疼……


颜景艺冷吸了一口气,浑身像是被碾压过一般,微微一动,身下便传来强烈的痛感。


艰难的睁开沉重的眼皮,刺眼的光线让她又连忙闭上了眼睛,脑袋的疼痛也让颜景艺各种不舒服。


鼻间充斥着一股淡淡的香味,时不时的撩拨着她的理智。


抬手揉了揉脑袋,身体的酸痛越发严重,挣扎着起身,被子滑落,身上一凉,让她反应过来。


低头看着自己一丝不挂的身体,雪白的肌肤上青紫殷红点点,傻子也能看出昨晚欢爱的状况有多激烈。


颜景艺呆住,眼泪不断的涌出来,小脸也惨白如纸,毫无血色。


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


大脑中不断的闪过一些让她难以接受的凌乱的画面。


昨晚颜如玉给她发的短信,还有那个男的……


自己被下,药了!!!


想到这里,颜景艺面如死灰,身体不住的颤抖起来,抓着被子啊的一声嚎啕大哭。


为什么,为什么颜如玉要这么对她,为什么啊。


这么多年,她在颜家小心翼翼,战战兢兢的生活,对颜如玉这个姐姐尊敬有加,几乎是有求必应,也从来没有招惹过她,可是颜如玉为什么还要这样对自己。


就在这个时候,外面传来匆忙的脚步声,颜景艺慌了,连忙起身,跳下床去找衣服穿。


赤着脚站在地上的时候,双腿一软,差点没能站稳,下体的痛感让她几乎承受不住。


昨天自己穿的衣服已经被撕坏了,颜景艺看到地上的浴袍,慌忙捡起来套上,而此时门也被人给推开了。


进来了六七个人。


“景艺,你,你怎么能这样!你,你要气死我吗!”男人有五十岁了,穿着西装,指着颜景艺,气的脸色通红,眼里满是气愤。


“贱胚子,和你妈一样,就知道往男人床上爬!”旁边一个穿着红色旗袍的妇人不屑的啐一口,看着颜景艺眼里满是厌恶。


颜景艺听到她骂的话,眼眶瞬间就红了,紧紧地攥着着身上的浴袍,咬着唇,泪光后面有几分倔强和恨意,差点她就要喊出来她的妈妈才不是那种人。


可是,她没有勇气,没有勇气和他们作对,毕竟,他们养了自己这么多年。


“不是……都……是……误会。”颜景艺声音怯弱,眼泪不断的落下来,身子也颤抖着。


如此难堪的一幕,被他们给撞到。


“景艺!你,你怎么能这样!”突然响起男人不可置信的声音。


听到熟悉的声音,颜景艺的心一颤,猛地抬起头,就看到后面年轻的男人惨白的脸色和他受伤的目光。


“不……不是……”颜景艺急得不行,想要解释,可是什么都说不出来,只能站在那里傻傻的落泪,哽咽着说不出话来。


“臣旭哥,我们走吧,景艺可能需要自己静静。”一直默不作声的女人突然开口。


如果有媒体在,一定会疯狂的,因为这个女人,正是刚出道的当红明星颜如玉。


“走什么走!这个贱胚子干出这种事情来,简直就是丢了我们颜家的脸!说,那个野男人是谁,我们颜家的人不能就这么被白白糟蹋了!”妇人气急,上前一把抓着颜景艺的胳膊。


颜景艺吓得瞬身发抖,昨晚的事情加上如今面前的场景,大脑一片空白,只知道哭着摇头。


不是,不是,她没有干坏事,明明,明明颜如玉给她发信息说衣服脏了,要自己来给颜如玉送衣服的。


可是,可是来到后,颜景艺就……被和颜如玉一起的男人给缠住了,灌了两大杯酒,然后,然后醒来就是眼前的样子了……


对上颜景艺的目光,颜如玉一双美艳的眸子伸出有一丝内疚在闪动,不过转瞬即逝,随后移开视线,不敢和颜景艺继续对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