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好!被他发现了!”

眼看着胖道士向着自己走来,陆飞忍不住心里一紧,赶紧便对小白狐问道:“怎么办?他发现我们了!”

“没理由呀!我都已经躲进你身体里了,他不可能发现才对呀……”

小白狐更是急的不行,陆飞一旦暴露,等待她的很有可能就是灭顶之灾呀,她又岂能不急?

“趁他还没有靠近,要不我跑吧?”这是陆飞目前能想出的最好办法了。

“别!就你这样又怎么跑得过他!”小白狐赶紧制止了陆飞,强装镇定道:“先看看再说,或许他并没有发现我!只是想向你打听一下而已!”

跑肯定是跑不过的,既然如此,那还反倒不如赌他并没有发现自己。

“好吧,听你的!”

陆飞也是第一次摊上这样的事情,又没有其他更好的办法,只能听小白狐的,死马当作活马医吧。

陆飞本来挺紧张的,生怕惹恼了这位大爷,会给自己和小白狐带来灭顶之灾,谁知这胖道士刚一开口,便把陆飞给惊呆了:

“这位小哥,我看你骨骼惊奇,实在是万里挑一的修行奇才,斩妖除魔,维护世界和平就靠你了!”

我勒个去,这不是《功夫》里面,老叫花子忽悠星爷的经典台词么?他这是要闹哪样?

陆飞心里恐惧稍减,于是笑道:“你接下来是不是想说,你手里有一本武功秘籍,是无价之宝,看我有缘,打算便宜卖给我?”

“呀!你怎么知道?”

胖道士一脸震惊的看了陆飞,然后就从怀里抽出了一本薄薄的小册子,说道:“我这儿有一本《登真隐诀》,确实可称得上是我茅山的无价之宝,见你如此有缘,便十块钱卖于你吧!”

“且!”

这要是换作平时,陆飞肯定会对胖道士竖起中指,这都什么年代了,还玩儿这个,骗子也要与时俱进的好吧?

“《登真隐诀》?这不是茅山大佬陶弘景的大作吗?”就在陆飞一脸无语,正准备拒绝之际,他体内的小白狐儿却是惊呼失声,下意识对着陆飞喊道:“快!买下来!一定要买下来!”

“嗯?”陆飞一愣,这才仔细的打量了一下胖道士手里的小册子,横看竖看,他也没觉得这玩意儿和一般的盗版书有什么区别。

不过,既然小白狐如此急切的想让自己买下来,那肯定是有她的理由的,更何况,才十块钱,也不贵嘛。

“好!我买!”

陆飞随手掏出了十块钱,递给了胖道士。

“嘿嘿,没想到你还挺识货的嘛!哈哈……我真是越来越喜欢你了!”

“靠——你个老玻璃!”

陆飞心直口快,一句猛话便丢了出去,刚一说完,陆飞就后悔了,别看这胖道士看起来不咋样,但能将小白狐逼成这样,想来定是一个有本事的人。万一惹恼了他,再一巴掌拍死自己怎么办?

好在胖道士并没有生气,而是嘻嘻的笑了起来:“我可不是什么老玻璃,实话告诉你吧,我乃茅山派前无古人,后无来者,打遍天下无敌手的茅山派掌门人纯阳子……”顿了顿,胖道士这才有些不好意思的补充道:“的师弟,道号纯阴子!看你根骨奇佳,我欲收你为徒作为茅山派第八十一代弟子,此等好事,我除了说恭喜之外,我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噗嗤——”

陆飞终于忍不住笑出了声,如果不是看他一身道袍,陆飞真的有些怀疑他到底是不是道士了,这说起来怎么和星爷是一套一套的?

“你觉得如何?”

纯阴子老道直接无视了陆飞的嘲讽,一本正经问道。

“没兴趣!”

陆飞是一个俗人,成天就幻想着妻妾成群,财富如山呢,哪里会有兴趣去当什么道士,断然拒绝道。

“嘿!臭小子,你还跟我傲娇是吧?”纯阴子佯怒道:“信不信道爷让你尝尝万蚁蚀心符的味道。”

“切!”

陆飞哪里听说过什么“万蚁蚀心符”,全然没有将纯阴子的威胁放在眼里,反而是得寸进尺的对着纯阴子竖起了中指,眼中极尽嘲讽之色。

“哼!”谁知纯阴子这次似乎是真的动怒了,随手便从怀里冒出了一道灵符,啪的便是一声丢了过去。

灵符无火自燃,刹那间,陆飞只感觉自己仿佛真的掉进了蚁穴,成千上万只蚂蚁拼了命的往自己的身体里钻,又痛又痒,这酸爽……

“啊——呀呀!好你个臭道士,你给小爷施了什么妖法?”陆飞一脸痛苦的倒在了地上,大叫的同时,还不忘指着纯阴子的鼻子骂道。

“嘿嘿,老道早就告诉你咯,这是万蚁蚀心符,专门对付你这种不听话的人!哈哈……”

纯阴子开怀大笑,这种“万蚁蚀心符”是他最新研制的独门符篆之一,死不了人,但用来惩罚一些不听话的人却是效果奇佳。

事实上,纯阴子也不可能会伤害陆飞,因为他的确是看重了陆飞的根骨,想要收他为徒,好把自己这一身的本事尽数传授与他。

纯阴子这人闲散惯了,为人又放荡不拘,当年师父要将茅山掌教的职位传授给他,他都不屑一顾,唯独让他挂念的便是自己还没有一个可以传承衣钵的徒弟。

这一次出世,除了追查九尾妖狐的下落,很重要的一点就是为了给自己找个传人。如今好不容易遇到一个合适的,他自然不会放弃。

无论如何,他也要收下这个徒弟。

“嘿嘿,怎么样?臭小子,现在愿意拜我为师了吗?”

“我呸!要我拜你为师,你做梦去吧!我宁死不屈!”陆飞虽然难受的要死,可越是如此却越是激起了陆飞骨子里的倔强,说什么也不愿意就范!

“呃……这……”

纯阴子有些犹豫了,他是真没想到陆飞的性子会这么的犟,想他堂堂茅山派第一高手,自己要想收徒,只要放出话来,茅山派中不知道多少青年才俊挤破了脑袋想要成为自己的弟子。而自己现在死皮摆列的要收陆飞为徒,他竟然不肯?

好半晌之后,纯阴子回过神来,忽然咧嘴一笑:“嘿,也好,你越是这样,我便越要收你为徒!你这徒弟,我收定了!”

“哈哈——”

纯阴子开怀大笑,咬了咬牙,仿佛是下了很大的决心一般,猛的从怀里冒出了一个漆黑色的小袋子,一把扔给了陆飞:“好徒儿,初次见面,这是为师送你的见面礼,省着点儿用!我就这点儿存货了……”

话音落下,陆飞终于感觉自己身上痛苦消失了,猛的站起身来,却发现眼前空空如也,纯阴子早已不知去向。

“哇!好强大的灵力波动!这里面莫非全部都是灵符?”

纯阴子一走,小白狐便也放下心来,红光一闪,刚才的宫装美女便再度出现在了陆飞面前。

“你没事吧?”

相比于灵符,陆飞明显更关心小白狐儿。

“没事儿,刚才真是谢谢你了,你不知道,这纯阴子可是茅山数一数二的绝顶高手,就算是我师父见到他也要退避三舍!”

“啊?这么厉害?”

陆飞一脸怀疑的样子,说实话,他是真没看出这胖道士有什么厉害的。

“还是赶紧看看他给你留下的见面礼吧,那袋子上面刻有驱妖辟邪的符篆,我不能靠近的。”

小白狐却对纯阴子留下的东西相当的有兴趣。

“哦……”

陆飞点头,这才捡起了地上的袋子,打开一看,里面果真装着灵符,足有上百道之多。

“且,不就是一堆废纸么?有什么好稀奇的……”

陆飞满脸不屑一顾的样子,除了灵符,里面还有一块黑色的金属牌子,上面用小纂体写着:“茅山”二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