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景艺再次醒来的时候,周围充斥着一股淡淡的香味,很熟悉的香味,随后是天花板上挂着的很漂亮的水晶吊顶灯,简单贵气。


身下柔软的触感让她放松下来,坐起身,看到自己正躺在一张很大的大床上,盖着深灰色的被子,柔软舒适。


入目,房间里的布置也都是偏于冷色系的,看起来,像是卧室。


很简单的一个很大的卧室,但是却不难看出,这家很有钱,比起他们颜家,还要有钱。


突然身处在这么陌生的一个环境里,颜景艺有些害怕,不安孤独的感觉瞬间席卷而来,遍布全身。


想到先前发生的事情,她抱紧了被子,鼻子一酸,眼眶一红,眼泪在眼眶里打着转落下来。


“你醒了?”门口突然传来声响,颜景艺慌乱的擦去眼泪,就看到卧室门口站着一位穿着白色连衣裙的女人,女人很漂亮,就是脸色有些苍白。


她看到颜景艺醒了,随后微微笑了笑,上前摸了摸颜景艺的额头,“还好,不烧了。”


女人笑着开口,温柔的模样就像是天使一般,给颜景艺带来很大的温暖。


“还有哪里不舒服吗?”女人看着颜景艺,一双温柔的眸子关切的盯着她,声音也格外的温柔。


就好像是有神奇的魔力一般,颜景艺看着她,微微的摇头。


身上已经没有不舒服的地方了。


低头看着自己身上的衣服,是一件纯白色的连衣裙睡衣,很舒服,质地也特别好。


“是我的,没有穿过的,你放心吧,衣服也是我给你换的,你等等,我去叫少爷过来。”女人看出了颜景艺的所想,淡淡笑道,说完后,又轻声走了出去。


少爷?颜景艺坐在那里微微侧头,她说的少爷,是那天护在自己身前的男人吗?


就在颜景艺发呆的时候,有人走了进来,直到那人走到颜景艺的床边,颜景艺才反应过来,抬头看着来人,澄澈慌乱的目光毫无防备的与男人的视线相撞。


厉封川顿时愣住,很快反应过来,微微蹙眉,对上颜景艺那双清澈澄净的眸子的时候,已经如死海般的心里突然有了一丝波动。


很久很久没有见过这么干净的目光了,慌乱的模样,就像一只受惊的小白兔,所有的情绪都表现到了她的这双清眸中。


而且,这双眸子,突然勾起了他隐藏很久的一点记忆。


那个扎着双马尾抱着娃娃带着水汪汪眸子盯着自己的女娃娃。


清澈纯净,让人回味无穷。


“谢……谢谢……”颜景艺软软开口。


她的心中也是震撼的,她从未见过长得这么帅气俊美的男人,不对,是有的,小时候,记忆里的爸爸,叔叔,还有那个小叔叔,虽然已经记不大清楚他们长得什么样子了,但是,她觉得,应该都和眼前的男人差不多。


所以,颜景艺对于眼前的男人,是充满很多好感和感激的。


如果不是他突然出现,自己可能就会成为颜家的笑柄了。


想到之前发生的事情,颜景艺就感觉像是在地狱一般,如今,来到了天堂。


抓着被子的手微微用力,颜景艺咬唇,眼眶突然发红,为什么,为什么会发生那些事情,颜如玉为什么要这么做。


她的一辈子,就这么被毁了。


昨晚那个男人,到底是谁。


厉封川看出了床上的小人儿的痛苦,眸子微微眯起,没有说什么,转身走了出去。


一走出卧室,女人便焦急的迎了上来。


“少爷,老夫人过来了。”


厉封川微微蹙眉,她怎么来了?


虽然疑惑,但是厉封川也没有再迟疑,大步向着楼下走去。


来到客厅,便见白发苍苍的老太太精神抖索的坐在沙发上,脸上带着慈祥的笑容。


看起来是个和善的老太太。


只是,厉封川知道,自家这个老太太,可不是那么和善的人,可以说是个老顽童,厉封川也最怕她的唠叨了。


“奶奶,您身体不好,怎么过来了?”厉封川上前,恭敬的开口。


“没事没事,川儿啊,奶奶听说昨晚你带了个姑娘回来?”老奶奶笑眯眯的,心中一块大石头终于放下了,宝贝孙子这么多年终于带女人回家了,也就证明他不是有问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