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人一身明黄衣袍,头戴五龙王冠,嘴角上扬,面容英俊,只是一脸的蔑视,看起来十分不协调。

海灵心里莫名一疼,这个人,竟是太子端木俊。

疼,是因为原主真的喜欢他,各种他的背影,侧脸的画面在海灵脑中此起彼伏。

曾经有多爱,现在就有多疼!

原主已死,可是灵魂深处的执着,形成了一种执念。

他的身侧,站着一位淡雅的黄衣美人,五官精致婉约,浑身上下贵气逼人,两人衣着颜色相搭,站在一起,俨然一对儿。

海灵并不认识端木俊身侧的美人,她打量着突然出现的端木俊。

四目相对,电光四射!

“海灵,谁准你来这里的,还不快滚!”端木俊低声喝道,如果不是这里人多口杂,他很希望自己能将这个废物丢出去。

自己是个废物,为何还要连累别人?

十年,海灵带给他的只有耻辱!

“殿下,何必与一个废物计较,没的丢了您的身份,让侍卫将她赶走就是了”端木俊的怒气让黄衣美人心情大好,她不屑的瞟了一眼海灵,假意安抚着。

大姐,你算是哪根葱啊!

曾经,和姑娘我打交道的可都是国家元首,元首夫人,你这样还没名分的小裱砸,根本就没你说话的份儿!

海灵看都没看黄衣美人,而是嗤笑一声,“我看你才是要滚的,堂堂太子说话都用滚的,咱们东海国,要是有你这样的太子当表率,呵呵….”

言外之意,我看不上你,那凉快那呆着去吧。

端木俊白玉似的俊脸立刻就黑了下来,他刚要发作,就被一声尖叫给打断了。

海霞披了一件男子的外袍,踉跄着跑了过来,她扑通一声跪倒,大声哭诉。

“太子殿下,江姐姐,请你们给海霞做主,刚才我大姐诋毁两位声誉,说你们贱人苟合,我气不过和她理论起来,结果反被大家陷害,害我当众出丑啊,我出丑没事,可殿下和江姐姐的名声不能被她毁了啊!“

海霞怨毒的看着海灵,她已经恨死了海灵,此刻是彻底撕破脸了。

海灵的眉头狠狠一跳,倒打一把也能出来,海霞已经贱无下限!

不过,还是要感谢她,海灵被她这一提醒,也想起了黄衣美人江姐姐其实就是江欣,江家的嫡女,就是差点毁了她丹田的人。

仇人见面!

“海灵,你这个废物,你胆敢诋毁孤王,孤要上奏父皇,退婚!”端木俊不分青红皂白,吼了一句,刚才没发出来的火,此刻变本加厉!

围观的人群发出低呼,端木俊不问缘由就将所有的事儿怪罪到海大小姐身上,这貌似十分不公平啊。

但是,没有人开口为海灵求情,他们又不熟,再说为她求情也没有半点好处,还会惹得太子不快,何必那!

天下谁不知道,太子早就巴不得退婚了,只是没有理由而已。

可是退婚,这对于一个女子来说是莫大的羞辱,太子这样做,是给已经名声扫地的海灵,再狠狠的踩上一脚。

众人不约而同的看向海灵,这个废物大小姐恐怕要躲起来哭了吧。

然而,那个只穿了一件素蓝衣裙的纤细女子,却莞尔一笑,众人只觉得她眼前一亮,耳边她清澈得如同山泉的声音,滴答想起。

“嗯,退婚我也同意,昨天我派人给你送来了退婚的文书,你只要在上面签字就可以了,关于聘礼我也不打算退了,十年也不算短,我最好的年华都给了你,聘礼就当是利息吧。”

淡然自若的神情有一种自信无比的美,就像说这一件与自己毫不相关的一件事,从头至尾海灵没有一丝该有的慌乱。

人群顿时传来抽气声,这样的回答完全出乎所有人的意料。

一个说:“天,她竟然主动退婚,她疯了吧!”

另一个说:“看着吧,太子最看重面子,岂容她放肆,真是找死!”

果然,端木俊一听就火冒三丈:“废物,你胡说什么,什么文书?”

“没收到我的专人快递吗?不可能啊,是不是被那个小太监给扣下了?你问问。”海灵煞有其事的眨着眼睛,同时拿出一个折得四四方方的纸扔给了他。

咣当!

众人的下巴再次掉在了地上,这位海大小姐是有备而来啊,太子这下要丢面了!

端木俊打开一看,脸色顿时铁青,这个废物!

他狠狠的将纸撕碎!

碎屑飞舞,海灵轻摇指头。

“哈,你撕了也没用哦,我这还有一大把!”说完,海灵又拿出好几张来,她这次很大方的分给了围观的,省得他们神的脖子疼。

“本人海灵,自幼与太子端木俊订婚,然而十年间,无论大小节日,红白事,端木俊从未出现在海家,本人深感太子不知礼仪,更因我二人无感情基础,特此退婚,从此婚嫁各不相干。”

白纸黑字,硕大无比,众人瞧了个清清楚楚。

这是在挑太子的错处,但是她说得都对,十年来,太子从来没跨进海家大门,就连海灵父母的丧事,他都没有出席。

于情于礼,这都说不过去。

东海国,是礼仪之邦,海灵这样的理由,大家无法反驳。

众人无法像鄙视海灵一样随意的鄙视太子,但是他们的眼中也露出了不屑,太子这样做,明显是没有担当了。

这样的人做太子,呵呵,国将不国啊!

对于方婆子那样的奴才,海灵不屑开口,只要痛打一顿,她们就会屈服,但是太子不一样,这个自负自大的渣男,最看重的是他的面子。

要让他难堪,就要折了他的面子,让他丢人!

人心难测,但只要测对人心,这个人就不难应付,这句话是一号首长说的,海灵时刻谨记,毕竟人活着,其实就是和不同的人打交道。

同时这也算是对原主的交代,希望她了却执念,因为她喜欢的人,并不值得。

端木俊此时的脸色已经相当难看了,他恨不得亲手撕了海灵!

这个女人竟敢让他这样丢人,被先一步退婚不说,还直指他不知礼数。

从小到大,他没受过这样的侮辱。

岂有此理!

“海灵,孤要下白战书,你敢接吗?”端木俊上前一步,凶狠的看着海灵,嘴皮子功夫没你厉害,孤就不信,武力上还赢不了你。

“白战书?不死不休吗?”海灵挑眉,黑眸中光芒一闪。

“你不敢接?没种。”端木俊吐出一口浊气,终于被他扳回一局。

海伦则看白痴一样的看着他,“太子,我本来就没种,我要有种了,你的种就没用了。”

众人爆发出一阵窃笑,端木俊踉跄一下差点跌倒,他以为扳回一局,结果跌的更惨。

他双手紧紧捏在身侧,怕一个忍不住当场拍死这个废物。

“殿下,对付这种废物那用得着您出手,让欣儿来吧。”娇柔的声音响起,江欣挽着端木俊的胳膊,算是劝慰。

“欣儿,还是你贴心,孤幸亏有你。”端木俊顺势握住江欣的手,神情也变得温柔起来。

两人旁若无人的秀恩爱,人群里传出低低的议论声。

“看来太子退婚,是因为找好了备胎啊!”

“江欣嘛,确实也够资格,身份相貌武功,样样不差,比起海灵那个废物强多了。”

“唉我说,刚才海二小姐那一出戏,又是怎么回事啊?”

“这还不明白,海二是单相思太子,被江欣给利用了。”

海霞听到清楚,只觉得气血上涌,一口血就喷了出来。

到了现在她才明白,自己被太子和江欣利用,海霞的眼里几乎喷出火来。

但是很快的,她就压了下去,凭江欣的实力,一巴掌就能拍死海灵,如果海灵死了,她就算被人利用,也是值得的。

海灵淡淡瞥了一眼海霞,这个二货!

你已经蠢到家了,敌我不分啊!

“海灵,我要和你比试,如果你赢了,太子殿下就不怪你蔑视皇族之罪,如果你输了,就要在宫门前三跪九叩,请皇上收回婚书!”

江欣挑衅的看着海灵,废物,这个比试,你输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