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扫描查看手机站

小说推荐

您的位置: 首页 > 女频小说 > 穿越架空

本王不是妻奴
分类: 穿越架空 作者: 北溪浅笑
更新:2018-06-12 状态:连载中 字数:193.38万字

简介: 东秦北子靖手握重兵,是个直男癌晚期患者。“沈若溪,女人就应该乖乖待在后院,本王受伤了你给本王包扎,本王中毒了你给本王解毒,舞弄权势非女子所为。”说着便默默把自己两军兵符、王府大权都给了她。王府侍卫们无语擦汗。“... ... ......

全文在线阅读
手机阅读

扫码在手机打开

章节目录
小说试读

第一章欺辱,这只癞蛤蟆

沈若溪是在一阵天旋地转中恢复知觉的,尚不知发生了什么事,脑海中忽的出现一些信息。

沈国公府小女儿沈若溪,不学无术、为人愚钝、样貌丑陋、身材肥胖、南王未婚妻。

什么玩应儿?

沈若溪暂且把这些莫名其妙的信息搁在了一边,一边回忆自己的经历,一边打量起四周。

她躺在地上,四周建筑的风格,全是古代的样子。

这是哪儿?

她是个毒师,她的私立医院面积虽然不大,但却是毒素这方面最有权威的一家医院。

她去救一个军方高层,遭遇杀手伏击,一颗炸弹丢在她脚边,砰地一声……

没有活路的!

想起这个,沈若溪心口一震。

狐疑的看着四周环境,她没死?

不对,那种爆炸不会有人生还的,她现在在哪儿?阴曹地府?枉死城?

尚未理清楚来龙去脉,耳边响起一阵嘲讽:

“哈哈哈……南王殿下,您快看看这只癞蛤蟆那傻呵呵的样子,好不好笑?”

“表哥,你怎么可以让南王殿下看这种污秽之物?”接近着一女声响起:“咱们是有身份有教养之人,不可以貌取人,哈哈哈……”

不照样笑了,说话这姑娘是在打自己脸吗?

沈若溪闻声看去,便看到一男一女站在她面前,笑的上气不接下气。

见沈若溪朝自己看过来,那女的眼中满是鄙夷:“刚刚见你一动不动,还以为把你摔死了呢。沈若溪,你的肉是有多厚啊?这么高抛下来都没有把你摔死!”

见到此女的瞬间,沈若溪脑海里顿时出现相关信息:沈国公府四小姐,她的姐姐。庶女。

随之而来便是“自己”被此女一次次欺负的画面。

沈若溪眯眼,心情复杂,不语。

她会不会是……穿越了?

她这才梳理脑海中那些莫名其妙的信息,事情大概情况是这样的:

这个地方叫龙天大陆,是个君主制度的社会。她的生母是沈国公众多妾室中的一个,生她的时候难产死了;她是沈国公府众多庶女中最小的一个,名字叫沈若溪。

沈若溪没出生的时候就有算命先生说她命中富贵,将来必定不凡。算命先生只是这么说了一句而已,却被别人多方揣测,以为她是皇后命。

因此,当今皇后亲自来求亲的,还没出生她就被指给南王做正妃。

南王北上殊,皇室的嫡子,身份尊贵的很。而南王本人更加是容貌俊美、军功累累、才华横溢,很是出类拔萃。

听起来是一门好婚事,可是……

原主小时候就长得很胖,随着年龄增长,身材也越肥胖。如今十五岁,到了该完婚的年纪了,竟然已经长到两百来斤。

沈若溪被记忆中那圆滚滚的体型给震撼的握了颗草啊!

十五岁就两百斤是什么概念?那简直是走起路来都吃力的很。

怪不得沈若溪感觉自己活动都活动不了,感情是被自己身上的脂肪压的动弹不得。

回归正题,原主这么丑不堪言的体型,南王巴不得把婚事给退了,可他又舍不得原主的皇后命格,婚事至今还在,但南王却时常唆使人教训原主。

于是乎,她占着南王未来正妃这个茅坑,那些想上茅房却没坑的姑娘,便都来攻击她了。

今日便是如此,南王约原主的嫡姐,顺带把原主也叫了出来。原主想都不想就乐呵呵的来了,结果一出来就被表哥庶妹给捆了起来,放在笼子里头当球踢。

亏得他们,踢的动吗……

沈若溪深吸一口气,一边让自己接受这诡异的穿越,艰难的爬了起来。

她这肥胖程度实在是不正常,她怀疑自己身体被动了手脚,但此时她没有时间去过问自己的身体。

目光扫视四周,果然远处还站着一男一女,那两人便是她的未婚夫南王殿下和她的嫡姐。

沈若溪还没想好要怎么应对此时的困境,方才嘲讽她是癞蛤蟆的男人先怒了:“四妹跟你说话呢,沈若溪你闭口不言是什么态度?”

上前对着沈若溪就是一脚!

四妹,就是问沈若溪怎么摔不死的那个女人。

沈若溪侧身躲,可她现在肥胖的身体,一有大动作,顿时又给跌倒了。

她的身子太重了,活动起来一点都不灵活。

必须减肥!

沈若溪心里下定决心,面上冷冷的看向踹她的男人:“表哥,我好歹也是南王未来正妃,你动手打我,是不把南王放在眼里吗?”

在这皇城帝都之中,哪怕就是平头百姓也瞧不起原主。

可真正在羞辱欺负原主的人,却全是她所谓的亲人们。此时沈若溪面前这个男人,正是沈国公府大夫人的侄子,是她名义上的表哥。

在这个礼仪礼法严苛的时代,她南王未婚妻身份,就表示她是皇家中人,是一般臣子见了都得对她行礼的存在。

出手打她,这可是对皇家的大不敬之罪,是要杀头的!

但表哥听了,丝毫不把这大不敬之罪放在心上,还不敢相信自己耳朵似的:“什么?沈若溪,你竟然真把自己当成南王殿下的正妃了?”

他哈哈大笑,鄙夷的看着沈若溪:“就你这幅尊容,给我提鞋我都嫌磕碜,还有脸惦记南王殿下。”

“听表哥这意思,是在说南王殿下不如你尊贵吗?”沈若溪冷声,一边检查自己的身体。

她体内果然有异常。

只是具体的还得详细化验一下才知道,想到这个沈若溪就蹙眉。

在这个通讯靠吼,交通靠走,照明靠煤油的时代,化验什么的,似乎还得想想办法。

表哥听了沈若溪的栽赃,顿时慌张的看了眼远处的南王,立即表情狰狞的瞪着沈若溪:“你这只臭蛤蟆,竟然敢诬陷本少爷,看老子今天打死你!”

抬手就要朝沈若溪落下来!

“你敢!”沈若溪猛地冷喝,凶的不得了!

原主若是没死,她恐怕也穿越不过来。这些人对她下手根本不留情,真让这表哥打上手了,不把她打死也得把她打成重伤。

想起这个,沈若溪心头有些狐疑,那个庶姐方才说把她摔死,可她身体明显没有重伤啊。

那原主是怎么死的?

只是沈若溪此时没有功夫细想这个,表哥被她吼住了,沈若溪朝那位冷眼旁观的南王看去:“南王殿下,你身份尊贵却任由别人打骂你的未婚妻,不怕被人嘲笑你无能吗?”

第二章欺辱,嫁出去都难

南王北上殊,眯起眼睛朝沈若溪看来,冷冷的打量她。

从前沈若溪在人前都是一副畏畏缩缩的胆怯样,特别是在他面前,一接触到他的目光必然惊慌羞涩的避开视线。

今天怎么敢直视他的眸子,甚至那双眸子闪闪发光,好生灵动。

北上殊只是在心头诧异了瞬间而已,沈若溪那满身的肥肉和那张大饼脸,始终让他厌恶。

“沈若溪,既然知道本王身份尊贵,就别丢本王的脸。想做本王的正妃,你也得有这个资格。”是他把沈若溪叫出来的,却一丁点想帮她的意思都没有。

他心头属意的正妃人选是沈若溪的嫡姐沈若仙。

若非沈若溪那富贵命格,他早就退婚了,岂能让沈若溪这么丢他的脸?

沈若溪闻言冷笑,“南王殿下,你莫非是想退婚吗?”

她竟然对他冷笑!

北上殊眸子眯起一股危险,从前沈若溪在他面前乖巧的堪比奴才,他说一她绝对不会说二,哪怕是故意恶整她,她都会乖乖照做。

此时,竟然对他冷笑。

这态度对他来说,简直就是挑衅!

“沈小姐,你的命格富贵,本王自知没有这个福气娶你。若是你要退婚,本王绝不会纠缠!”

这话说的可真好听!

可北上殊笃定沈若溪不会与他退婚。

沈若溪全身上下唯一可以嫁给他的依凭便是那富贵的命格,他这么说,是想告诉沈若溪,他不稀罕她那富贵命格。

而且,他在告诉沈若溪,她要是退婚,他不会挽留!

所以,沈若溪收起那态度,乖乖像从前那般在他面前认错,他是可以勉为其难原谅她的。

他的话,沈若溪听着可有意思了。

原主从前把他当成天一样的捧着,换做原主听了这话,肯定赶紧表明自己不是这个意思,请求他不要误会,请求他不要生气。

这个什么出类拔萃的王爷,每次教唆人欺负了原主,最后都弄的是原主的错一样,还得原主在他面前卑躬屈膝的道歉。

可是今个儿,他的如意算盘打错了。

沈若溪被气乐了:“既然王爷都这么说了,那这婚事便退了吧。”

这个什么南王,十足十的就是个渣子。他嫌弃原主肥胖,总是警告原主少吃点。

没错,是警告,恶狠狠地警告。

原主也不知道恼,他说什么她都乖乖的去做,为了达到他的要求,好几次都差点把自己给饿死了。

可这幅身子被人动了手脚,喝水都能长肉,减肥根本减不下来。

依旧这么胖,她还得道歉,“对不起,我太胖了都是我的错,你不要生气。”这种感觉。

原主卑微的都没有自我,但南王从来就不管她有多拼命,也完全看不到她是为了他才如此拼命,只一味的嫌弃她,要求她,唆使人教训她!

南王闻言眸子骤然眯紧:“你果真愿意退婚?”

沈若溪这只癞蛤蟆,她知道可以伺候他是多大的荣誉吗?

若非母后给他订婚了,她甚至连让他看一眼的资格都没有。能成为他的未婚妻,她竟然同意退婚。

“沈若溪,你知道你说了什么吗?”莫非她脑子被摔坏了吗?

沈若溪被南王的态度给气乐了:“当然知道。”

她吃力的弄开了笼子,笑呵呵的:“莫非南王殿下不是真心要退婚,莫非你说那话只是希望我求你别和我退婚?”

她这身肥肉,真是站着都累的慌。沈若溪索性坐在了地上:“南王殿下,人的忍耐都是有限度的。今日若你答应退婚,以后我绝不纠缠。”

闻言,南王的眼中掠过一丝寒意!

在场的人都楞住了,她竟然真的要和南王殿下退婚?方才还被他们耍的团团转的沈若溪,此时竟然这么有骨气。

绝不纠缠,这话可是之前都是南王对沈若溪说的啊。

北上殊心头很不高兴,可是却迟迟没有说话。他是料定沈若溪不会和他退婚,他才会大方的让沈若溪退婚。

可现在沈若溪的态度超出他的意料,事情若是传出去,他堂堂南王竟然被这只癞蛤蟆退婚了,那他多没面子?

而且,沈若溪的皇后命格,退婚之后若是她嫁给了别的皇子该如何是好?

不行,既然沈若溪不嫁给他,那她要么终身不嫁,要么——死!

心头有了决断,北上殊正要开口,可此时一直在一边静默不语得沈若仙走了出来。

沈若仙,沈国公府的嫡女,琴棋书画样样精通,芳名远扬的佳人。

她的一颦一笑都很惹人怜爱,缓缓走到沈若溪身边,笑的温柔,弯下腰想将沈若溪扶起来:“妹妹,姐姐知道你心头有气,但你和南王殿下的婚事是皇后娘娘定下的,岂是你说退就可以退的?”

沈若仙甜甜一笑,温柔醉了:“起来吧,别和南王殿下赌气了。”

沈若溪傻,别人欺负她欺负的再狠,只要跟她道个歉她便什么都不计较了。

北上殊看着沈若仙满意的笑了,没错,退婚不是他最想要的。若是退婚之后不能把沈若溪处理好,那他宁愿委屈一点不退婚。

沈若仙,不愧是他看上的女人,接下来他就把事情交给沈若仙了。

沈若溪抬眸看着眼前这个想把她扶起来但是力气不够的女人,沈若仙,原主的姐姐,以后也是她的姐姐。

当真是人如其名,一张标准的鹅蛋脸,美的很精致,就像是天上的仙子。

从前,沈若仙都是出来当和事老的人,她也是沈国公府唯一一个没有欺负过沈若溪的人……虽然她的丫鬟欺负沈若溪时一点不留情。

沈若仙的态度看起来极好,仿佛她真的在为沈若溪考虑。

可是在看到沈若仙的瞬间,沈若溪脑海中忽然浮现一个片段。

那是在国公府,沈若仙说,南王殿下过两日就会到国公府,南王殿下喜欢妹妹瘦下来的样子,只要妹妹别吃东西,一定能得到殿下欢心的。

原主听话的好几天只喝了点水,可今天被带出来,这个看起来温柔的很的沈若仙,又不停的给原主塞东西吃。

有点常识的人都知道,被饿狠了之后是不能暴饮暴食的,不然会被胀死。

“姐姐的意思是?”沈若溪眸子冷冷的眯了眯,却立即装傻,她想看看这个女人还想说什么。

见沈若溪被两句话就说的态度缓和了,北上殊对沈若仙更加满意了。

沈若仙继续说:“姐姐能有什么意思,只不过见你和殿下赌气,为了你的将来劝劝你罢了。妹妹可千万别自毁前程啊,错过了南王殿下,妹妹以后……又能找个什么归属呢?”

沈若仙满是心疼,眼神可真诚了。这话是在提醒沈若溪,她若是和南王退婚了,就找不到更好的夫家了。

别说更好的,嫁出去都难。

第三章无耻,喜欢她之前的乖顺

沈若溪低头不语,似在细细思考沈若仙的劝告。半响后抬头,一脸天真的问道:“那我不退婚,南王就会娶我吗?”

“当然了,你是皇后娘娘指定的南王妃,南王殿下不娶你娶谁呢?”沈若仙忍着心头的厌烦,像哄小孩子似的哄着沈若溪。

“那南王不会把我降为侧妃,或者让我做妾之类的吗?”沈若溪又问。

这话一出,沈若仙的脸色当即不好看了!

她和南王都商量好了,等和沈若溪的婚期定下来之后,他便退婚。

到时候沈若溪绝对不肯,然后他们再连哄带骗恩威并施,让沈若溪乖乖的做个侧妃。以沈若溪的性子,得了个侧妃之位肯定也欢喜的很。

而正妃之位,自然是她沈若仙的。

她是堂堂沈国公府的嫡女,是芳名远播的佳人,不知道多少男人想娶她,她怎么可能做侧妃?

可现在沈若溪这么问,叫她该如何回答?

沈若仙看向北上殊,暗暗咬牙,心头有些怨恨。如果依她的意思,就直接把婚事和沈若溪退了!

可偏偏南王瞧上了沈若溪的命格,舍不得。

看看沈若溪那一脸蠢样,她怎么可能是做皇后的料?当初那算命先生的话,指不定是沈若溪那来历不明的卑贱生母买通的。

想要君临天下,靠的是自己的本事,岂是一个女人的命格可以左右的?

沈若仙觉得世人都愚钝,就她看的透彻。

北上殊迎上沈若仙的目光,脸色也有些不好看。他最喜欢的就是沈若仙什么事情都能四两拨千斤的解决。

本以为一个沈若溪而已,她能决解决的很漂亮,没想到一个问题竟然能把她问的说不出话来,还用埋怨的眼神看他。

但北上殊对沈若仙总归是疼爱居多,沈若溪问的这个问题让她回答,确实是难为她了。

“哼!若是之前,看在你性格乖顺的份上,本王还愿意遵守婚约娶你做正妃。但是现在,敢公然顶撞本王,沈若溪,你还以为本王愿意娶你做正妃吗?”

北上殊冷冷睥睨沈若溪,还不着痕迹的提醒她,他喜欢她之前的乖顺。

沈若溪这下要不要听从呢?

不远处的房顶上,一身着玄色衣服的男人一双冷若寒潭的眸子正看着沈若溪,清冷孤绝的脸上没有丝毫表情。

旁人很难猜透他心里的想法。但那周身散发的危险狠绝的气息,一看便知此人不好惹,若是撞上了,最好退避三舍。

他身边的侍卫忍不住笑了:“当真把婚事退了,可真没有男人愿意娶她这种体型的女子啊。”

听不见回答,云峰暗暗看了眼自家主子。可主子喜怒难辨,他一看,心头就更加没底了。便试探的问道:“既然沈若溪生母的身份已经查明,那属下今晚要不要走一趟国公府?”

走一趟国公府,当然是去杀沈若溪的。但那玄色衣着的男子没有开口,云峰不敢多话。

而那玄色衣着的男子,不声不响的,像是没有听到云峰的话,他的视线一直落在沈若溪身上。

此时的沈若溪,一脸天真懵懂的看着北上殊:“那南王殿下想娶我做什么妃呢?”

南王喜欢她之前的乖顺?

一个姑娘不可能永远无条件对一个没啥用处的男人乖顺的,这个道理南王殿下似乎不懂呀。

之前还一脸冷笑不屑呢,现在又一副纯真无害。北上殊发现自己竟然琢磨不透这个死胖子心头的想法。

沈若溪这个问题他要如何回答?回答了会不会又有一个坑在等着他?

若非刚才他开口提退婚,此时根本不用纠缠这些问题。北上殊没发现,他竟然不敢回答沈若溪的问题,竟然开始对沈若溪一个随便的提问都慎重了起来。

他心底竟然有些惧怕沈若溪。

他堂堂南王,他的生母是当今皇后,他是东秦唯一能对抗太子的皇子,他怎么允许自己惧怕一个没脑子还一直迷恋着他的胖女人?

北上殊没有意识到自己的畏惧,但是他心底却有一股无名火气。

他突然便爆发,两步上前,一把掐住沈若溪脖子:“沈若溪,你心底在打什么主意?说!”

北上殊的目光狰狞狠绝,对他来说,既然沈若溪的心思他猜不透,那就懒得去猜!

他捏死沈若溪就跟捏死一只蚂蚁一样简单!

南王好歹也具有贤王美名,沈若溪没料到北上殊竟然敢直接起杀心。

这么多人合伙欺负她一人,开口提退婚,又想她求他别退婚。现在还好意思问她心底在打什么主意。

无耻!

“南王殿下,你亲手掐死自己的未婚妻,不怕遭人非议吗?”沈若溪呼吸困难,眼中却毫无畏惧。

很久没人敢掐她脖子了,北上殊,这个仇她记下了。

北上殊脸色凝重了些,他就是怕遭人非议,这些年才没有直接把沈若溪杀了。

没想到沈若溪生命受到威胁居然还是不怕他,心头有股莫名其妙的不甘,手上力度加重了些许,可心头有顾忌,他始终不敢下狠手。

他这种既贪心不足,却又取舍难分的人,沈若溪心头鄙视至极。

不过正好,就因为他贪,想要的太多,沈若溪才好继续道:“你经营一辈子的美名,今天若是杀了我,可就毁了。南王殿下,尸体处理干净也没什么用,难道你没有政敌吗?”

就算他把后面的事情清理干净,政敌照样会对付他。沈若溪提醒着北上殊的同时,眼神自信了几分。

北上殊使用的力度……他没胆量杀人!

果然,听了沈若溪的话,北上殊的力度渐渐松了。

沈若溪一把推开他,冷声:“南王,我心里没打什么主意,不过是问问你是不是要娶我做正妃而已,你何必起杀心。莫非,你心中已经有了正妃人选?”

说着,沈若溪眸子扫向沈若仙。被她看过来,沈若仙竟然吓得身子一抖。她竟然畏惧这只癞蛤蟆。

沈若溪冷笑,今天既然说起了这婚事,她断然不会让南王蒙混过去。要么承若娶她做正妃,要么,今天她就把这婚事给退了。

若北上殊承诺她正妃之位,看他怎么跟沈若仙交代!

当然,承诺之后沈若溪照样要退婚。

可是,没想到北上殊沉默了片刻,竟然笑了,笑的阴鸷。

说道:“本王当然娶你做正妃。死胖子,你说,若是本王正妃死了,本王两个月之类可不可以再娶呢?”

第四章意外,东秦太子

沈若溪眉头骤然紧蹙,额头青筋冒起。

她被“死胖子”这三个字给刺激到了!

原主为了他拼命减肥,有点心的人也该看到,也该起疑,也该找找她为何肥胖过度的原因吧!

北上殊丝毫没有注意过这些,竟还嫌她死胖子!

北上殊随便挑了处地方羞辱沈若溪,虽然这地方人少,可毕竟此处是在街上。

三三两两的百姓路过,纷纷都驻足看热闹,此时已经聚集了不少人了。

北上殊见她脸色难看,还以为她怕了,他总算是找回了点成就感,得意的笑了:“沈若溪,本王不管你是真想退婚还是欲擒故纵,你都是本王的人!”

之前他简直是被沈若溪突然转变的态度给刺激到了,竟然忘了这茬。

沈若溪,嫁到了他南王府便是他南王府的人,她的生死,只要她娘家无人过问,旁人便无权过问。

而她的娘家沈国公府,一直以来便是他的势力。

再此之前他还发善心打算给沈若溪一个侧妃的位置,虽然娶回去不会恩宠她,但她好歹能保命。

而如今,沈若溪,敢在他面前放肆,她是在找死!

那些百姓们听到了北上殊的话,不明白原委,竟觉得北上殊有情谊。

“这个胖子真是有福气,不但可以和南王殿下订婚,就连不知好歹要退婚,南王殿下还愿意娶她。”

“可不是吗,那样的肥婆,别说嫁给南王,就算是给我,我都不稀罕。”

“南王竟是这么中意我,我谢你全家啊。”沈若溪很快就平静下来了,扫了一眼远远观看七嘴八舌的百姓们,没理会他们,淡漠看着北上殊,缓缓开口:

“可是我不想嫁给殿下,殿下是要仗着身份强娶我吗?”

北上殊得意的表情猛的一变。

沈若溪说什么?她不想嫁给他?

连围观的百姓们都震惊了,不敢相信沈若溪居然拒绝了南王。

这对北上殊来说已经不是挑衅了,沈若溪根本是在公然羞辱他。

“沈若溪!”北上殊暴怒,可刚喊了个名字,沈若溪立即开口:“南王殿下这是又想不计后果杀了我?”

国家是有法度的,他高高在上一身荣誉的南王,不敢承担杀人的污点!特别是还有百姓在围观。

北上殊眼神阴鸷,沈若溪,当真是跟之前截然不同啊!从前在他面前的乖顺都是装的吗?现在终于暴露本性了吧!

“南王殿下,我就是不想嫁给你,我不稀罕你的正妃之位,我要退婚!”沈若溪目光炯炯,神采奕奕!

这话一出,人群中一阵惊呼。

有先到的百姓目睹了沈若溪是怎么被欺负的,不由感叹:“怕也是被欺负的忍无可忍了吧,明明是自己的未婚妻,可看见她被欺负都不愿意帮忙说句话。”

人群中传开这样的议论,可沈若溪还在这一片议论声中盯着北上殊的眼睛,一字一句的问道:“你可同意?”

北上殊若是不那么贪心,若是可以对她宽容一点,若是之前就愿意干脆的退婚,他还不会遭到她这样的羞辱。

他觉得不想嫁给他是羞辱吗?

当着百姓的面,明确的告诉他,“老娘不稀罕你的正妃之位!”这才叫羞辱。

南王对百姓们来说是个遥不可及的人,可沈若溪对百姓来说,是个连他们这样贫民百姓都不如的人。

如今,连这个连他们都不如的人竟都不稀罕南王正妃之位,南王,也没有他们想象的尊贵嘛。

百姓们看着北上殊的表情都变了。北上殊,他脸色阴沉的都快下暴雨了!

可他就算恶狠狠的盯着沈若溪,他从来没有这么丢脸过,当着众人的面,竟然被他一直看不起的沈若溪拒绝了!

可他却什么话都说不出来!

而自从北上殊开口之后就在一边看戏等结果的沈若仙,一脸震惊的看着沈若溪!

沈若溪这只癞蛤蟆不稀罕南王正妃的位子,那她这个稀罕南王正妃之位的人算什么?

当然,还有那两位巴结北上殊的庶四小姐和表哥。这两人根本都反应不过来了。

若沈若溪退南王的婚是脑子摔坏了,可她怎么有胆量敢这么挑衅南王啊。

南王此时的表情,连他们看了都不敢靠近,可和南王距离那么近的沈若溪,她竟然连一丝惧意都没有!

现场一片寂静。

“呵呵。”好半响后北上殊才冷笑,眼中的狠毒像是巴不得立即把沈若溪折磨死,他还得忍着,说道:“你以为你是什么东西?你不想嫁,便可以不嫁?”

今天,他就仗着身份强娶了!

沈若溪确实是有胆量了,可惜,依旧没脑子。

一个毫无背景的小小庶女;娘死了,爹也不庇护的庶女;在家里连下人都可以欺负的庶女,沈若溪,到底哪里来的胆量敢对抗他?

沈若溪冷冷看着北上殊不语。堂堂南王,素有贤王美名的北上殊,竟是这般不要脸的人,她能说什么?

两人对视亦对峙。一个愤怒阴鸷,恨不得将对方扒皮抽筋;一个平静淡漠,完全琢磨不都她此时在想什么。

庶四小姐和表哥已经连大气都不敢出了,沈若仙将这些看在眼里,心里却担忧。

南王殿下若是容不下沈若溪了,此时完全可以治她一个大不敬之罪,把沈若溪给杀了。

何必执意要娶?

可她也不敢开口。

北上殊话都这样说了,沈若溪今儿个是退不了婚了。而且,南王之后肯定很快安排成婚,她绝不想嫁给这么个东西,她在琢磨以后该怎么应对。

可就在此时,沈若溪的手腕突然被人拽住,她整个人向后倒去!

沈若溪瞬间警觉。她以为是有人暗算她,可她却跌入了一个结实的怀抱。

她立即朝身后之人看去,然后……

就愣住了。

……这男人,长得好帅啊!

她被一个身穿玄色衣服的男人拉入怀中,他一米八几的个子,沈若溪此时仰视着他,只觉得他下颚优美的线条甚是好看。

脸上没有任何表情,从骨子里散发一股清冷孤傲。一双眸子淡漠又凌厉,就像是俯视众生的神,不将蝼蚁放在眼中。

他没有散发杀意,可沈若溪从他眼中看到一抹血腥的杀戮,还有杀伐果断的狠绝。

此人,就算是面无表情,可,他恐怕是个极为狠辣之人!

沈若溪看到这个男人的第一反应便是,这枚帅哥好眼熟。

第二反应,她便结巴了:“太……太子!”

东秦太子北子靖!

难怪身上散发一股杀戮,便是原主这般不问世事的人都知道,东秦北子靖是个狠角色。

种种恶行数都数不过来,让原主记忆最为深刻的便是,他在皇上寿辰之日,当着皇上的面儿杀了皇上一个宠妃。

而他杀这个宠妃的原因竟然是,这个宠妃废了他手下一个奴才的手臂。

原主和北子靖素来没有交集,连远远对视都没有过。沈若溪完全不清楚,他在此时突然出现,将她拉入怀中做什么?

别说沈若溪震惊,连北上殊都被吓到了。

没错,他吓到了!

一看见北子靖,他竟然惊慌的下意识后退!

而沈若仙他们,更加是控制不住惊呼出声了,意识到自己失态,怕太子怪罪,自己把自己吓得腿软赶紧下跪:“参见太子殿下!”

他们,冷汗直下呀!

太子日理万机,别说沈若仙他们,就连北上殊这个皇子,一年也见不到几次。

那么繁忙的太子,今日怎么会突然出现,并且还那么亲密的将沈若溪拉入怀中?

所有人都纳闷又忐忑,可他们不敢问。

此时,北子靖开口:“南王,即日起你和沈若溪的婚事作罢。今后,她是本太子的太子妃。”

第五章娶你,本太子不瞎

北子靖在东秦的权利到底有多大?

东秦的军队,有百分之七十是他的。

东秦皇帝都不敢和他起正面冲突,因为他权倾朝野,一家独大!手握重兵,想反就能反。

北子靖在东秦是个什么样的人?

他陷害忠良,铲除异己。他开赌坊,开酒庄,开妓院,甚至还明目张胆经营杀手组织,无人敢查封。

北子靖在东秦百姓心中是什么样的人?

恶鬼!无恶不做,无人不惧的人间恶鬼!

方才远远围观的百姓们,他们认得南王也敢围观,还敢议论。可太子,他们都不认得,只听说此人是太子,好些人纷纷拔腿就溜了。

“太子”这两个字,对许多人来说,简直就是噩梦啊!

但沈若溪并不清楚这个太子有多恐怖,原主的认知里只知道他是坏蛋,大大的坏蛋!

可在沈若溪看来,一个会不畏强权庇护自己手下奴才的男人,再坏又能坏到哪里去呢?

再不久之后沈若溪才知道,没有什么不畏强权,在东秦,北子靖才是强权。

当然,这些是后话了。此时,沈若溪听着北子靖口中说出的话,惊呆了!

她是南王的未婚妻,算是这位太子的弟妹呀!

现场死一般的寂静。

方才在沈若溪面前嚣张不可一世的北上殊,面对自己哥哥直接抢他的未婚妻,北上殊惊讶过后,便是一脸的屈辱。

竟然连屁都不敢放一个!

“南王,知道该怎么做吗?”北子靖再次开口,淡漠不起波澜的语气,就像是在对一个死人说话。

俗话说,杀父之仇夺妻之恨,最让人无法忍受的便是这两种仇恨。

沈若溪和北上殊虽然没有完婚,可她也是北上殊的未婚妻呀,北上殊之前还说,不管她想不想嫁,她都是他的人呢!

此时北子靖的行为,和夺妻之恨有什么区别?

抢了他的妻子,还问他知不知道该怎么做。这分明是在践踏他堂堂南王的尊严,北上殊屈辱的都想自杀了。

可是,他还得放弃自己的尊严,恭敬的回答:“本……本王知道。”

这反应……沈若溪惊讶的嘴巴都合不拢。

在她面前高高在上,在北子靖面前竟然这么怂。

感受到沈若溪的视线,北上殊更加觉得没有颜面,他都想转身就逃了,可他还必须站着。

还有,那些百姓们,也没有全部都溜呀。也有些胆子大的,虽然畏惧太子,可是心头着实好奇。他们便躲在建筑后头,探出半个脑袋观看这边的一举一动。

南王这场被太子抢走未婚妻却毫不吭声的一幕,他们看得清清楚楚!

南王今年点背吧,方才被沈若溪这个不学无术的废物胖子加丑女执意退婚,婚事退不成,太子又来抢妻。

两桩事情一联系,大家就想到……莫非沈若溪本就和太子相爱,所以才退南王婚的?

但南王不肯,所以太子不得不出面?

他们真是太聪明了,真相肯定就是这样的!

以前每个人都以为沈若溪可以嫁给南王是癞蛤蟆吃到了天鹅肉,是沈若溪捡了大便宜了。

可南王跟太子一比较,又算的了什么呢?难怪沈若溪要退婚。

幸好太子在场,百姓们这些猜测都不敢说出来,否则北上殊恐怕真的要气的咬舌自尽。

此时沈若溪已经从蒙圈中反应了过来,但是她选择安静不语。

东秦这位太子单看气场便知不是好对付的,她还是先观察一下在说吧。

“既然知道,那便一道进宫。”北子靖又开口。这话依旧是对北上殊说的,进宫?作甚?

自然是退南王的婚,然后北子靖和沈若溪订婚。

他说出口的话比圣旨还令人不敢违抗,自带一股强大的威压,凡人不敢挑战。

北子靖单手将沈若溪身子扶稳,牵着她肥硕的手抬脚就走。

沈若溪此时才发现一件事情……

方才,北子靖将她拉入怀中,可是一只手臂拦住她这两百斤的身子呀!

哟西!要单身多少年才能练就如此臂力?

沈若溪此时倒是乖巧的很,悄悄的任由北子靖拉着她的手。可她心头狐疑的很,太子为什么要娶她?

如果只是看不惯南王欺负人的话,他随便开个口就可以吓跑南王了。

北上殊阴鸷不甘,却无能为力。他只能忍受下所有屈辱,抬脚远远的跟上去。

可他远离北子靖了,这下子百姓们敢议论了呀。

“南王殿下好可怜哦。”

“不但被那个丑女退婚,还被自己哥哥抢了未婚妻。”

“南王殿下,别难过,天下女人多的是。”

百姓们语气同情的很。本是好心的,可北上殊,他乃是高高在上的王爷,是皇族中人,是权利中心人物。

什么时候轮到这一群低贱的平民来同情他?

“闭嘴!”北上殊恶狠狠的扫向安慰他的百姓,眼神狠毒的很。

百姓们被他吓了一跳,南王不是贤王吗?怎么眼神这么狠毒啊!

“有什么了不起,活该妻子被抢!”有人小声不屑,北上殊听在耳朵里,气的他表情狰狞!

另一边沈若溪,她这身体,动一动就累得她直喘气,可她还是呼哧呼哧一言不发尽量跟上北子靖脚步。

皇宫不知道有多远,莫非要走过去?

好在不是,走了一段路,就有一侍卫打扮的人驾来马车。

沈若溪在北子靖的搀扶下才艰难的上了马车,事实再次证明,这男人的臂力好强!

暗暗打量着眼前这个男人,他尊贵如神抵,优雅如谪仙。使劲在脑海中回忆信息,原主的确是跟他毫无瓜葛。

他为什么突然出现要娶她呢?

北子靖冷漠的坐在沈若溪面前,一言不发,高冷的很。他似乎没有要交谈的意思,沈若溪终于忍不住问道:“你真的要娶我?”

还是说,他只是随口说说而已?

北子靖从出现在她面前,到现在,都没有正眼看过她,此时才扫了她一眼:“真的。”

“为什么?”沈若溪诧异至极。这个男人,就算他没有那权倾朝野的势力,单是他的长相,也不缺女人呀。

但这次北子靖却没有再回答。等了会儿,沈若溪实在忍不住,伸手在他眼前晃了晃。

“本太子不瞎。”

阅读下一章
小说截图
小说合集
好看的古言小说 完结的古言小说 古言小说 神医 完结的神医小说
好看的古言小说 更新:2018-06-04
今天小编就给广大书友们推荐古言类的小说大全,让你可以看到最新最热门的古言类的小说,感兴趣的朋友们快来看吧!
完结的古言小说 更新:2018-06-04
高质量的古言小说尽在CN阅读,在这里有着许许多多的高质量古言类的小说,让你能够一次性看个够,看个爽,喜欢的朋友不要错过哦。
古言小说 更新:2018-06-04
古言小说大全,让你在CN阅读一次看个痛快,在这里有着超棒的古言小说大全,海量的古言小说任你挑选,有兴趣的朋友们快来看看吧!
神医小说 更新:2018-06-05
最近有很多书友问小编有什么好看的神医小说,神医小说有哪些?今天小编就给各位小伙伴带来2018神医小说大全。喜欢看小说的书友们千万不要错过了,CN阅读网为你带来最新最好看的神医小说。
完结的神医小说 更新:2018-06-04
最近有很多书友问小编有什么完结的神医小说,今天小编就给各位小伙伴带来2018已完结的神医小说大全。喜欢看小说的书友们千万不要错过了,CN阅读网为你带来最新完结的神医小说。
文章速递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免责申明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0-2018 CN阅读网 ALL Right severed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