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烟沉浸在失去了孩子的悲伤之中,不愿意醒来,嘟囔道:“还是不要醒来的好,就这样睡过去……”

下一瞬,宁烟却猛然睁开了眼睛坐了起来,自己不是死了吗?那现在是在哪里?

宁烟猛然坐起的动作吓坏了身边的小霞,快步走过来道:“小姐可是受惊了?”

宁烟看着小霞,目光猛的就直了。

这是自己在娘家的贴身婢女小霞啊,分明还是十五六岁的模样。

再看看周围的摆设,分明就是自己的闺房。

“小姐,你怎么了,可不要吓奴婢啊。”小霞带着哭腔的声音并没有让宁烟动容。

不顾小霞的惊讶掀开被子冲到镜子面前,看着镜子里的自己那稚嫩的模样,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平坦的腹部,宁烟抑制不住自己内心的激动,哈哈大笑了起来。

“苍天见怜!”吐出了这四个字,宁烟脸上缓缓流出了泪水。

“小姐。”小霞小心翼翼的将宁烟扶着坐在床上,不放心的道:“小姐,你没事吧?”

“发生了什么事,我怎么睡了这么久?”宁烟擦去了眼角的泪水,目光灼灼的看着小霞。

宁烟醒过来,小霞心情很好,说话的语气也格外轻快了起来:“小姐都忘记了吗?小姐和大小姐他们去采莲,不慎掉入湖中。幸好有位公子将小姐救了起来。小姐你已经睡了两个时辰了。”

“哦,我累了,想休息。”宁烟躺在床上,目光有些空洞。

她知道,她不是不慎掉入湖中的,她是被宁婉锦推下湖的。

呵呵,真的是好得很啊。

犹记得孩子在她身体里扑腾,犹记得孩子撕裂她的身体来到这个世界的疼痛,犹记得那一对小襁褓被扔进火里的哀啼,还记得梦里那一双渣滓葬身火海……

宁烟的眸光缓缓的变得冰冷,既然老天爷让她再活一次,那她就一定要活出个人样来。

远天翔,宁婉锦……一个都跑不掉!

让他们在火海中身亡,实在是便宜他们了。

她要一点一点的折磨他们,让他们身败名裂,失去一切,再挫骨扬灰。

如此,方能消弭她的心头之恨!

嗜杀的目光在她眼眸中缓缓凝聚,再慢慢的消弭。

如今她才十四岁,一切都还来得及。

小霞服侍着宁烟睡下了才蹑手蹑脚的出去,刚一出门,眼泪就刷刷刷的流了出来。

夫人早早的就去了,留下小姐孤苦伶仃。

张姨娘把持后院,表面上十分心疼小姐,可暗地里克扣得厉害。

幸好远家不嫌弃小姐没有母亲拉拔,还愿意和小姐定亲。

如今又出了这样的事情,远家会不会因此嫌弃小姐,小霞不知道。

光是张姨娘那边,小姐就要吃足苦头了。

小霞越想越伤心,索性坐在台阶上哭了起来。

直到听见有脚步声进来,小霞才慌乱的起身抹了眼泪,抬眼就看见张氏院子里的小翠,怯生生的道:“小翠姐。”

“你家小姐出了这样的事情,你还有脸哭呢?”小翠尖酸刻薄的声音响起道:“是我呀,寻了剪子抹脖子还一干二净,索性好过活着丢人现眼。”

“小翠姐,你怎么能这样说话呢?”小霞性格懦弱,这样的反驳,已经是她的极限。

小翠抬手戳了戳小霞的额头,厉声道:“那要怎么说话?许你家小姐去勾三搭四,就不许人家说了对不对?是了,我方才说错了。就算是抹脖子也不能一干二净了。已经被男人碰过的身体,脏了府里干干净净的剪子!”

小翠的声音高亢又刻薄,直臊得小霞抬不起头来,嘴唇喏喏道:“不是这样的。”

小翠在张氏面前地位不高,冒着大太阳被支过来做事,原本就窝了一肚子火,看着小霞这畏畏缩缩的样子,越发的觉得柔弱可欺,一把拉过小霞的辫子,冷哼了一声道:“哟,胆儿肥了啊,还敢顶嘴了!”

看着小霞因为疼痛而扭曲的脸,小翠似乎不够解气,扬手一巴掌就扇在了小霞脸上,洋洋得意的道:“去,将你们家丢人现眼的小姐交出来,我们家主子有请。”

“你说谁丢人现眼?”冷不丁的一个声音冒了出来,把小翠下了一跳,只觉得一股寒气从脚底一直窜到脑门儿,让人激灵灵的打了个寒颤。

转身就看见宁烟穿着中衣站在自己面前,翻了个白眼,呵斥道:“你是鬼啊,走路都没有声音的吗?”

啪!

一个巴掌准确无误的扇在了小翠脸上,宁烟眼眸中升腾出一抹杀气,寒声道:“对主子不敬,该打!”

“你……你……”看着素日里唯唯诺诺的宁烟突然间转了性子,小翠结结巴巴的说不出话来,随即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双腿不停的瞪着,双手扯着自己的头发,哭喊道:“来人啦,杀人啦,三小姐杀人啦。”

宁烟抬脚就踢在了小翠的心窝,将她踢了个仰倒,厉声道:“你既然想死,我就成全你。”

“啊,三小姐杀人啦。”小翠被吓傻了,只会张口喊这句话,脸色煞白,嘴唇都哆嗦了。

小霞愣了片刻,冲上来抱着宁烟的胳膊,颤抖着声音道:“小姐,别打了。小翠姐可是张姨娘院子里的人。”

宁烟冷哼了一声,不带丝毫感情的道:“如此贱婢,死了倒是干净!”

宁烟说话间看见小翠脸上的巴掌印,再一脚狠狠的踢在小翠身上,踢得她打了个滚儿,痛的发抖。

“那一巴掌,是惩罚你口无遮拦。那一脚,是惩罚你以下犯上。这一脚,是替小翠讨个公道!”宁烟目光灼灼的盯着小翠,目光几欲噬人,道:“回去告诉张氏,以后没事,不要来招惹本小姐。她若安分守己,她自然可以好好的当她的管家姨娘。她若存了不该的心思,就不要怪本小姐心狠手辣!”

“滚!”宁烟抬脚又是一脚,踢在小翠的肚子上。

小翠虽然疼得麻木了却也能感觉到自己飞了起来,不偏不倚的正好落在院子门口,顷刻间昏死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