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扫描查看手机站

小说推荐

您的位置: 首页 > 女频小说 > 古代言情

嫡女为后
分类: 古代言情 作者: 花尘轩
更新:2018-06-04 状态:完本 字数:112.83万字

简介: 她是尚书府的嫡次女,代姐入宫,却因性格懦弱被众人欺凌。失去龙种之后她彻底醒悟,从此她智斗宠妃,力拼皇后,毒杀贵人,祸乱六宫。 更放肆宣称:是我的就是我的,不是我的我也要抢到手中!

全文在线阅读
手机阅读

扫码在手机打开

章节目录
小说试读

第1章二姐毁容了

大胤朝,太元(当朝皇帝的年号)二十三年。


户部尚书林礼的林府后花园的池塘边,林家二小姐林夏云拿着饲料正在喂养池塘里的金鱼。


林夏云,十八岁,瓜子脸蛋,有一个小酒窝,肤白如脂,身穿雪花白色纹路长裙,就是一个美人胚子。


当朝太子郭承风早就看上她,并且已经奏请皇上,他要纳林夏云为太子侧妃,三天后就是纳妃的好日子。


林夏云可是一心想嫁入皇宫当中,皇上年迈,显然不是好对象,她本来是看中四皇子郭素风的,原因是现在四皇子得宠,朝中也传出一些消息说是皇上有意废掉当前的太子,重新册立四皇子为太子。


四皇子暂时得宠,自然得到许多官宦人家的千金小姐青睐。不过上次端午节,林夏云到宫中与她大姐过节偶遇太子,太子对看到她的容貌便动心了,之后便是一句话的事情。


林家的大小姐是当朝皇上的林贵人,早就失宠了,她没有为皇上诞下子女,因为进宫太迟了,现在的皇上已经有五十多岁了。


林夏云被太子看上,她的内心还是很高兴的,全家都在为她的婚事而忙碌,她倒是忙里偷闲,来到池塘边喂金鱼。


伺候二小姐的丫鬟小翠脸上表情也是愉悦的,她不懂朝廷内的权利争斗,只知道太子将来要当皇帝,那她伺候的人就是后宫的娘娘,自己的地位也相应的提高。


小翠说:“二小姐,那我以后是不是该改口叫你娘娘了。”


林夏云用手拍了一下小翠的肩膀,一个充满怒气的眼神看着她,发出清脆温柔的声音,道:“你别胡说,要是让外人听到,你就要被抓去杀头的。”


吓得小翠赶紧捂住自己的嘴巴,脸上露出惊愕的表情。


林夏云的脸色一变,她微微张开嘴巴,笑了笑,那灿烂的笑容勾画出一幅美人临塘图,教人心醉。


突然,池塘里有一条金鱼来了一下鱼跃龙门,从水里跳出水面,是争抢食物来的。这条金鱼在水里总是争不过别的鱼,它索性就鱼跃出水面,小嘴张开,吃下林夏云投下的饲料。


林夏云看着都发笑,眼睛直盯着水面,右手还不停地向水里投饲料,说着:“小翠你看,鱼还这样抢食呢?我第一次见到这样的情形,真好笑。我要走近一点投,兴许它跳出水面的时候,我还能伸手去抓住它呢。”


小翠从刚刚的惊愕当中回过神来,道:“小姐,你小心点,别掉到水里。”


小翠刚说完,又有一条金鱼从水里跃起,林夏云伸手去抓,想要抓住那贪吃的鱼,可是脚下一滑,她整个身子失去平衡,噗通一声便掉到水里了。


这还不算倒霉,所谓福无双至,祸不单行。林夏云掉下水地方那里有一块棱角状的岩石,她的左脸正好碰到岩石的棱角,几道深深的伤痕被划了出来,本来呈现绿色的池塘水瞬间被染成了红色,随之而来的是林夏云的一声惨叫。


小翠看到这一幕顿时惊呆了,她立即呼喊家丁前来救人。


三四名林府的家丁从池塘上方跳下水里将林夏云救了上来,她满脸都是血,手捂着伤口,不停地哭泣。


小翠说:“你们赶紧将二小姐带回房间,我去告诉老爷与夫人。”


片刻之后,尚书林礼与他的二姨太,也就是林夏云的母亲李氏来到林夏云的房间。管家林散将京城内最有名的大夫华天华大夫请来,华大夫给林夏云脸上的伤口消毒后便用纱布包扎起来。


李氏很是关心林夏云的伤势,问:“大夫,我女儿的脸怎么了,三天之后能恢复吗?”


华大夫乍一惊,道:“三天?不要说是三天了,就是三个月也难以恢复到受伤之前的美貌了。她脸上的伤口又长又深,估计伤口愈合之后会留下伤疤的。”


听到这样的话,林夏云没有晕倒,反而李氏先晕了,她承受不了这样的打击,因为林夏云三天后要嫁给太子,现在成了这样,不但自己当不成未来皇帝的丈母娘,还为林府带来杀身之祸。


林礼赶紧扶住李氏,说:“二夫人,你怎样了?别吓我啊!大夫,你给看看她。”


华大夫给李氏把脉,按了一下她的人中,道:“没事,她只是气急攻心,缓一会就好了。我给二小姐开点金疮药,你们要按时给她换药,要是治疗得好的话,这伤口一个月之内便能愈合了。”


林夏云在榻上躺着,听到华大夫的话,她的心碎了,眼泪犹如长江之水哗哗而流,她的后宫梦同样成为泡影,因为从现在开始她是丑八怪一名,太子不会要她的。


林礼也关心林夏云与太子的婚事,要是让太子知道他的女儿毁容了,那肯定是雷霆震怒,说不定整个林府都要遭殃,他当机立断,先跟华大夫说让他不要把这件事说出去,然后吩咐好下人封锁消息,要是谁把林夏云毁容的事情说出去,他就要杀了谁。


华大夫一介平民,不好与官宦人家作对,既然林礼要他不说他便答应,反正还有一笔赏银可领。


林夏云的三妹林秋云得知林夏云摔到池塘当中,并且脸受伤了,她来到房间里探望林夏云。


林秋云比林夏云小一岁,是林礼正妻何氏所生,有一副沉鱼落雁、闭月羞花的面容,樱桃嘴,丹凤眼,头上还戴有一支金钗,身穿粉红色半透视长裙,身材较为苗条,比林夏云还要漂亮,又是一个美人胚子。


林秋云年纪还小,平常在府内,都不出门的,所以很少公子哥认识她。


林秋云来到林夏云的榻旁,握住她的手,说:“二姐,你别担心,这伤会好起来的。”


林夏云摇头,伤心欲绝、万念俱灰的神情,道:“完了,我这一生都完了,还要连累整个林家,我还不如死了算呢?”


林秋云安慰着她,说:“二姐,你别这样,我相信太子殿下看上的是你的人,而不是你的容貌,要是那样的话,女人也有老的时候,你嫁给他,届时他一样会抛弃你的。”


“你还小,什么都不懂?你二姐彻底完了。”林夏云用哽咽的声音说着。

第2章替嫁新娘

林府林夏云的闺房内,林秋云正在安慰着毁容的林夏云。林礼看着坐在榻上的林秋云,他想出了让林秋云代替林夏云嫁给太子的办法。


林礼说:“秋云,你过来,爹有事跟你商量。”


林秋云一脸疑惑,不过还是站起身来,走到林礼的面前,问:“爹,有什么事不能在二姐面前说吗?”


“当然是嫁给太子的事情了,你二姐现在正在伤心,不能再受到刺激了。你也知道太子那脾气,要是想得到的东西得不到,他就会发飙,届时我们林家就大难临头,所以爹想你替你二姐嫁给太子。一来你的样貌比你二姐还要漂亮,二来也能打消太子对我们林家的敌意。”林礼低声细语地说着,生怕被林夏云听到。


林秋云一听便愣了一下,还是小声说:“爹啊!这怎么行呢?太子要娶的是二姐,我嫁过去的话,洞房的时候岂不露陷?到时候我们林家也是犯了以假乱真的罪。”


“不怕,只要太子看上你,他就不会治我们林家的罪。你也不想看到你爹娘被打入大牢,饱受摧残吧。”林礼用哀求地语气说着。


林秋云看着她爹的无奈神情,心想:我和那个太子连面都没见过,更遑论感情了,要我嫁给一个不知道长成啥样的人,那岂不是毁我一生幸福吗?不行,我绝不能答应。不过爹说得没错,二姐毁容,要是嫁过去,太子发现一定会迁怒于林家,我们一家人要遭殃,这让我怎么抉择呢?


林礼推了推想得入神的林秋云,道:“我说秋云啊!为了这个家,你得听爹的安排,就这样决定了,三天后你就穿上你二姐的嫁衣上花轿。记住了,洞房夜一定要哄好太子,凡事都要迁就他,一定要让他放过我们林家。”


林秋云无奈,现在不答应都不行了,她也流出了眼泪,用哽咽的语气说:“好吧,为了爹,为了娘,为了整个林家,如今只有我才能救你们,爹娘你们把我养育成人,我也该回报你们了,我嫁就是了。”


林礼拍了一拍林秋云的肩膀,说:“这才是爹的好女儿,爹这么多年没白疼你。”


榻上的林夏云听到林礼与林秋云的嘀咕声,问:“爹,三妹,你们在说什么呢?”


林礼回应:“哦,我让秋云这些天照顾好你。还有你的那个贴身丫鬟小翠没有看好你,让你失足掉到水塘里,我和秋云商量着要怎样处置她呢?”


林夏云说:“不关小翠的事情,是我太贪玩了。你们先出去吧,我要休息了。”


“那二姐你好好休息吧,别想那么多了。”林秋云说着,然后跟林礼走出了房间。


三天后,林府内的喜事照常举办。何氏在林秋云的房间内替林秋云化妆,还亲自给她盖上红布,说:“女儿啊!这次真是委屈你了。”


伺候林秋云的丫鬟小红说:“夫人,你怎么说委屈呢?能嫁给太子,这是多少女子做梦都想的事啊,应该是幸运才对啊!”


何氏怒视小红一眼,道:“你这个丫头片子不懂就别胡说,这次秋云是替她二姐嫁过去的,万一太子一个不高兴,那我们林家还是要遭殃的。”


林秋云内心忐忑不安,一是为了林家的安危而担忧,二是为了自己的幸福而伤感,万一太子不是她所期望的理想男人,她就没有幸福可说了,毕竟现在自己还是一个没经验世事的小姑娘。


林秋云希望自己的如意郎君才貌兼备,为人谦和,待人以礼,最好是翩翩公子。不过她的心里似乎也明白了,她爹让她替嫁,太子这个人显然不是她想要的如意郎君,而今她只有接受命运的安排。


东宫的花轿已经来到林府的大门前了,前来迎接林秋云的是伺候太子的太监容公公,因为是太子纳侧妃,也不是娶正妻,太子可以不来。


林府内,林礼为了不让别人知道他使用李代桃僵的计策,他让林夏云的生母李氏扶着林秋云上花轿。


容公公喊了一声:“林侧妃上轿!”


就这样,林秋云上了花轿,前往东宫,这里是她人生的转折点。


东宫内,到处张灯结彩,高朋满座,都是一些依附在太子势力下的官员,他们争相给太子送礼,都想等到太子即位之后能给自己一个好的官位。


容公公带着花轿回到东宫,太子妃、周侧妃、郑侧妃、赵侧妃等四人在各自的房间门口用邪恶的眼神看着那顶花轿,她们恨不得将整顶轿子吃到自己的肚子里,将里面的所谓狐狸精消化掉,免得她夺走她们的男人太子殿下。


太子郭承风是太元皇帝的第五子,今年二十岁,长相一般,脾气不好,容易发怒,比较好色,因为她母亲是皇后的缘故才当上太子的。


郭承风在与众多官员畅饮之后便回到太监给林秋云安排的房间内,他亟不可待地想与心目中的美人来一次龙凤颠倒。


坐在榻上盖着红布的林秋云的内心十分害怕,她怕红布被掀开后,太子看到的人不是她二姐,届时太子要是发怒,自己该怎么办。她的心跳得很快,两只手掌合拢在一起,手掌心都出汗了。


太子有点醉意,颠颠倒倒地来到林秋云的面前,说:“爱妃,来,让本宫好好疼惜你一番。”随即一手掀开林秋云的盖头红布。


一张意外且更为妖娆的面孔呈现在太子的面前,他惊愕不已,问:“你是谁?本宫的爱妃呢?”说着,他的右手已经放在林秋云的下巴处,托着她的下巴,仔细观察她的样貌。


林秋云低下头,紧张地说:“太子殿下,我是林夏云的妹妹林秋云,因为……”


还未等林秋云说完,看到更为漂亮的林秋云,太子已经忍受不了那一份矫情了,他粗壮的胳膊绕过林秋云的脖子,出力一压便将林秋云压在榻上,随后便是两人的洞房。


在那个过程当中,林秋云的脸上尽是泪水,她也看清楚这个太子是怎样的人,她在为自己的未来而感到悲哀。事到如今,她所有的挣扎都是无济于事,她现在唯一想做的就是保住林家,所以她尽量让太子高兴。

第3章群妃施压

东宫林侧妃的房间内,太子郭承风刚刚宠幸完林秋云,两人还抱在一起。林秋云脸上都是泪水,还有低吟的哭泣声。


太子现在才想知道为什么是她来嫁给他,而不是他之前所见过的林夏云。


林秋云伤心归伤心,该作的解释可不能马虎,这关系到整个林家的安危,她把林夏云受伤毁容的事情都告诉太子,并且让太子不要追究林家。


太子一看到比林夏云还要漂亮、动人的林秋云,心中无比喜悦,道:“失之东隅收之桑榆,本宫有了你,自然就不会追究林家了。那本宫就将错就错,以后你就是本宫的林侧妃,可要好好伺候本宫啊!”


林秋云一听到太子赦免林家的罪过,她悬着的心终于放下,点了点头,说:“嗯,我在此替爹娘谢过太子殿下了。”


第二天,按照宫内规矩,太子新纳的妃子要给太子妃请安。东宫总管太监朴公公安排伺候林秋云的宫女小梅来到林秋云的房间外敲门。


里面的太子和林秋云都被叫醒,外面的小梅说:“太子、主子,该起来了。主子你还要去给太子妃请安呢?”


林秋云初来咋到,对于宫中的规矩一点都不知道。她有点害怕了,问:“太子殿下,这安要怎么请啊?要是我做的不好,会不会被太子妃惩罚?”


太子笑了笑,道:“不会的,你就随便去问候一下太子妃,有本宫在,没人敢欺负你。”说着,他亲吻着林秋云的额头。


林秋云下意识的躲闪了一下,这样的事情来得太突然,她根本没有心理准备,昨晚是为了整个林家才狠下心来伺候太子的,现在太子不追究林家了,她似乎想与太子保持一定的距离。


太子看到林秋云躲开,有点不悦,说:“爱妃,你怎么还躲本宫呢?本宫可是你的男人了,快来本宫面前让本宫好好亲吻你一番。”


林秋云赶紧找借口推托,道:“太子殿下,刚刚宫女不是叫我去给太子妃请安吗?你先出去,我换好衣服就去给太子妃请安。”


太子说:“好吧,反正来日方长,本宫也有事情需要处理,你给太子妃请安之后就让朴公公教你宫中的礼仪吧。”


林秋云点了点头,道:“嗯,那恭送太子殿下了。”


片刻之后,林秋云穿上宫中绣纺局所制作的妃嫔花式长裙来到东宫内太子妃的小坤宫准备给太子妃丁华瑶请安。


小坤宫的大厅内,太子妃坐在正中央,下面有两列椅子,左边坐着两名衣着与林秋云相似的女子,右边坐着一名,明眼人一看便能猜出是太子的其他侧妃。


太子妃、周侧妃等四人一看到林秋云走进来,她们就傻眼了,因为货不对版,林夏云变成了眼前的陌生女子。


太子妃问:“你是谁?怎么会是你嫁给太子呢?林夏云呢?”


周侧妃说:“哎呦,林礼可是吃了雄心豹子胆吗?竟然胡乱安排一个女子嫁给太子,他不要命了?”


林秋云将她的事情跟在场的四人解释了一遍,太子妃她们听了之后可不是同情林家,而是要将这件事告发,让皇上治林礼的罪,也好将林秋云打入大牢或者遣返回家,这样就少一个人跟她们争宠了。


太子妃说:“来人啊!赶紧去叫太子回来,本妃不容许这样的事情发生在东宫,要是传出去的话,有损太子的名声,我们应该主动向皇上举报。”


朴公公进来回应太子妃的话,道:“遵命。”


赵侧妃来到林秋云的面前,仔细观察她的容貌,说:“难怪太子殿下昨晚若无其事的和她过了一晚,就是因为这张脸蛋。太子妃,妾身看你找太子回来也没用,要举报,要治罪,他早就派人去抓林礼了,还等你来说吗?”


太子来到小坤宫,看到他的所有妃子都在,问:“你们有什么事找本宫吗?”


太子妃说:“太子,你看看这林侧妃,根本不是之前妾身见过的林夏云,可恶的林礼让他的三女儿替嫁,你怎么能放过他林家呢?还有这林秋云更加不能留在宫中,赶紧将她遣返回家吧。”


赵侧妃、周侧妃、郑侧妃三人为了自身的利益也随声附和,加入向太子施压的行列当中。


太子好色,林秋云是一个美人胚子,他怎么会放过呢?一声怒喝,震慑群妃,道:“够了,本宫原本要娶林夏云的,现在林夏云受伤毁容,她妹妹嫁给过来也是无可厚非,你们要是再吵闹的话,本宫将你们都休了,就对林侧妃一人好,看你们还嫉妒不?”


太子妃四人听到便噤若寒蝉,毕竟这是一个男权社会,任何事情都是丈夫说了算。


太子再说:“本宫告诉你们,要是你们还用林侧妃这件事做文章,本宫绝不放过你们。现在父皇还不知道这事,其他人也不知道,林家更不会到处宣传,要是父皇得知此事,那本宫就可以认为是你们当中有人将消息传出去,届时本宫统统将你们治罪。”


太子妃、周侧妃等人立即跪下回答:“妾身不敢,太子息怒!”


站在旁边听到太子大声说话的林秋云她的内心也是一阵阵颤抖,本以为替嫁事情就此过了,不料再生波澜,这让她深深地体会到那句话,一入侯门深似海。


太子向太子妃等人做出平身的手势,道:“以后你们要和林侧妃和睦相处,别给本宫添那么多烦心事,本宫现在可要把心思放在朝廷的事务上。”说完,太子离开了小坤宫。


太子妃四人脸色凝重,用嫉妒愤怒的眼神看着林秋云。周侧妃说:“既然太子都发话了,那就请林侧妃给太子妃请安吧。”


朴公公让宫女端上一杯茶放在林秋云的面前,说:“林主子,你端茶给太子妃请安,这是宫里的规矩。”


林秋云的手有点颤抖,她端起茶杯,一步一步地向前走,来到太子妃的面前,双膝弯曲,表情有点恐惧,哆嗦地说:“太子妃,请喝茶!”


太子妃接过那杯茶,然后喝了一口,再喷出来,直接喷在林秋云的脸上,道:“这茶太苦了,不适合本妃喝,以后记得要给本妃敬雨前的龙井。”


林秋云被太子妃羞辱了一番,她没有出声,也没有反抗,默默地站起身来,说:“太子妃,要是没什么事,请容我告退。”

第4章回娘家


太子妃看着林秋云那副迷人的面孔,道:“小狐狸精,走吧,本妃也不想看到你。”


林秋云站起身来,低着头走出了小坤宫。


在接下来的三天内,太子一有时间便来到林秋云的房间陪她,其实是来宠幸她的,毕竟两人新婚燕尔,而林秋云的样貌着实令人着迷。


到了第三天,按照习俗,无论是官员还是百姓,嫁出去的女儿要在成亲后的第三天回娘家,因为林秋云只是太子的侧妃,太子并没有陪着她回来,只是让容公公派护卫护送林秋云回林家。


林礼、林夫人已经在门口处等候林秋云了,虽然知道林家的大劫过去了,但他们夫妇很是关心林秋云在东宫过得怎样。林礼看到眼睛通红的女儿,他的心内有数,很不是滋味。


林夫人何氏则是拉着林秋云的手,问东问西的,让林秋云不知道回答哪个问题好了。


等到他们回到大厅,意外发生了。休息了六天的林夏云拿着匕首从后堂冲了出来,目标是林秋云,她口里还说着:“林秋云,你可真是我的好妹妹,这样的事情你都做得出来,我要杀了你。”


林礼与何氏立即拉住林夏云,林礼大喝一声:“夏云,你疯了吗?她可是你妹妹,你怎么能杀她呢?”


“我没有这样的妹妹,趁着我受伤,抢走我的丈夫,爹你走开,我要杀了她。”林夏云疯狂地挣扎着,想要挣脱林礼的束缚,冲向林秋云。


这时,林夏云的母亲李氏也从后堂走了出来,她协助林礼一同拽住林夏云。李氏骂道:“够了,你闹够了没?你自己的情况自己清楚,以你这样的容貌要是嫁给太子,我们早已满门抄斩了,现在秋云是为了救我们才替你嫁给太子的,你不能怪她。”


其实这些天他们都瞒着林夏云,林夏云也是心灰意冷,一直在房间内养着伤,似乎都忘记了自己和太子还有婚事这件事。今天之所以知道这件事,还是因为林秋云回来,府里热闹起来,她出来一问下人才知道的。一知道这事,她气愤不已,没想那么多,就想到自己近在咫尺的名利被她的妹妹夺走了。


林秋云看到她二姐如此激动,她连忙道歉,说:“二姐,我对不起你,不过我也是迫不得已的,成亲之前,我连太子的面都没见过,我又怎么会是自愿嫁给他的呢?这不都是为了林家吗?”


林夏云听了解释之后心情回复了许多,她松开手上的匕首,匕首掉落地面。林夏云有点疯癫,笑着说:“娘你说得对,我现在就是一个丑八怪,根本没资格嫁给太子,我要是嫁给去的话,没准太子就把我给杀了。”


林礼松开他的手,道:“夏云,你能这么想就好了。你脸上的伤还没好,先回去休息吧。”说着,他示意李氏将林夏云带回房间。


林秋云脸上又流出了泪水,还伴随着低声的哭泣,她受的委屈无处宣泄,只能默默地吞在肚子里。


何氏问:“女儿,太子对你怎样?”


林礼在这几天下朝之后都与太子攀谈几句,得知太子非常喜欢林秋云。太子还当着众多官员的面叫他岳父大人,这让林礼在朝堂上有点得意洋洋。不过现在看到林秋云的愁眉苦脸,他知道自己的女儿过得并不好。


林秋云为了不让她爹娘担心,她没把自己被太子其他嫔妃欺负的事情告诉他们,只是说不太适应东宫的生活。


这时,皇上的林贵人也回到林府。林贵人就是林礼的大女儿,林秋云的大姐,她知道林秋云今天回娘家,于是就回来看望全家人一番,主要还是看望林秋云。


林春云今天二十四岁,长得高挑,大眼睛,脸上有浓妆,身穿贵人专属粉红花间长裙,看起来挺漂亮的,前年进宫,那时得到当今皇上宠幸一个多月,不过就是没有怀上龙种,之后就像是被打入冷宫,连皇上的面都不能见着,争宠的机会失去,群妃也就放过她。


林春云天天独守空房,过的郁闷的日子,个中滋味只有身处深宫中的人才有体会,她回来就是要告诫林秋云要懂得抓住男人的心,不让她重蹈自己的覆辙,否则这一生就完了。


何氏问:“春云,你怎么回来了?最近皇上有去过你那里吗?”


“别说我了,我想跟秋云说说话。”说着,她拉着脸色比较难看的林秋云往她过去在林府的房间而去。


林秋云问:“大姐,你有什么话要跟我说的吗?”


“一入侯门深似海,既然你都嫁给太子了,那就接受命运的安排,目前你要做事情就是哄好太子,最好能怀上他的骨肉,那你就能在他的心目当中占有一席位置。有了骨肉之后,他的其他妃嫔想要欺负你,都要掂量掂量。”林春云语重心长地说着。


“自从那晚和太子洞房之后,我就知道我将卷入宫廷的争斗当中,我很害怕,我不知道该怎么办,那些妃子个个都凶神恶煞的模样,好像都要把我吃了才甘心。大姐,你要帮帮我,我该怎么做才行啊!”林秋云压抑了三天的话终于向人倾吐出来了。


“作为过来人,大姐告诉你,你现在唯一的资本就是你的身体,你要善于利用自己的身体,牢牢抓住太子的心,不时向太子说起那些嫔妃如何欺辱你,届时不用你出手,太子自然就会给你做主的。等你得宠之后,那些人就不敢欺负你,而且还会巴结你的。”林春云严肃地说。


林秋云点了点头,道:“嗯,我知道了,多谢大姐指教。不知道大姐最近过得怎样?”


“还不是那样,每天赏赏花,和宫女太监打打马吊,日子过得挺舒适,就是缺乏爱情的滋润。这是宫中失宠妃嫔的真实写照,其实没有了那些勾心斗角,我倒是舒心多了,免得整天提心吊胆。”说着,林春云的嘴角露出了一丝的微笑,是一种淡然,隐含着无奈之情。


林秋云听了之后便不再询问她的事情,说:“嗯,难得大姐看得开。我们一起去探望一下二姐,开导开导她吧。”


“嗯,走吧。”林春云回答。

第5章提亲风波

东宫太子妃的小坤宫大厅之上,太子妃、周侧妃、赵侧妃、郑侧妃四人汇聚一堂,她们有共同的心愿,那就是将她们所认为的狐狸精林秋云赶出东宫。


太子妃问:“各位妹妹,如今太子下令要我们封锁消息,你们有什么办法将狐狸精逐出去呢?”


郑侧妃是兵部侍郎郑兵的二女儿,她的鬼点子多,心肠也毒辣,站起来,说:“姐姐,既然我们不能去告发她,那就让别人去发现,然后再告到皇上那里去,看皇上不给她一个欺君之罪?”


“哦?让别人去发现,郑妹妹,你有什么妙计呢?”太子妃用惊喜的眼神看着长相普通、脸上化有浓妆的郑侧妃。


郑侧妃继续说:“现在外面的人都以为嫁给太子的人是林夏云,那么林秋云应该还在林府之内,而朝廷这么多公子哥,随便找几个去林府提亲,那林秋云不在林府的事情不就暴露了吗?那时就是狐狸精人头落地的时候。”


在场三人听了之后都点头,周侧妃说:“真是妙计啊!这样一来,不是我们告的密,太子就不会惩罚我们了。不过应该找谁去提亲呢?”


太子妃说:“不能是我们娘家的人,否则太子一联想就知道是我们通风报信了。晋王的第三子郭怀风今年十八岁了,尚未娶妃,要是让他知道狐狸精长得多么漂亮,他一定会去林家提亲的。”


“刑部尚书崔晨的儿子崔戊也是京城内的翩翩公子,最喜欢美丽的姑娘,可以找个人告诉他林秋云的美貌,他也会让崔尚书去提亲的。”赵侧妃坐在那里喝着茶说道。


太子妃想了想,道:“事不宜迟,就按照我们讨论的这个方法去做,本妃这就派出可靠的人去将这件事直接或者间接地告诉郭世子和崔戊。”


林秋云从林家探亲回到东宫,太子一忙完朝务就来到林秋云的房间,他现在可是离不开林秋云了,在办事处办公,他脑海里都是林秋云的样子,这副面容实在太迷人了,让人无法自拔。


林秋云虽然还不能接受太子成为她的丈夫,但是木已成舟,她一想想她大姐说的话,现在也只能尝试去了解太子,跟他多相处,希望他日的生活能过得好一些。


太子妃她们派人通知郭怀风与崔戊,这两人一听林秋云有沉鱼落雁之容,闭月羞花之貌便心动了,郭怀风则是回到晋王府向晋王郭雄提出要到林家提亲。晋王是皇上的亲弟弟,在朝中颇有权势,而他比较疼爱郭怀风,既然郭怀风看上林秋云,林秋云也没有许别人,那他便答应了郭怀风的请求。


崔戊更是在他的狐朋狗友圈内说要娶林家的林秋云,让他们羡慕。大伙都鼓励他去提亲,于是他回到崔府跟他父亲说了这事。


崔晨与林礼是同僚,若能结为亲家,那是最好不过的了,他让人准备聘礼,将要前往林家提亲了。


林府内,晋王郭雄与世子郭怀风先带着聘礼来到。林礼对他们的到来也感意外,作揖问:“不知晋王与世子来到下官府上有何贵干呢?”


晋王身穿一身紫袍,威风凛凛,颇有气势,令人敬畏。他笑了笑,道:“林大人啊!本王专门来为我这儿子求亲的,听说你家三千金长得貌美如花,人见人爱,这不,这小子看上她了,而据本王所知,她还没许人,所以来跟你攀亲戚了。”


林礼一听顿时冒出冷汗,心想:秋云已经嫁给太子了,哪有人再嫁他人,这件事处理不好,那她替嫁的事情就要暴露了,届时林家就要遭罪。


林礼赶紧说:“哦,多谢王爷的厚爱,下官的三女儿年纪还小呢,况且下官的女儿都嫁出去了,如今身边就剩下这个小女儿,下官还想留着她在什么多几年呢?所以……”


“这就是你的不对了,林大人。所谓男大当婚女大当嫁,你的女儿也不小了,都十七岁了,正好与本王的世子相配,你诸多推托,莫非是看不起本王?”晋王说着。


“不不不,下官绝对没有看不起王爷的意思。下官只是认为府内前几天才嫁走了二女儿,现在又要嫁三女儿,这未免太快了,下官没做好心理准备。这样吧,等下官的三女儿到了十八岁,王爷再来与下官谈论儿女的婚事吧。”林礼连忙说。


晋王想了想,道:“你说得也有一点道理,那这些聘礼就算是定亲了,等一年之后他们再成亲,这一年的时间内让他们培养一下感情。对了,你家秋云呢?叫她出来让本王见上一面,看看是不是和我这小子说的一样。”


林礼回答:“哦,小女今日偶感风寒,不便见人,还是请王爷他日再来吧。”


世子郭怀风说:“额,那本世子更要去探望秋云了,她身体不适,本世子很是心疼的。”说着,他想往林府后堂而去。


这时,崔晨与他的儿子崔戊带着聘礼也来到林府。崔晨看到晋王在场便作揖问候,道:“下官见过晋王,不知晋王来到林大人府上有何公干啊?”


“你没看这一大厅的聘礼吗?本王是来提亲的,崔大人好像也带着聘礼前来,莫非你家公子也看上了林大人的三千金?”晋王说。


由于晋王是皇室成员,崔晨得罪不起,支支吾吾地没回答出来。不过崔戊年轻气盛,他是一定要娶到林秋云的,他可不管别人提不提亲,他是来提亲的,怎么也得表明自己立场。崔晨说:“王爷,小侄看上林妹妹了,所以叫我爹来给我提亲。”


这话一出,世子郭怀风来到崔晨的面前,两人身高差不多,相貌一样那么英俊,都好色。郭怀风用手拍拍了崔戊的脸,道:“林秋云是本世子的,谁都不能跟本世子抢她。”


崔戊说:“哼,别用你的身份来欺压别人,现在秋云还没有出嫁,我还有机会,况且林大人也没答应你吧。”


“哼,刚刚林大人已经说了,本世子和秋云一年后成亲,你来晚了一步,请回吧。”


“不行,我想要秋云出来自己选择她未来的丈夫,林大人,请你派人叫秋云出来吧。”崔戊说着。


阅读下一章
小说截图
小说合集
虐文小说 完结的虐文小说 好看的虐文小说
虐文小说 更新:2018-06-07
这里有着2018最好看得虐文小说,各种让人意想不到而又意料之中虐心情节,让你在其中无法自拔,喜欢看虐文小说得你不要错过哦。
完结的虐文小说 更新:2018-06-07
2018年以完结得虐文小说,让你在这里一次看个痛快,各种虐心桥段,花式秀脸,喜欢看书得你不容错过哦,快来看看吧!
好看的虐文小说 更新:2018-06-07
好看得虐文小说是什么样子得呢?尽在CN阅读虐文小说推荐,这里有着超棒得虐文小说,让喜欢看虐文得你一次看个痛快。
文章速递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免责申明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0-2018 CN阅读网 ALL Right severed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