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烟惊讶的看了看自己的手,醒过来之后,她还没有检查过自己的身体,不太明白力气为什么突然变得这样大。

丹田处温暖的气流在提醒宁烟,她梦里的武功盖世,不是假的。

琴棋书画诗词歌赋样样精通,也不是假的。

宁烟还处于震惊之中的时候,外头已经忙成一团。

宁烟居住的雅园原本是当家主母金氏居住的地方。

金氏病故之后,张氏为了彰显自己的贤德,依旧居住在芳华馆,并没有染指象征着后院女主人身份的雅园。

雅园处于后院的核心地段,每天往来的人十分的多。

小翠进去的时候就有不少人看到,知道又有好戏看了,都不曾离去,三三两两的聚集在不远处,等着看宁烟的笑话。

却不曾想,看到小翠如同破麻袋一样被踢得飞了出来。

那个任谁都可以欺辱的三小姐,突然就变得如同女罗刹一样的恐怖了。

和张氏亲近的下人慌乱的抬着不知生死的小翠往芳华馆报信去了。

小霞知道自家小姐这次是闯了大祸了,带着哭腔奔进屋子里,将主仆两个仅存的几两银子并一些不算值钱的珠宝首饰卷了起来。

“小姐,张姨娘出了名的护短,你这样打她的脸子,她非得扒了你的皮不可啊。”小翠匆忙的将包袱塞到宁烟的怀中,急急忙忙的将她往外推,道:“趁着现在张姨娘还没有来,小姐快逃吧,逃得远远的。”

宁烟定定的站在地上,任由小霞使出了浑身解数都没有推动,急得直掉眼泪,眼巴巴的看着往日风一吹就倒的宁烟,哭道:“小姐,你倒是走啊!再不走,就没命了!”

宁烟反问道:“这里是我的家,我能逃到哪里去呢?”

小霞微微一愣。

“去将自己梳洗干净,我宁烟的婢女,当是清爽靓丽的。”

小霞怯懦,她是从来就知道的,到底是有多大的勇气才能她将所有的家当交给自己,舍命为自己的逃跑争取时间啊。

都说傻人有傻福,小霞并不知道自己方才临危之下的举动让宁烟对她起了庇护之心。

知道张氏不会善罢甘休,宁烟索性也不休息了,准备进屋去梳洗穿戴,可刚一转身,就看见小霞呆呆愣愣的站在那边,嘴唇半张,一副吃惊的样子。

宁烟没好气的道:“干什么,见到鬼了吗?”

“不是鬼!”小霞很快反应了过来,目光尤有些呆滞的呢喃道:“是……是……”

宁烟眉心一阵疼痛,心想,这丫头怕是痴了。

她顺着小霞的眸光看见顾长卿的时候,才想起记忆中那个惊鸿一瞥就惊艳了她整个人生的人影。

一袭剪裁得体的流光锦衣恰到好处的包裹着健硕颀长的身躯,微风佛过,颇有几分纤尘不染,飘飘欲仙的感觉。

他就那样随意的站在那里,矜贵的立于墙头之上,没有一丝一毫入侵者的感觉,反而让人有了主心骨一样的心神安定。

仿佛,任何事情,只要有他,就能所向披靡。

阳光斜斜的照在他俊美的容颜之上,为他的轮廓镀上一层金边,彰显出尊贵无比的气息。

左耳上的一颗猫眼儿石,折射出耀眼的光芒,将宁烟晃得几乎睁不开眼睛。

从骨子里透出来的高贵优雅,无双风华更是让无数女子倾倒。

然,此刻的宁烟却无心欣赏,唇角微微勾了勾,略有些玩味且带着笃定的道:“顾长卿!”

顾长卿瞬间愣住了,旋即笑得灿烂,这一笑,仿若天地间的光华尽数入眼,让人无法移开视线。

下一瞬间,宁烟就闻到了顾长卿身上好闻的阳光的味道,带给刚刚从噩梦中走出来的宁烟一抹难得的温暖。

顾长卿逼近了宁烟的身边,几乎是面对面的贴着,诧异道:“你认识我?”

宁烟不着痕迹的拉开了距离,上上下下的打量着顾长卿,冷笑道:“越地流光锦,选取月圆之夜结成的蚕茧抽丝。最好的织布工也要耗时月余才能得一匹。一年仅能得十数匹。皇贵妃之子顾长卿独爱流光锦,众人皆知。猫眼儿石罕见无比,多一瞳,价值翻一番。我虽眼拙,也能认得世间绝无仅有的五瞳猫眼儿石。

宁烟这般疏离的举动让顾长卿有些错愕,寻常女子见了他巴不得能贴上来多说几句。

她倒是好了,逃得远远的,像是自己是洪水猛兽一般。

宁烟自己是不知道,自己这般如同小鹿受惊一样的表情看在顾长卿的眼睛里倒是越发可爱得紧。

宁烟如今的模样虽然还未长开,却也已经是眉眼精致,身段窈窕。顾长卿也算阅女无数,能在容貌之上超过宁烟者,倒是从未遇见。

回想起自己将她从湖里捞起来抱在怀里那一瞬间的心神荡漾,顾长卿几乎忘记了自己来的目的。

直到宁烟款款站在了顾长卿的面前,顾长卿才回过神来。

“既认识我,也省了我许多功夫。也不必逃得那么远。坐下来,说几句话。”顾长卿微微笑了笑,反客为主的坐在了院子里的石凳子上,姿态肆意洒脱,端得风流倜傥。

随手端起桌上的茶杯,轻轻嗅了嗅,眉头微不可查的皱了皱,又放下了。

宁烟将一切瞧在眼睛里,冷声道:“寒舍无好茶,倒是委屈了二皇子了。”

“无妨。”顾长卿一边说,一边探手入怀,取出一个小巧玲珑的盒子来,道:“让你的婢女去泡茶。”

宁烟素来爱茶,清冽的茶香让她的眼睛亮了亮,抬手拿过盒子,打开嗅了嗅,惊道:“青山毫尖儿!”

“有眼光。”顾长卿给了宁烟一个赞赏的笑容,看着她让小霞泡茶去了,才悠悠的道:“那你猜一猜,我此番前来,是为了什么?”

宁烟扬了扬眉,眸光中带了些许冷冽,道:“自然是为了赔偿我的损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