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江欣的挑衅,海灵只有两个字,嚣张。

海灵慢悠悠的踱步到江欣面前,轻轻一笑,“如果你输了那?”

江欣一愣,她从没想过这个问题,自己绝不可能输!

一个没有守护兽的废物,是不可能修炼的,更重要的是海灵的丹田都被她给毁了,她已经是废物中的废物!她就是不用灵力,也不会输啊。

她条件反射的反问:你要如何?

如果你输了,就脱光衣服在那湖里游十圈!

海灵话音一落,江欣就是一阵大笑,好!

端木俊直觉这很不好,但他还是慢了一步,两人已经三击掌,赌注正式生成!

海霞很高兴,如果不是外袍里面光溜溜的,她真想跳起来。

海灵你这个废物,今日就等着出丑吧!

周围,传来阵阵抽气声!

脱光衣服游十圈,这个赌注,真是太劲爆了!

有目光在江欣挺翘的山峰流连,如果脱光,那风景一定很好吧。

肆无忌惮的目光,仿佛在脱她的衣服,江欣一阵恶寒,狠狠的瞪了回去,惹得众人一阵嗤笑。

江欣那个气啊!恰好又看见端木俊偷偷的打量着海灵,心头更是火大。

端木俊拧着眉,奇怪,他怎么觉得海灵周身散发出一种光环,和以前那个只敢偷偷看他的小丫头很不同,这样的海灵,突然让他觉得很好。

他一定是被气糊涂了,这个女人刚刚才侮辱了自己,自己恨不得能亲手杀了她。

确实,相对于江欣俏脸绯红,海灵的面色相当平静,对周围异样的目光更是毫不理会,淡淡的,静静的,却让人不能轻视。

比试很快开始。

碧波园里很大的一块空地上,海灵与江欣,两大家族的嫡女,相对而站。

江欣志得意满,骄傲一笑,海灵,你一定要记住今天,因为你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这是你的报应。

说完,江欣率先出手。

她扬手,一道惊天之力豁然凭空出现,场中,风起。

空气凝滞,江欣带着一团光芒冲向了海灵。

一出手,就是灵阶三级的实力,那力量相当于三十头牛之力。

如果海灵被她击中,粉身碎骨那是分分钟的事儿!

有人惊呼,她才几岁,就到了三级,这堪比天才啊。

要知道,灵气的增长是从守护兽出现的那刻开始的,哪怕江欣五岁时就召唤出来守护兽,她也需要十五年的时间才能到达三级。

每升一级,要五年的时间,这是神州大陆铁一般的定律,从没被打破。

但是江欣,今年才十七岁!她完成了二十岁时的目标。

这不是天才是什么?

又是一声叹息,海灵这次要倒血霉了!

“啊!”

一声惨叫,众人纷纷侧目,都等着看海灵被拍飞到惨状。

然而,预想中的场景没有到来,却而代之的是,一身蓝衣的瘦弱女子正低头拍着身上的灰尘。

而另一边,江欣狼狈的躺在地上,捂着手腕,脸色惨白。

很显然,不可能输的江欣输了,不可能赢的海灵莫名其妙的赢了。

怎么可能!

没什么不可能的,江欣一出手海灵就确定了自己的破解之法,江欣靠的是力量取胜,那她就要四两拨千斤,所以海灵就借用了太极,这可是她作为特工最得意的武技之一。

海灵环手在胸,居高临下的看着狼狈的江欣,淡然开口:你输了,履行你的赌注吧。

脱光衣服游十圈!无论如何江欣做不出来,于是。

我并没有输,刚才我们没说要比武,你赢了也不算!

纳尼?耍赖?还可以这么玩?!

江大小姐,你这是要耍赖?海灵抖落一地的鸡皮,冷眼反问,如果被她赖过去了,自己刚才的那太极拳算是白操练了。

真是个癞皮狗!喝凉水!

哼,对你这个废物,本小姐何须耍赖,这次比文,如果我输了,游二十圈!江欣差点将银牙咬碎,她怎么也不相信自己会输,但是她偏偏输了。

江欣丢不起这个人,堂堂江家嫡女,家族重点培养的对象,竟然败给一个废物,如果让爷爷知道,自己肯定会被赶出江家。

为了自己的前途,江欣选择了赖帐。

而江欣是个才女,凤城人尽皆知,琴棋书画无一不精,海灵则不同,她每天做的就是绣花,才艺方面可以说是一窍不通,这是海霞透露给她的。

“行,要比也可以,不过你要先通过我的智力测验,如果你回答不上来,就要脱光衣服去游十圈!”

海灵无奈的耸耸肩,她从来不和癞皮狗一般见识。

“海灵,为防止你耍诈,要给江姐姐三个帮手。”海霞刚才震惊中惊醒过来,此刻听到智力测验这种说法,直接反对。

海灵觉得海霞就是个臭虾,那都能来搅和一下。

江欣却豁然开朗,对,可以找帮手,这样绝对不会输了。

“三个够不?要不要五个?”

“好,那就五个。”江欣欣然接受,她看向端木俊的方向,期待他能主动加入进来。

端木俊的脸色阴沉的可怕,比试还要找帮手,丢人不丢人!

但他不能眼睁睁的看着江欣脱光衣服,这是他自己挑选的太子妃,怎能在人前脱衣?那以后他这个太子,根本就没法出门了。

除了端木俊,还有江洪也被叫来,他是江欣的弟弟,此时肯定是要帮忙的。

另外三人分别是冯家小姐冯彩和,大司马家的公子战无敌,御史府小姐刘菲菲。

这三人是凤城有名的才子才女,与江欣关系很好。

很快的,六个人都拿到了同一张纸,上面是一道算术题,题目一模一样。

江欣与端木俊对视一眼,均看出来对方眼中的不悦,这么简单的题目,是对他们的侮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