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扫描查看手机站

小说推荐

您的位置: 首页 > 女频小说 > 悬疑推理

一世阴缘
分类: 悬疑推理 作者: 喜鹊
更新:2018-06-14 状态:连载中 字数:17.73万字

简介: 做为一个兼职守墓人,我只想赚赚生活费无忧无虑地过大学生活,进入社会寻找霸道总裁、高富帅,嫁入豪门过上米虫般的生活。 一场守墓彻底打乱我的计划,半途杀出的鬼王强塞鬼胎入腹直接让我从清纯的学生妹变成身怀鬼胎的奇葩娘,接着摇身一变成了鬼见鬼抢夺,道士见了驱鬼上阵争夺的大补丹。 可恨的是某鬼厚颜无耻地打着提升我灭鬼能力的幌子,逼我挖着一个又一个道士的古墓,九险一生后丢给我一本没什么卵用的道法秘籍,接着向下一个墓里前进。 悲愤的我就想问一句:你丫累么?

全文在线阅读
手机阅读

扫码在手机打开

章节目录
小说试读

第1章揍鬼

七月十四深夜,A市西城郊外豪华陵墓园,我独自一人打着手电筒在陵园里漫无目的散步,别误会,我不是闲的蛋疼的人。

我叫许萌,是名在读医科大三的学生,副业镇灵,职业听上去有点奇怪,却是份相当危险的工作,说白话点就是守墓镇邪。

明天就是鬼节,每年鬼节前夜十二点过后这片陵园闹腾的厉害,据说挪墓改名司空见惯,吓坏了不少人。不少墓主家属觉得选墓风水不好,已经迁走了很多墓。一年前,开发这片墓地的老板高新聘请我过来镇灵,今年也不例外。

“哈秋!”我打了个喷嚏,感觉身边阴风阵阵,比刚来那会儿阴冷了很多,我看了看表,还差五分钟到午夜十二点鬼门开启的时间。

我皱了下眉,挺直腰板深吸一口气,牢牢抓住手里的电筒一个突刺冲出去,以刚刚站立的地方为起点开始有次序地跑起来,经过每一座墓,让自己生来就带有的煞气充满整个陵园。

“咕咕咕……”手机设置的闹铃响起,出于个人的特殊爱好我把铃声设成了猫头鹰的叫声,听上去毛骨悚然。

我惊了一跳,知道开鬼门的时间到了,以防万一,我拿出备好的符贴在手上,然后戴上手套固定保证符纸不会意外掉落。

当我做完一切后,整个陵园突然阴风大作,吹在脸上冰彻刺骨,接着是一阵石头笨重挪动的声音,有什么东西要从地里破土而出。

我目光追着声音望去,健步如飞精准地向着左侧一座坟墓跑过去,看到移开的墓碑下冒出一颗半挂着头发的白色骷髅头,一双蛆虫蠕动的腐骨手抓着墓口边沿用力想要从里面爬出来。

第一次见到这样的情况,有些恶心。有什么东西堵在喉咙里,我觉得一阵难受,疾步跑过去赶在那东西没有爬出来前一拳打在它脑袋上,把它拍回墓里,双手快速把墓碑推回去盖住出口。

刚收拾一个不听话的死者,耳边又响起‘咯咯哒哒……’的挪动,而且声音不在一处,从四面八方传来,我迅速扫视整个陵园,惊讶地发现所有葬着死者的墓碑全都挪开,一个个腐坏程度不同的尸身全从墓里爬出来。

“我去,你们这是要开狂欢party的节奏啊!”我惊叫一声,觉得接下来会累死。

正想从最近的一只骨骼标本下手,右脚突然被什么抓住,害我差点摔倒。惊吓中赶紧低头,然后看到刚刚被我拍进墓里的家伙已经爬出了半个身子,正用腐烂的手死死抓住我的脚腕。

让我惊惧的是,那货半挂在脸上的眼睛本该失去光泽和神情,此时却瞳孔放大惊恐地瞪着我,依稀中还能看到求助。

肯定是我疯了,我感觉整个心脏都被它可怕的眼色吓飞出去,惊慌之中用力踹了它一脚,直接踢断了它的脖子,看着它的脑袋圆润地滚到一边。一双死眼彻底脱眶掉出来,落在我脚边保持着刚刚的眼神直直地看着我。

我打了个寒颤快速甩开那只手,抓住从我身边惊慌脱逃的骨架子,阴冷笑道:“老兄,外面不是你该来的地方,要么乖乖回去,要么揍你回去。你选哪个?”

骨架子一百八十度拧过头,空洞洞地眼窟窿直勾勾地看着我,最后有些卖萌地左偏头露出困惑的动作。

“我去,你丫成精了吧,连五官都没了学什么表情帝!”我抽了下眼角,拎小鸡似地把它拎到墓口,打算把它丢进去。

突然手里的家伙挣扎起来,抢起骨胳膊揍我,我吓了一跳,没想到它能挣脱禁制,因为我手里贴着符加上自身的皱气完全可以让它动不了,结果它不要命地强制挣脱,瞬间让整个身体四分五裂散落一地。

这时,我才发现有什么不对劲,错愕地抬头向四周看看,惊讶地发现睡在墓里的家伙们都疯了,像在逃避什么似的,爬出墓地后拼命想要逃离这块陵园。

地下面似乎有厉害的东西!

这个想法让我有点害怕,随手抓住一俱逃跑的尸身,右手向它头顶一拍,将它的鬼魂拖出来逼问:“说,下面出什么事了,它们为什么要逃走,而且还带着自己的尸体?”

“快走、快走,她来了!”鬼魂很害怕,瑟缩的身子抖个不停。

第2章成为女鬼的食物

“她是谁?”正逼问时,脚下突然剧烈抖动起来,我有种不好的预感,出现片刻的失神,让手里的家伙趁机穿上自己的尸体溜走了。

抖动越来越剧烈,我感觉到整个山体正在被撕裂开,地面下传出沉闷的声音,想要稳住身体越来越难,我不得不抱住一颗大树借力。

几分钟后,地面恢复平静,园里的死者全部逃走,顿时周围万籁俱寂,我出了身冷汗,紧张地听到自己的心跳加速。

突然,我听到喜乐声从山坡里面传出来,仔细辩听能分出喜庆地锣鼓声、唢呐声甚至是轻脆的铜铃声。

我很惊讶,喜乐声音越来越清晰,最后我看到一顶飘着血色红纱的轿子从山里飞出来,六角轿顶上系着精致的金色铃铛,随着夜风铃铛发出清脆地声音。

抬轿的是八个男人,他们身材十分魁梧统一穿着一水儿的红衣服,面色惨白如纸,抬着轿子走来,带出阵阵阴风迎面吹向我。

阴风打在脸上就像被人甩了刀子般疼,让我脑子清醒许多,发现那是顶喜轿,喜轿前面还有吹吹打打的送亲团。

一阵阴风刮过,喜轿上的红纱被吹起来,我看到轿中端坐着一名女子,穿着古典的喜服,描着最精致的嫁娘妆,美艳得不似人间女子,虽然她已经不是人类。

女子似乎发现我在看她,诡异地勾起红唇,笑容魅惑地向我投来目光,被她一看,全身立刻僵住不能动弹,我这才知道中了邪招,想要补救已经晚了。

接着,女子笑容变得邪气,眼睛突然变成诡异地血红色,瞬间她的脸在我眼前放大,鼻尖相接,一股阴寒之气顿时笼罩过来让我脸色惨白,瞳孔放大,很想尖叫出声。

“你有很好吃的味道!”女鬼突然伸出舌头舔了一下我的鼻尖,得出一个吃货的评价,然后回味地舔舔她的嘴角,露出惊喜的表情。

我已经快哭了,知道她没有说假话,如果我不再想办法脱身,真会被她啃得连骨头渣都不剩。

正焦急时,不远处传来笃笃马蹄声,女子不悦地挑了下柳烟眉,一把掐住我右肩飞身落进喜轿中,随手抓过丢在轿里的红纱盖头盖在头上,笑吟吟地伸出纤细食指放在红唇边说:“乖乖地别出声,我可以在吃你时给个痛快。不然……”

我打了个寒颤不作理会,怒力捕捉虚渺的煞气准备危机时刻祭出杀手锏。聚气用了很长的时间,直到外面有个声音魔魅的男鬼说话,我才成功利用煞气划伤舌头启动自学的灭鬼禁术。

嘴里充满了血腥味,有了杀手锏我安心许多,接下来只能静静等待时机。

“萦舞,终于等到我娶你的吉时了。我带了很好的聘礼过来,等你用完膳后再接你回去。”呼啦一声,眼前的红纱被人掀开,一只穿着大红喜服的古董帅男鬼飞进来,笑容温厚无害,在看到我后明显惊讶了下,“唉呀,看来你找到了更好的食物。我送的就当开胃小菜了。”

说着,男鬼丢了件东西给萦舞,出于好奇,我看了下,然后很后悔地想要擢瞎自己的眼睛。

这两只鬼太凶残了,居然连婴儿都不放过,而且还很恶趣味。我看了眼被大红绸花绑着的光身子婴儿,眼皮突突直跳,也不知道他用了什么办法让孩子乖乖睡着不哭不闹。

“不哭的东西有什么用,我向来不吃死物。”萦舞不满地挑着眉,长长的红色指甲擢在婴儿白嫩的额间,孩子立即醒过来,天生察觉危险地小家伙胡乱挥着四肢尖声哭起来。

女鬼一手掐住婴儿的脖子,一手拽着婴儿的白嫩胳膊似乎想要扯断,她很有耐性没有一下子扯断胳膊,而是变态地一点点施力,让怀里的婴儿哭声变得尖锐,听上去充满苦痛。

孩子凄惨的叫声让我已经不能再忍,飞身扑向叫萦舞的女鬼,迅速把孩子从她手里抢走,嘴里吹出一股带着血腥的煞气,煞气沾染我的血腥后化成红色尖锐的晶锥,射向她的脸。

第3章鬼吻

“该死的贱人,竟然想毁本尊的脸。”我听到萦舞的怒叫声,顾不上看她暴怒的表情,抱着孩子从喜轿里翻滚出去。

很快我摔在一块空地上,眼前突然刷过一道幽蓝光,接着身后响起炸裂声,等我回头看时,发现喜轿被劈成两半,遗憾的是那对鬼男女飞身躲开了伤害。然,最让我郁闷惊惧的是,我的杀手锏并没有什么卵用,连她一片衣角都没伤到。

要死的节奏!我不敢后想。

‘哒哒哒……’一阵急促的马蹄声从前面传来,我赶紧看过去,飘浮的幽蓝鬼火中映照出一个穿着一袭华丽黑袍的男人骑着神骏的黑马飞驰而来,他冷着一张俊秀的脸,右手指间夹着类似长鞭的幽蓝鬼鞭,刚刚那一击出自他手。

虽然他救了我,不过也不是什么好东西,身上的鬼气和戾气比另外两只都强。我不想引起他的注意,手指快速掐完诀,右手食指轻轻抹过婴儿的小嘴封住他的声音。

做完一切,我抹把冷汗,没等松口大气,眼前突然出现一双描金黑鞋和宽大的黑色衣罢,我知道是那个男人过来了。

我了嚓,他不会是来向我要感谢的吧!

惊吓之时,我默默地幽了自己一把,认真考虑了自己和他的实力差距,决定先拍他马屁让他和那对鬼女打起来,然后再寻机留走。

我抖了下身子,抬头讪笑道:“鬼兄,谢谢出手相救。等我拿到兼职费后,一定会拿顶级的香烛重重酬谢。”

男鬼笑了,勾起好看的嘴角,邪魅地盯着我说:“现在还能找到顶级的香烛?一股子商业化学味,闻着就恶心。”

呐呢!我被他的话震惊了,感情眼前的不是一只古董鬼,而且很懂现世行情。

“不过……”男鬼坏坏地笑着靠过来,咬了咬我的耳朵,吹出一口阴气浅笑道,“你可以给我另外的东西酬谢。”

鬼语入耳,我整个人都不好,直觉有阴气通过耳朵流进心脏,凉得真哆嗦。没等我反应过来,男鬼无耻地亲过来,他冰冷的嘴唇迫使我倒吸一口凉气,接着牙齿被霸道地挑开,舌头被他的舌头勾住,然后感到舌尖传来丝丝疼意,他吹出一口阴气,瞬间一股血腥味混着冷气包裹了整个口腔。

老娘守了二十多年的初吻就这么没了,令我悲愤的是,亲吻对象非人类,更悲愤地是除了疼和冷没有亲吻时该有的甜蜜。

占我便宜的男鬼露出意犹未尽地表情,诱惑地舔下性感的薄唇,笑着给我一记摸头杀说:“难得碰到一个拥有天煞孤星命盘的女人,而且还是个阴年阴月阴时出生的。你,本王要定了!乖乖等着本王英雄救美,然后做好以身相许的准备。”

许你大爷!我很想暴粗口,发现身边的男鬼浑身散出的戾气和鬼气加重,狭长的凤眼里隐着杀意,他甩动手里的鬼鞭,冷冷地盯着那对鬼男女,貌似很熟地说:“你们胆子够大嘛,设计陷害本王后,还想拿走本王的东西私奔?你们活着的时候,本王可以捏蚂蚁一般捏死你们。如今死了,本王也能让你们再死一次,彻底的灰飞烟灭。”

他的话踩中了那对鬼男女的痛处,鬼气的脸上顿时狂风暴雨起来,个个咬着牙齿狠不得冲过来咬碎他。

我不由得想给他点个赞,这丫好会拉仇恨。

“愚蠢的夜琰,多亏你的阴毒之心把我葬在极煞聚阴之地,让我修得厉鬼之道。如今的你,本尊也能捏蚂蚁一样让你灰飞烟灭。”萦舞妩媚地嗤笑夜琰,酥软的身子暧昧地贴着红衣男鬼,眼神得意地说,“何况本尊身边还有华琅在,凭我二人千年修为够你死上百次。啊,不过灰飞烟灭后什么都没有了,不能再让你死第二次,真是遗憾。”

他们太磨叽了,前朝旧仇虽然我很有兴趣,但是讲故事场景不对,我就想知道什么时候三人才能打起来,好给我机会开溜啊。

“多说无疑!”就在我心急如焚的时候,夜琰冷哼一声,动手抽那对鬼男女,幽蓝鬼鞭灵蛇游弋追着放狠话的萦舞。另我奇怪的是,他干嘛老抽女鬼的腰,而且一次比一次狠,完全无视叫化琅的男鬼。

不过这些都和我没关系,现在正是逃跑的好时机。我正收回观战的目光时,突然在萦舞凸出的肚子上停顿住。不会吧,那个女鬼竟然怀着鬼胎。

第4章诡异的报酬

太吓人了,我几乎不对夜琰怀抱赢的希望。据我搜集的文献记录,难产的孕妇死后戾气很重,一点外界因素都会让其化成厉鬼,其中若是孕妇怀着孩子惨死,戾气最重,化成厉鬼后最为难缠,而且腹中的鬼子一旦降生,她的鬼力会大增,而且她还是只有着千年道行的厉鬼。

不行,这里太危险了,我要趁早离开,一旦夜琰被那两个鬼弄死后就没有机会逃走了,只会成为女鬼的腹中餐。

我抱住婴儿,摸了摸裤袋,发现手机还在,赶紧拿出手机开启手电筒功能,晃了晃地面迅速冲向夜琰的鬼马,一手抓住缰绳翻身骑上去,还没拉动马头时陵园响起尖锐的叫声,接着听到夜琰的声音:“封住耳朵!”

感觉耳里有温热的液体流出,我摸摸耳朵,手上沾上黏糊的东西,拿到眼前一看血红一片。我顾不得自己,低头看了看怀里的婴儿,还好小家伙没事。在鬼叫声响起时,鬼马拉长了耳朵捂住了婴儿的耳朵。

我吐出一口气,抬头向夜琰看去,惊讶地看到他一鬼鞭抽开华琅,左手已成指甲尖长而锐利的鬼爪,不客气地抓向女鬼的肚子,直接废掉了整个腰段,然后血呼啦啦地扯出一个蜷缩的鬼婴。

失去孩子的萦舞绝望地尖叫:“不要,还我的鬼子!”

“做梦!它不是你能染指的东西,你不配得到它。今日我放你们一马,他日再见定让你们灰飞烟灭。”夜琰冷着脸把得到的鬼子封进一颗玉珠里,旋身飞落在鬼马上,右手勾拉过我手里的缰绳,左手环在我腰间,双腿踢了下鬼马如离玄之箭火速离开。

“夜琰,我发誓定要你灰飞烟灭,彻底消失。”身后传来萦舞怨毒的尖叫声,回头看到她和华琅紧追在身后,睚裂着眼眶面容狰狞再无半点美艳可言。

我打了个激灵催促夜琰:“快走,他们追上来了。”

夜琰不说话,只是拿着鬼鞭抽了下鬼马,鬼马发出一声嘶鸣,载着我们离开墓陵,跑了大半夜才将两只厉鬼甩掉。

经过一座河桥时鬼马慢下速度,纵身跳进河里,却没有掉进水里,而稳步地在水面上行走。

这时,我看到桥下开着一道鬼门,心中一惊知道它是想载它的主人回鬼界,但不能包括我和救来的婴儿。

“等一下,先送我们上岸。”我夺过缰绳用力一拉改变鬼马的方向,让它向岸边走去。

夜琰没有拒绝,鬼马格外听话,到了岸边后,我抱着孩子跳下去,刚落地时,骑在马背上的夜琰惨白着脸向我扑过来,直接把我压在身下。

我感到很冷并且喘不过气,就像鬼压床一样。我推了推夜琰,火大地说:“快点滚开,别让你的鬼气熏过来,很恶心的!”

夜琰没有说话,冷着眼睛看我,然后挑起一抹坏笑,拂手一挥把我怀里的孩子放到一边,接着欺身逼上来。

“你想干什么?夜琰,警告你别再过来。我知道你已经受了伤,现在我能用一根手指擢死你,信不信?”我一边说着,一边竖起右食指,眼色凶悍而坚定地威胁他。

“凭你?”他不客气嘲笑我,有着修长手指的大手瞬间化成恐怖的鬼爪,眯着眼睛说,“没有时间,本王现在就要收取报酬。”

说着,他尖尖的鬼爪在我胸前一划,直接把我的白色T恤变成开衫。我吓了一跳,立即想起他不久前说过的话。他大爷的,这只色鬼竟然真要让我以身相许。

我怒了,咬破舌头启动秘术准备给他迎头痛击,还没吹出煞气就听到他幽幽地警告:“别耍小把戏,你的秘术伤不了本王。”

“那又怎么样,伤不了你就揍你!”我丢给他不屑的眼神,挥动贴有符纸的拳头,再时不时吹一下血煞之气放放暗箭,阻止失贞。

夜琰被我的行为激怒,脸色很难看,黑袖一挥放出剧烈的阴风,吹迷我的眼睛,等我视线恢复后,他长长的鬼指已经贴在我的小腹上划拉着,一道狭长的血口露出来,我感到一丝疼痛,接着他把某个东西塞进了我的腹部里。然后用舌头暧昧地舔着划开的伤口,把流出的每滴血舔进嘴里,直到伤口愈合后才意犹未尽舔着嘴角离开。

“你……你在我身体里放了什么东西?”我气红了脸,愤怒中一把掌挥去,最后被夜琰轻轻松松闪过。

第5章身体异变

夜琰并不回答,邪气地笑着,然后翻身上马刮起一阵阴风,冲进桥下的鬼门消失。

“总有一天弄死你!”我咬着牙,暗自决定回学校后大量恶补鬼怪和道法的书籍,寻找民间捉鬼道士,偷学厉害的术法。

丢在一边的婴儿哭得厉害,我摸摸小腹确定没有伤口,后怕地走向婴儿,轻轻把他抱在怀中,低头看了看手表,发现时间不早了,要赶在天亮之前把孩子放到安全的地方。

我抱着孩子从河堤下爬上去,借着路边的灯光打量一下四周,发现自己到了陌生的地方,周围没有一处熟悉的建筑,右边不远处有公交站台,惊喜之下连忙跑过去查看路线,意外得知还在A市范围之内,现在所处位置是最边沿的六环。

37路公交会路过一家孤儿院,离现在的位置不远,我拦下一辆出租车把孩子送到孤儿院外,匆忙离开走到第三个公交站乘坐最早的一班公交准备返回学校。

公交车上配置的电视正在播放市内早间新闻,记者惊悚的声音刺激着我的耳膜,惊吓中抬头看过去,正好看到电视中正在播出昨夜我守墓的郊外陵园,画面里出现昨夜带尸出逃的尸体,它们横七竖八地倒在山脚下,场面诡异而壮观。

接着镜头转换,山体中段突然出现一个大洞,正是昨天夜里女鬼萦舞出来的地方。墓陵破坏很严重,今年的兼职费怕是要泡汤了,我垂头丧气地为飞走的钱财惋惜,突然一张放大的脸霸屏,萦舞邪魅的脸跳进眼中,她似乎能透过电视看见我的存在,诡异地裂开嘴角露出二排尖尖地牙齿邪气地说:“我会找到你,很快!”

“啊!”我惊叫一声从座位上跳起来,立即引来司机怪异的目光,我没有理会,目光直直盯着电视,看着镜头拉远映出萦舞整个身段。

她换掉昨天夜里穿过的喜娘服,穿着现下最流行的淑女装,打着一把油纸伞,伞柄下坠着一只金色铃铛,华琅立在她身边温和地笑着,右手亲密地搂着她的楚腰。

突然,华琅眼神凌厉地射过来,苍白的左手一下盖过来,如同三D逼真的视觉让我又是一惊,身体向后倒退,接着腹中一阵寒凉,肚子痉挛抽疼,体内多出一股寒彻刺骨的阴寒之气,从小腹处快速窜满四肢最后充满整个身体。

我全身发抖,咚地一下倒在车上,蜷缩着身体,双手捂住最冷的小腹,感觉体内寒气爆满正在向外泄漏。

前面的司机吓坏了,马上踩煞车把车停下,慌慌张张跑过来询问:“小姑娘,你没事吧!哈啾,怎么突然变冷了?”

司机瑟缩着身子双手互搓着胳臂蹲在我面前,伸手想扶我起来,手指刚碰到身体惊叫一声缩回去,露出见鬼的表情惊吓道:“小姑娘,你中邪了,身体没点活人气,比太平间的冻尸还硬”

尸硬化?我错愕地掐了掐胳膊,发现整胳膊已经硬化,感受不到疼痛。

可恶的夜琰,一定是他塞进腹里的东西的在作怪。我惊出一身冷汗。

“大叔,送我去医院。”我感到小腹在一点点变大,手指的触感不一样,等我低头看时,腹部已经停止变化,诡异地凸起小包,如同有五个月身孕。

我有种不祥的预感,一把抓住司机的胳膊咬着牙,口齿不利索地朝他吼叫:“快,送……我去……最近的医院。”

阅读下一章
小说截图
文章速递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免责申明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0-2018 CN阅读网 ALL Right severed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