色美人,天生丽质的她有着一股傲人的气节!那气节是宫中各嫔妃所没有的!

“儿臣,参见母后!”

“都起身吧!”

“谢……母后!”

齐妃对上宿水柔那芙蓉桃花一般的倾城面容。齐妃紧皱着眉恶狠狠的瞪了她一眼。宿水柔仍旧是一脸宛笑的看着齐妃,望着那假惺做作的笑容,齐妃的心中顿时涌上了一股子怒意!两人对视许久,齐妃这才瞧见宿水柔的眉与那时琉佳的眉都出自于一人之手,这个人就是公孙文少!皇上从来没有帮她画过眉,这个新来的贱人居然可以有此殊荣,想到这里,齐妃不禁对着宿水柔恶目相视!

丽妃看到了宿水柔,手中的茶杯也刹然下落,只听“啪咜”一声,丽妃随着那落地的茶杯一起倒了过去,那腿软的站都站不起来,“不可能,不可能,她不是已经……为何还坐在这里?”那花容月貌瞬间变的惨白起来,“皇上,太后,嫔妾今日身体不适,还请皇上太后能让臣妾回寝宫歇息!”

连成熟稳重的丽妃都吓成了这个样子,看来,这个新来的皇后真是不简单。看来,以后这宫中又要有一场恶斗了。

望着这后宫的女人一个比一个复杂,一个比一个尖酸刻薄,公孙文少看着那些妃嫔们的眼神,他便知道那帮子贱人又在筹谋些见不得人的事了。想着被他们害死的琉佳,他的眼神又冰冷了一层!

“咳,咳,咳!”这时太后忽然咳嗽起来,公孙文少担心的抚着太后地后背,却不料太后居然闪在一旁不让皇上帮她抚背!公孙文少就没事人一样问道:“母后,您没事吧?要不要宣太医过来瞧瞧?”

“母后,您没事吧?”宿水柔快步走上前跑去,唤着悦儿端来一杯龙井。

公孙文少的几个妃子紧随其后,不能让宿水柔沾了所有的好处!“不用啦!哀家有云珊皇后一个人伺候就行!”太后那脸上满是和蔼亲切,她拍了拍宿水柔的肩膀,“好孩子,哀家知道你担心,你看,我已经没事了!你也可以放心了,何况你又是我家少儿的皇后!这六宫的主人,以后,六宫的各项事宜你还需多留心一些,这样,我也可以安心养病了。”说着太后取下戴在手上的碧玉镯子并戴在了宿水柔的皓腕上,“云珊呐!这是先皇当年赐给哀家的镯子,这个镯子玉质通透,可谓是玉之极品,这全温月国只有这么一只镯子!你要当心收好!”

宿水柔明白太后这么做是故意的,她要把她推到众矢之的,让所有人都来对付她。这东西她要不得!“母后,这么贵重的东西儿臣受不得呀!”宿水柔吧镯子脱了下来,放到了太后掌中。“母后,这镯子啊!还是您带着好看!这镯子到了云珊的手腕上岂不是糟蹋了嘛。

太后忽然板起了脸,“难道哀家的一片心意你都要拒绝吗?”

宿水柔在那边犹豫着,她倘若拿了,就成为整个皇宫的敌人,不拿太后又要生气,现在真是骑虎难下啊!

公孙文少冷冷的瞥了一眼宿水柔,“你拿着吧!”

太后那脸上满是得意之色,她心中暗暗道:“这灵云珊还不想要?门都没有,不要她动手,自会有人动手灭了她,到时候她连自己怎么死的都不知道!以后,好戏会有很多。

公孙文少用那冷冷的眸子望着底下的一切,一切都是那样的令他厌恶,唯独宿水柔让他还有那么一丁点儿兴趣!他又冷斜了宿水柔一眼,望着那神情,他仿佛又一次看到了琉佳。

“其他嫔妃面露嫉妒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