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扫描查看手机站

小说推荐

您的位置: 首页 > 男频小说 > 现代都市

最强邪少
分类: 现代都市 作者: 拈花笑
更新:2018-06-08 状态:完本 字数:271.78万字

简介: 什么,大小姐傲娇了?没事,苏哲会调教的;什么,御姐暴走了?没事,苏哲会降服的;什么,警花拔枪了?这……这个苏哲就要跑了 以保护美女为主,以吃美女豆腐为辅,这是每一个有原则有态度的男人应该要做的,且看平凡的少年,如何游走在众多美女之间,成为传说中的护花高手

全文在线阅读
手机阅读

扫码在手机打开

章节目录
小说试读

第一章陪美女猜谜语

中午,一列开往海城的火车上,有些人懒洋洋的在晒着太阳,有些人则正在吃着午餐。

而此时有一个少年,却坐在两截车厢的连接处,脸色平静,闭上眼睛,感受着疾风吹拂着发梢的惬意。

少年的上衣是泛白的衬衫,下衣是略微褪了色的牛仔裤,虽然搭配随意,却给人一种文静、儒雅的感觉,让人不知不觉中就对他产生了好感。

少年的名字叫做苏哲。

似乎是吹够了清风,苏哲决定往回走去。

而在苏哲经过的路线上,有一个列车餐厅,在一张靠窗的桌上,一男一女正在用餐。

看他们的衣着,显然都是富贵人家。

男人殷勤的向女人夹着菜,但换回来的,却是女人的冷漠。

女人名叫王宣茜,但是此时,在她美丽的容颜上,却尽是郁闷。

本来乘着假期,王宣茜难得独自去旅游,但是不知道这陶丰宇从哪里听到消息,硬是跟着来了。

王宣茜知道,这个陶丰宇喜欢自己,但让她苦恼的是,她不喜欢这个男人啊。

两人之间无话。

于是饭桌就此陷入到了沉寂之中。

陶丰宇似乎也察觉到了这一点,为了活跃气氛,他掏出来一盒扑克牌似的东西。

陶丰宇将这盒东西往桌上摆好,对女人说道:“宣茜,我这里有一些谜语卡片,我们来比试猜题吧,看谁猜得多,就当做娱乐一下玩玩,怎么样?”

王宣茜听到陶丰宇拿出来的,原来是益智类的谜语卡片,不禁笑了,她自幼读书都是名列前茅,掉出年级前三就认为是失败了。

答题,王宣茜才不会怕呢。

‘正好,这饭也是吃不下去了,既然这陶丰宇要测验智商,那我就彻底将他的智商给‘治伤’吧。’

王宣茜在心中腹黑的想着,然后轻轻的点了一下头,表示同意。

而就在这时,苏哲正好路过此处。

“哎,那谁,你先别走,我给你两百块钱,你就在这里帮我们计分吧。”

陶丰宇看见苏哲路过,正好想到没人来计分,于是便叫住他,阔绰的说道。

“啊”而苏哲听到陶丰宇的话后,却是被弄的糊涂了,“计分?计什么分?”

而略微了解后,苏哲明白了,然后点头道:“没有问题,我就帮你们计分吧。”

其实真正让苏哲动心的,是那两百块钱。

王宣茜推开身前的餐盘,拿起纸巾优雅的擦了擦嘴,没有看向苏哲,而是直接淡淡的说道:“开始吧。”

听到女人说话,苏哲才注意到王宣茜,心中不禁想到:“乖乖,还真是一个美女啊,只是看她的样子,应该是一个冰山美人吧,好冷淡的态度。”

而就在苏哲遐想间,陶丰宇已经将卡片粗粗的洗了一遍,然后从中抽出来一张,对着王宣茜说道:“问,小明对小华说,我可以坐在一个你永远也坐不到的地方!那么他坐在哪里?”

“小华的身上。”

王宣茜端过一杯咖啡,轻轻的抿了一口,然后不紧不慢的说道。

“好厉害啊,再来!”

陶丰宇夸赞了一句,随即又接着问道,“你爸爸的妹妹的堂弟的表舅的儿子的嫂子和你是什么关系?”

“亲戚关系。”

依旧没压力,王宣茜快速的回答道。

“两只狗赛跑,甲狗跑得快,乙狗跑得慢,跑到终点时,哪只狗出汗多?”

“狗狗可不会出汗哦。”王宣茜调皮的眨了一下眼睛。

“……”

答题还在进行着,但是这些题目似乎难不住王宣茜,反倒是陶丰宇提问的语气越来越弱,似乎被王宣茜强大的气场给打击到了。

‘好聪明的女人啊。’

苏哲看到王宣茜不假思索的报出答案,不禁赞叹道,顺着目光再仔细一打量,苏哲立马血脉喷张了起来。

“真是一个让男人疯狂的妖孽啊。”

盯着王宣,一股燥热涌上了苏哲的心头。

“怎么样,我厉害吧。”

一轮答题完毕,王宣茜得意的扯了一下嘴角,更显得迷人了。

“好吧,你厉害,她一共对了几道题啊?”

陶丰宇夸赞了一句王宣茜后,便对苏哲问道。

“在三分钟内,一共答对了十六道题。”听到问起,苏哲也如数回答道。

“好,那这次换我来问,你回答了。”

王宣茜似乎来了兴致,一把抢过陶丰宇手中的卡片,对他发问了起来。

“问:最早的姓氏是什么?”

“姓‘赵’!”陶丰宇急忙回答。

“不对。”王宣茜合上卡片,轻轻摇头。

“姓‘王’?”

“也不对哦。”

“那姓‘陶’吗?”陶丰宇摸了摸脑袋,再次猜到。

“你也太自恋了吧,不是啊。”

王宣茜不禁得意的笑了起来,果然陶丰宇跟她想象的那般:脑子缺根筋,不会转弯。

“姓‘善’!”一旁的苏哲终于忍不住了,插嘴说道。

“对了!”

王宣茜被苏哲冷不丁的吓了一跳,然后拿起卡片一看,苏哲说的正是正确答案。

“这个,为什么啊?”陶丰宇依旧不明所以。

“很简单啊,人之初,性《姓》本善嘛,那也就是说最初的人姓善喽。”苏哲微微一笑,对着陶丰宇解释道。

“哦,原来是这样啊,我好像有窍门了,再来!”陶丰宇不想在女人面前失了面子,于是主动说道。

“要想使梦成为现实,我们干的第一件事情会是什么?”

“啊?”可是听到题目后,陶丰宇还是跟刚才一样,两眼抹黑,一头雾水。

“是什么呢?”陶丰宇着急之下,却不经意间向苏哲看去。

“当然要睁开眼睛醒过来呀。”看到陶丰宇的样子,苏哲无奈的叹了一口气,帮他回答道。

“又猜对了!”王宣茜看着再次答对的苏哲,不禁另眼相看了。

于是王宣茜索性直接对苏哲提问了起来:“小刘是个很普通的人,但为什么能一连十几个小时不眨眼?”

“因为他在睡觉啊。”

苏哲也不甘示弱,淡淡的说道。

“……”

答题依旧在继续,不过此时却变成了苏哲和王宣茜之间的较量,压根就没有了陶丰宇什么事,他此时能做的,就是目瞪口呆的看着。

“家人问医生病人的情况,医生只举起五个手指,家人就哭了,这是为什么呢?”

“因为医生的意思是‘三长两短’。”苏哲的语气,从始至终都非常的轻松。

“十七道,三分钟内你居然对了十七道。”

陶丰宇惊讶的喊道,他此时已经完全的忘记了,这本来是他和王宣茜之间的对战,而苏哲才是计分的。

“真不好意思,虽然你很厉害,但最后看来,是我多赢了一道呢!哎,老兄,拿来吧。”

苏哲对着王宣茜微微一笑,然后话锋一转,却对陶丰宇伸出了手掌。

“啊,什么啊?”陶丰宇却满脸迷茫的问道。

“说好的两百块钱啊,你该不会是想赖账吧?”苏哲看着陶丰宇,不禁苦笑了起来。

“哦,对了!”

陶丰宇终于想起来了这件事,虽然对于苏哲抢了他的风头很不满意,但他还是打开了钱包,抽出了两张崭新的百元大钞递给苏哲。

“那么,再见了美女。”苏哲亲吻了一下钞票,没有看向给他钱的陶丰宇,而是对王宣茜眨了一下眼睛,然后转身便想走。

“你叫什么名字?在哪里上学?你一定是个高材生吧?”

王宣茜叫住了苏哲,她多么希望苏哲是一个高材生啊,因为这样一来,她输的也才不至于那么难堪。

而听到王宣茜的话后,苏哲停下脚步,摇头道:“我叫苏哲,苏东坡的苏,哲学的哲,其实我只上了一年的小学,对了,在那一年里,我倒是每次考试都得一百分,还被奖了好多小红花,这算是高材生吗?只是一年后被老头子拎回了家,然后整天陪着他玩,就再也没有上过学了。”

说完,在王宣茜的惊讶中,苏哲对她微微一笑,然后便消失在了她的视线里。

“就上了一年小学吗?”

王宣茜怔住了,她后悔问出这么一个问题,这……这不是自找羞辱吗?

经过一天多的行驶,火车终于进站了。

不过在来到车站外后,王宣茜却一脸不高兴的背对着正在打电话的陶丰宇。

原来陶丰宇先前说会有人来接他们,但是当下了火车后,他才想起来忘记给司机打电话了。

而王宣茜对陶丰宇的不细心很是无语,也不想看到他的脸,于是便心烦意乱的转过身,背对着他。

但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光头男子悄悄的来到王宣茜的身后,掏出一把尖刀顶在她的腰部。

“别动,再动老子就捅死你!”

与此同时,男子带着威胁性的话语,也传到了王宣茜的耳朵里。

第二章绑架?

‘绑架……?!’

一个可怕的词语浮现在了王宣茜的脑海中,吓的王宣茜心中一惊,恐惧和不安使得她娇弱的身躯颤抖了起来。

‘陶丰宇!’王宣茜在惊恐中想到了站在她身边的男人,于是将头微微的转向陶丰宇,企图能够得到帮助。

只不过让王宣茜感到心寒的是,此时的陶丰宇并没有看向她这边,而是低着头看着他自己的鞋子,插在裤兜里的双手因为害怕,也在不断的颤抖着。

王宣茜立马就明白了,陶丰宇已经看到了歹徒手中的尖刀,但是因为害怕,低着头假装没有看见。

‘这样懦弱的男人,呵……’

王宣茜在心中不禁冷笑一声,对陶丰宇的好感是一点也没有了。

“不要耍花招,乖乖跟我走,听清楚了吗?”

这时歹徒说话了,然后架着王宣茜,便向后面一条小巷子中走去。

这个歹徒显然是个老手,他利用身上宽大的风衣作掩护,恰到好处的掩藏了顶在王宣茜腰部的尖刀,然后一边劫持着王宣茜,一边慢慢的向后倒退走去。

因为是倒退着走路,所以光头歹徒难免看不清他身后是否有人。

有好几次,他都撞到了路人,惹得他们不爽的盯着他,那眼神,似乎在叫嚣着:你他妈的走路有没有长眼啊!

而每每到了这时,王宣茜便会生出希望,希望这个人能够帮助自己。

但是随后,王宣茜又绝望了。

因为不一而同的,这些路人在看到光头男子手中的尖刀后,顿时就怂了下去,然后一个个装作打电话、看风景的样子,但就是不再看向王宣茜这边一眼了。

一而再,再而三的燃起希望,但最终却都被浇灭了,王宣茜顿时觉得心如死灰。

“谁……谁来救救我啊!”

王宣茜害怕了,她在心中不断的呐喊,希望有人能出来帮助自己。

但是冷冰冰的现实告诉她,没有人!

眼看歹徒架着自己,就快要走进小巷里了,王宣茜闭上眼睛,她开始绝望了。

但意想不到的是,就在这时,一道身影却从旁边急速杀出,接着凌厉的一脚,猛地踢向了歹徒,将歹徒手中的尖刀踢飞而去。

尖刀不偏不倚,正好落在刚才路人聚集的地方,让那些装做看不见的人们,再也不能够装下去了,大叫着四处逃散出去,然后一脸惊恐的向王宣茜这边看来。

“是你!”

王宣茜也睁开了眼睛,然后惊讶的喊了出来,因为刚才踢向歹徒的人,正是在火车上遇到的苏哲。

“我操,小子,你是不是想死了啊”

歹徒再次摸出来了另一把匕首,然后恶狠狠的蹬向苏哲,“小子,我劝你还是聪明一点,不然就别怪我心狠手辣了。”

“是吗,那么我这时的台词是不是应该这么说:哎呀,我真的好怕怕,然后再跪地求饶呢?”

听到歹徒的恐吓,苏哲非但没有露出害怕的神情,反而从地上抄起来了一根脏兮兮的木棒,一边拍打着手心,一边对歹徒调侃道。

而看到苏哲摆出这副阵势,光头不禁恼怒了,他知道,如果不打倒这小子,怕是他不会罢休的。

于是光头歹徒先一把将王宣茜推到地上:“你先在一边呆着,等我收拾完了这个臭小子,再来收拾你!”

接着,光头歹徒紧握着匕首,凶狠的看向苏哲:“小子,既然你自己找死,那就怨不得我了。”

再接下去的一秒,光头歹徒便用尽他所有的力气,向苏哲冲了过来!

而众人看到这个场景,都不禁为苏哲感到害怕,想想也是,一个瘦弱的少年,怎么能够跟一个彪形大汉打呢?

并且这个大汉,还是一个凶恶的歹徒!

可是接下来苏哲的举动,却让所有人都震惊了,因为面对着歹徒,苏哲非但没有躲闪,反而无奈的摇了摇头,这神情,似乎是在为歹徒感到惋惜。

“哈哈!小子,你死去吧!”

看见自己的匕首就快要刺进苏哲的肚子中了,光头歹徒状若疯狂的大笑了起来。

“嗯,这是怎么回事?!”

但是仅仅过了一会儿,歹徒的眼中就露出了惊恐,他感到害怕了。

因为他看见此时的苏哲,重心往下一沉,双手握住木棒,然后用力一挥,木棒便以一种恐怖的速度,狠狠的击打在了他的胸口上。

这是何等恐怖的力道啊!

光头歹徒震惊了,他只觉得从木棒上传递过来的力道势如千斤,一股撕心般的疼痛也由然而生,使得他不能够动弹了。

而苏哲也抓住这机会,反身一脚,便将他狠狠的踹到了墙角上。

此时的光头歹徒感觉自己的胸口,先是一阵麻木,然后才逐渐恢复知觉,但是紧接着又升起了一股巨大的灼痛感。

光头歹徒张口一喷,便是喷出来了一口鲜血。

“唉,做什么不好,偏偏要做坏人,你这才是自寻死路啊。”

看着已经丧失了战斗力的歹徒,苏哲扔掉了木棒,走上前去想制服他。

但是就在这时,凭空从远方飞出来一颗弹丸,而当弹丸砸在地上的时候,登时升起来了一股红色的烟雾,阻挡住了苏哲的视线。

等到烟雾退去,苏哲正好看见一个灰衣男子抱起光头歹徒,拐进了巷角,下一秒便消失不见了。

看到这一幕,苏哲没有追上去。

因为很明显,刚才那个灰衣男子是光头歹徒的同伙,而且不知道这家伙还有没有其他的同伙。

老头子曾经跟苏哲说过,在没有了解清楚状况之前,千万不要盲目行事。

所以虽然感到疑惑,但苏哲并没有莽撞的追出去。

“嘿,我就说这个小伙子与众不凡吧?你瞧瞧,年纪轻轻,就制服歹徒,勇救美女,我看这个小子啊,以后肯定大有前途!”

“没错,没错!小兄弟,干的漂亮啊。”

而就在这时,刚才的人们忘记了自己对王宣茜的冷漠,纷纷上前对苏哲恭维道。

但苏哲没有理会他们,而是走到王宣茜的身旁,将她从地上扶起来,关心的问道:“怎么样,你没有事情吧?”

王宣茜摇了摇头,示意自己没事,此时在她的心中,充满了感动,因为在她最无助的时候,是苏哲这么拼命的在救她,对于这一点,王宣茜十分的感激。

而陶丰宇见到危险解除后,也一脸笑嘻嘻的向王宣茜走了过来,试图献殷勤。

但是却被王宣茜华丽丽的无视了,王宣茜只是将目光看向苏哲,真诚的说道:“苏哲,我一定会好好报答你的!”

“报答就算了吧。”苏哲却皱起了眉头,“我只是路见不平,不想坏人作恶罢了,而且我现在还有事,必须要走了。”

苏哲摇了摇头,谢绝了王宣茜的好意,他真不是想要贪图什么,才出手相救的。

“这可不行,你救了我,我怎么能够不报答你呢?”

王宣茜想了一会,然后从随身的包包里,掏出来了一个小册子和一只笔,在册子上写下了一个电话号码后,将那页撕下来交给苏哲。

“我王宣茜不是那种知恩不图报的人,这样,我给你一个电话号码,如果将来你有什么事情的话,能帮的我也一定帮。”

王宣茜用一种无比真诚的态度,向苏哲递来这个号码。

“好吧,这个我可以收下。”

苏哲也不矫情,接过纸条,折好后就放进了胸前的口袋里。

“那么,有缘再见吧!”

时间真的不早了,于是苏哲挥了挥手,便扛起他的行李往前走去,只留给王宣茜一个背影。

“宣茜,车来了,我们也走吧?”

就在苏哲离开之后,陶丰宇满脸堆笑的对王宣茜说道,而在他的旁边,则停着一部黑色宝马轿车。

“哼!”王宣茜冷哼一声,不过还是上了轿车。

毕竟陶家跟她所在的王家,在生意上有直接的往来,所以就算如何的不愿意,这点面子倒还是要给的。

而在另一边,苏哲正在赶着他的路。

苏哲之所以来到海城,其实是和他口中的老头子有关。

老头子是苏哲的爷爷,这是老头子对他说的。

但是苏哲对此却很怀疑,因为老头子姓什么,叫什么,苏哲的父母是谁,现在在哪里?

老头子总是讳莫如深,每当苏哲问起,老头子便会灌下一碗酒,然后假装喝醉了蒙混过去。

从小苏哲就跟着老头子练武,而且还时常被他无情的玩弄。

一会用各种稀奇古怪而又腥臭无比的药草给他泡澡,一会又将他饿个几天,然后把他拍晕,塞一个馒头后送到荒山老林里,让他独自走出来。

虽然当时苏哲对老头子恨的牙痒痒,但是现在反过头来又想想,苏哲还是蛮感激老头子的,因为多亏了老头子,才有了苏哲现在的一身本领。

所以当前几天老头子神秘出走,只留下一个地址,让苏哲到海城去的时候,苏哲想都没想的就过来了。

赶了老远的路后,苏哲终于来到了一幢带庄园的别墅前。

这个别墅非常大,而且装饰豪华,但更重要的是,这里,就是老头子要苏哲去的地方了。

“乖乖,是个有钱人家啊。”

看着别墅,苏哲一边感叹着,一边不忘按下了门铃。

只是数分钟后,一个六十多岁,身穿燕尾服的老者,就打开了别墅的大门,然后一脸好奇的盯着苏哲。

而看见里面有人出来了,苏哲决定先自报家门:“你好,我是……”

“你就是苏哲?”

但让苏哲惊奇的是,他还没有说完,老者却抢先报出了他的名字,愣了一下后,苏哲点头道:“没错,我就是苏哲!”

“哎呀,你终于来了,快进来,快进来,都等你半天了。”

在确认了苏哲的身份后,老者显得非常热情,拉着苏哲的手就往里走,“你可以叫我林叔,我是这里的管家,以后有什么需要的,尽管可以向我开口,不要客气啊。”

这莫名其妙的架势,让苏哲的脑子一时怔住了,而等他再回过神来的时候,他已经进到了别墅里。

第三章与刁蛮小姐的恶斗

进了门之后,老者对苏哲说道:“苏先生,你先在这里等等,我去叫大小姐下来。”

“哈?大小姐,什么大小姐?”

苏哲越来越听不懂了,不过当他想要仔细的询问老人时,老人却上楼了,留下苏哲一个人呆在原地。

苏哲无奈的笑了笑,自言自语道:“算了,既来之,则安之吧。”

说着,苏哲便在楼下转悠了起来,这个别墅非常大,而且装潢华美,采用的是欧式风格,典雅而又精致。

“乖乖,这里可真漂亮啊。”

打量了一圈后,苏哲一边感叹着,一边就向墙角处的一张真皮沙发上坐下。

“停下,谁允许你坐了!”

而就在这时,一道野蛮而又骄横的声音钻进了苏哲的耳朵里,阻止了苏哲下坐的动作。

苏哲惊讶的抬头,看向声音的来源。

只见一个大概十六七岁的女孩站在楼梯上,一手叉腰,一手指向苏哲。

看来刚才说话的就是这个女孩了,不过不得不说,她实在是长的漂亮。

乌黑明亮的瞳孔,长长的睫毛,纯白无暇的皮肤中透出淡淡的嫩红,薄薄的双唇娇嫩柔软,虽然此时的她正嘟着小嘴儿,但是那粉嘟嘟的样子,更能挑起人们的欲望,恨不得狠狠的去亲上一口。

上身一件紫色的小洋装,下身则是一条可爱的蕾丝裙,显露出两条均匀白嫩的长腿,非常的迷人和诱惑。

看看眼前这个刁蛮又可爱的女孩,苏哲眼中的笑意,不禁慢慢的增多了。

而就在苏哲打量着女孩的同时,这如小公主般的女孩,却也在打量着苏哲。

但是跟苏哲不同,她对苏哲的印象可就没有这么好了。

土包子、猥琐、不怀好意、穿着打扮落后主流时尚五百年!

这一个个印象,不断的从女孩脑海中蹦出来,使得她对苏哲的第一印象极其不好。

“抗议,抗议,我要抗议!林叔,我不要这个人,坚决,绝对的不要!”打量完了苏哲,女孩便转头对林叔者抱怨道。

“小媚,不得无礼!”林叔却不顾女孩的抗议,沉着脸装作生气的样子教训道。

可是女孩的不满越发的剧烈了,大喊道:“不管,不管,我不管,爸爸到底是怎么想的呀,居然找了这么一个土里土气的垃圾人来!”

“垃圾人?”

听到这个词,就算是好脾气的苏哲,也不禁皱起了眉头,他插嘴道:“是啊,是啊,我就是一个垃圾人,还真是抱歉了呢。”

说罢,苏哲也不再理会什么了,向下直接坐到了沙发上,然后翘起二郎腿悠哉的看向女孩。

“你……你算什么东西,我不是说过不允许你坐到我家的沙发上的嘛,你这个垃圾人怎么那么没礼貌?”

看见苏哲坐下,女孩气的眉毛都要拧到一块了。

“我没礼貌?”

听到女孩这么说,苏哲差点要笑死,不过他还是先忍了下来,然后装出一副木讷的样子回答道:“大小姐说的对哩,俺……俺就是一个垃圾人,但是俺这个垃圾人有一个特长,那就是擅长发现适合自己的垃圾桶,来的时候没感觉,但是现在嘛,俺觉得这个别墅,就是一个特别适合俺居住的垃圾桶哩。”

说着,苏哲还不忘对女孩眨巴眨巴眼睛,露出一个人畜无害的表情。

“噗……”

听完苏哲这番话,林叔马上就反应过来了,并不禁笑出了声。

而站在楼梯上的女孩,则一时摸不着头脑,在用手指敲了敲她的小脑袋后,她似乎终于意识到苏哲话中的隐意了,不禁怒火中烧,喝道:“好啊,原来你是在变着法子骂我啊!”

其实刚才那番话苏哲说的非常聪明,他首先承认了自己是垃圾人,然后指出这个别墅就是一个垃圾桶,那么言下之意,不正是表明居住在这别墅里的女孩,也是垃圾桶里的一件垃圾吗?

“我说大小姐,你怎么那么说话呢?你说我是垃圾人,我也顺着你的话承认了,可最后你怎么又反过来骂我了呢?奇怪,真奇怪!”苏哲也不嘴软,继续还击道。

“你……你这个无赖!流氓!禽……禽兽!”

被苏哲气的不轻,女孩说话都结结巴巴了。

苏哲看着好笑,不过依旧没有忘记反讽,于是继续笑道:“我的千金大小姐,你说我是无赖、流氓,这两个我都认,但是何来禽兽这一说法啊?我似乎还没有做过禽兽之事吧?要不你跟我先做一回禽兽之事,然后你再骂我是禽兽,那么我就心安理得的接受,你看怎么样?”

“你……你……你……”

女孩真是郁闷了,她发现气也气不过苏哲,吵也吵不过苏哲,最后倒是气的自己说不出话来了。

“滚,快给我滚出我的房子!”女孩指着房门,亮出了她最后的杀手锏。

而苏哲则微微一笑,说道:“你以为我稀罕这里吗?好,我走,拜拜了您哎!”

说着,苏哲便真的向门口走去。

可是苏哲这么一走,却吓得林叔不轻,他急忙下楼追过去,拉住苏哲的衣袖慌张的说道:“苏先生,苏先生……你可不能走啊!我家小姐刚才是过分了点,我这里就代她向你赔礼道歉了!”

说着,林叔便向苏哲弯腰道歉。

“林叔……”

看到老者这副样子,女孩不禁气的跺脚。

“嗯?”

不仅是女孩,苏哲也郁闷了,说起来从进屋直到现在,除了跟女孩拌嘴之外,他还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来这里干什么的呢。

而老头子只是给了他这里的地址,让他过来,也并没有说清楚到底要他来这里干什么啊。

缓了缓脚步,苏哲停了下来,然后疑惑的向林叔问道:“你不让我走?好吧,那你就先说说看,我爷爷让我来这里到底是要我干什么?你们又为什么非要我留在这里?”

“咦?”听到苏哲这么问,林叔惊讶了,“苏先生,难道你还不知道吗?”

“我能够知道什么啊?”苏哲无奈的摊摊手,表示自己一无所知。

第四章帮手

看到苏哲这个样子,林叔虽然感到奇怪,不过还是向他解释道:“好吧,既然苏先生你不知道,那么我就告诉你吧,你是我们家老爷请来保护小姐的。”

“啥?我没有听错吧?”苏哲指了指自己,然后又指了指女孩,震惊道:“你是说要我保护这个野蛮丫头?”

“你说谁野蛮呢?明明自己就是一个垃圾人,哼!”女孩听到苏哲的话后,却别过头去,不满的哼哼道。

“是的,苏先生。”而林叔则肯定的对苏哲点了点头。

“那就是说我是她的保镖喽?”苏哲再次将手指向自己。

“也不算是保镖吧?”

林叔皱了皱眉头,解释道:“我家小姐名为杨柳媚,是老爷的独女,而这次是老爷亲自拜托他的好友,嗯?应该就是你刚才说的爷爷吧,请他让你来这里保护小姐,但没有说你是保镖,而是说苏先生你是我们家尊贵的客人。”

“原来如此。”

苏哲在听了林叔的话后,总算是知道了一点,不过同时他也在心中哭喊道:“死老头子啊死老头子,你怎么就稀里糊涂让我来这里,还让我保护这个恶女呢?这……这不是摆明着要耍我嘛!”

不过再怎么抱怨也没用了,苏哲只当自己上了条贼船。

“苏先生,有言道,既来之,则安之,既然这是你爷爷之命,我家老爷之请,那么你还是安心的先在这里住下吧。”

似是看出了苏哲所想,林叔意味深长的对他笑了笑。

然后林叔转头看向杨柳媚,说道:“小媚,我还有一点事情要处理,那么就请你先带着苏先生到处转转,熟悉一下环境,你们两人之间也多聊聊,加深一下理解,但是要记住,不可以无礼,知道吗?”

说完,也不等杨柳媚是否同意,林叔便逃也似的急忙离开了。

“‘既来之,则安之’,这不刚才我说的话吗?这林叔,似乎也不简单啊。”苏哲看着林叔的背影,若有所思的想道。

“咦,那个谁,你难道很厉害吗?”

在林叔走后,杨柳媚的眼珠子一转,居然主动对苏哲搭话道。

“首先,我不叫那个谁,我的名字叫苏哲,苏东坡的苏,哲学的哲,然后,我从来没有说过我很厉害,不过要是跟你打的话,我勉强应该可以获胜。”

苏哲一脸笑意的盯着杨柳媚,说道。

“流氓,垃圾人!”

杨柳媚啐了一声,接着抬起头,用一种不屑的语气说道:“你是我爸爸找来的,但是我还没有承认你有资格能够保护我,你首先要证明一下你的实力,不然的话,我只能够当你是一条米桶里的米虫,是贪图我杨家的钱而来的。”

“哦,既然大小姐已经将话说到这个份上了,那么如果我不接受挑战的话,岂不是要毁了我一世的英名,说吧,你想要我怎么做!”

虽然知道这小妞肯定在想着什么坏主意,不过苏哲也没有办法了,因为他此时实在是没有地方可去啊。

与其再回到那个荒无人烟的小岛上,那还不如暂时先在这里住下,虽说这里有一个刁蛮小公主,但是就目前的情况看来,她还是在自己掌控范围之内的。

于是苏哲也就没有什么好担心的了。

“这个嘛……”杨柳媚狡黠的一笑,说道:“你跟着我来就是咯。”

说完,杨柳媚就朝二楼走去。

“这小妞,到底想要玩什么花样?”

虽然非常疑惑,不过苏哲倒也不怕这野蛮丫头,于是也跟着上到了二楼。

似乎心情极好,杨柳媚蹦蹦跳跳的向前行进着,而在后面的苏哲看着她如此活泼的样子,感慨道:“如果少一些任性,还是蛮可爱的嘛。”

杨柳媚带着苏哲来到了二楼最深处的一间房间里,而还没有开门,就听到里面传出来一声声女子铿锵有力的呼喝声。

“你到底想要干什么?”

苏哲在门口听了一会,更加的糊涂了。

“干什么?”杨柳媚故作神秘,然后装出一副威胁的模样恐吓道:“我是要好好的教训教训你!”

说罢,杨柳媚就推开房门走进去,而苏哲苦笑着摇了摇头,也紧跟着走了进去。

进入到房间后,苏哲算是明白了,这是一个跆拳道室的练功房,地上铺满了防摔用的垫子,而一个身穿跆拳道服的二十五六岁女子,正一边大喊着,一边在猛烈的踢着一个沙袋。

只见杨柳媚在进到房间后,一下子就扑到那女子的怀里,用略带哭腔的声音诉说道:“秦怡姐姐,秦怡姐姐,你一定要为我出头啊,呜呜呜呜……”

“怎么了,小媚?”

看到杨柳媚这梨花带雨的模样,那叫秦怡的女子不禁心疼的问道。

“是他!”杨柳媚看向苏哲,愤愤的说道:“我被他欺负了,秦怡姐姐,你一定要帮我出气啊,呜呜呜呜……”

“什么!居然有人敢欺负你,看我不好好教训他!”

秦怡是杨柳媚的表姐,从小两人就特别要好,现在暂住在别墅里,而此时听到杨柳媚被欺负,秦怡一下子就心疼了,然后也带着怒气看向苏哲。

“你是什么人,居然敢欺负小媚?林叔也是的,怎么会放你这么一个禽兽进来。”

完全不给苏哲辩白的机会,秦怡就将苏哲定义为了敌人。

“我这算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苏哲看了看一脸怒气的秦怡,又看了看背地里正在做鬼脸的杨柳媚,苏哲明白了,他被杨柳媚摆了一道,这小妞想要借刀杀人啊。

不过该解释的还得要解释,苏哲清了清嗓子,回答道:“这位姑娘,你可不要误会,我才没有欺负这个野蛮丫头,我叫苏哲,苏东坡的苏,哲学的哲,据说是这家别墅的主人请来的客人,顺带着还有保护这野蛮丫头的任务,以上!”

苏哲咧开嘴,尽量让自己的笑容看起来更柔和一点,但是很可惜,他的努力并没有得到秦怡的认同。

“呸,你以为这些话我会信?”秦怡眼神犀利的看向苏哲,“客人?保护?开什么玩笑,就凭你那脆弱的身板?真是大言不惭!”

秦怡打量了一眼苏哲,发现此人不壮,眼神也不犀利,哪里像是一个很有实力的人,更何谈保护杨柳媚。

所以秦怡认定了苏哲除了是一个禽兽之外,还是一个骗子,于是对他的印象越来越不好了。

第五章试探

“唉,我心昭昭,奈何斯人不信啊,我的话已经说完了,你爱信不信吧。”

苏哲叹了一口气,表示无奈,这年头,说些真话怎么就那么难呢?

“秦怡姐姐,不要跟他客气,直接上去教训他就是了,我也觉得这人一定是个骗子,骗了爸爸,不然的话,爸爸怎么会找这么一个弱不禁风的人来。”

杨柳媚也在一旁添油加醋的鼓动道,说着,她还不忘向苏哲这边挑了一下眉毛,那神情,似乎是在幸灾乐祸。

“嗯,也好,不能够让一个骗子进门来。”秦怡听完后,也点头同意,然后站起身来,挑衅的对苏哲说道:“你有没有什么真本领,直接比试一下就知道了。”

刚才还没有感觉,但现在这秦怡一站起来,倒让苏哲眼前一亮了。

这女人的五官很精致,一头秀发绑成马尾束在脑后,虽然穿着白色的练功服,但是脚上却又套了一双黑色丝袜,完美的包裹住了她细长的双腿。

并且不知道是不是刚才练功太猛了,她右腿上的丝袜破了一个洞,露出来一片粉白的皮肤,这一黑一白相对比,更增添了秦怡的魅力。

而那边的秦怡已经摆好了姿态,等待着苏哲的进攻,但是左等右等,都看不到苏哲有任何动作,只是呆呆的在注视着什么。

疑惑之下,秦怡也顺着他的视线找去,最后发现这苏哲居然在盯着自己身前看,顿时就让秦怡羞红了脸:“流氓!禽兽!去死吧!”

秦怡恼羞成怒,也不待苏哲反应,一个扫堂腿,就抢先攻了过来。

别看秦怡只是一介女流,其实她自小就在武馆里练武,现在更是已经拿到了跆拳道和柔道的双黑带,她自信对付这么一个色色的少年,肯定没有问题。

但是她错了,她这自信的一招,在还没有来到苏哲的身前时,就发现苏哲的身影,如鬼魅般的消失不见了。

而等她反应过来时,秦怡却发现自己全身都动弹不得了,再接着,她便震惊了。

因为苏哲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来到了她的身后,此时正一只手抱住她踢过来的腿,另一只手则拦腰抱住她的身子。

更让秦怡羞怒的是,苏哲抱住她腰的手,位置非常尴尬,那角度,正是她的身前地方。

只是刹那间,秦怡的小脸就滕红了起来,全身更像是触电一般的僵直前倾下去。

而在一旁的杨柳媚看到这副情景,不禁为秦怡担心,并大声的呵斥道:“禽兽,快放开秦怡姐姐!”

似乎也觉得过分了,苏哲放开了秦怡,并赔笑道:“失误,失误,我是不想跟女人打架的,只是刚才你的进攻来的太突然了,于是下意识的,就不小心碰到了你的……,真是不好意思啊。”

苏哲将手放在后脑勺不停的道歉,但是看着苏哲这副无辜的样子,秦怡却紧咬着嘴唇,气疯了。

她咬牙道:“你是故意的!”

“不,不,不,我是无意的啊,真的是失误。”苏哲急忙摆手,否认道。

但是秦怡怎么会相信他的话,被气的失去了理智的秦怡,大叫着又向苏哲踢过来,而这次,她攻击的是苏哲的后脑,看来秦怡是真的怒了。

都知道后脑是人体最脆弱的地方,苏哲看到秦怡这攻势,也被吓了一跳。

“你们真是太过分了!”

被一而再,再而三的挑衅,苏哲也有点认真了起来,他决定还击。

跟上一次一模一样,在秦怡即将要临近到苏哲身前时,苏哲的身影再一次消失了,而之后秦怡又感受到了那种全身被禁锢的感觉。

秦怡后悔了,她后悔不该对苏哲动手的,因为她知道了,这苏哲是一个高手,实力非常强。

但同时,感受到苏哲在自己胸部不安分的手后,秦怡更明白了,这个人真的是一个流氓!

“快放手!”受到极大侮辱的秦怡恼羞的回过头去,此时的她面红耳赤,又急又气的喊道。

“好,我放手。”

苏哲不是一个正人君子,但也不是一个小人,要不是杨柳媚和秦怡这般没头没脑的来攻击自己,他是断然不会对女人出手的。

但同样的,在经过她们接二连三的挑衅之后,苏哲也不想吃亏。

虽然答应了要放手,但是在手抽离出秦怡之时,他也不忘狠狠的抓上一把,算是对她的惩戒。

“你……嘤……”

冷不提的被苏哲袭击,秦怡娇羞的叫了一声后,便软软的趴到了地上的垫子上,双颊也羞得通红。

而一旁的杨柳媚看到秦怡这个样子,也急忙上前抱住她,并给了苏哲一个白眼:“呸,流氓!你这次也是无意的?”

苏哲一边动动手指,似乎在体会刚才的余味,一边漫不经心的回答道:“不,这次我是故意的。”

“你!”

“你!”

在听到苏哲光明正大的承认后,杨柳媚和秦怡都抬起头来盯着他,眼中似是要喷出火来。

但是苏哲却对这一切都视若无睹,拍了拍手,他说道:“我这个人有一个优点,那就是有人偏不要我干,我就偏要干。”

“这不是优点,是厚脸皮好吗。”杨柳媚在一边嘟囔道。

苏哲看了她一眼,不过并没有理会,接着说道:“所以杨大小姐,虽然知道你讨厌我,但是这个活,我还就接定了,并且既然要我保护你,那么从今天起,你就要听我的话,知道了吗?”

“你休想!”杨柳媚立马抗议道。

但是很可惜,她的抗议被苏哲无情的忽视掉了,“你有权提出抗议,但是我肯定不会答应,这就是现实,请你老实的接受吧。”

说罢,苏哲又看了一眼躺在地上的杨柳媚和秦怡,嘴角一挑,便向门口走去了。

“秦怡姐姐,你看看,这都什么人啊,真是气死我了。”杨柳媚看着苏哲的背影,咬牙切齿道:“等着吧,我一定要赶你出去!”

而秦怡此时却不说话,只是默默的看着苏哲消失在门口,但是在她的脸上,写满了不甘心。

阅读下一章
小说截图
小说合集
美女 好看的美女小说 完结的美女小说
美女小说 更新:2018-06-19
最近有很多书友问小编有什么美女小说小说,美女小说小说有哪些?今天小编就给各位小伙伴带来2018美女小说小说。喜欢看小说的书友们千万不要错过了,CN阅读网为你带来最新最好看美女小说小说。
好看的美女小说 更新:2018-06-19
最近有很多书友问小编有什么好看的美女小说小说,好看的美女小说小说有哪些?今天小编就给各位小伙伴带来2018好看的美女小说小说。喜欢看小说的书友们千万不要错过了,CN阅读网为你带来最新最好看好看的美女小说小说。
完结的美女小说 更新:2018-06-19
最近有很多书友问小编有什么完结的美女小说小说,完结的美女小说小说有哪些?今天小编就给各位小伙伴带来2018完结的美女小说小说。喜欢看小说的书友们千万不要错过了,CN阅读网为你带来最新最好看完结的美女小说小说。
文章速递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免责申明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0-2018 CN阅读网 ALL Right severed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