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扫描查看手机站

小说推荐

您的位置: 首页 > 女频小说 > 古代言情

嫡女有毒:皇子靠边站
分类: 古代言情 作者: 秦雨飞飞
更新:2018-06-02 状态:完本 字数:85.61万字

简介: "携裹着杀子之仇重生的她,眉目间是潋滟的光华。 任人欺辱的嫡女霸气逆袭,手段狠辣且步步为营。 刁奴恶仆挑衅,打到服气为止。 长姐姨娘作怪,干净利落收拾。 还有美男来凑趣,送上白银十万万。 想要骗吃骗喝骗抚摸,一脚踢得靠边站!"

全文在线阅读
手机阅读

扫码在手机打开

章节目录
小说试读

第1章:孽种

“贱妇,还不快说,你肚子里的孽种是谁的?”远天翔一个巴掌狠狠的扇在宁烟的脸上,看着她倒地不起之后尤不解气,抬脚就揣在她已经怀孕九个多月的大肚之上。

肚子一下又一下的收紧,下腹有温热的液体流出,宁烟忍不住尖叫一声,全身疼的痉挛!

推门而入的宁婉锦正好看到这一幕,惊骇欲死的拉着远天翔的衣袖,急声道:“老爷,夫人要生了,产房不洁,老爷先出去吧。”

“夫人?谁是夫人,从今天起,远家没有这样水性杨花的夫人!”远天翔猩红的眸子狠狠的盯着宁烟,恨不得将她咬死,骨头也一块一块的嚼碎。

宁婉锦强忍住脸上的笑容,做出一副焦急额样子把远天翔朝外面推,而自己却留了下来。

宁烟看着狞笑着走过来的宁婉锦,恨声道:“是你对不对?”

“一直以为你是个笨的,却不想,还不算笨。”宁婉锦抬手拨弄着垂至肩部的珍珠流苏,看着疼得额头上冷汗直冒的宁烟,口中啧啧有声,道:“你是不是很想生下这个孩子?你求我啊,你求我,我就让你在这里生。”

“我求求你,让我生下这个孩子。”事到如今,什么尊严都是浮云,只要能保住她孩子的性命,就算是让宁烟以命换命,她都愿意。

听到宁烟虚弱的声音,宁婉锦尤不满意,撅着红唇摇头道:“声音太小了呢,听不见。都没有跪着呢,不诚心。”

宁烟全身的血都在往上涌,眸子也变得通红,却艰难的挪动自己的身体,跪伏在地,大声道:“我求求你……”

“哈哈哈,宁烟,你也有今天啊……不过,这才是开始而已。”看着卑微的宁烟,宁婉锦疯了一样的大笑着出去了,留下痛的只能大口大口喘气的宁烟。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宁烟才凭借着本能生下了孩子。

不是一个,是两个,一对可爱的龙凤胎。

颤抖的手拿过一旁准备好的剪刀,将脐带剪了下来。

强撑着收拾好了自己和孩子,没有来得及仔细看看这一双可爱的孩子,门就被粗鲁的打开了。

“这样都不死。”宁婉锦刻薄的声音响起,道:“好妹妹,出来吧。老爷等着你呢。“

宁烟心里掠过一抹悲凉,在两个孩子的额头分别留下一吻,整理了一下自己,顾不上才生产过不能沾地的祖训,拖着疲惫的身体走了出去。

当她苍白着脸色摇摇欲坠的站在远天翔的面前的时候,远天翔看着她的目光已经像是看着一具尸体。

“跪下!”冰冷的声音让宁烟绝望,膝盖一软就跪了下去。

他让她做什么,她就做什么,只希望她能放过自己的一双孩子。

然而,下一瞬,她看到了让她惊慌失措的一幕。

两个嬷嬷分别抱着她的孩子走了出来,脸上都带着一抹狰狞的笑容。

“你们干什么?放开我的孩子,放开……”宁烟下意识的想要起身去抱孩子,却被两个健壮的仆妇压着跪在地上不得动弹。

“启禀老爷,孽种抱来了。”宁婉锦凉薄的声音让宁烟入坠冰窖。

“不是,不是孽种。老爷,这是你的孩子,是你的孩子啊。老爷若是不信,可以滴血认亲。”宁烟泪流满面的看着远天翔,希望他能大发慈悲。

“滴血认亲?宁烟,亏你说得出口。你不知道老爷受不得伤,一旦受伤,就会血流不止吗?你好恶毒啊,为了保住这一对孽种,竟然妄想谋害老爷。”宁婉锦声色俱厉的站在宁烟面前,义正词严的对着远天翔道:“老爷,如此蛇形心肠水性杨花的女子,实在是该死!”

远天翔心中闪过一抹挣扎,随即信了宁婉锦的话,寒声道:“她是该死,不过,还有更该死的人。来人,生火盆!”

不多时,火盆生了起来,熊熊火光映着宁烟的脸,让她莫名的感到害怕。

下意识的看向远天翔,就听见远天翔冰冷的声音道:“扔进去!”

还没有等宁烟反应过来,两个小襁褓就被扔进了熊熊大火之中,顷刻间,婴儿响亮的哀啼如同带刺利刃一样的刺入宁烟的身体,再狠狠的绞动。

“不……我的孩子,不要,我的孩子……”宁烟的眼睛陡然流出血泪,疯了一样的大声叫,挣扎着想要爬过去,却被几个仆妇压在地上。

“远天翔,虎毒不食子啊。那是你的亲生的孩子,是你的啊……”杜鹃啼血一样的声音非但没有让远天翔心软,反而是换来冰冷的声音:“给我打,打到死为止!”

压着宁烟的那几个仆妇起身接过家丁递过来的棍子。

宁烟下意识的要往火盆冲过去,尽管里面的哭声已经开始微弱了。

可还没有等她站起身来,棍棒就已经将她打得趴下。

“啊……”凄厉的喊叫几乎刺破耳膜,可宁烟还是倔强的想要再爬起来。

再爬起来,再被打趴下……

打到最后,宁烟只觉得全身都失去了直觉,靠着一股意志力匍匐着蠕动,双眼定定的盯着熊熊燃烧的火盆。

火盆中已经没有了任何声音,宁烟的嗓子也已经哭哑,只剩下血泪一直流……

近了,更近了,宁烟带血的一双手伸了过去,以一种悲凉的姿态抱住火盆,如同抱着自己的孩子,可是,她的孩子再也不会哭闹,他们一动不动,蜷缩在火盆里,小小的一团,面目全非!

“远天翔,宁婉锦,如果还有来生,我一定要让你们削骨剔肉,替我孩儿偿命!”

宁烟拼着最后一口喊出这句话,随即火苗窜起,将奄奄一息的她包裹了起来。

就在这一瞬间,她的脑海中猛然浮现出许多记忆,几乎将她的脑海撑破。

宁烟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梦里火光漫天,弥漫了整个远家。宁婉锦和远天翔葬身火海,为她可怜的孩儿陪葬。而她,一身潋滟的红衣,浴火重生,携裹着睥睨天下的惊世之才重生而来。

“呵,我这是在做梦啊。”宁烟下意识的笑出了声,就听见耳边传来惊喜的声音:“小姐醒了。”

第2章:滚

宁烟沉浸在失去了孩子的悲伤之中,不愿意醒来,嘟囔道:“还是不要醒来的好,就这样睡过去……”

下一瞬,宁烟却猛然睁开了眼睛坐了起来,自己不是死了吗?那现在是在哪里?

宁烟猛然坐起的动作吓坏了身边的小霞,快步走过来道:“小姐可是受惊了?”

宁烟看着小霞,目光猛的就直了。

这是自己在娘家的贴身婢女小霞啊,分明还是十五六岁的模样。

再看看周围的摆设,分明就是自己的闺房。

“小姐,你怎么了,可不要吓奴婢啊。”小霞带着哭腔的声音并没有让宁烟动容。

不顾小霞的惊讶掀开被子冲到镜子面前,看着镜子里的自己那稚嫩的模样,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平坦的腹部,宁烟抑制不住自己内心的激动,哈哈大笑了起来。

“苍天见怜!”吐出了这四个字,宁烟脸上缓缓流出了泪水。

“小姐。”小霞小心翼翼的将宁烟扶着坐在床上,不放心的道:“小姐,你没事吧?”

“发生了什么事,我怎么睡了这么久?”宁烟擦去了眼角的泪水,目光灼灼的看着小霞。

宁烟醒过来,小霞心情很好,说话的语气也格外轻快了起来:“小姐都忘记了吗?小姐和大小姐他们去采莲,不慎掉入湖中。幸好有位公子将小姐救了起来。小姐你已经睡了两个时辰了。”

“哦,我累了,想休息。”宁烟躺在床上,目光有些空洞。

她知道,她不是不慎掉入湖中的,她是被宁婉锦推下湖的。

呵呵,真的是好得很啊。

犹记得孩子在她身体里扑腾,犹记得孩子撕裂她的身体来到这个世界的疼痛,犹记得那一对小襁褓被扔进火里的哀啼,还记得梦里那一双渣滓葬身火海……

宁烟的眸光缓缓的变得冰冷,既然老天爷让她再活一次,那她就一定要活出个人样来。

远天翔,宁婉锦……一个都跑不掉!

让他们在火海中身亡,实在是便宜他们了。

她要一点一点的折磨他们,让他们身败名裂,失去一切,再挫骨扬灰。

如此,方能消弭她的心头之恨!

嗜杀的目光在她眼眸中缓缓凝聚,再慢慢的消弭。

如今她才十四岁,一切都还来得及。

小霞服侍着宁烟睡下了才蹑手蹑脚的出去,刚一出门,眼泪就刷刷刷的流了出来。

夫人早早的就去了,留下小姐孤苦伶仃。

张姨娘把持后院,表面上十分心疼小姐,可暗地里克扣得厉害。

幸好远家不嫌弃小姐没有母亲拉拔,还愿意和小姐定亲。

如今又出了这样的事情,远家会不会因此嫌弃小姐,小霞不知道。

光是张姨娘那边,小姐就要吃足苦头了。

小霞越想越伤心,索性坐在台阶上哭了起来。

直到听见有脚步声进来,小霞才慌乱的起身抹了眼泪,抬眼就看见张氏院子里的小翠,怯生生的道:“小翠姐。”

“你家小姐出了这样的事情,你还有脸哭呢?”小翠尖酸刻薄的声音响起道:“是我呀,寻了剪子抹脖子还一干二净,索性好过活着丢人现眼。”

“小翠姐,你怎么能这样说话呢?”小霞性格懦弱,这样的反驳,已经是她的极限。

小翠抬手戳了戳小霞的额头,厉声道:“那要怎么说话?许你家小姐去勾三搭四,就不许人家说了对不对?是了,我方才说错了。就算是抹脖子也不能一干二净了。已经被男人碰过的身体,脏了府里干干净净的剪子!”

小翠的声音高亢又刻薄,直臊得小霞抬不起头来,嘴唇喏喏道:“不是这样的。”

小翠在张氏面前地位不高,冒着大太阳被支过来做事,原本就窝了一肚子火,看着小霞这畏畏缩缩的样子,越发的觉得柔弱可欺,一把拉过小霞的辫子,冷哼了一声道:“哟,胆儿肥了啊,还敢顶嘴了!”

看着小霞因为疼痛而扭曲的脸,小翠似乎不够解气,扬手一巴掌就扇在了小霞脸上,洋洋得意的道:“去,将你们家丢人现眼的小姐交出来,我们家主子有请。”

“你说谁丢人现眼?”冷不丁的一个声音冒了出来,把小翠下了一跳,只觉得一股寒气从脚底一直窜到脑门儿,让人激灵灵的打了个寒颤。

转身就看见宁烟穿着中衣站在自己面前,翻了个白眼,呵斥道:“你是鬼啊,走路都没有声音的吗?”

啪!

一个巴掌准确无误的扇在了小翠脸上,宁烟眼眸中升腾出一抹杀气,寒声道:“对主子不敬,该打!”

“你……你……”看着素日里唯唯诺诺的宁烟突然间转了性子,小翠结结巴巴的说不出话来,随即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双腿不停的瞪着,双手扯着自己的头发,哭喊道:“来人啦,杀人啦,三小姐杀人啦。”

宁烟抬脚就踢在了小翠的心窝,将她踢了个仰倒,厉声道:“你既然想死,我就成全你。”

“啊,三小姐杀人啦。”小翠被吓傻了,只会张口喊这句话,脸色煞白,嘴唇都哆嗦了。

小霞愣了片刻,冲上来抱着宁烟的胳膊,颤抖着声音道:“小姐,别打了。小翠姐可是张姨娘院子里的人。”

宁烟冷哼了一声,不带丝毫感情的道:“如此贱婢,死了倒是干净!”

宁烟说话间看见小翠脸上的巴掌印,再一脚狠狠的踢在小翠身上,踢得她打了个滚儿,痛的发抖。

“那一巴掌,是惩罚你口无遮拦。那一脚,是惩罚你以下犯上。这一脚,是替小翠讨个公道!”宁烟目光灼灼的盯着小翠,目光几欲噬人,道:“回去告诉张氏,以后没事,不要来招惹本小姐。她若安分守己,她自然可以好好的当她的管家姨娘。她若存了不该的心思,就不要怪本小姐心狠手辣!”

“滚!”宁烟抬脚又是一脚,踢在小翠的肚子上。

小翠虽然疼得麻木了却也能感觉到自己飞了起来,不偏不倚的正好落在院子门口,顷刻间昏死了过去。

第3章:初见

宁烟惊讶的看了看自己的手,醒过来之后,她还没有检查过自己的身体,不太明白力气为什么突然变得这样大。

丹田处温暖的气流在提醒宁烟,她梦里的武功盖世,不是假的。

琴棋书画诗词歌赋样样精通,也不是假的。

宁烟还处于震惊之中的时候,外头已经忙成一团。

宁烟居住的雅园原本是当家主母金氏居住的地方。

金氏病故之后,张氏为了彰显自己的贤德,依旧居住在芳华馆,并没有染指象征着后院女主人身份的雅园。

雅园处于后院的核心地段,每天往来的人十分的多。

小翠进去的时候就有不少人看到,知道又有好戏看了,都不曾离去,三三两两的聚集在不远处,等着看宁烟的笑话。

却不曾想,看到小翠如同破麻袋一样被踢得飞了出来。

那个任谁都可以欺辱的三小姐,突然就变得如同女罗刹一样的恐怖了。

和张氏亲近的下人慌乱的抬着不知生死的小翠往芳华馆报信去了。

小霞知道自家小姐这次是闯了大祸了,带着哭腔奔进屋子里,将主仆两个仅存的几两银子并一些不算值钱的珠宝首饰卷了起来。

“小姐,张姨娘出了名的护短,你这样打她的脸子,她非得扒了你的皮不可啊。”小翠匆忙的将包袱塞到宁烟的怀中,急急忙忙的将她往外推,道:“趁着现在张姨娘还没有来,小姐快逃吧,逃得远远的。”

宁烟定定的站在地上,任由小霞使出了浑身解数都没有推动,急得直掉眼泪,眼巴巴的看着往日风一吹就倒的宁烟,哭道:“小姐,你倒是走啊!再不走,就没命了!”

宁烟反问道:“这里是我的家,我能逃到哪里去呢?”

小霞微微一愣。

“去将自己梳洗干净,我宁烟的婢女,当是清爽靓丽的。”

小霞怯懦,她是从来就知道的,到底是有多大的勇气才能她将所有的家当交给自己,舍命为自己的逃跑争取时间啊。

都说傻人有傻福,小霞并不知道自己方才临危之下的举动让宁烟对她起了庇护之心。

知道张氏不会善罢甘休,宁烟索性也不休息了,准备进屋去梳洗穿戴,可刚一转身,就看见小霞呆呆愣愣的站在那边,嘴唇半张,一副吃惊的样子。

宁烟没好气的道:“干什么,见到鬼了吗?”

“不是鬼!”小霞很快反应了过来,目光尤有些呆滞的呢喃道:“是……是……”

宁烟眉心一阵疼痛,心想,这丫头怕是痴了。

她顺着小霞的眸光看见顾长卿的时候,才想起记忆中那个惊鸿一瞥就惊艳了她整个人生的人影。

一袭剪裁得体的流光锦衣恰到好处的包裹着健硕颀长的身躯,微风佛过,颇有几分纤尘不染,飘飘欲仙的感觉。

他就那样随意的站在那里,矜贵的立于墙头之上,没有一丝一毫入侵者的感觉,反而让人有了主心骨一样的心神安定。

仿佛,任何事情,只要有他,就能所向披靡。

阳光斜斜的照在他俊美的容颜之上,为他的轮廓镀上一层金边,彰显出尊贵无比的气息。

左耳上的一颗猫眼儿石,折射出耀眼的光芒,将宁烟晃得几乎睁不开眼睛。

从骨子里透出来的高贵优雅,无双风华更是让无数女子倾倒。

然,此刻的宁烟却无心欣赏,唇角微微勾了勾,略有些玩味且带着笃定的道:“顾长卿!”

顾长卿瞬间愣住了,旋即笑得灿烂,这一笑,仿若天地间的光华尽数入眼,让人无法移开视线。

下一瞬间,宁烟就闻到了顾长卿身上好闻的阳光的味道,带给刚刚从噩梦中走出来的宁烟一抹难得的温暖。

顾长卿逼近了宁烟的身边,几乎是面对面的贴着,诧异道:“你认识我?”

宁烟不着痕迹的拉开了距离,上上下下的打量着顾长卿,冷笑道:“越地流光锦,选取月圆之夜结成的蚕茧抽丝。最好的织布工也要耗时月余才能得一匹。一年仅能得十数匹。皇贵妃之子顾长卿独爱流光锦,众人皆知。猫眼儿石罕见无比,多一瞳,价值翻一番。我虽眼拙,也能认得世间绝无仅有的五瞳猫眼儿石。

宁烟这般疏离的举动让顾长卿有些错愕,寻常女子见了他巴不得能贴上来多说几句。

她倒是好了,逃得远远的,像是自己是洪水猛兽一般。

宁烟自己是不知道,自己这般如同小鹿受惊一样的表情看在顾长卿的眼睛里倒是越发可爱得紧。

宁烟如今的模样虽然还未长开,却也已经是眉眼精致,身段窈窕。顾长卿也算阅女无数,能在容貌之上超过宁烟者,倒是从未遇见。

回想起自己将她从湖里捞起来抱在怀里那一瞬间的心神荡漾,顾长卿几乎忘记了自己来的目的。

直到宁烟款款站在了顾长卿的面前,顾长卿才回过神来。

“既认识我,也省了我许多功夫。也不必逃得那么远。坐下来,说几句话。”顾长卿微微笑了笑,反客为主的坐在了院子里的石凳子上,姿态肆意洒脱,端得风流倜傥。

随手端起桌上的茶杯,轻轻嗅了嗅,眉头微不可查的皱了皱,又放下了。

宁烟将一切瞧在眼睛里,冷声道:“寒舍无好茶,倒是委屈了二皇子了。”

“无妨。”顾长卿一边说,一边探手入怀,取出一个小巧玲珑的盒子来,道:“让你的婢女去泡茶。”

宁烟素来爱茶,清冽的茶香让她的眼睛亮了亮,抬手拿过盒子,打开嗅了嗅,惊道:“青山毫尖儿!”

“有眼光。”顾长卿给了宁烟一个赞赏的笑容,看着她让小霞泡茶去了,才悠悠的道:“那你猜一猜,我此番前来,是为了什么?”

宁烟扬了扬眉,眸光中带了些许冷冽,道:“自然是为了赔偿我的损失。”

第4章:我会负责的

“是我救了你。”顾长卿眉头微皱,这个女人,怎么有点不讲道理。

宁烟瞥了顾长卿一眼,道:“以我的身手,还需要你来救?”

“以你的身手,你还会落水?”顾长卿明显的嗤之以鼻。

“示敌以弱。”宁烟优哉游哉的道。

顾长卿深吸了一口气,道:“可你晕过去了。”

“很明显是被你气晕的。”宁烟清亮的眸子中写着微怒。

“好吧!”顾长卿妥协了,认真道:“你想要什么赔偿?”

不管宁烟这个时候如何的强词夺理,可顾长卿大庭广众之下救了她的事情,的确是给她带来不小的麻烦,还有声誉上的损失。

再想着自己怀里的寒光镯在遇到宁烟之后的诡异反应,顾长卿不得不选择对宁烟低头。

“你给得起什么?”宁烟不知道顾长卿在想些什么,只是有些诧异他的干脆。

顾长卿脸色一僵,和人打交道的时候,顾长卿从来都是掌控全局的那个人。

第一次,事情的发展超过了他的想象。

鬼使神差的,就将滚烫的寒光镯摸了出来,道:“你先帮我试戴一下这个镯子。”

“寒光镯?”宁烟的瞳孔狠狠的缩了一缩,名震天下的寒光镯,上古时期流传下来的宝物。

寻常人看一眼都是奢侈,竟然让她戴。

有些狐疑的接了过来,感受着那异常滚烫的温度,诧异道:“怎么会这么烫?”

顾长卿无奈的摊了摊手,道:“不知道,救你的时候,就感觉到它不对劲,所以我才过来找你,想要你帮我解惑。”

“哦,找我帮忙,是需要付出代价的。”宁烟的眉毛扬了扬,坐地起价的看着顾长卿。顾长卿抿了一口小霞端上来的茶,点头道:“只要你能为我解惑,你可以开任何代价。“任何代价?”宁烟唇角漾起一抹嘲讽的笑,带着凄凉,声音也变得冰凉入骨,透着些许无法捕捉的飘忽,缓缓道:“纵然你是皇子,也是有无法办到的事情。说话,还是不要太满的好。”

看着这个能让自己情绪不受控制的女子,顾长卿不可思议的再次妥协,道:“我能力范围内的任何事情,都可以。”

听得顾长卿这样说,宁烟才拿起已经恢复常温的镯子带在了手腕儿上,诧异道:“别的答案给不了你。不过,尺寸刚好是我的尺寸。分毫不差,这颜色,倒是也极为衬托我的肌肤。”

果然,顾长卿看了看那一抹雪白的皓腕上的盈翠,赞赏道:“和你,很相配。”

“可惜了,不是我的。”宁烟微微笑了笑,就要伸手将镯子摘下来。

顾长卿还没有来得及阻拦,就听见宁烟吃惊道:“取不下来了!”

顾长卿心头一阵狂喜,看来,宁烟就是自己要找的人。

瞧见她那着急的样子,顾长卿便道:“寒光镯有灵,自动择主,就送予你了,算是赔偿。”

宁烟蹙眉,敏感的觉得这件事有些自己还没有弄明白的地方,本能的拒绝道:“寒光镯太贵重了,我不能收。”

顾长卿微微笑了笑,道:“来日方长,你有很长的时间将寒光镯取下来还给我。也不急于一时。不过,现在,你的麻烦好像来了。”

宁烟也听到了门外中气十足的叫嚣的声音,无奈耸了耸肩,道:“抱歉,我不能再招呼你了。我须得解决麻烦。”

如此直接的逐客令,顾长卿也不恼,反而是笑眯眯的道:“你先忙。等你忙完了,我再来找你。商量赔偿事宜。”

宁烟抬头,就撞进了顾长卿那一双流淌着温柔的眸子里,连带着顾长卿什么时候走的都不知道。

脑海里回荡着顾长卿临走的那句话:“你放心,我会负责的。”

摇了摇头,看着空荡荡的院子,若非是手腕儿上的寒光镯提醒她顾长卿曾经来过,宁烟几乎怀疑自己是在做梦。

微微笑了笑,飞快的回房间换了件衣裳,走出来的时候就看见张氏的身边的齐嬷嬷带着四个健壮的仆妇气势汹汹而来。

宁烟分明就见到齐嬷嬷进来,都没有如同往常一样卑微行礼,反而气定神闲的坐下嗑瓜子,喝茶。

齐嬷嬷的脸色当场就变了,阴阳怪气的嘲讽道:“哟,三小姐做出了这等丑事,还涨了脾气了?莫不是三小姐以为,那个会踏水无痕的公子还会神出鬼没的再救三小姐一次?”

齐嬷嬷虽然不曾亲眼看见,可也听人说了。

救了宁烟的那个公子生的眉目如画,丰神俊朗,端得一副浊世佳公子的模样。

就连大小姐那般清心寡欲的女儿家都已经动了凡心,更别说这个只会做应声虫的三小姐了。

听得齐嬷嬷这样说,宁烟唇角浮现出一抹不可察觉的微笑。

齐嬷嬷见状,认定了宁烟是动了春心了,冷哼道:“我说三小姐,你呢,就别做梦了。那样高高在上如同谪仙一样的人儿,是不会看得上你这一副要死不活的鬼样子的。如今呢,还是跟着奴婢乖乖的去张姨娘那边磕头认错。”

齐嬷嬷一边说,一边对着那四个仆妇使了个眼色。

那四个仆妇就齐刷刷的上前,对着宁烟屈膝道:“三小姐,奴婢得罪了。”

话音一落,那四个仆妇就分别从四个方向抓向宁烟的四肢,竟然是想要把她像货物一样的拎过去。

虽说是漫不经心的模样,可那快准狠的样子分明就是练家子。

而且那四个人配合默契的样子,已然不是第一次用这种屈辱的方式将宁烟抓过去芳华馆了。

“大胆!”再一次被挑衅的宁烟怒了,手掌一拍桌子,整个人就凌空旋转着飞了起来,笔直伸出去的长腿依次扫过那几个嬷嬷,将四人踢飞了去。

“好哇,这不反了天了。将她抓起来,张姨娘重重有赏!”齐嬷嬷都没有来得及思考娇娇弱弱的宁烟怎么一下子就有这样厉害的武功,就对那四个仆妇下了命令。

那四个仆妇纵横后院多年,尚且第一次遇到反抗,老脸上挂不住不说,回去了也没法儿交代。

几个人都认定自己方才是一时失手,不曾上心才会被宁烟打了个措手不及。

第5章:啪啪啪的声音

四个人相互对视了一眼,再次呈包围状攻向宁烟。

因着方才的失手,四个人都使出了浑身解数,用出了自己的看家绝学,想着一定要一击得手。

在她们看来,已经是竭尽全力了。

可看在宁烟的眼睛里,她们的速度实在是太慢了。

纤细的食指漫不经心的依次划过那四个仆妇的手腕儿,内力吞吐间,那四个仆妇的手腕儿就齐根断掉了。

“啊……”杀猪一样的叫声响彻整个雅园。

“聒噪!”宁烟稳稳的坐在椅子上,如同齐嬷嬷带人闯进来时的模样,袖子一挥,四片瓜子壳就携裹着浑厚的内劲窜入了那是个仆妇的口腔之中。

下一瞬,耳根子清净了,那四个仆妇昏倒在地,嘴依旧大张着,却是一片血红,四条舌头滚落了下来,血淋淋的可怕极了。

“啊……啊……啊……”齐嬷嬷从未见过如此血腥的场面,一时不受控制的尖叫了起来,随即死死的捂住了自己的嘴,生怕步了那几个仆妇的后尘。

看着宁烟的目光如同看见了地狱中爬上来的恶鬼一样的可怖,身子筛糠一般的颤抖着。

宁烟只是瞥了她一眼,她就膝盖一软跪在了地上,不停的叩头。

等她将舌头捋顺了才磕磕巴巴的道:“奴婢有眼无珠,冲撞了三小姐,三小姐饶命啊。”

齐嬷嬷这个时候才算是相信了方才那些下人说的,三小姐不知道是中了什么邪了,行动可恼,动辄取人性命,眼皮子都不带眨的。

回应齐嬷嬷的是宁烟嗑瓜子的“咔嚓咔嚓”的声音。

齐嬷嬷只当宁烟还在生气,狠了狠心,抬手就给了自己一个耳刮子,道:“小姐饶命,奴婢知错。”

宁烟漫不经心的瞥了一眼齐嬷嬷已经有了一个巴掌印的老脸,煞有介事的欣赏了一番,点了点头,道:“嗯,继续。”

“啊?”齐嬷嬷有些怀疑自己的耳朵出问题了,自己都这样低声下气了,三小姐竟然还不肯放过自己吗?

可当宁烟的冰凉刺骨的眼神再次扫到齐嬷嬷身上的时候,齐嬷嬷的身子不可控制的颤抖了起来,连带着回应宁烟的时间都没有了,双手开弓,左一巴掌右一巴掌的打的不亦乐乎。

打两巴掌就停下来叩头求饶,见到宁烟没有反应又继续打。

宁烟依旧在“咔嚓咔嚓”的嗑瓜子,瓜子壳四处翻飞,吓得齐嬷嬷闭紧了嘴巴,生怕一不小心就飞了一片过来,割掉自己的舌头。

齐嬷嬷的膀子抡得很圆,巴掌甩得十分到位,一个巴掌下去,一个手掌印出来。

可那嗑瓜子的声音还是清脆入耳,听起来格外不和谐。

宁烟像是享受得很,瓜子吃的格外香甜。

小霞还在房间里的时候就听到外头的惨叫,心慌意乱之下没有听清楚,还以为是宁烟。

胡乱的将衣服套上了就冲了出来,在路上就听见“啪啪啪”的打耳光的声音,心道是宁烟受欺负了,小拳头握了起来,不管不顾的就闭着眼睛吼叫道:“放开小姐!”

可当她睁开眼睛看见眼前的情况的时候,整个人都傻掉了。

平日里不可一世的齐嬷嬷疯了一样的跪在地上扇自己的耳光,而自家小姐好端端的坐在桌边吃瓜子。

小霞表示一定是自己睁眼的方式不对,才会看到如此诡异的一幕。

狠狠的闭上了眼睛,耳畔还是“啪啪啪”的声音夹杂着“咔嚓咔嚓”的声音。

再睁眼,依旧是齐嬷嬷肿胀如同猪头的脸。

“过来!”宁烟对着小霞勾了勾手指。

齐嬷嬷这个时候已经头晕脑胀,还以为宁烟是在叫她,膝行到宁烟面前,叩头道:“谢三小姐!”

“嗯?”宁烟飞过去一个眼神,尾音上扬,带着些许询问。

齐嬷嬷睁大了肿成了一条缝的眼睛,看清楚了站在宁烟面前的小霞,方才知道是在叫小霞。

再次叩头道:“奴婢知错,三小姐饶命。”

小霞目瞪口呆的看着齐嬷嬷再一次抡起膀子不要命的扇自己的耳光,偷偷的掐了掐自己的大腿,疼得龇牙咧嘴才相信自己看到的是事实。

宁烟在心底叹了口气:如此胆小,只怕是难当大任啊。

小霞怯生生的看了看宁烟,又看了看齐嬷嬷,压低了声音小声道:“小姐,齐嬷嬷这是疯了吗?”

宁烟抬脚踢了踢齐嬷嬷,道:“回小霞的话。”

齐嬷嬷停止了扇巴掌,带着哭腔道:“回小霞姑娘,奴婢冲撞了三小姐,自知死罪,求三小姐饶命。”

小霞倒吸了一口凉气,不可思议的看着自家小姐。

“嗯?”宁烟再次瞪了齐嬷嬷一眼,然后小霞又听见了“啪啪啪”的声音。

“小姐,齐嬷嬷是张姨娘身边的老嬷嬷了,最得力的嬷嬷,只怕是不合适。”看着自家小姐这样威风,小霞心里是高兴的。

高兴之余又有些担心,不管是小翠还是齐嬷嬷,总归只是奴才。

小姐身为嫡小姐,能拿出嫡小姐的做派来发落她们也是好的。

好叫她们知道,以后不能随随便便的欺负自家小姐。

张姨娘的护短,也是出了名的。

到时候,只怕是很难善了。

宁烟瞥了小霞一眼,心想,这丫头的胆子太小了,必须给她破胆。

抬脚踢了踢齐嬷嬷,道:“停下。”

齐嬷嬷如蒙大赦一样的叩头谢恩,匍匐在地的模样像极了一只哈巴狗。

“小霞,平日里你犯了错,齐嬷嬷都是怎么惩罚你的?”宁烟的声音带着不容置疑的威严,不容许小霞不回答。

“扇耳光,用藤条抽……”小霞老老实实的掰着手指头数出了七八种,才有些泄气的道:“小姐,没有了。”

小霞无辜的样子让宁烟莞尔,对着齐嬷嬷努了努嘴,道:“去,扇她。她平日里是怎么惩罚你的,你如今就怎么打回来!”

“奴婢不敢!”小霞这句话回的十分迅捷。

宁烟板着一张脸,故作严肃的道:“你若不敢,那就滚出雅园,不要再回来了!”

阅读下一章
小说截图
小说合集
好看的古言小说 完结的古言小说 古言小说
好看的古言小说 更新:2018-06-04
今天小编就给广大书友们推荐古言类的小说大全,让你可以看到最新最热门的古言类的小说,感兴趣的朋友们快来看吧!
完结的古言小说 更新:2018-06-04
高质量的古言小说尽在CN阅读,在这里有着许许多多的高质量古言类的小说,让你能够一次性看个够,看个爽,喜欢的朋友不要错过哦。
古言小说 更新:2018-06-04
古言小说大全,让你在CN阅读一次看个痛快,在这里有着超棒的古言小说大全,海量的古言小说任你挑选,有兴趣的朋友们快来看看吧!
文章速递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免责申明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0-2018 CN阅读网 ALL Right severed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