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个人相互对视了一眼,再次呈包围状攻向宁烟。

因着方才的失手,四个人都使出了浑身解数,用出了自己的看家绝学,想着一定要一击得手。

在她们看来,已经是竭尽全力了。

可看在宁烟的眼睛里,她们的速度实在是太慢了。

纤细的食指漫不经心的依次划过那四个仆妇的手腕儿,内力吞吐间,那四个仆妇的手腕儿就齐根断掉了。

“啊……”杀猪一样的叫声响彻整个雅园。

“聒噪!”宁烟稳稳的坐在椅子上,如同齐嬷嬷带人闯进来时的模样,袖子一挥,四片瓜子壳就携裹着浑厚的内劲窜入了那是个仆妇的口腔之中。

下一瞬,耳根子清净了,那四个仆妇昏倒在地,嘴依旧大张着,却是一片血红,四条舌头滚落了下来,血淋淋的可怕极了。

“啊……啊……啊……”齐嬷嬷从未见过如此血腥的场面,一时不受控制的尖叫了起来,随即死死的捂住了自己的嘴,生怕步了那几个仆妇的后尘。

看着宁烟的目光如同看见了地狱中爬上来的恶鬼一样的可怖,身子筛糠一般的颤抖着。

宁烟只是瞥了她一眼,她就膝盖一软跪在了地上,不停的叩头。

等她将舌头捋顺了才磕磕巴巴的道:“奴婢有眼无珠,冲撞了三小姐,三小姐饶命啊。”

齐嬷嬷这个时候才算是相信了方才那些下人说的,三小姐不知道是中了什么邪了,行动可恼,动辄取人性命,眼皮子都不带眨的。

回应齐嬷嬷的是宁烟嗑瓜子的“咔嚓咔嚓”的声音。

齐嬷嬷只当宁烟还在生气,狠了狠心,抬手就给了自己一个耳刮子,道:“小姐饶命,奴婢知错。”

宁烟漫不经心的瞥了一眼齐嬷嬷已经有了一个巴掌印的老脸,煞有介事的欣赏了一番,点了点头,道:“嗯,继续。”

“啊?”齐嬷嬷有些怀疑自己的耳朵出问题了,自己都这样低声下气了,三小姐竟然还不肯放过自己吗?

可当宁烟的冰凉刺骨的眼神再次扫到齐嬷嬷身上的时候,齐嬷嬷的身子不可控制的颤抖了起来,连带着回应宁烟的时间都没有了,双手开弓,左一巴掌右一巴掌的打的不亦乐乎。

打两巴掌就停下来叩头求饶,见到宁烟没有反应又继续打。

宁烟依旧在“咔嚓咔嚓”的嗑瓜子,瓜子壳四处翻飞,吓得齐嬷嬷闭紧了嘴巴,生怕一不小心就飞了一片过来,割掉自己的舌头。

齐嬷嬷的膀子抡得很圆,巴掌甩得十分到位,一个巴掌下去,一个手掌印出来。

可那嗑瓜子的声音还是清脆入耳,听起来格外不和谐。

宁烟像是享受得很,瓜子吃的格外香甜。

小霞还在房间里的时候就听到外头的惨叫,心慌意乱之下没有听清楚,还以为是宁烟。

胡乱的将衣服套上了就冲了出来,在路上就听见“啪啪啪”的打耳光的声音,心道是宁烟受欺负了,小拳头握了起来,不管不顾的就闭着眼睛吼叫道:“放开小姐!”

可当她睁开眼睛看见眼前的情况的时候,整个人都傻掉了。

平日里不可一世的齐嬷嬷疯了一样的跪在地上扇自己的耳光,而自家小姐好端端的坐在桌边吃瓜子。

小霞表示一定是自己睁眼的方式不对,才会看到如此诡异的一幕。

狠狠的闭上了眼睛,耳畔还是“啪啪啪”的声音夹杂着“咔嚓咔嚓”的声音。

再睁眼,依旧是齐嬷嬷肿胀如同猪头的脸。

“过来!”宁烟对着小霞勾了勾手指。

齐嬷嬷这个时候已经头晕脑胀,还以为宁烟是在叫她,膝行到宁烟面前,叩头道:“谢三小姐!”

“嗯?”宁烟飞过去一个眼神,尾音上扬,带着些许询问。

齐嬷嬷睁大了肿成了一条缝的眼睛,看清楚了站在宁烟面前的小霞,方才知道是在叫小霞。

再次叩头道:“奴婢知错,三小姐饶命。”

小霞目瞪口呆的看着齐嬷嬷再一次抡起膀子不要命的扇自己的耳光,偷偷的掐了掐自己的大腿,疼得龇牙咧嘴才相信自己看到的是事实。

宁烟在心底叹了口气:如此胆小,只怕是难当大任啊。

小霞怯生生的看了看宁烟,又看了看齐嬷嬷,压低了声音小声道:“小姐,齐嬷嬷这是疯了吗?”

宁烟抬脚踢了踢齐嬷嬷,道:“回小霞的话。”

齐嬷嬷停止了扇巴掌,带着哭腔道:“回小霞姑娘,奴婢冲撞了三小姐,自知死罪,求三小姐饶命。”

小霞倒吸了一口凉气,不可思议的看着自家小姐。

“嗯?”宁烟再次瞪了齐嬷嬷一眼,然后小霞又听见了“啪啪啪”的声音。

“小姐,齐嬷嬷是张姨娘身边的老嬷嬷了,最得力的嬷嬷,只怕是不合适。”看着自家小姐这样威风,小霞心里是高兴的。

高兴之余又有些担心,不管是小翠还是齐嬷嬷,总归只是奴才。

小姐身为嫡小姐,能拿出嫡小姐的做派来发落她们也是好的。

好叫她们知道,以后不能随随便便的欺负自家小姐。

张姨娘的护短,也是出了名的。

到时候,只怕是很难善了。

宁烟瞥了小霞一眼,心想,这丫头的胆子太小了,必须给她破胆。

抬脚踢了踢齐嬷嬷,道:“停下。”

齐嬷嬷如蒙大赦一样的叩头谢恩,匍匐在地的模样像极了一只哈巴狗。

“小霞,平日里你犯了错,齐嬷嬷都是怎么惩罚你的?”宁烟的声音带着不容置疑的威严,不容许小霞不回答。

“扇耳光,用藤条抽……”小霞老老实实的掰着手指头数出了七八种,才有些泄气的道:“小姐,没有了。”

小霞无辜的样子让宁烟莞尔,对着齐嬷嬷努了努嘴,道:“去,扇她。她平日里是怎么惩罚你的,你如今就怎么打回来!”

“奴婢不敢!”小霞这句话回的十分迅捷。

宁烟板着一张脸,故作严肃的道:“你若不敢,那就滚出雅园,不要再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