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扫描查看手机站

小说推荐

您的位置: 首页 > 男频小说 > 现代都市

坏蛋之风云再起
分类: 现代都市 作者: 宅阿男
更新:2018-06-08 状态:完本 字数:193.95万字

简介: 谢文东,他颠覆了传统,制定了独属于他的规则,他成为了带领大家走出迷茫中的英雄。自南北洪门统一之后,坏蛋之再起风云。 不一样的谢文东,不一样的作者,又会带来怎样的故事呢? 更多人物的加入,更加细腻的描写,更为真实的打斗画面,让作者带领坏蛋迷们一起沸腾吧!

全文在线阅读
手机阅读

扫码在手机打开

章节目录
小说试读

小说前言。

2005年冬

昆明,晚10点,“思念”酒吧。

“思念”酒吧位于昆明北侧的建设路,是一间门面不大却装饰十分精致的小酒吧。

此时虽然已晚,但酒吧的生意依然很兴隆,人来人往,顾客不断。里面的客人少说也有六、七十号之多,几名服务生不停地在人群中穿梭。

这时,一位年轻貌美的女郎走外面走了进来。她穿着黑色和体的衣裙,黑色的丝袜,亮面的高跟鞋,一身黑色使本身就修长的身材更显得挺拔,匀称,她衣着并不暴露,但是却给人一种说不出来的性感和神秘。向脸上看,瓜子脸,白面如玉,黛眉弯弯,大而明亮的杏核眼中透出几分懒洋洋的感觉,而这种眼色恰巧能刺激到男人身上的某跟神经,激发起雄性的占有欲。

女郎进入酒吧之后,自然而然地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在她的脸上始终挂着甜蜜的笑容,带给人一种幸福的感觉。

女郎无视众人的目光,径自走向吧台。

吧台里几名酒保正忙碌着,见到女郎,眼睛同是一亮,其中一名酒保急忙走上前去,恭敬道:“凝姐,您来了!”

被这位酒保叫作“凝姐”的女郎不是旁人,正是这间酒吧的老板秋凝水。只见她微微一笑,点了点头,柔声道:“今天的生意挺不错的,辛苦各位了!”

酒保们纷纷摇头,应道:“凝姐,您客气了!”说着话,刚才其中一名恍然想起什么,他走到女郎身边,说道:“对了,凝姐,刚才有人找您,现在正在您的办公室里等你,他已经等了快两个小时了。”

秋凝水暗吃了一惊,面带疑惑地看着他,疑声问道:“是什么人?他有说他叫什么名字吗?”

酒保摇摇头,道:“没有,他只说您见到他,自然知道他是什么人了."

“哦。”秋凝水轻轻应了一声,转身便朝着办公室走去。秋凝水很疑惑,不知道这么晚了,谁还会等她这么久?难道有什么重要的事?带着心中的疑问,秋凝水好奇地打开了办公室的房门。

当她打开门的那一刻,秋凝水顿时愣住了。只见沙发上坐着一位青年。他的年岁不大,二十出头的样子,衣着一身合体的中山装,中等偏低的身材消瘦匀称,整个人看上去平凡的如一拳清水。往脸上看,他的模样谈不上帅,但却很清秀,有一张阳光灿烂的笑脸,还有一双笑眯眯却闪烁流光溢彩的丹凤眼。

这人不是谢文东是谁?

“文东!”秋凝水忍不住惊叫出声。见秋凝水傻站在那里,谢文东笑眯眯地站了起来,一把将她揽入怀中,道:“不要惊讶,因为你现在就在我的怀里。”

秋凝水直到现在都不敢相信眼前的人就是谢文东,她点了点头,眼中早已布满泪花,过了片刻,她才说道:"你的事已经解决完了吗?”

谢文东轻轻推开她,展颜而笑,摇头说道:“我是一个劳苦命,事情自然要比别人多。”

明白他话里的意思,秋凝水暗叹一声,不解地问道:“那你来昆明做什么?”

谢文东轻扶她的脸颊,闻着她身上甜美的气息,轻言道:“来找你。”

找我?“你为什么来找我?”秋凝水惊奇地问道。

谢文东释然一笑,开口说道:“因为我想见你,真的很想你。听说有一种思念叫作望眼欲穿,我想我可能就是这种感觉吧!”

秋凝水像是看着怪物一般的看着他,很难想象从谢文东的口中,居然说出了这种令任何一个女人都为之动容的情话。秋凝水是女人,更是一个需要男人依靠的女人,谢文东的话无疑让她受宠若惊,也让她喜极而泣。

谢文东看在眼里,疼在心里,他明白自己带给秋凝水的伤害太多太多了,作为男人,他必须肩起这个责任。谢文东虽然是个坏蛋,但他也有自己的准则。谢文东嘴角微挑,动了动,正色说道:“凝水,跟我一起离开这里吧,我会给你幸福的。”

过了半响,秋凝水用纤手逝去眼角的泪水,哽咽道:“你。。你真的愿意让我留在你的身边吗?"

谢文东心中一颤,重重地点点头,道:“也许我不懂爱情是什么,但至少我不会让自己的女人不幸福。”

当晚12点,林玉小区内。

一辆黑色的奥迪轿车停在这里,车内坐有两位青年。他们不是别人,正是谢文东的贴身保镖之一的金眼和木子。

木子看见秋凝水的房间里突然变得漆黑,他眉头暗皱,看向坐在一旁金眼,苦笑道:“老大,看来东哥今晚是不会出来了。"

金眼笑着点点头,说道:“我早就猜到会是如此,所以我准备好了。”

“你准备好了什么啊?”

“看书。”

“看什么书?”

“小说。”

“什么小说?好看吗?”

“《坏蛋是怎么炼成的》,一部黑道小说,里面的主角名字和东哥一样,听说最后他死了!”

“哦?在哪里?借我看看!”

“喂,你别抢啊,我还没看完呢!混蛋!”

房内,秋凝水光着身子,满脸通红的躺在谢文东的怀里。

“文东,很早以前我就想问你,你为什么要选择黑道?”

听到她的话,谢文东的眼睛眯了眯,眼神之中闪过一道光芒,让人看了之后会心血沸腾起来。“因为这里自由,我可以去做我想做的一切;因为这里的路不好,成功的喜悦会显得更加甜蜜;因为这里充满惊险,其中的过程能带给我无限的心跳和澎湃。最主要的一点,因为我是坏蛋,我只适合在这里生活.”

“那你的梦想是什么?”

谢文东嘴角微动,沉思一会儿,方才幽幽说道:“梦想,是永远也不可能被实现的,如果只需要努力,便可将其成为现实,那就不叫做梦想了。如果可以,我希望天下亦在我的掌中。即使失败了,我也可以体会到这其中令人心跳的过程。”

秋凝水静静地躺在谢文东的胸口处,一边聆听他的心跳声,一边问道:“那我能为你做什么吗?”

谢文东闻言笑了,伸手环抱她的香肩,道:“你只需要做那个站在我身后的女人,陪同我一起去征服这个世界。”

(完)

第一章

2006年,秋

吉乐岛,位于太平洋。

这里本来是一处没有人烟的荒岛,可因为有个人把它买了下来,并搭建了许多楼房、别墅、甚至就连超市、商店也有,吉乐岛也因此变得兴旺起来。

因为这个人的关系,现在的吉乐岛已是一片欢乐的海洋,到处都充满了朝气和笑声。

谢文东,这个统治了中国大陆的黑道大哥,只要他跺一跺脚,整个中国都颤三颤的人物,在吉乐岛上已经住了近九个月之久。在这里,他并不寂寞,他的家人,他喜爱的人,都在这里,当然,也不缺少他的朋友。

自向问天投降,南洪门被北洪门吞并之后,中国大陆的黑道已彻底地掌握在了北洪门的手上。自此中国黑道再无南北洪门之分,已统称为洪门。

在谢文东居住在吉乐岛的这段日子里,发生了很多事情。但由于在文东会和洪门的核心干部一再的要求下,谢文东并没有亲自去解决,而是选择了继续度假、休养。这段时间他很轻松,也很快乐,在彭玲、秋凝水等人的悉心照顾下,谢文东不仅吃的好,睡的香,就连他的低血糖也得到很好的治疗。

2006年,对于谢文东来说,是注定不平凡的一年。

年底,谢文东和金蓉就将举办婚礼。无论是谢文东本人,还是活泼可爱的金蓉,都十分看重。婚礼的地点选在了洪门的总部T市,为了这一天的到来,洪门上上下下已经开始着手准备工作。

谢文东原本是打算结婚之时,再返回国内,可是人算不如天算,谢文东平静的生活提前结束,等待他的将是一场暴风雨般的侵袭,而谢文东也不得不现在就开始他征服世界的旅行。

当孟旬来到吉乐岛之前,他就已作好请谢文东回去的打算,因为这次的事情实在是太出人意料了,以目前的情况,只有谢文东回去才能解决。

这天,一辆直升飞机缓缓停在岛屿东侧的停机坪上,孟旬第一个弯腰跳下飞机,与他一同来到吉乐岛的还有另外一位青年。这位青年不是别人,正是多日未见,对谢文东朝思暮想的任长风。

任长风为人清高,性格向来孤傲,除了他自己,能被他放在眼中的没几个,谢文东绝对是那没几个里的重中之重。

现在天下太平,洪门高层自然也没有太多事情可做。许久未见,孟旬和任长风都长胖了点,这显然大大出了谢文东的意料。

看来自己的这些手下,过不得太悠闲的日子。

谢文东在打量他们二人,而孟旬和任长风同样也在打量他。东哥还是老样子,没什么太多变化,相貌依然清秀,身材依然消瘦,细长的眼睛弯弯的眯缝着,若非要说有变化,是他面颊比以前红润了一些,看起来更加健康。

见到他们二人,谢文东当然高兴,不等他们说话,先笑眯眯地把他们拉上一辆敞棚的吉普车,笑道:“有话,我们回家再说!”

一路无话,吉普车在一座白色的别墅前停下,三人还没下车,姜森、褚博、袁天仲、五行等人纷纷从房中迎出来。

孟旬和任长风抬目一瞧,皆笑了,这些人他们不仅全认识,还是熟人,朋友,他们自然不会陌生。大家热情地打过招呼后,纷纷进入别墅。

大厅内正有一条倩影在忙前忙后,向桌子上端饭菜,这位动人的女郎任长风也认识,但孟旬却不熟悉,她是秋凝水。

任长风没等脱鞋,先客客气气地叫一声:“秋小姐好!”见状,孟旬也赶紧客气道:“秋小姐好!”

秋凝水脸上露出妩媚的娇笑,看看一旁的谢文东,招呼道:“快进来坐吧!”

谢文东哈哈一笑,拍拍任长风和孟旬肩膀,说道:“不用客气,快进去吧。“说着,来到秋凝水身旁,笑呵呵看着桌上饭菜,笑道:“挺丰盛的嘛!”

秋凝水玉面一红,不好意思地说道:“我的手艺不太好,你们可别介意。”

谢文东的女人很多,彭玲、高家姐妹、秋凝水、金蓉、甚至就连戴安妮,李晓芸等人也和谢文东有着剪不断,理还乱的情愫。她们当中,任何一个女人都可以说是风花雪月,倾国倾城,拥有她们之中的一个,也是一件让人羡慕的事情。可谢文东却是一人独揽,与其说这是谢文东的运气好,倒不如说这是谢文东魅力的体现。

而更让人不可思议的是,秋凝水如今已怀孕三甲,即将身为人父的谢文东,却要与金蓉喜结连理,不知道在外人看来,这会不会又成为一段千古奇闻。更为重要的是,这些女人彼此都已默认了对方,很显然谢文东事先也没有预料到。在感情上,谢文东本身就是一个“鸵鸟”级的人物,能逃则逃,哪里能懂女人的心思?

眼下,金蓉还在英国就读伦敦大学经济学院;高家姐妹在东北陪伴家人;只有彭玲和秋凝水住在吉乐岛,只是前者现在刚好不在而已。

众人相互看了看,不再客气,进入大厅内就餐。这顿饭,大伙吃了近两个小时,没有人谈正事,有的只是相互寒暄,敬酒,气氛十分热闹和融洽。

吃过饭后,谢文东带上孟旬到海边散步。

夕阳西下,落日映红天边和海角,清新的海风迎面扑来,让人浑身凉爽,有种说不出的舒适。岛屿的宁静,环境的美丽,让长时间生活在喧嚣都市的孟旬仿佛置身于世外逃园。

踩着柔软的沙滩,孟旬幽幽叹息一声,却没有说话。

谢文东停下脚步,面对大海,他眉头暗皱,说道:“小旬,这次你和长风来找我,是想请我回去吧。”

孟旬先是一愣,然后笑了。东哥还是那么机灵,什么事都逃不过他的眼睛。孟旬顿了顿,故意问道:“东哥怎么知道?”

谢文东微微一笑,背手望着夕阳,轻声说道:“从看见你的那一刻,我就知道出了事,因为你的脸上充满了忧色。”

闻言,孟旬笑了,他点点头,直接切入正题道:“几天前,在广州、深圳等十几个重要的南方城市,洪门都遇到了大规模的袭击。敌人的战斗力强大,许多地方现在已经失守。至到现在,攻击还没停止。”

谢文东挑眉问道:“是什么人干的?”

孟旬闻声,老脸一红,低声答道:“目前还。。还没有查出对方的身份!”

谢文东轻轻敲了敲额头,再次问道:“小旬,你认为对方是什么人?”

“除了韩非的青帮,我实在想不出谁还有这个能力。”孟旬想也没想,直接说道。

见谢文东面露惊色,孟旬接着说道:“我也不敢肯定偷袭我们的人一定就是韩非,不过对方的人力很多,准备充分,很明显是蓄谋已久的,此事十之八九就是青帮干的。而且敌人的战略布置十分合理,我感觉这不是普通人能够做到的。”

谢文东睁大眼睛,反问道:“小旬,你的意思是除了韩非以外,还有高人在他的旁边协助他?”

孟旬暗道一声聪明,他点了点头,忙道:“老雷说,这次敌人的战略部署和一个人很像。”

哦?谢文东愣了一下,挑起眉毛,问道:“谁?”

“聂天行。”孟旬一字一顿地说道。

谢文东愣了一下,笑了起来,说道:“不可能,天行曾经答应过我,他是不会复出的。即使复出,他也不可能站在敌人那边。”谢文东这么说,也是有他的道理的。在他看来,聂天行是一个光明正大,信守承诺的人,说过的话就一定会做到。就算他复出了,也绝不可能投靠在韩非的旗下,与洪门为敌。

孟旬皱了皱眉头,说道:“东哥,秦双小姐失踪了。”

听闻这话,谢文东吓了一跳,两眼睁圆,目光直直地看着孟旬。

孟旬还是第一次被谢文东这样盯着,他激灵灵地打了个冷战,轻声说道:“东哥,放心吧,我们已经派出兄弟去找秦小姐了,她人应该还在T市。”其实,孟旬自己也不知道秦双到底在不在T市,他只是不想谢文东太担心而已。

谢文东多聪明,眼睫毛拔一根都是空的。秦双失踪,很可能是天行复出的原因,难道韩非绑架了秦双,逼迫天行为其做事?想到这里,谢文东苦笑一声,若真是这样,那这次的事情就不是表面上那么简单了。谢文东不希望这次的敌人真的是聂天行,毕竟他曾是自己最得力的手下。谢文东仰面轻叹,正色说道:“小旬,你和长风明天就回去,你们不在国内,我实在不放心!还有,一定要尽快找到小双,我不希望她有意外。”

孟旬理解地点点头,疑声说道:“东哥,这点我明白。那你呢?”

谢文东沉思片刻,幽幽说道:“既然韩非现身了,我岂有不回去的道理。这一次,我绝不会再放过他。”

然而,这次的风暴却大大的超出了谢文东的预料。他要面对的困难,是他前所未有过的。这一次,他还能顺利的渡过吗?谢文东能否统一世界洪门?让我们拭目以待。

希望大家在《坏蛋之风云再起》这本书的陪同下,一起奋斗,都像流星那般,绽放自己。。。。。。

(更多精彩期待第2章)

第二章

(PS:更新之前说一点,很荣幸道哥看过的宅男写的坏蛋续,并且给予了我一些建议。但是宅男希望有更多的人可以给我意见,或者建议,我都会仔细考虑和接受。坏蛋是大家的,我相信有了大家的帮助才会使《坏蛋之风云再起》更加精彩。群号97077994欢迎各位坏蛋迷加入。)

第二天一早,孟旬和任长风二人便起程回国。他们俩人心中

虽有不舍,可是谢文东的命令,他们可不敢不听,俩人一大早就向谢文东辞行,起身返回T市。

当然,孟旬和任长风不是带着失望而归的,毕竟谢文东已经决定返回国内,这让他们二人有了主心骨。特别是后者,在任长风的心目中,谢文东早已经成为了神话,只要有东哥在,什么事情都难不倒他们。

听说谢文东要回国,彭玲第一时间找到谢文东询问究竟。

对于彭玲的出现,谢文东并不感到意外,他知道秋凝水和她当中肯定会有人来找他,只不过没想到会这么快而已。见她一副气喘吁吁的样子,谢文东咧嘴笑了笑,明知故问地说道:“小玲,你怎么了?有事吗?”

彭玲没好气地白了他一眼,怒道:“文东,你是不是要回国了?为什么事前不和我商量?”

谢文东满面凝重地正色说道:“小玲,我的确打算这两天就回国,只是事出突然,我还没来得及跟你说,你就先来找我兴师问罪了。”

这个时候,彭玲哪里肯相信他的话?本来,她对谢文东就有所不满,对于一个女人而言,最无法容忍的就是和别人“共侍一夫”,虽然在她的心中谢文东是一个让人无法抗拒的男人,可是她也有自己的准则。谢文东有太多份的感情存在,而彭玲只是其中之一,以她的个性是绝对无法接受的。彭玲想从谢文东的脸上看出他的话是否属实,可惜让她失望了,谢文东的脸上始终都是一副笑眯眯地样子,让人很难看透他说的话到底是不是真实的。彭玲苦笑一声,目不转睛地看着谢文东,低声问道:“文东,在你的心里我到底重不重要?你曾经是否真的爱过我?为什么在你的身边总有一大堆的女人整天缠着你?”

谢文东愣了一下,没想到彭玲突然会这么问,一时间谢文东被问得哑口无言,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不等他接话,彭玲接着又道:“我原以为你只会爱我一个人,看样子是我太幼稚了。”

谢文东暗暗摇头,他自己也觉得奇怪,平时好好的彭玲怎么今天突然会对自己说这么多?难道真的是自己错了?谢文东仰面轻叹,柔声说道:“小玲。。我。。”

“够了,我想一个人静一静。”彭玲突然插嘴说道,接着看都没看谢文东一眼,转身便离开了。见她迅速地跑出房间,谢文东暗道一声苦也!

“东哥,和彭小姐吵架了吗?”这时,姜森不知道从哪里突然冒了出来,对谢文东说道。

谢文东点了点头,幽幽说道:“人有时候很奇怪,当你说假话时人们往往会相信,而当你说真话时,人们往往把你当成傻子。”

对于谢文东的感情,姜森一直很矛盾。他总认为东哥会因为女人而受到伤害,所以他不希望谢文东把精力放在感情上。姜森见谢文东面色阴沉,安慰道:“东哥,既然想不出个所以然,干脆不去想,到了山前终究是有路走的。”

谢文东苦笑一声,说道:“只怕到时候,山前已经没有路可走了。”

姜森暗叹一声,突然他话锋一转,疑问道:“东哥,咱们什么时候动身回国?”

谢文东想了想,说道:“当然是越快越好。临走之前,我打算陪陪父母,不知道下次什么时候才能再回来。”

这一次离开吉乐岛,和上次并不一样。上次谢文东去吉乐岛,是被国家一脚给踢了出来,后来在袁华和东方易等政治部高官的邀请下,谢文东才回到了国内。而这次,是他自愿回到吉乐岛居住的,和国家无关,谢文东回国自然也不需要有人来请。而他自己并没有向彭玲和秋凝水交代什么,只留下一张纸条,上面写着:等我回来!

谢文东带上五行、袁天仲、姜森、褚博等人先坐直升机去了澳大利亚,再由达尔文去香港,最后转机才回到T市。当谢文东等人回到T市时,已经接近凌晨五点了。

谢文东回国,对洪门来说,是一件惊天动地的大事,光在机场迎接他的人就有一百多号洪门的帮众。由于东心雷、任长风、灵敏和孟旬四人正在南方与敌人作战,所以来接谢文东的高层人员只有张一一人,另外还有一批社团的中低层干部也来到了机场。

众人见面,自然少不了一阵寒暄。看见人群之中站在最前面的张一,谢文东眼前突得一亮,笑呵呵地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啊一,我不在的这段时间里真是辛苦你了。”

张一摆了摆手,笑道:“东哥,你太客气了!这点辛苦不算什么,现在社团上了轨道,而且不向外扩张,管理起来很轻松。再说,还有小旬和我一同管理,倒也不辛苦。”

张一的性格谢文东十分喜爱,他既不贪功,也不忘替别人着想。这就是为什么他放心地把洪门交给他和孟旬管理。谢文东赞赏地看了眼张一,柔声说道:“走,先回家,然后跟我说说现在的情况。”

张一点了点头,不再多言。

时间不长,谢文东一众便回到了洪门的总部洪武大厦,而他自己则去了金鹏的别墅。这是谢文东的好习惯,只要他的人回到T市,谢文东第一件要做的事情就是去拜访金老爷子。

听说谢文东来了,金鹏颇感意外。两人在别墅里的客厅里见了面,客道之后,金鹏首先说道:“文东啊,现在距离你和蓉蓉结婚的日子还早,你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

对于金鹏,谢文东一直把他当作自己的爷爷一样看待,有什么话他也从来不隐瞒。见老爷子的身体依旧安好,谢文东也安心许多,他点了点头,苦涩说道:“我也想结婚之时再回,可是有些人不愿意,非得现在就把我请回来。”

金鹏喘了半晌,笑问道:“你说的可是韩非?”

谢文东笑了,道:“除了他以外,谁还有这个能耐?”

金鹏也笑了,过了片刻,他目光一变,正色说道:“我也听说,现在南方的局面十分不稳定,许多地方遭遇到了神秘敌人的攻击,你真的怀疑这是韩非干的?”

谢文东耸耸肩,笑道:“虽然我没有亲眼看到,但是我相信我兄弟的判断。

”很明显,谢文东所说的兄弟,指的就是孟旬。不等金老爷子接话,谢文东继续又道:“我听说,敌人这次组织的攻击策略很像一个人,老雷说,这个人很有可能是天行。”

“不可能。”金鹏想也没想,直接说道。

见老爷子如此地肯定,谢文东也笑了,其实他和金鹏的想法都是一样的。在谢文东看来,聂天行为人正大光明、重情重义是绝不可能背叛洪门的,更何况金老爷子对他有知遇之恩,后者更不可能公然与韩非合谋,和他作对。再加上金鹏看人一向很准,这一点就连谢文东也有所不及,所以他更加肯定聂天行绝不会成为他的敌人,除非秦双的失踪的确跟他有关。谢文东眼珠转了转,双眼一眯,说道:“金爷爷,你可认识秦双?”

金鹏不明白谢文东为何要问这个,他微微一笑,说道:“当然认识,她曾经还是我的私人医生呢!”

“她被人绑架了,直到现在我还没有听到任何关于他的消息。”谢文东说完,狭长的眼睛瞬间眯缝成一条缝,不过那并不能挡住其中的杀气,脸上虽然笑的那么灿烂,可骨子里却透出阴寒,这种强烈的反差恐怕只有在谢文东身上才能找到。

希望大家在《坏蛋之风云再起》这本书的陪同下,一起奋

斗,都像流星那般,绽放自己。。。。。。

(更多精彩期待第3章)

第三章

金鹏多聪明,谢文东话里的意思他哪能不明白?他面露惊讶地看着谢文东,疑问道:“文东,你的意思是韩非绑架了秦双,威胁天行?”

谢文东暗赞一声聪明,别看老爷子退隐江湖多年,他的头脑可一点都不比自己差呢!他点了点头,身子向前一探,淡然说道:“十之八九是这样。”

金鹏低着头,沉思片刻,悠悠说道:“果真如此的话,那天行就有可能被迫投靠韩非了,他和秦双医生的关系不一般啊,如果秦双真被韩非绑架,天行不会坐视不理的。”

谢文东先是一愣,随后咧嘴笑了。不等他接话,金鹏继续说道:“文东,你要尽快找到秦双。她的哥哥秦单就是为了洪门而亡,我不希望在她的身上也发生这种事情。”

即使金鹏不说,谢文东也会尽快地找到秦双。于公,秦双是谢文东的私人医生,多次为谢文东疗伤。于私,她和谢文东也是关系亲密的朋友。现在她失踪了,谢文东哪会袖手旁观?他摆了摆手,正色说道:“金老爷子,请放心,我一定会尽快找到小双。”

金鹏看了眼自信满满地谢文东,顾虑道:“文东,我总感觉这次的事情不简单,你要多加小心,可不能再跟以前一样多次冒险行事了。你要是有个什么三长两短,蓉蓉是不会饶过我的。”

见老爷子一副关切地样子,谢文东心中一暖,他站起身形,鞠躬恭敬道:“谢谢老爷子关心,文东明白该怎么做。”

与金鹏告别之后,谢文东直接回到了洪门的总部。他刚一回来,电话便响了起来。一看上面的号码显示的是三眼,谢文东笑了,这帮家伙的消息好灵通啊!自己刚到不久,他们就知道了。谢文东刚接起电话,三眼便开门见山地说道:“东哥,听说你现在T市?”

谢文东不答,反问道:“你从哪里得到的消息?"

三眼笑着答道:“T市虽然是洪门的地盘,可是也有不少暗组的兄弟在那里。只要有任何风吹草动,我都会在第一时间知道。”

谢文东点点头,自他统一大陆洪门以后,暗组的情报网几乎遍及了整个大陆。暗组之所以发展如此迅猛,和刘波的努力是分不开的。想罢,谢文东突然问道:“对了,张哥,老刘现在在哪?”

三眼愣了一下,答道:“在我旁边。”

谢文东道:“要他过来一趟,我这边需要他帮忙。”

三眼问道:“事情很重要吗?要不要我们也过来?”

谢文东道:“不必了,暂时用不上你们。”说完,谢文东挂断电话,看向房内众人。他目光一一扫过每一个人的脸,最后落到了姜森的身上,谢文东开口说道:“老森,小敏和老刘都不在,秦双的消息就靠你了,即使将T市翻个底朝天,也要把她找到。”

姜森上前一步,面带难色地说道:“东哥,秦医生已经失踪快一个星期了,也许她现在已经不在T市了。”

谢文东暗暗点头,姜森的话不是没有道理,以目前的局势来看,秦双的确有可能已经不在T市了。谢文东眼珠转了转,突然他眼前一亮,打了个指响,笑眯眯地说道:“小双的失踪十之八九是青帮所为,只要找到青帮在T市的眼线,从他们的口中得到小双的下落并不难。”

姜森也笑了,他搓了搓手,说道:“东哥,这个简单。”

说完,他带上几名血杀的兄弟大步流星地朝外走去。

等他离开之后,谢文东又看向张一,疑问道:“啊一,现在南方的局势怎么样?敌人的身份弄清楚了吗?”

张一等的就是他这句话,他拿出地图,摆在桌上,一边指着,一边说道:“东哥,攻击我们的人正是青帮的人。而且现在的局势非常吃紧,敌人的攻势越来越猛,广州和深圳等地已经失守,老雷他们现在准备反扑。”

谢文东摇了摇头,迟疑片刻,说道:“现在还不是反击的时候。”

张一奇怪地看着谢文东,疑问道:“东哥,为什么?”

谢文东顿了顿,才说道:“青帮大面积攻击我们,不就是为了抢占咱们的地盘从而在大陆立足吗?既然这样,倒不如我们主动回收。我倒要看看韩非现在的实力到底发展到了什么程度,正所谓知已知彼,才能攻无不克,战无不胜。让韩非隐藏的实力现身,对我们来说也很有利。如果现在反扑,一旦中了敌人的圈套,到时候老雷他们的情况就危险了。”

闻言,张一点点头,暗道一声有道理。他急忙掏出手机,说道:“东哥,我明白了。我马上通知老雷,让他们撤退。”

当天下午,刘波就到了T市。

见到刘波,谢文东亲切地和他拥抱了一下,兄弟之间情谊洋溢在两人的周围。就连站在谢文东身后的格桑等人,也暗自羡慕刘波和谢文东之间的感情。等两人都坐下之后,刘波首先说道:“恭喜东哥。”

谢文东一愣,含笑问道:“恭喜我什么?”

刘波想了想,说道:“东哥不仅要为人之父了,而且马上就要和金小姐结婚,可谓是双喜临门啊!”

谢文东苦笑一声,说道:“老刘,你怎么也开始挖苦起我来了?”

刘波摆摆手,突然他话锋一转,说道:“东哥这次找我来,为了何事?”

谢文东也不隐瞒,直接说道:“小敏现在正在南方,我这边需要一些情报。”

刘波当然也知道青帮出现的消息,他理解地点了点头,问道:“东哥,要我查什么?”

谢文东道:“一个星期以前,秦双失踪了,直到现在我还没有关于她的消息。我已经派老森去查了,可是如果有你在,我想能够更快找到小双。”

刘波疑问道:“就是东哥的那个私人医生?”

谢文东点头说道:“没错!”

刘波道:“东哥,放心,我一定尽快协助老森找到秦医生。”

谢文东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辛苦了!”

“东哥,客气。”

暗组加血杀,可谓是超级组合。晚上,刘波和姜森就带回了一些重要的消息,不过他们并没有找到秦双,甚至就连青帮的眼线也没有发现。这不仅出乎了谢文东的预料,也让刘波和姜森十分不解。见面之后,刘波首先说道:“东哥,我调查到,秦医生失踪的时候,聂天行曾经去过她家里,现在他们都失踪了。”

谢文东仰面轻叹一声,说道:“看来,老雷说的不错,天行的确投靠了韩非。”

刘波点点头,应道:“东哥,还有一件事,我不知道该不该跟你说。”

谢文东眉头微皱,急道:“老刘,你今天是怎么了?怎么说话吞吞吐吐的?有什么事,快说。”

刘波和姜森相互看了眼对方,前者犹豫片刻,才说道:“东哥,我和老森怀疑洪门内部有奸细。”

谢文东微微一愣,惊奇地看着他们二人,等刘波把话说完。后者想也未想,继续说道:“东哥,老森刚才在全市都搜索了一遍,根本就没有青帮的眼线,这显然不符合常理,所以我们认为。。”

“所以你们认为,青帮在咱们内部做了手脚,收买了咱们的兄弟替他们当眼线?”谢文东突然插嘴道。

刘波和姜森相视一笑,不明白东哥的脑袋到底是怎么长的?如果有人说世界上还有人比谢文东更加聪明,那他们一定不会相信。两人同时点了点头,齐刷刷地看向谢文东。

谢文东暗道一声麻烦,过了片刻,他才慢悠悠地说道:“洪门总部的弟子有数千人之众,要找到隐藏在众人之中的青帮眼线实在太难了。”

刘波和姜森也是这样认为的,所以他们二人才来找谢文东商量对策,如果他们能想出办法,早就私下挖出青帮安排在洪门内部的眼线,交给谢文东处理了。正当众人琢磨该如何引出此人的时候,张一突然从外面走了进来。到了近前,张一开口说道:“东哥,唐寅来了!”

唐寅?谢文东愣了一下,不知道这个时候他来找自己干什么?既然他来了,谢文东当然欢迎,他和唐寅之间本来就是朋友关系。谢文东一招手,笑着说道:“让他进来。”

等张一出去之后,刘波和姜森二人几乎同时喝道:“东哥,你看。。”

见他们面带紧张之色,谢文东随意地摆了摆手,示意他们不必担心,然后才说道:“唐寅是我可以信赖的朋友之一,他是不会害我的。”

希望大家在《坏蛋之风云再起》这本书的陪同下,一起奋

斗,都像流星那般,绽放自己。。。。。。

(更多精彩期待第4章)

(PS:群号:97077994,欢迎大家加入.)

第四章

(PS:本书即将签约逐浪了,一直一来我都很坚苦,在这里我要感谢一些人,也许现在我们还不认识,但是宅男心中有你们的存在,他们是坏蛋是怎样炼成的吧吧主:天天づ开心、哈哈大虾(邹三少),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吧主:maopao510,坏蛋是怎样练成的2吧主:余干禾山人坏蛋吧吧主:蓝☆天★云,他的世界有点冷吧主:qinghaii(小海)。宅男由衷地感谢你们,我不会让你们失望,更不会让支持我的坏蛋迷们失望的,谢谢大家,谢谢道哥,谢谢逐浪,也谢谢逍遥。最后祝福一下《坏蛋之风云再起》官方群97077994里的風雲侢起_警察生日快乐!)

正当房里一片宁静的时候,张一突然再次推门而入,只不过,在他的身后,又多了一位青年。

此人相貌俊郎,除此之外身上再无其他出奇之处,不过在他的脸上却挂着让人无比舒适的笑容。这人不是唐寅是谁?见到他,谢文东甚是高兴,他下意识地主动站了起来,快步迎了上去,笑问道:“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

唐寅先是打量房内众人一圈,最后才看向谢文东,笑吟吟地说道:“从你抵达T市的那一刻,我就知道了。”

对于他的话,谢文东丝毫不诧异。他招呼唐寅坐下之后,这才问道:“你来找我,不会是想见我,这么简单吧?”

唐寅再次一笑,面带忧色地说道:“我来找你,是为了避难。”

“扑”谢文东差点被自己的口水噎倒,就连一旁的刘波等人也怀疑自己的耳朵是不是有问题,从唐寅的口中居然说出了避难二字,在他们看来,这简直比天上掉馅饼还要难。谢文东仰天而笑,摇头说道:“我实在想不出这个世界上还有谁可以让你躲着他。”

唐寅耸耸肩,说道:“如果是一个人,我也许不怕。但如果是一个组织,即使是我也不得不出来躲躲。”

谢文东脸色一变,急忙问道:“什么组织?”

“死神联盟”唐寅想也没想,凝声答道。

死神联盟?谢文东心头一颤,惊奇地看着后者。唐寅笑呵呵地说道:“不久之前,死神联盟曾派人找过我,他们给我开出两千万的价格,要我暗杀你。我当然不会答应,反而还杀了他们的人。”说完,唐寅突然站了起来,身体倚靠在墙壁上,继续说道:“我发现,他们中有一人走路时步伐轻盈,想必他的身手应该不简单。所以我来找你,只要跟着你,就一定可以再次碰见他。”

原来是这样!谢文东此时此刻终于明白唐寅来找他的目的了,同样谢文东也隐约感觉到了这件事的不寻常。青帮的出现、秦双的失踪、聂天行的复出、死神联盟的暗杀行动等等,这些事情几乎都是在同一时间发生的,谢文东敢肯定这绝不仅仅是巧合,而是有预谋的。

见谢文东低头不语,目光飘忽不定,唐寅没有打扰他,而是悄无声息地向门外走去。

“唐寅,你去哪?”谢文东抬起头,见后者正往外走,忍不住问道。

唐寅看也没看谢文东一眼,头也不回地说道:“该说的我都告诉你了,我想以你的头脑应该意识到什么了,我留下也没有多大的意义。”说完,他再不停留,离开了房内。

真是个奇怪的家伙!众人纷纷不解地看着他,直到后者消失在门外。等他离开之后,谢文东环视众人一圈,说道:“你们怎么看?”

张一沉思片刻,说道:“如果唐寅说的都是实话,那么青帮和死神联盟很可能是窜通好了,一起对付咱们。”

谢文东点点头,他也这么认为。“只怕韩非和死神联盟的关系不止如此。”

张一微微一愣,疑问道:“东哥的意思是?”

谢文东说道:“青帮和死神联盟也许已经达成了某种共识,甚至是结盟了也说不定!我想韩非之所以这么快就能回来找我报仇,很可能是因为有了死神联盟的帮助,他才如此之快的就恢复了元气,和我一较高下。”

经谢文东这么一说,张一等人也纷纷倒吸了口凉气,尤其是姜森,死神联盟的实力有多么可怕,他最清楚。他们不仅有世界上著名的罗斯柴尔德家族的支持,而且其名下不知道有多少能排进世界前几名的恐怖杀手呢!当年美国总统肯尼迪,就是被死神联盟给暗杀了。如果韩非真的和死神联盟结盟了,这就不难解释为什么青帮会复苏的这么快,韩非的能力众所周知,如果再加上死神联盟的配合,那就太恐怖了,想到这里众人都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面对如此强劲,实力又无比雄厚的敌人时,旁人一定会心慌意乱,甚至会垂头丧气,心生寒意,但谢文东绝对是个例外,在他眼中,再强大的敌人也有破绽,只要能抓住,哪怕是一次,他就能让敌人在瞬间飞灰湮灭,支离破碎。

见大伙面带几分惧色,谢文东坐在椅子上,翘起二郎腿,笑眯眯地看着众人,眼神之中隐隐放出骇人的幽光,漆黑的眸子深不见低,流转之间,阴柔的寒气自然留露,时而不经意闪出智慧的光芒,明亮得好比正午之骄阳,让人不敢正视。

过了片刻,彷佛又好像过了一个世纪那么长,谢文东突然说道:“兵来将挡,水来土淹!不管是谁,只要是挡我路的人,我会让谢文东三个字成为他永远的噩梦!”

闻言,房内众人精神为之一震,体内的热血开始沸腾、翻滚,刚才的恐惧瞬间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兴奋和自信。

“东哥。。。。。”

在谢文东的身上,就是有这种能让人热血燃烧的东西,越是在他身边,就越容易被打所表现出来的激情与魄力所感染,忍不住去追随他的脚步,与他一起并肩去战斗,去拼搏。这就是一个人的人格魅力。

谢文东的眼睛微微眯缝着,冷冷说道;“早晚有一天,我会让死神联盟和青帮永远的消失在这个世界上。”

对于谢文东说的话,众人都深信不疑,他们从来都不会怀疑,哪怕谢文东说地球是方的,他们也相信。这时,姜森激动地走了过来,问道:“东哥,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做?”

谢文东简单地说道:“等。”

等?众人同是一愣,谢文东见状,笑了笑,接着说道:“按照目前的情况,我们只有等,等敌人露出尾巴的时候,就是我们开始反击的时候。”

“东哥,那咱们要等到什么时候?”张一问道。

谢文东笑了,说道:“既然我回来了,敌人一定会有所行动,我相信过不了多久,他们的尾巴就会露出来。”

正如谢文东所猜的一样,第二天他的话就成为了现实。

不过,让他没想到的是,当晚在前方的战斗中却发生了变故,洪门主将之一的任长风被青帮生擒,生死未卜。几乎是在同一时间,洪门内部传出消息,称中央即将对谢文东下手,严厉打击其麾下的文东会,直至其灭亡为止。

一时间,所有人都人心惶惶,局促不安。

希望大家在《坏蛋之风云再起》这本书的陪同下,一起奋斗,都像流星那般,绽放自己。。。。。。

(更多精彩期待第5章)

第五章

听闻这些消息,谢文东是又气又怒,虽然表面上看不出他有任何情绪,可是众人心里都明白,东哥是真生气了。

会议室内静悄悄的,没有一个人敢说话,众人都是低着脑袋,不敢目视谢文东那双逼人魂魄的眼睛。房内安静的可怕,人们甚至可以听见彼此的心跳声。

谢文东身上散发出的气势,带给他们的不仅仅是紧张,更多的是压迫和震撼。这时,张一终于忍不住了,他慢慢地贴近前者,说道:“东。哥。。”

谢文东瞥了眼张一,暗叹一声,冷声问道:“啊一,长风怎么会被青帮生擒?我不是要他们撤退吗?怎么又跟青帮的人动手了?”

张一无奈地摇了摇头,解释道:“东哥,老雷他们的确撤退了,而且已经退到了S市。可是青帮似乎不依不饶,昨天夜里他们就进攻我们在S市的堂口。”说完,张一顿了顿,接着说道:“一开始敌人只是小范围的骚扰,老雷等人也没太在意,一直坚守不出。青帮见咱们不为所动,便将目标对准了长风,点名要长风出来一战。”说到这里,张一忍不住打量谢文东两眼,压低声音继续说道:“长风做事一向比较冲动,趁老雷等人没注意的时候,他带领兄弟们杀了出去。敌人将他引出来之后,马上就撤退了。长风哪里肯放他们走?他二话不说,带领兄弟们追杀出去,于是就中了青帮的圈套。当老雷他们得知消息的时候,长风已经被青帮。。。”后面的话,张一越说越小,小的几乎连他自己也听不见了。

听到这里,谢文东也将事情明白了个大概,他仰面轻叹一声,疑问道:“长风做事冲动,这可以理解,可是老雷和小旬他们做什么去了?为什么不阻止他?”

张一苦笑一声,答道:“东哥,长风是私自行动的。他在行动之前,故意把小旬等人支开,然后偷偷带兄弟们杀了出去。”

谢文东听完是又好气又好笑,如果任长风现在在他的面前,谢文东甚至会当众痛骂他一顿。可惜他并不在这里,而是在青帮的手里,谢文东即使想骂他,也只能等自己把他救出来以后再说,当然前提是任长风还没有被韩非所杀。谢文东虽然气愤,可他心里同样也很着急。

见谢文东不说话,姜森按捺不住,问道:“东哥,你说长风他会不会已经被韩非给。。”

谢文东摇摇头,肯定道:“长风现在还活着。”

众人同时一愣,疑声问道:“东哥,你怎么知道?”

谢文东苦笑一声,道:“直觉。”

直觉?众人纷纷叹了口气,看来东哥也不知道长风到底是不是还活着。见众人面带忧色,谢文东不满地问道:“难道你们不相信我说的话?”

姜森等人相互看了看,见谢文东表现的如此自信,大伙摇头说道:“不,我们相信东哥说的话。”

谢文东满意地点了点头,幽幽说道:“不止是长风,你们每一个人都要记住,我的兄弟永远也不会死。天塌了,有我帮你们顶着,地陷了,也有我去抗着。我的火,虽然烧不到我们自己,但却能燃烧这个世界。”

有这样一个老大,众人没什么好说的了,心里除了暖意就是激动,投靠谢文东,他们从来没有后悔过,哪怕知道前面是一条充满危险的血路,只要有谢文东在,众人也不会后退一步。

正当众人还在回味谢文东刚才说的话时,他突然脸色一变,看向刘波,挑眉问道:“老刘,查出是谁放出中央要动文东会的消息的人了吗?”

闻声刘波老脸一红,挠挠头发,说道:“东哥,还没有,不过我已经派人去查了。”

“嗯!”谢文东点头说道:“动作快一点,我想看看究竟是谁有这么大的胆子,敢在我的眼皮底下胡乱造谣。”

“东哥,中央该不会真的会对咱们下手吧?”姜森满脸担忧地问道。

谢文东垂着头,沉思一会儿,说道:“应该不会。消息如果是真的,政治部那帮老家伙应该提醒我才对。”

众人点了点头,暗道一声有道理。作为国家最重要的权利机构,如果中央有什么动作,政治部的高层一定会知道。既然他们没有通知东哥,那么消息一定是假的。虽然众人心里这样想,可是内心深处还是有一丝担忧,毕竟无风不起浪这句话,是有一定的道理的。

经过商讨之后,谢文东决定近期就去S市,与东心雷和孟旬等人汇合。毕竟任长风还在韩非手里,虽然谢文东预感他现在还活着,可是迟则生变,谢文东如果再在T市呆下去,恐怕离任长风的脑袋搬家的日子也就不远了。

谢文东在房里向东心雷等人交代一番之后,还没来得及收起电话,刘波便推门而入。当然他并不是一个人,在他身后还有四位青年。

其中两位黑衣服,黑鞋子,一看便知是暗组的兄弟。而在他们身前,则是两位相貌普通,脸上带着几分恐惧的青年,谢文东眉头皱了皱,看向刘波。后者会意,急忙说道:“东哥,这两位就是在洪门内部到处散发谣言的人。”

谢文东一听乐了。他不明白,怎么会有两个人?难道他们都是青帮安排在洪门内部的眼线?没想太多,谢文东眯了眯眼,坐在床边,笑着问道:“告诉我,你们两个叫什么名字?”

其中一位身穿白衣服的青年,身子一抖,颤声答道:“东。。东哥。。我叫杨浩。”另一位穿着灰色衣服的青年,也跟着答道:“我叫李天华。”

“很好。”谢文东打了个指响,继续问道:“消息是你们中的哪一个传出来的?”

杨浩和李天华相互看了看,皆不吭声。见状刘波被气笑了,他向两位暗组的兄弟点了点头,后者会意,两人几乎是在同一时间出手,猛得一脚踢向杨浩和李天华二人的膝盖处,“操,东哥问你们话呢,都他妈没长耳朵吗?”

杨浩和李天华闷哼一声,双双跪倒在地,两人身体不停地哆嗦,连大气都不敢喘。谢文东睫毛弯了弯,冷声说道:“如果你们再不说话,我就把你们的耳朵割下来。”

闻声,杨浩和李天华再也沉不住气了,两人偷偷看了眼对方,后者微微点了下头,抢先一步,说道:“东哥,消。。消息是我传出来的。”

“没错。。是。。是他先告诉我的,我才传给其他兄弟的。。”杨浩也急忙附和着说道。

杨浩和李天华的小动作,也许旁人没看见,可是坐在他们正前方的谢文东却看到了。刚才他还在怀疑杨浩和李天华到底谁才是青帮的眼线,可现在谢文东敢肯定他们二人都是青帮的眼线。他轻轻哦了一声,目光如同两把刀子,目不转睛地盯着他们二人。过了片刻,谢文东示意刘波过来,后者贴近谢文东之后,也不知道谢文东跟他说了些什么,只见刘波不停地点头,又转身在一名暗组兄弟的身边耳语了几句,那人听完之后便和旁边的人一同离开了房内。

等两名暗组的兄弟离开之后,谢文东目光一偏,看向李天华,突然问道:“告诉我,是谁要你这么做的?”

李天华被谢文东盯着浑身不自在,他下意识地低下头,颤抖着回答道:“没。。没有人要我这么做,是我自己传出去的。”

谢文东暗叹一声,对着刘波使了个眼色。刘波跟随谢文东多年,哪会不明白他的意思。他慢慢地从腰间掏出手枪,对准后者的脑袋,喝道:“如果你再不说实话,我就打碎你的脑袋。”

李天华吓得一缩脖,额头渐渐渗出冷汗,此时他又惊又怕,自己的老大是什么样的人,他比谁都清楚。可是如果他说出实话,要死的就不是他一个人了。想罢,李天华一咬牙,摇头说道:“真。。真的没有人让我这么干。”

他的话,别说是谢文东,就连刘波也不相信。谢文东暗暗摇头,说道:“机会我已经给了你,你自己不想要,那就别怪我不念同门之情了。”

谢文东的话刚说完,只听“嘭”的一声枪响,李天华还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只见他突然侧身而倒,双眼瞪的又圆又直,在地上抽搐了几下,便没了动静。再一看,他的脑袋上多一个血淋淋的窟窿。。

希望大家在《坏蛋之风云再起》这本书的陪同下,一起奋斗,都像流星那般,绽放自己。。。。。。

(更多精彩期待第6章)

阅读下一章
小说截图
文章速递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免责申明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0-2018 CN阅读网 ALL Right severed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