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灵当然注意到了一直在偷看的老吴,她进门发现没人看守时就觉得不对劲,后来发现有人藏在暗处偷窥,是故意让他看到,就是让他去报信的,让海霞主动来找自己。

果然,第二日用过早饭后,海灵就接到了一张皇后派人送来的请帖,言明今天百合宴请海灵,海霞等海家一众小姐公子出席。

海灵心知肚明这是海霞的诡计,她这是要在皇宫里给自己下猛料啊!如若不然,前几次的百合宴怎么皇后不来邀请自己这个正牌太子妃,她刚被设计,皇后就来邀请了,这也太巧了吧!

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这不是海灵的做法,她的做法是如果山上有老虎,她就做个猎人,所以她到要看看海霞打算如何对付自己。

宴会在皇宫的碧波园举行,名为百合宴,实际上是皇帝为凤城的名流才俊举办的一场相亲大会,因为来参加的都是王公贵族还有四大家族的子弟。

海灵她们到的时候已经属于晚了,碧波园里已经聚集了很多人,她们一走过来,众人就看了过来。

海霞面带微笑的与众人打着招呼,众人也都点头示意,气氛相当融洽,可是海灵却注意到那些名流才俊的脸上没有多少笑意,大多数人只是出于礼貌而已,甚至有一些人的脸上露出了不以为意。

当然,大家也都看到了海灵,对于这个一向不出门的大小姐突然出现在这里,众人起初是不解,随即就露出了然的神情。

今晚这个宴会,皇帝太子都会出席,她这个正牌太子妃人选,肯定要出来露个脸的,否则人家肯定也不会主动记得她就是了。

不过,这个大小姐和二小姐一比,明显不够看啊,那都什么衣服啊,还有那颇有几分菜色的脸,也太寒碜了吧!

众人纷纷摇头,再次刷新了自己对凤城废物大小姐海灵的认知!

海霞不动声色的将众人的神色收归眼底,她要的就是这种效果,只要大家认同她这个二小姐,等下就会好办很多。

海灵对这些却不在意,她本就是现代的新新人类,再说她的工作是负责首长的保卫,见过的人形形色色,眼前的这些人,只是不入流的小角色,根本让她提不起兴趣!

海灵闪到一边,找了个没人留意的角落里打量着周围的一切。

碧波园,果然名副其实,园子花香阵阵,不远处还有个人工湖,阵阵水浪拍打的声音传来,颇有些赏心悦目的感觉。

海灵坐在角落里,想着东海国,想着凤城,这些都不存在于历史之中,自己穿越到了一个异时空,名为神州大陆的地方。

神州二字,还是让海灵有些亲近,自己生活的那个时代上神州故土,九万里苍穹,上天入地无所不能的,而在这里,只要你能达到灵修,一样可以办到,这是原主的姑姑海烟说的。

从这个意义上说,海灵觉得她并没有远离故土,只是空间不同罢了,当然,周围的人也变了,没有她的安全局保卫科,也没有将她当成孙女看待的一号首长。

有的,是些吵人的麻雀而已。

“艾哈,海大废物也来了,怎么着没带你的姘头一起来?”海灵被一声肆意嘲笑打断了思路,扭头看去,只见江紫娟挽着海霞的手站在她身后不远处,身侧还跟着几个世家的庶子庶女。

江紫娟的声音很大,周围的人立刻被他吸引听她这么一说,又都露出鄙夷。

海霞满意的看着周围的反应,很好,现在注意力已经在她这边了,只要她借机说出海灵清白不在的话,那么今晚,太子就会退婚!

只要风言风语穿入太子的耳朵,不,只要传了出去,皇家必然会捕风捉影,到时候就是太子不想退,也得退了!

堂堂皇室,怎么可能会要一个不贞的女子做太子妃?别说太子妃,连宫女都做不成!

一想到这儿,海霞就无比兴奋,但她还是要装装样子。

“紫娟,别这么说,大姐随性惯了,再说飓风帮都是些江湖儿女,没个拘束的,尤其是那个什么堂主陈二狗,和大姐关系最好了,他们见天的在一起,难免会受到影响嘛,其实我大姐…..”海霞为难的看着江紫娟,大眼里更是蓄满了泪水,那样子娇柔,任谁都不忍。

海灵默默地给她点了个赞!这演技直逼某卡影后啊!在这儿,屈才了!

江紫娟接收到海霞的暗号,立刻打断了她的话,“什么?她竟然真和陈二狗在一起?那个陈二狗可是有名的色胚!大姐不会清白不保了吧。”

话一出口,江紫鹃立即捂住了自己的嘴巴,但她的音量过大,这话早就传了出去。

“紫娟,你怎么能说出去!”海霞却在这时一跺脚,眼泪也跟着下来,她扑到海灵身上哭道,“大姐,对不起,对不起,紫娟她心直口快,你千万别怪她,要怪就怪我这个妹妹吧,是我没有照顾好你,让你受了陈二狗的欺负。”

她不说还好,她这一说,本来还没明白的,现在都明白了,海灵,海家的废物大小姐,早就失身于陈二狗了!

四周顿时一静,各种目光铺天盖地的向海灵袭来,谴责,质疑,鄙视,嘲讽,更有跃跃欲试的。

同时也有同情海霞的声音响起。

“哎,二小姐不容易啊,扛着海家的事儿,名义上还是个庶女,不公平。”

“就是,二小姐够仗义,江小姐说漏了,她还主动担着,这个朋友够义气!”

“回去我和家里老爷子说说,让海家主自认了嫡子吧,反正海明和上官云秀都死了这么多年,白白占着嫡子的位置,还有海灵那个废物丢人。”

从始至终,海灵没有说一句话,她静静的听着,直到有人提起原主父母亲的名字,她才抬头看了眼那个人。

一身蓝衣,面貌英俊,只是眼角过窄,一看就是刻薄的性子,见海灵看过来,鄙夷的瞪了一眼,态度十分傲慢无礼。

江洪,江家庶子,好样的,希望你永远能保持今天这幅样子。

“大姐,求你说句话原谅紫娟吧,她不是故意的。”此时的海霞哭得上气不接下气,脸上的妆都哭花了,还一个劲儿的在求情。

海灵将海霞扶正,凤眸幽深,淡淡瞥了她一样,“老二,人在做,天在看,有些事早晚要报应的。”

海霞一愣,不明白海灵话中的意思,刚要开口就看到海灵眸子中出现了太子端木俊的笑脸,难得的是,还朝她伸出了手!

海霞不疑有诈,完全跟着海灵的思绪走,就见她硬是拉过江洪,将自己的手往人家手里塞,嘴里还娇柔的直哼哼,“太子殿下,海霞想死你了。”

江洪有那么一刹那的懵逼,但事关太子,他也不好直接拒绝,只得道,“二小姐,我是江洪啊,紫鹃的哥哥啊。”

海灵似乎完全不懂的样子,自顾自的做着自己的事儿,现在她竟然还在脱自己的衣服,脸上甚至还飞上了两朵红霞。

“殿下,你要海霞的身子海霞就给您,你要海霞的心,海霞也能挖给您,您不喜欢海灵,我就找陈二狗去破她的身....!”

“不过昨天发现陈二狗手下都死了,我怀疑海灵可能被人救下了,不过,您别担心啊,江家姐姐用灵力摧毁了她的丹田,海灵永远不可能聚气练武了,她这辈子算是完了…..”

“来吧殿下,狠狠的爱我吧…..快点”

海霞絮絮叨叨的说着,说到最后,还拼命的用高耸的胸脯蹭着江洪的胸膛,江洪躲也不是,不躲也不是,很是尴尬,况且海霞确实也是个美人,那身子香软无力,比江家的侍女好多了,江洪很无耻的起来反应!

哐当!

众人只觉得自己的下巴都被这一幕给惊的掉在了地上,前一刻的海霞梨花带雨,下一秒秒变碧池!

海霞主动将自己做的事说出来,大家都知道,这是真的,海灵其实是被自己堂妹给陷害了,幸好遇到人救下了,否则这辈子可不真就完了!

尼玛,海霞,你也太能装了,明明自己才是碧池,抢自己姐姐的未婚夫,还主动献身,真是没有比你更碧池的了!众人都觉得被欺骗了,愤愤地看着海霞表演活春宫,恨不得她能脱下最后的抵挡。

江紫娟一脸的懵逼,海霞怎么不按照剧本演?刚次不是都说好的吗?更气人的是,什么江家姐姐,你不会直接说是江欣啊!

海灵则随意的坐在稍远点的地方,看着海霞被整治,心里是无比的畅快!

碧池就是碧池,经不住一丝一毫的诱惑,只要一给个暗示,她就能幻想出无数个可能。

哈哈,海灵现在真是爱死她的这个意念系统了,不显山不露水的就把人给治了,关键是谁都觉察不出异样来,但是这可不能用多了,否则容易脑袋短路。

她随手拈起一块桂花糕高高抛起,张着小嘴准备去接,不想凭空多出一只白玉似光洁的大手,一把将桂花糕捏成了粉碎!

海灵大惊,就见一个俊美得不像人的高大男子,双手抱胸,似笑非笑的看着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