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灵大摇大摆的回到了海家,大门敞开着,也没人看守,海灵抬腿就往里走,想回自己的小院子。

才走了十米远,就碰到五六个仆妇婆子,为首的正是如今家主夫人江氏房里的管事婆子方妈,她是江氏的奶娘,仗着江氏的倚重,在府中作威作福,平时对原主更是非打即骂,非常恶毒。

方氏一眼就看到了海灵,她知道二小姐海霞的计策,她此番出府去就是去打探消息的,不想正好碰上了。

方氏上下打量着海灵,见她的衣服已然破损,直觉海灵已经被飓风帮的陈二狗给上了,心里暗暗高兴,不阴不阳的讽刺道,“快瞧瞧,咱们的风流大小姐回来了,怎么就你一人儿,你的野汉子那?”

一个婆子紧跟着说,“咱们海府高门大户,那汉子怎么敢进来!”

另一个却说,“说不定都是晚上偷偷爬进来的,偷着的才香艳啊!”

婆子们就大笑起来,完全当海灵不存在一样,肆意侮辱。

海灵神色一戾,她人就在她们面前,她们也这么放肆,那么背地里还不知道怎样编排她!

“你们这些狗奴才,今日本小姐就让你好好学习怎么对主子说话!”海灵肃然冷笑,抬手就是一个巴掌,直接拍在了方氏的老脸上。

方氏被打得耳膜嗡嗡作响,她感觉牙齿也隐隐作痛,待看清是海灵打的,登时跳起来叫道:“小…狼蹄子,你搞打鹅?你们这群…足,还不把…她按住,老娘喔要…扇她十个,不,一百个耳...瓜子!”

这巴掌着实不轻,打得方氏连话都说不清晰了。

其余婆子得到命令,这才反应过来,纷纷叫嚷着扑了过来!

“一起上,抓住她,狠狠的打!”

“一起上!”

海灵扬眉,就这几招蹩脚的功夫,真是不够看的!想她每次出任务时面对的都是赫赫有名的大佬,什么北海道武术世家,什么意大利黑手党的阻击……

现在,这几个老虾米竟然也要她出手了!

看来,她以后的信条得改成能动手的时候绝不动口!

她直接下了狠手,巧妙的躲过几个婆子的脏手,飞快绕到方氏背后,在她第三节脊柱上猛的一提,方氏惨叫一声,随即软软的倒在了地上。

几个婆子只觉得眼前一花,她们的头儿就倒在了地上,再见一直软弱不堪的大小姐眼神突然变得凌厉起来,几人都觉得情况似乎不对,但那里不对,她们又说不上来。

海灵的这几招最适合速战速决,别说是这几个婆子,就是黑手党的杀手都会一击毙命,现在要不是这身子底子差,方氏可就不止这一声惨叫了!

以前的海灵,可是国家重点培养的一级特工,医生只是个职业掩护,她真正的工作是给恐怖分子最致命的打击,武术,枪械这些特工该具备的她一样都不缺,相反,她样样出色。

海灵指着地上的方氏冷笑,“一刻钟时间,给我狠狠的扇她一百个耳光,如果办不到,你们就都滚出府!”

一个婆子不以为意的嗤笑一声,“小贱人,你…..啊”

她的话还没说完就直接变成了惨叫,海灵用同样的手法断了她的脊柱,只不过她这次更狠,直接断了她的生息。

海灵肃然看着余下的几人,声音比寒冬更冷,“对本小姐不敬的,就是自找死路!”

她的目光扫过众人,众人只觉得被一把刀子狠狠的在身上挖了几下,吓得哆嗦起来,犹豫着要不要去打方氏。

“我数三下,如果还没有人动手,那本小姐就替你们做主了!“做主什么海灵并没有说,不过这几人早吓破了胆子,都以为她们会像刚才的那个婆子一样,顿时抖得跟小鸡仔似的。

“一….”海灵酷酷的开始数,结果还没数道二,就有人冲上去骑在方氏身上左右开弓狠狠的打了起来,她想得明白,得罪方氏要死,可是眼下如果不打,她死的只有更快!

另外几个婆子也跟突然反应过来一样,几步冲上去将方氏围住,只等第一个人打累了自己好接手。

方氏本来已经被海灵卸了脊柱,疼得她只剩下半条命,此刻再被几个手下围攻,一口气没提上来,直接气死了过去。

一刻钟之后,方氏的脸已经成了猪头,恐怕连她妈都不认识她了,海灵这才让婆子们停手。

“滚吧。”海灵一发话,婆子们如蒙大赦,连滚带爬的跑了,海灵没打算轻饶了这几个婆子,她们和方氏本就是一丘之貉,她们既然打了方氏,凭方氏或者二夫人睚眦必报的个性,她们今后的日子也不好过!

海灵撇了一眼昏迷的方氏,嘴角上扬,心里想着从今以后海府就再不会有方氏这号人物了,之后她再没看方氏一样,转身大步走向自己的小院。

顺福园,江氏的住所。

“啪!”江氏将桌子上的花瓶砸在了门房老吴的头上,老吴不敢躲,硬挺着被砸了这一下,热乎乎的东西流了出来,他也不敢去擦。

“海灵这个小贱人!一天不教训就不得了了,竟敢对我的人下手,简直是不把我这个家主夫人放在眼里!”江氏想起老吴刚才的话,顿时将海灵骂了个狗血淋头。

她竟敢动自己的人!

谁给她的胆子!

江氏气鼓鼓的坐在雕花的红木高背大椅上,锦绣纺新缝制的上好绸缎褂子被她揉搓成一团,摔了花瓶,还是不解气!

二小姐海霞撇了她一眼,眼中闪过不悦,她对自己亲娘的这种沉不住气的行为十分不满,不就是个废物吗?再厉害能厉害到哪去?要知道,她的丹田都被毁了,根本就不可能厉害起来!

“娘,您何必生气?刚才老吴也说了海灵那贱人的衣服都破了,那不就是说明陈二狗得手了,她的清白已毁,我们只需将这个告诉太子那边,大事可成啊!”海霞慢条斯理的开口劝着,说出自己的计划。

“娘的好女儿,你说的是真的?”江氏大喜,但她仍然不相信会这么容易,刚才不是还差点把奶娘打死吗?

海霞颇有些无奈,朝老吴使了个眼色,老吴立刻就明白了她的意思,将海灵的衣服是怎样的破败,添油加醋的说了一遍,江氏听了这才点头,脸色也缓和下来。

“可是乖女儿,那我们要怎么做?也不能太过明显吧”江氏皱起了眉头,圆脸上也是一副思考的样子。

海霞俯身在江氏耳边一阵嘀咕,老吴就见江氏从起初的迷茫慢慢的笑开了,他就明白二小姐又要使用毒计了陷害大小姐了,脑中闪过那个刚才海灵收拾那些婆子的画面,老吴直觉二小姐这次可能不会称心如意。

再说,刚才大小姐转身就走的气势让老吴心里直打鼓,大小姐应该没留意到自己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