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扫描查看手机站

小说推荐

您的位置: 首页 > 女频小说 > 古代言情

天才傻妃
分类: 古代言情 作者: 安心对阳
更新:2018-06-04 状态:连载中 字数:62.5万字

简介: " “你帮了我,我就嫁给你!”她绝美的眸子,直勾勾地望着他。成亲前十日,消息传来,她已不见踪影。“好,很好!”君少煌的眼眸中怒火渐渐隐去,嘴边显出一丝冷笑,就凭她,能逃出他的手掌心吗?他在她身上下了那么多心思,她竟然还敢逃走!就算她逃到天涯海角,也逃不出他的手掌心!"

全文在线阅读
手机阅读

扫码在手机打开

章节目录
小说试读

第一章鸳鸯锦帕

三月,正是百花争艳,春光明媚的好时节。

慕容府的后花园中,花团簇拥,五颜六色的花儿争相开放,而比花更为引人注目的,却是正在兴致勃勃地赏花游玩的两个风姿卓约的绝色女子和两位风流倜傥的少年公子。

花美,人更美,好一副冠绝天下的画卷。

说冠绝天下,那是一点也不为过,因为就算是皇宫中的御花园,恐怕也比不上慕容府中的后花园的美丽。

其中一位少年公子面似美玉,鼻若悬胆,狭长的眼眸微眯,嘴角边的优美弧度,扯出温柔的笑意,好像有着无限的吸引力,一举一动之间,流露着无尽的风流韵味,格外的引人注目。

难怪,他身边那位绝色女子总是不离他的左右了。

“野大哥……“这一声傻里傻气的叫唤似乎打破了这一切的美丽与和谐。

慕容若野眉头微皱,野大哥?这也太难听了吧!他这么一个世间少见的美男子,竟然被人叫野大哥!

这也是他讨厌见到她的原因之一……

“哎”的一声娇呼,上官灵儿像是不经意间被“绊了”了一下,整个人就歪在慕容若野的身上。

“野大哥,你在哪里?”一层层的花丛之外,再次传来了那极为不和谐的喊叫。

沙哑的声音,好像鸭子在嘎嘎叫,真的很难听!

慕容若野伸手揽过上官灵儿的腰肢,目光经过她美若桃花的脸,落到了另一边。

“慕容哥哥,我的脚受伤了,好痛。”上官灵儿一边娇声说着一边装作站不稳似的整个人都倚在慕容若野的身上。

脸上没有丝毫痛苦的表情,眼中有一种狠绝,一种期待。

“雪盈,你怎么又带这个白痴过来呀?白痴,丑八怪,本公子见到她就想吐。”上官凌飞一脸嫌恶地望着落珠羽,冲落雪盈抱怨道。

驼背,声音像鸭子叫,十八岁却只有七岁孩子的智商,这个白痴,丑八怪!

落雪盈一脸的歉意,连说道:“对不起,对不起,妹妹她是笨了点,都是我这个做姐姐的没有照顾好她……”

她的一句对不起,承认了他们对落珠羽的嫌恶,是理所当然的!

“雪盈姐姐,你来了。”慕容若然亲热地拉起落珠盈的手,笑得格外迷人,然而目光一落到落珠羽的面上,登时变了。

“你这个驼子,你过来做什么?我哥哥不会娶你这个白痴的!他要娶的人是灵儿!你看,他们可真是天生的一对!”

“是啊!慕容大哥已经说了要娶我,他不要你这个白痴,这个驼子!”上官灵儿格格地娇笑起来,半倚在慕容若野的身上。

两个人的情态,俨然一对情侣。

慕容若野是她的,就算皇上给他和落珠羽指了婚,她也要将他抢过来!这个白痴的驼子怎么配得上他?

慕容若野目光专注地观察着手中的花儿,嘴角微微扯出一丝冷冷的笑意。

很快,他就可以看到那个丑八怪一如以前一样又哭又闹的可笑模样了!

可是这回落珠羽却没有像他们所想的那样又哭又闹。

她奔到慕容若野的面前,天真的目光中闪着几分欢喜,又有些不好意思,大声说道:“野大哥,羽儿有礼物送给你!”

“礼物?”落珠羽的反应倒令这几个人颇为惊讶。

落珠羽使劲地点了点头,将藏在背后的一块锦帕塞在慕容若野的手中,说道:“野大哥,这是羽儿花了两个月绣的,送给你……”

神色间露出几分羞涩,低下了头,本来就驼的背,似乎更驼了一些。

上官灵儿鄙夷的目光望向慕容若野手中展开的锦帕,望向上面的一对鸟儿,尖声叫了起来:“这是什么?哈哈哈……”

上官凌飞、慕容若然也都奔过来,看清了锦帕,都哈哈大笑起来:“丑八怪长的丑,亏她还能绣出这么丑的东西,哈哈哈……”

笑声中充满了嘲讽、鄙夷。

落雪盈这时说道:“这是羽儿绣的鸳鸯图,为了绣这张锦帕,这两个月她几乎每天都熬夜呢!”

声音甜甜的,脸上全然是温柔的笑意。

说到鸳鸯两个字,似乎有意无意地加重了语气。

慕容若野的脸色却变得极为难看,这哪里是什么鸳鸯啊?这分明是乌鸦,不,是比乌鸦还要丑的怪鸟!

这个白痴,要送给他这个礼物,是将他比喻成乌鸦吗?

心中的怒火一级一级地上升……

“野大哥,你喜欢吗?”落珠羽吃力地仰起小脸,眼珠子中闪着天真而期盼的光芒。

在她的想法里,野大哥受到礼物一定会很开心的。

只要野大哥开心,她就开心。

慕容若野胸口的怒火继续上升着,这个白痴,弱智!他咬牙切齿。目光恶狠狠地瞪了她一眼,一甩手掌“啪”的一声就打了她一巴掌。

这个丑八怪,她自己才是乌鸦!丑的跟乌鸦一样!见了就恶心!

如果离婚期还远着,他不想太早得罪太后和皇上,他早就退婚了!

落珠羽愣住了,她不明白野大哥为什么会打她,野大哥的样子看起来很生气,她感觉不到脸颊上的痛疼,急急问道:“野大哥,你怎么了?是不是羽儿又做错了什么?野大哥你别生气,羽儿很听话的……”

上官凌飞、上官凌儿,慕容若然目光讽刺地看着落珠羽,一副看好戏的样子,看到落珠羽挨打,他们的心里不知道有多痛快。

落雪盈的眼中快速地闪过一丝狠毒,像是这时才看清了锦帕上的一对“鸳鸯”,连连歉然地说:“慕容公子,对不起,妹妹真是太笨了,竟然,竟然将鸳鸯绣成了这样……”

她始终没有说出后面的“乌鸦”两个字,因为是她告诉落珠羽,鸳鸯就是长得像乌鸦的鸟儿,她还特意画了两只很丑的乌鸦给她。

只有七岁的智商的落珠羽,当然不知道鸳鸯是长什么样子的。

“你这个丑八怪,你,你竟然说慕容大哥是乌鸦?你……“上官灵儿愤愤不平地叫道。

慕容若野面色铁青,双手用力一扯,锦帕就被撕成了两半,接着被撕成了四片,八片……全都向落珠羽的面上砸去。

落珠羽愣愣地站在那里,一脸的委屈,她实在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为什么野大哥每次见了她都这么生气呢?

眼见锦帕的碎片被风吹散了,落珠羽紧忙追了过去。

这是她送给野大哥的礼物,怎么能这样丢了呢?

可是她追得了这块,另外一块又被风吹走了。

上官灵儿,上官凌飞,慕容若然看着她徒劳无功地忙乱着的样子,都得意地哈哈大笑起来。

她的背陀得像个小老头似的,此刻的追着锦帕跑的样子,的确是够可笑的吧!

落珠羽只顾着追锦帕,一不留神就撞向上官灵儿。

“你要干什么?啊……“一边尖声叫着一边用力将落珠羽推开。

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的,落珠羽被推得撞向一边的上官凌飞。

“你这个丑八怪,被你撞到了本公子会吃不下饭,睡不着觉的!”上官凌飞眼中掠过狠毒的光芒,还没等落珠羽撞过来,就迫不及待地用力将她向慕容若然推去。

他们将落珠羽这样子推来推去,似乎从中可以获得无穷的乐趣。

慕容若然如避瘟疫一般远远地跳开了。

落雪盈伸出手想拉落珠羽,可是手却是捉在空气中的。

上官凌飞这一推的力道可不小,落珠羽扑倒在花丛中。也不知道是不是摔痛了,她趴在那里好一会儿也没有爬起来。

“该死的!这个丑八怪!”慕容若野的脸色突然大变,急急奔过去,一只大手如老鹰抓小鸡似的抓起落珠羽,扔向一边。

“本公子的天山紫葵啊,这可是本公子从天山带回来的……”他一边说着一边蹲下身,心疼地抚摸着那棵被压歪了的小小的紫色植物。

“慕容大哥,你说这叫天山紫葵吗?长得可真特别,哎,若是被那个丑八怪压死了就可惜了!“

上官灵儿和慕容若然都奔了过去,没有人往落珠羽跌落的地方看一眼。

落雪盈愣了一下,眼中闪过一丝狠毒的光芒,向落珠羽趴着的地方望了一眼,她,一动也不动地趴在那里,该不会……

眼中却有一丝期盼,奔了过去,”羽儿,羽儿……“

“这丑八怪,这是在装死么?”如果她死了,皇上那边……

上前检查了一下,落珠羽的脖子上被花刺划出了两道血痕,渗出的血竟然是黑色的,愣了愣,嘴角露出一丝笑意:“这花刺上有毒,雪盈,你快带她回去解毒吧!”

身为宫中最出色的太医之一的他,才懒得给她治呢!

夜深人静,借着月光,落雪盈推开门,目光落在床上静静地躺着的落珠羽的面上。

太医说了,落珠羽是被天山紫葵的毒刺划伤了喉部的血管,很可能就醒不来了!

不如,就让可能变成一定!

这个来历不明的妹妹,抢走了她的太多东西!父亲疼她,皇太后疼她,就连皇上也如此宠爱她!

一个驼背的白痴,凭什么?

更为可恨的是,她的脚底上有一个凤凰形的胎记,一位得道的高人曾说过,此乃是女中之凤的象征!

凤?这个字能引发人们的大多幻想了!幸好,除了她,没有人知道这个秘密。

他是那么优秀,优秀得令所有的女人都只能昂望,不敢靠近,就才貌出众如她,对他百般的讨好,他都不屑一顾!

如果她喜欢的那个男人是人中之龙,那么,只有她才配做他的凤!

落雪盈取出早就准备好的药粉,这是一种见血封喉,无色无味的毒药,只要撒一点点在她的伤口上……

就在落雪盈的手中的药粉就要撒到落珠羽的伤口上的时候,突然,床上的人儿突然动了一下,睁大了双眼。

这一双圆睁的,僵滞的,宛如厉鬼的一双眼,直直地瞪着落雪盈……

第二章扮鬼

落雪盈猛然惊退一步,手一抖,药粉纷纷落到了地上。

落珠羽的目光僵滞地瞪着她,脑中却在快速地思考着,她这是在什么地方?这个女人到底想干什么?

房间没有开灯,只有淡淡的月光,脖子的刺痛,药粉,那个女人……

气氛很诡异,甚至于恐怖……

那个女人点亮了烛台,穿着古装,面上已经没有了刚才的惊愕,而是弥漫了温柔的笑意。

“羽儿,你醒了?姐姐正想给你上药呢!”温柔动听的声音。

她是自己的姐姐?这是怎么回事?她记得,自己正要出去执行秘密任务,可是却莫名其妙地昏过去了!

身体,不是自己原来的身体,脑子中还多了很多陌生的场景,难道自己穿越了?这也太不可思议了吧?

心中惊愕,一双眼眸仍然直直地瞪视着对面的女人。能感觉到,来自哪个女人的不怀好意!

“羽儿,你醒了?你可是吓死姐姐了!”再次传来了那个女人温柔的声音。

见落珠羽迟迟不回答,那双圆睁的,僵滞的双眼更像是死人的眼睛,落雪盈定了定神。

伸手探了一下她的鼻息,没有呼吸!敢情,刚才她那一动,只是她死前的挣扎。

脸上温柔的笑意全然不见了,眼眸中闪着狠毒的光芒。

“这一天,我等很久了。”

这个女人要杀自己!

“呼”的一声,窗子外吹过来一阵夜风,将烛台吹灭了!月光照得房间中的一切若隐若现的,床边的帐幔幽幽地荡着。

那双圆睁的,僵滞的眼睛……落雪盈突然感到一股令人发抖的寒意。令人窒息的恐惧紧紧地扼紧了她的心!

当我死了是吧?那就……

“想跑?”冰冷的如同来自地狱的声音,让落雪盈硬生生地顿住了脚步,望了一眼床上的落珠羽,还是一副僵死的模样。

只是,那双圆睁的,僵滞的双眼是如此的恐怖,如同死神的眼睛。

这不得不令她相信,这是化成厉鬼的落珠羽说的。

更何况,如果落珠羽醒了,以她七岁的智商,是不可能说出这样的话的。

俗话说,不做亏心事,不怕半夜鬼敲门!可见,心虚的人是怕鬼的!

淡淡的月光中,落雪盈双腿微抖,一张脸变得惨无人色。

落珠羽更加印证了心中的猜测,这个女人三更半夜的摸到她的房间中,目的就是杀自己!

不能这么轻易放过她……

悄悄地活动了一下手脚,这副身躯虽然有些虚弱,但并不是使不上一点力气,很好……

“羽儿,妹妹,不是我害死你的,不是我……”眼看着落珠羽神情僵滞,动作僵硬地下了床,慢慢地走过来,落雪盈的浑身剧烈地颤抖起来。

月亮被遮进了云层,吹进来的冷风更大了,房间中的帐幔,帘子在愈加黑暗,恐怖的氛围中荡悠得更加厉害了!

此刻,披头散发,动作僵硬的落珠羽,的确像是一具僵尸。也难怪落雪盈吓成这样了!

“那是谁?”比起刚才的冰冷,语气似乎温柔了许多,但却带着彻骨的寒意,一种仿佛来自阴间的空洞。

落雪盈已经吓得完全没有抵抗力了!落珠羽坚硬而直挺的手掐住了她的喉咙,惨淡的月光下张开满嘴的牙齿,咬向她的脖子。

僵尸,据说会吸血的!

“啊……”一声恐怖凄厉的女人的尖叫声划破了寂静的黑夜。

“呵呵呵……”落珠羽并没有真的咬下去,而是凑在她的脖颈上,阴恻恻地笑着。

这个狠毒的女人,咬她都弄脏了她的嘴!

但这已经足以将落雪盈吓得心胆俱裂了!连续几声女人的凄厉的尖叫过后……

看着被吓得昏过去的落雪盈,伪装已经没有必要,落珠羽忍不住格格地笑了起来。

开心,真的太开心了!

门外,传来了忙乱的脚步声,敢情是刚才落雪盈的尖叫惊动了府里的人。

眼珠一转,快速的跳上床,钻进了被窝中,抱着被子偷笑着。

第一个急急冲进来的是落珠羽的贴身丫头紫月,紫月没有去扶地上的落雪盈,而是直奔床上的落珠羽,急急道:“主子……”

落珠羽装作睡着了的样子,半只眼睛半闭着露在被子外,将紫月的举动瞧在眼中,暗自道:这丫头倒是很忠心……

伸出手揉了揉眼睛,才刚刚睡醒的样子,瞧了瞧房间中忙乱的情形,突然就在床上不满地挥手踢脚:“别吵我睡觉,别吵我睡觉!让他们出去!出去!”

她的那样子,就像一个小孩子在发脾气!

在这具身躯的记忆中,她可是个只有七岁智商的弱智儿,要装得像一点才行!

刚刚醒过来的落雪盈瞧着她的样子,皱起了眉头,刚刚……

“大小姐,你没事吧?主子,她要睡觉了……”紫月过来,不吭不卑地站在那里,自有一股气势。

这赶人的话,从她口中说出来,不带半个赶字。

“没事,我只是想来看看羽儿,可能是太累了,这才昏了过去。”落雪盈的目光再次落在落珠羽的身上,暗暗的咬牙。

但是既然紫月已经下了逐客令,也只有在丫头们的搀扶下,不甘地离去。

毕竟,这可是落珠羽的房间。

房门“砰”的一声在落雪盈的身后关上了,房间里猛然传来了格格格的银铃似的愉快的笑声。

落雪盈狠绝的目光望了一眼那紧闭的房门,落珠羽,真的跟以前一样吗……

“主子,你怎么样?”紫月愕然地望着落珠羽,刚才还在发脾气,人一走,就笑成这样……呃,毕竟是孩子……

不过,看到落珠羽此刻的模样,她悬着的一颗心算是放下来了。

落珠羽直笑得上气不接下气的,缓了缓,这才说道:“紫月,你都不知道……姐姐刚才的样子有多有趣!”

一想到落雪盈被吓得魂飞魄散的样子,她就觉得很开心!

“有趣?”目光触及她满脸飞扬的神采,那双笨笨的眼眸,也不笨了,取而代之的,顾盼生辉的灵动……

“主子,你的背,你的背直了。”紫月惊喜地叫起来,激动得眼中隐隐闪着泪光。

因为驼背,主子受尽了多少白眼和嘲笑啊!太好了,现在不驼了!

落珠羽也一愣,是啊!不驼了,记忆中,她是个总被人嘲笑成丑八怪的痴呆儿。

目光一转,落到撒在地面上的药粉上,这用纸包好的药粉,没有全撒……

小心地拾了起来。

落雪盈并没有走远,房间里的笑声就像鞭子一样抽在她的心上,掖在衣襟下的手也紧了紧。

“姐姐,你刚才看见鬼了吗?”落雪盈正暗自咬牙,冷不丁落珠羽从窗户上探出一个脑袋,近距离地冲她扮了个鬼脸。

惊愕地倒退了一大步,刚才的恐怖情形,犹在眼前。

难以置信地望着落珠羽的脸,变了,变了,好像变了一个人……

之前的恐惧还萦绕心头,一股凉气从脚底直窜头顶,眼中的恨意去一闪而逝。

“大小姐刚才在主子的房间中看见鬼了?”紫月冷冷地瞪视着她,如果她在,是不会让她进来的。

她就离开一天,主子就出事了!实在太巧了吧!

深更半夜的来找主子,恐怕没好事情吧?冰冷的眼眸多了一丝质问。

“羽儿,你真会开玩笑,你的房间中怎么会有鬼呢?”脸上弥漫了温柔,极力的挤出一丝笑容,“羽儿,你没事了,姐姐就放心了!姐姐是因为太累了这才会昏倒的!”

再一次重复的解释。

落珠羽却不打算就此放过她,这样伸着脑袋讲话似乎有些吃力,她干脆爬上窗户,跳到了落雪盈的面前。

“可是姐姐那杀猪一样的叫声,却把羽儿惊醒了!”

微昂着还有些稚气的脸,微微嘟起了粉粉的小嘴,有小小的抱怨,乌溜溜的眼珠子满是迷惑。

真是无敌的天真无邪!

但是说到“杀猪”两个字,却加重了语气,说得格外的清脆响亮!

紫月一双犀利的目光,目不转睛地瞪在落雪盈的脸上。

说她的叫声像杀猪,这实在太损她大小姐的形象了!

落雪盈的脸慢慢的变得难看,但很快又隐去了所有的情绪,依然是满脸温柔的笑意。

“羽儿,别闹了!刚才是姐姐看花眼了。”

一句“别闹了”将落珠羽的话归结为孩子的胡闹,一副宽容大度的模样。

落珠羽像猫一样眯起了眼睛望着她,不知道在想什么!

眼前这一对眯成一条缝的眼眸,却再次令落雪盈不自禁地心底生寒。

变了,她的声音再也不像鸭子嘎嘎叫了,神态也变了……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难道那药物已经失效了吗?不是说一辈子都不会好的吗……

“姐姐,你的手背流血了。”

落雪盈低头一眼,手背上果然有一道血痕,另一只手迅速覆上,遮住了血痕。

“姐姐你刚才带的药还有一些,我帮你上药!”落珠羽不由分说取出一小包药粉,拉过她的手,要将药粉倒在她的伤口上。

她很想知道,这到底是什么药,同时……

“不要!”落雪盈突然脸色一变,用力一挥,就将落珠羽手中的药粉打掉了,急急地退了几步。

这反应,也太大了点!

落珠羽眼中闪过两道冷冽的光芒,怎么?这不是治伤的药吗?

“姐姐,这难道不是治伤的药吗?你刚才不是要将它倒在我脖子的伤口上吗?”

一脸的无邪,一脸的迷惑,却令落雪盈再次感到一股冷飕飕的寒气!

原来她刚才是装的,扮鬼来吓她!

紫月瞪着落雪盈的目光,也更冷更寒了!

落雪盈努力掩饰着刚才的慌乱,依然是温柔的笑意,两只手有意无意地藏在衣襟下,“羽儿,别闹了!姐姐不打扰你休息了,先回去了!”

又是三个字,将落珠羽的话全都说成了孩子的胡闹!可是紫月却听明白了!

离去的背影,有些刻意的仓促,衣襟下的手紧了紧,转身过去,刹那间变了脸,眼底的狠毒的光芒令她身边的丫头都不禁心底生寒。

第三章勾引

这是一只受伤的小白鼠,紫月迷惑不解地望着自己的主子,不知道她让自己找来一只小老鼠做什么?

落珠羽取出一个小小的黄色纸包,这才真正是落雪盈带来的那包。

虽然上面只剩下一点点的药末了,不过,这也足够……

落雪盈还以为那包可以成为她的罪证的药粉已经毁掉了呢!殊不知早已经给落珠羽掉了包。

明知道她会将毒药毁掉,却还拿出来,落珠羽才没有那么笨呢!

现在的落珠羽,已经不是以前的落珠羽了!

落珠羽小心地从纸上刮出一点药末出来,放到小白鼠腿上的伤口处,可怜的小白鼠猛地蹦了一下,就直挺挺地四脚朝天,不到五秒的时间就死了!

落珠羽的嘴角露出一丝冷冷的笑意,这个落雪盈,也太狠毒了!如果昨晚这药粉是撒在自己脖子的伤口上,那么她……

落珠羽已经被他们害死过一次了,如果不是她及时发觉了落雪盈的阴谋,这第二次的生命也剩不下来了吧?

若有所思的落珠羽,浑身散发出一种从来没有过的冷冽气息……

紫月看看死掉的小白鼠,又看看落珠羽,明白了什么。

“紫月,我受伤的事情就不要跟皇太后说了,也别让皇上知道了!”落珠羽平静地站起来,刚才那种冷冽的气息在无形中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种云淡风轻的淡然。

在只有七岁的记忆中,皇上和皇太后都很疼她的,至于原因,却找不到了。

就连自己的身世,似乎都有些朦胧,父亲落楚凡只娶了一个夫人,但是她并不是她的母亲。

以前的她,只有七岁的智商,从来都没有想过这些问题。

“紫月,外面好吵,你瞧瞧谁来了。”听得外面的脚步声,眉头微蹙,这些人,她去跟着他们的时候,他们一个个都嫌弃她,这儿她不去找他们了,他们却找来了!

紫月还有些犹豫,然而目光一触及落珠羽那平静的目光,似乎得到了某种鼓励,当下脆声道:“是,奴婢这就去!”

“等一下,以后你就不要自称奴婢了。”眉头轻蹙了一下,“用我就可以了!”

紫月一愣,她本来就是丫头,称奴婢是理所当然的,但是落珠羽那平淡温柔的语气中,却有一种不容抵抗的力量。

“是!”紫月大声答道,心下却一阵感动,不再弱智的小姐对她比以前更好了!

等紫月走了之后,落珠羽走到梳妆台前,端详着自己的样子。

早上紫月给她梳妆的时候,她已经见过自己的样子了。她最满意的是自己的眼睛了,她从来没有见过这个美的眼睛。

眉如春山,长长的睫毛,静时笨笨呆呆的,清澈透明,是无敌的无害,浅浅流转之间,却如秋水涟漪,蛊惑人心的荡漾,转动之间,却是顾盼生辉,流光溢彩。

若是那么的回眸一笑,就凭这眼睛,定能勾人心魂。

只可惜,这么美的一双眼睛下,却是一张蜡黄的,长满了大大小小的斑点的脸。

虽然脸型是及其完美的,但是这颜色,这些褐色的斑……

只能用丑来形容了……

小巧的鼻子,淡淡的红唇……

不对,总觉得有些不对,伸手摸了摸脸颊,有一种粗糙感,就像不是摸在自己的肌肤上的。

不对……

“是慕容公子他们来了!”紫月这时走了进来,说道。

瞧见落珠羽坐在梳妆镜前凝视着自己的容貌,不由一怔,主子……

落珠羽站起来,若无其事地一笑,拉过紫月的手:“走,去找他们玩去!”

紫月一愣,马上反应过来:“是,主子!”悬起来的心放了下来,原本她看到落珠羽坐在镜子前,还担心她会因为自己的容貌不开心呢!

心中却又多了另一份疑惑:主子难道一点也不记恨他们吗?还主动去找他们玩……

“你这个丑八怪……咦,真不驼了?”慕容若野身边的上官灵儿率先叫了起来,随即惊愕的脸上马上换上了无比的嘲讽和嫌恶,“就算不驼了,还是个丑八怪!见了就恶心!”

虽然这里是将军府,但是这里就他们这些人,也没什么好顾忌的。

“你……”这个上官灵儿也太嚣张了,紫月脸色一冷,正要发作。

落珠羽微微一笑,阻止了她。

如果她们还以为她会像以前一样气得发疯,或者委屈得哭,那他们就大错特错了!

“慕容公子,你是来找我……”清脆温柔的声音如粒粒珠玉落入玉盘,又如娇莺乳燕的啼鸣。

一对清幽的眼眸,直勾勾地望着慕容若野,接着道:“玩吗?”

众人都是一怔,她那嘎嘎似鸭叫的声音竟然变得如此的动听……

就连那一声及其难听的“野大哥”也改了口。

“找你玩?你这个丑八怪,你就别做梦了!”慕容若然愤愤不平地叫道。

听说这个丑八怪好了,他们不过是想来看看,没想到还是这么丑……

就算她声音好了,就算她背不驼了,就算她不再白痴了,她还是配不上她的大哥的!

“就是啊,就你这副恶心的样子,慕容大哥怎么可能会找你玩?”见慕容若野这会儿竟然没有出声,上官灵儿突然感到很焦躁,一股嫉火从心头窜了上来。

她的声音,实在变得太好听了!

但很快换上了娇媚的笑容:“你说是吧?慕容大哥。”

落珠羽半点也不生气,一双清澈无害的大眼仍然直勾勾地望着慕容若野。

将上官灵儿,上官凌飞以及慕容若然的存在都当成了空气一般。

那双眼,不笨了,不呆了,似乎有一种蛊惑人心的力量,令周围的一切都黯然失色了。

慕容若野的眼中闪过一丝异样的光芒,甚至有一刹那间的失神,别有深意地望了一眼落珠羽,转脸向着上官灵儿,吐出两个字:“是的……”

上官灵儿满心的欢喜,她就知道,慕容大哥的心的是向着她的。

然而,慕容若野接下来的话却如一盆冷水当头浇下:“本公子是来找羽儿玩的!”

“你……”看着慕容若野竟然伸手去拉那个丑八怪的手,上官灵儿不得不相信了。

满腔的妒火,满脸的忿恨,恶狠狠地望向落珠羽。

两只手,紧紧地绞在一起。

落珠羽看也不看他们一眼,与慕容若野肩并肩地走了,走了一会儿,将自己的手抽了回来。

“怎么了?”绝美的姿容下,是温柔的微笑,还有这动听的男人的声音,怪不得上官灵儿会对他如此的痴迷了!

这华丽的外表,不知道能迷倒天下多少的女子!

不过,她落珠羽不是其中之一!对于这种“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男人,她根本就不屑一顾。

“慕容公子,男女有别。”嘴角依旧是淡淡的微笑,一双眼眸,宛如秋水涟漪一般荡漾着。

刚才,要不是为了报复上官灵儿,她才不会让他碰她的手呢!

眼眸转了几转,已经奔到了湖边,蹲下身开始洗手,一丝不苟地洗着,洗了一遍又一遍,一遍又一遍,那副认真,细致的模样,好像在做一件很重要的事情似的……

“主子,不用洗了,已经干净了。”她洗了没有十遍也有八遍了吧?看着她怪异的举动,紫月还没有反应过来。

“紫月,我洗的不是手,是……晦气。”落珠羽认真地说,继续一丝不苟地洗着手,“晦气”两个字特别加重了语气,接着又淡淡道,“没有洗干净的话,我会吃不下饭,睡不着觉的!”

拖长的语气,又充满了孩子气,又小小的抱怨。

这只手,是刚刚被慕容若野拉过的……

慕容若野的脸色变得格外难看,聪明如他,怎么会不明白她的意思呢?不过他仍极力的保持着风度,面上仍然是温柔的笑意。

“羽儿,你真调皮,走,慕容哥哥带你去玩。”跟落雪盈一样,他将落珠羽的举动说成是小孩子的胡闹。

调皮?哼!昨天的事情你们竟然连提也不提了!那可是一条命啊,这件事没完没了……

又洗了一会,看见湖面上浮着几只小虫,那是水黄蜂,眼眸转了一下,已经有了主意。

在现代,他的父亲,可是有名的昆虫学家,对于各种昆虫的习性,她无一不了解。

“慕容哥哥,等等我呀!”上官灵儿死皮赖脸地跟了上来,慕容若然和上官凌飞跟在她的身后。

来得正好!落珠羽眼角的余光冷冷地掠了他们一眼。

“喂,你这个丑八怪,你在做什么?”上官灵儿一见到她,真恨不得上前将她推进水里去。

落珠羽站起身来,手里已经好了好几只水黄蜂,她冲上官灵儿微微一笑,红唇轻启:“想知道?”

手掌向上官灵儿等人慢慢地张开,那几只水黄蜂已经向他们蹦了过去。

慕容若野算是目光犀利,闪开了,但是反应迟钝的上官灵儿和慕容若然却全无知觉,甚至连上官凌飞都没有察觉。

慕容若野的眼中再次闪过一丝异色,但却保持着若无其事的神情。

“慕容公子,我们走吧!”落珠羽扔下一句温柔的话,目光一勾,转身已然走出了好几步。

慕容若野嘴边掠过一丝别有深意的微笑,看了一眼落珠羽的背影,竟然鬼使神差地跟了上去。

紫月什么也没有说,心领神会地跟在落珠羽的身边。

落珠羽的唇边,始终带着一丝笑容。

“啊……”果然,背后传来了上官灵儿等人的尖叫,“什么东西咬我……”

“好痛,我的脸怎么了?”

“落珠羽,你对我们做了什么?”上官灵儿和慕容若然的脸都被水黄蜂蜇了,高高的肿了起来。

她们跑过来,拦在落珠羽的前面,大声而愤愤地质问着。

“我有咬你吗?”落珠羽冷冷地掠了她们一眼,有一种令人惊滞的气势。

“你……”上官灵儿被咽得一句话也说不出来,眼睁睁地看着他们走远,一双眼睛,像是要喷出火来。

第四章约会

“羽儿,我们要去哪儿?”慕容若野不着痕迹地跟上了落珠羽,不知道是因为好奇还是别的什么原因。

可是落珠羽却很希望,他此刻会提退婚的事情。

可是他却没有提,落珠羽眼底掠过冷冷的光芒,唇边却漾开了一丝迷人的笑意,往一株开得正盛的杜鹃花一指:“你今晚在哪儿等我好吗?”

慕容若野一愣,毕竟,这在古代,女子约男子单独见面,似乎不合礼节吧?

该不会是她的脑子又出毛病了吧?

但是,瞧她那带着轻轻的笑意的红唇,同样带着笑意的勾人心魂的眼眸,半点也没有痴呆的情态。

眼中闪过一丝异样的光芒,温柔的语气足以融化任何一个女人的心:“不见不散!”

两道同样令人捉摸不透的目光对视,然后移开。

两个人的情态,别样的暧昧,别样的异常!

上官灵儿望着他们的样子,似乎忘记了脸上被蜇伤的痛疼,满脸的愤恨,满脸的嫉妒,眼底,无尽的恶毒……

长袖下的两只手,紧紧地绞在一起……

“这个女人,到底使用了什么妖术?哥哥竟然……”慕容若然愤愤不平地望着落珠羽。

“哥哥,你……”见慕容若野回身走过来,迎上去质问,“灵儿姐姐对你那么好,你,你竟然伤她的心。”

“我的事情,什么时候轮到你管?”慕容若野冷冷地瞪了一眼慕容若然。

落珠羽虽然已经走出了一段距离,但却将他们的谈话都听在耳中,脸上掠过一丝笑意。

她自己都没有想到,自己对慕容若野施展的“勾引术”竟然这么容易就见效。

再一次惊异于自身这一双眼睛的魅力。

“主子,你今晚真的要约慕容公子吗?”紫月不敢相信地问,主子好了之后,这一切的举动都太怪异了!

“没错!”落珠羽眼中荡着笑意,温声答道。

对于今晚即将上演的一场好戏,她很期待哦!

“可是……”紫月还有些顾虑,虽然主子和慕容公子早就有婚约,可是毕竟还没有成亲啊!

“好了,我知道你想说什么,放心了,我知道怎么做的。”落珠羽温声道。

落珠羽那双清澈明亮的眼睛似乎告诉了她一切,紫月心中的顾虑消失了,点了点头。

当晚,太阳落山不久,月亮还没有升上来。

落珠羽轻轻地将一小瓶液体的东西喷在杜鹃花上,嘴角带着一丝笑意,和紫月慢慢地走远了。

这一小瓶的液体,是采集几种花制成的,这种香气,能吸引一种有毒的飞蛾……

然后在不远处的花丛中找好了藏身之处,等待着好戏的上演。

“慕容公子真的会来吗?”紫月迷惑地问,到现在,她还不知道主子要干什么。

落珠羽“嘘”了一声,低声道:“他一定会来的,就算是翻墙,他也会来的。”

这是慕容若野的表情告诉她的,她相信,他一定会出现。

“等一会你就明白了。”为了防止紫月再度开口,落珠羽率先说道。

过了一会儿,月亮慢慢地在山的那边露出了半边脸,淡淡的月光下出现了两条人影。

是一男一女,很明显,不是慕容若野。

那个男人穿着黑色的衣袍,自他一出现,周围的气氛变得异常的肃杀,就像凝了一层冰一般。

透过昏暗的光线,落珠羽看不清那个男子的长相,但是无形中却似乎能感觉到他那好像有穿透力的目光。

不自禁地,凭住了呼吸,生怕被发觉。

心下暗暗生疑,这两个人,是谁?

“听说你的妹妹,她不傻了?”冰冷的语气中藏着某种邪恶,一种无形的压迫力。

“是的,多谢太子殿下对妹妹的关心。”

这个男人,竟然是太子,他这么晚在将军府里出现……

而那个走在他身边的女人,竟然就是落雪盈。她的语气中不敢有半分的怠慢,毕竟,这个人可不是她能得罪的。

关心?君少熙的嘴角微微上扬,若不是他得来消息,只要得到那个脚心上有个凤凰形胎记的女人,便能得天下,他才懒得费这番心思呢!

落雪盈的心中,同样有另一种想法:难道那个消息,已经传开了吗?她不能再等下去了……

“那么,她真的是你的妹妹吗?”关于这一点,他也做了秘密的调查,可是只能查到一些没有根据的传言,但这已经足以引起他的怀疑。

另外,还有一件事他一直不明白,为何皇上和皇太后都如此宠爱这个白痴。

难道,仅仅是因为她是白痴吗?事情没有这么简单吧?

落珠羽听到他们竟然说到自己的身世,凝神听着。

落雪盈心中一凛,一瞬间心中已经转过了无数念头,最后却用令人不可置疑的语气答道:“是的。她的确是我的亲妹妹。”

可真会说谎!落珠羽心中冷笑。

但不知,她为何要说谎?

“你若是敢说谎,本太子是断不会放过你的!”声音中充满了威胁,周围的空气都似乎为此冷了一冷。

好可怕的人!落珠羽暗自道,那种无形的戾气令她感到极是不舒服。

“太子多虑了,雪儿就算有十条命,也不敢欺骗太子殿下!”

落雪盈不着痕迹地掩饰着自己的情绪,她知道,在这个节眼中,她不能给太子看出半点端倪。

太子冷冷地哼了一声,眉头轻皱,暗暗握紧了拳头。

那个脚底有凤凰形图案的女人,到底在哪儿?

这可真是一件麻烦事情,虽然他是太子,但总不能去看每一个女人的脚底吧?

只是,如果实在找不到,那么就只有用这个办法了吧?

两条人影,慢慢地往前走着。

落珠羽的心不禁悬了起来,他们再往前走几步,就到了那株杜鹃花旁了!

不要再往前走了!这个可怕的男人,她可惹不起呢!

可是天不从人愿,他们偏偏,继续往前走……

落珠羽抬起头望了望天空,月亮已经升上来了。

另一边,依稀可见有一条人影轻快地走了过来,看那身影,自是慕容若野了!

看到他的出现,落珠羽刚才的担心反倒消失了,本来只约了一个的,现在一下子来了三个,很好!

一阵细微的,羽翼扇动的声音,淡淡的月光下,空中出现了一些细小的白点,快速地向着落雪盈和太子的方向飞去。

落珠羽自然明白,那些液体的气味,已经弥漫在周围的空气中了。

周围的空气又是骤然一冷,太子快速地望四面看了一下,马上就看见了另一边走过来的那条人影。

“落雪盈,你约了别人?你有种!”恶狠狠的声音令人不寒而栗。

“不,不是我……”落雪盈也看见了那边走过来的人影,连连辩解。

就是刀架在她的脖子上,她也不敢在与太子见面时约别的人来啊!

落珠羽的脸上不禁漾开了笑意,很好!比她预料中的还要有趣得多啊!接下来……

“你等着瞧!”太子冰冷而无情的声音再度响起,身影一掠,闪了两闪,一瞬间就消失在黑暗中。

落雪盈身躯一软,坐倒在地,很显然是太子的话起的作用!

淡淡的月光下,但见她的脸色惨白惨白的……

“羽儿,我来了……”慕容若野直直朝杜鹃花边的落雪盈奔去,不知道是不是太急了还是落雪盈正好坐在杜鹃花的影子下,他没有认出来,只当是落珠羽。

空中明显的传来了“唏唏嘘嘘”的声音,那些白色的会移动的点点也更多了,密密麻麻的便如织网一般。

无数的飞蛾朝他们铺天盖地地飞过来,慕容若野一惊,落雪盈惊骇地站起来。

“雪盈,怎么是你?”这时,慕容若野看清楚了她的脸,惊讶之余,语气中竟然有一点失望。

落珠羽冷笑,这个男人的变化还真大!

不过,她不会令他失望的。

那无数的飞蛾全都扑向他们,在他们所在的那一团空气中乱飞乱撞,也在他们的头上,脸上,身上到处的乱飞乱撞。

飞蛾身上的磷粉,也纷纷扬扬地落下来,落到他们的头上,脸上,身上。

“主子,你……”紫月这个时候总算明白了,一脸惊讶地望着落珠羽。

心中却是舒畅之极,主子以前总是被他们欺负,现在总算出了一口气。

眼见那两个人狼狈不堪地逃出了飞蛾的包围圈,他们的身影消失在月光下,落珠羽满意极了。

以为离开了就没有事了吗?这件事情才刚刚开始呢!

冲紫月一笑,满心的兴奋也得到了释放,“我们回去吧!明天还有好戏看的呢!”

一想到明天将会见到慕容若野和落雪盈的可能的样子,再次窃笑!

但在那突然感觉到的两道冷冽的目光下,不禁愕然,转眸四看,不见半个人影。

可是却明显感觉到那目光的存在,似乎无形中有一个人在虎视眈眈地瞪着她的感觉!

令她极端的不自在,莫名的心慌。

见鬼了,这是怎么回事?

三十六计,走为上计。

“紫月,我们回去吧!”平淡的声音掩饰着心中的不安,也是在向那个看不见的人的宣告:我不怕你!

在站起来的那一瞬间,却惊骇得“啊”的一声还没叫出口,就被一只大手紧紧地捂住了嘴巴。

在一股巨大的压迫力量下,眼眸愕然瞪大,看到一张冰冷而美得宛如艺术作品的男人的脸。

第五章进宫

那男人一手紧紧捂住她的嘴,一手用力将她往下一按。

出于本能的反抗,落珠羽猛然抬起右手手肘,狠狠击向他的胸膛!

在现在的时候,她好歹也是练过柔道的!

不知道在这古代有没有用?不过,管它有没有用呢,先打了再说。

手肘撞在他的胸膛上,发出一下沉闷的声音,那个男人竟然不避也不闪,挨了她这一下。

肩膀上的那只大手的力道却乍然大了许多,落珠羽承受不住,双腿一软就倒了下来,。

而那个男人,竟然,竟然也顺势倒在了她的身上。一只手还是紧紧地捂住她的嘴巴。

落珠羽正自又惊又怒,转眸间,猛然却看见月光下多了一条人影。

黑色的人影,还有那股肃杀,冰冷的戾气,竟然是太子去而复返!

感受到太子身上那种无形的戾气,似乎忘记了挣扎,屏住了呼吸一动也不敢动。

月光下,太子的身影无声无息地移走动着,那些团团飞舞的飞蛾似乎也感受到了那股可怕的戾气,四面乱窜着。

看着那些多得数不胜数的飞蛾,君少熙微微皱起了眉头,寒光一闪,长剑已经出鞘,似是随意一挥,一股杀气袭来,那些飞蛾便如风中的碎纸片一般纷纷飘落。

落珠羽看得目瞪口呆,这古人的武功,也太不可思议了吧?

只过了一会儿,那漫天的白色飞蛾的身影,连一只也找不到了!

看得落珠羽都不禁心疼,对于昆虫的了解,也让她对它们产生了深厚的感情……

将全部的飞蛾毙于剑下之后,太子并没有走,站在那里游目四顾,游目四顾……

落珠羽紧张得一颗心都紧了起来。

最为可恨的,还有这个压在自己身上的男人!

此刻,他们可是在同一条船上……

不知怎么的,竟然有一种近乎于“同生共死”的感觉,呸,才不是,这是趁火打劫!可恶!

又过了一会儿,太子的身影才快速地掠入了黑暗中,消失不见!

那个男人快速地从落珠羽的身上“弹”起来,冷冷地站在那里,望着太子离去的方向,也不理会落珠羽。

落珠羽爬起来,“啪”的一声甩了他一巴掌,虽然心中震慑于他浑身散发出来的几乎要将人冻僵的冰冷气息!

然而,这一巴掌非打不可!

君少煌蓦然间转过脸,落珠羽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刚刚还为太子的离去而暗暗松了一口气呢!

然而,这个男人,同样的可怕!同样的危险!

那两道目光,宛如两道利剑似的射在她的面上,好像能穿透她的身体似的!

而他的样貌,又是令人炫目的美,要说慕容若野的美,简直就不及他的百分之一!

那月光下淡淡隐现的容颜,倒不似这人世间能有的!

那双冷气凛然而又璀璨得好像聚集了日月光华的眸子,只要看一眼,就好像会被深深地吸引进去一般。

落珠羽不觉一阵发愣,在这种情形之下,不是她花痴,可是她真的感觉到大脑一阵晕眩……

等到她回过神来的时候,旁边已经空空如也,那个男人已经如同空气一样消失不见了,好像从来就没有出现过一般。

“主子,你没事吧?”紫月站在她旁边,担心地望着她。

“没事。”落珠羽一愣,还是难以相信刚才发生的事情,“紫月,刚刚是不是有个男人……”

她要确定一下,刚才是不是幻觉。

紫月揉了一下眼睛,四面看了一下,什么也没有看见,回答道:“奴……紫月没有看见啊,刚才好像看见人影一闪,然后我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落珠羽恍然,敢情,刚才紫月是给那人点了穴道了。

刚才打人的那只手掌还微微发麻呢,不是幻觉,这是真的!

可是,他到底是谁?

“主子,你真的没事吗?”见落珠羽还在发呆,紫月不禁又担心地问。

落珠羽回过神来,笑了笑:“没事,走,回去睡觉了!”

脑中却还想着刚才莫名其妙出现的那个人,那个人的样子以及他给人的感觉,太难忘了!

第二天一大早,落珠羽刚刚醒来,紫月便过来催促她进宫,说皇太后要见她。

梳妆的时候,手指轻轻地碰触着脸上的肌肤,凝视着那些难看的斑点,似乎明白了什么,嘴角掠过一丝笑意。

随后便去了皇太后的慈宁宫。

皇太后一见了她,便将她拉过来,亲热地一会摸摸她的背,一会捏捏她的肩膀,一会又看看她的面颊,脸上漾满了慈祥的笑意。

皇太后已经将近七十岁了,但是身体却还很硬朗,额角几道皱纹,看起来十分的慈祥。

“真的好了!太好了,羽儿,皇奶奶真是太高兴了。”皇太后一把将她紧紧地抱在怀中,眼中闪着激动的泪花。

落珠羽心中一阵感动,她都没有见过自己的奶奶,一直以为,只有羡慕那些有奶奶疼爱的孩子。

但是现在她却找到了一种被奶奶疼爱着的幸福感觉。

过了好一会儿,皇太后才松开她,轻轻地拭去眼角的泪水,双手扶着她的肩膀,笑开了:“瞧你皇奶奶激动的,都是因为太高兴了。”

“谢谢皇奶奶。”落珠羽乖巧而甜甜地笑着,一双眼眸,又回复了她那种无敌的纯净无邪。

皇太后又紧紧地拉着她的手,目光中闪过一种异常的光芒,但马上就隐没了:“羽儿,见到你这样,皇奶奶就放心了!对了,羽儿,以前……”

语音顿了顿,接着说:“皇奶奶让人给你准备了一些书给你解闷儿……”

旁边的宫女应声抱出一叠厚厚的书来。

落珠羽掠了一眼,登时头都大了,这些书,竟然就是古代给女子读的三从四德之类的书。

要她读这些书,简直就是要她的命啊!

可是皇太后那么疼她,又是一片好心,直接拒绝恐怕不太好啊?

“皇奶奶,你的手怎么了?”落珠羽正不知道如何拒绝的时候,猛然瞥见皇太后手背上红了一块,应该是被什么虫子咬的。

“皇奶奶,我给你涂药。”从身上取出一个小瓶子,细心地倒了一些液体出来,轻轻地涂抹在皇太后的手背上。

“真舒服啊,羽儿,这是什么药?”感受到手背上落珠羽轻柔的动作,还有那药的淡淡香气,皇太后享受地闭上了眼睛。

“好了,皇奶奶。”落珠羽动作熟练地收好小瓶子,“这只是采集一些花配置的香油,对虫子的咬伤很有效的,皇奶奶,这个就给你留着,只要不小心给虫子咬了,就涂上一点就会好的。”

谁对她好,她也就对谁好!皇太后对她这么好,她也会像对待奶奶一样对她。

“好的。羽儿真是长大了,竟然还能配置这么好的药。”皇太后眼中迅速闪过一丝异常的光芒。

依然是一脸慈祥的笑容,吩咐一边的宫女:“这些书,既然羽儿不喜欢看,那就收回去吧!”

落珠羽心中又是一阵感动,皇奶奶对她太好了,看出来了她不喜欢,连原因都没有问就顺了她的意。

这些书

阅读下一章
小说截图
小说合集
种田小说 完结的种田小说 好看的种田小说
文章速递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免责申明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0-2018 CN阅读网 ALL Right severed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