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废纸?你说它们是废纸?”小白狐像是看白痴一般的看了陆飞一眼:“这些可都是保命的法宝,不夸张的讲,里面随便一张灵符都够在江城买一套房子了!你居然说他们是废纸?”小白狐满脑门儿的黑线。

“啊?这么值钱?”

陆飞震惊,随便一张灵符都可以在江城买一套房子?那岂不是说,它们每张都能值上百万?

“哼,那是当然!而且这可是符王纯阴子亲自制作的灵符,应该比普通的灵符更加值钱才对!就算有钱也不一定能买得到!这种东西,从来都是有市无价的。”

小白狐儿倒是知道的挺多,事实上,她对纯阴子也不熟,这些都是她师父告诉她的。

“呃……既然这么值钱,那他为什么会给我?不会是假的吧?”陆飞一脸很怀疑的样子,天上掉馅饼这种好事儿,陆飞从来不信。

“嘻嘻,那你试试不就知道了!咯,那张红色的好像是威力最大的雷符,试试看吧。”

“可是我不会用呀?”抽出雷符,陆飞颇有些狗吃刺猬无从下嘴的感觉。

“你傻呀,他不是给了你一本儿《登真隐诀》吗?那里面应该就有使用这些符篆的方法!”小白狐很有些为陆飞的智商捉急。

“哦,对呀!我先看看!”

一听这些灵符如此的值钱,陆飞的积极性一下子就被调动了起来。

果然,很快他便在那本儿《登真隐诀》的附录里找到了雷符的使用方法。

“就是它了!”

“三清祖师在上,三茅师祖返世,神符命汝,常川听从……”

陆飞一手捧着《登真隐诀》一手拿着雷符,煞有其事的跟着念叨起来。

“等一下!”小白狐突然打断了陆飞:“我还是躲进你的身体里吧,不然这雷符我可吃不消……”

话音刚落,小白狐再度化作了一抹红光,直接没入了陆飞体内,说道:“好了”。

陆飞于是接着念道:“敢有违者,雷斧不容,急急如律令,赦!”话音落下,雷符出手。

就在这一刻,周围凭空出现了一股旋风,紧接着陆飞便感觉天色骤然一暗,只听轰隆一声,一道惊雷从天而降,直接劈在了路边的一棵大树上面。

咔嚓一声,足有脸盆粗的大树,拦腰截断,当场便被轰成了一截焦炭。

值得一提的是,距离大树不远的一辆宝马车里,一位妻子正在为婚外恋的问题和丈夫争吵着什么,丈夫自然不会承认,当场赌咒发誓,若是偷吃,便遭天打五雷轰。这种誓言,他每年都要发个几十上百起,从来没出任何问题。可是这一次……

就在丈夫的话音刚刚落下之际,轰隆就是一道惊雷打了下来,不偏不倚,刚好就劈在了汽车附近的大树上面。若是他们停车的位置再往前几米,他们的下场可想而知。

丈夫吓傻了眼,赶紧捂住了自己的嘴巴,妻子则是不依不饶……

举头三尺有神明,从那一天以后,丈夫变成了一位虔诚的有神论者。

小插曲不提,却说陆飞同样也被这雷符的威力惊的长大了嘴,好半天才反应过来,有些艰难的咽下一口口水,情不自禁道:“我去!好厉害呀!”

望着大树上缓缓升起的青烟,陆飞忽然感觉自己的世界观一下子就被今天所发生的事情颠覆了。

先是遇到了传说中的“狐狸精”,接着又是茅山道士,然后又是这雷符……

“不愧是号称符王,这灵符的威力……怎么样?现在你相信了吧!”

小白狐重新出现在了陆飞面前,同样有些咋舌的看着烧焦的大树说道。

“嗯!好厉害!这老道士果然够意思呀!这么好的东西也舍得送给我!”

陆飞一脸兴奋的点了点头,随即又从符袋里掏出了那块金属牌子,这才发现那牌子上除了用小纂体写着“茅山”二字外,下面还有一行小字,上面写着:“茅山派第八十一代嫡传弟子:一阴子”!

“一阴子?这不是给我的吗?怎么回事一个叫一阴子的人?”陆飞有些疑惑的嘀咕了一句。

“呃,这应该就是纯阴子给你取的道号吧。”

旁边的小白狐儿不置可否说道。

“什么!我的道号?一阴子?!”

一听这话,陆飞差点儿没有当场呕出二两鲜血。

我勒个擦,嚓!嚓!嚓!

一阴子,这尼玛到底是什么破名儿呀,没文化真可怕,所谓阴子,那不是指的男人身下的两个蛋蛋吗?一阴子,这意思不就是一个蛋蛋?

陆飞当场就有一种想把这块破牌子扔掉的冲动,不过看在纯阴子给自己留下了这么多好东西之后,他又强忍住了,重新将这块牌子放回了符袋里面。

“哼!臭小子还好你识相!不然要你好看!”陆飞所不知道的是,纯阴子其实根本没走,而是拿了一块板砖站在了陆飞身后,一旦陆飞敢将手里的铭牌扔掉,他便会毫不犹豫的一板砖拍在陆飞的头上。

得亏了陆飞没有扔掉那块金属牌子,要不然……

“好了,我要回家了,你也走吧,不然再碰到纯阴子,你可就危险了!”

由于今天一下子发生了太多事情,陆飞很想赶紧回家好好梳理一番,不出意外的话,自己以后的生活怕是要彻底改写了!

萧雯,你这个贱人等着,总有一天,我会让你为今天的决定后悔的!

“啊?走?可是我要往哪里走呢?”小白狐的脸上闪过了一抹迷茫,自从自己偷偷背着师父逃下山来,自己就被道家的人给盯上了,现在回师门,她又担心师父的责罚。可要是不回山里,她似乎也没别的地方可去了。

看了看陆飞,小白狐的眼前忽然一亮:“小哥哥,要不我跟你一起回家吧!”

“啊?跟我回家?”

陆飞一愣,要说带着这么个俏生生的美女回家,他不动心那是假的,于是扭捏道:“这……不太好吧?万一那个纯阴子再来抓你……”

“呃,你手里不是有他的灵符吗?他要是再来,你就可以用灵符保护我呀!”

“这……”陆飞犹豫了。

“求求你了,小哥哥……我是真的没地方可以去了……”小白狐一脸的楚楚可怜道。

“好吧!那就先回去再说吧。”

瞧着小白狐一脸梨花带雨的样子,陆飞的一颗心一下子就软了,想了想,最终还是答应了小白狐的请求。

“耶!我就知道小哥哥最有爱心了!走着,前面开路滴干活。”

一听陆飞答应了带自己回家,小白狐马上便破涕为笑了,又吐了吐舌头,一脸的俏皮笑道。

“走着……”

得到纯阴子这么多的珍贵灵符,身边又有一位国色天香的美女陪着,陆飞的心情也是一阵大好,瞬间便从女友背叛的阴影中走了出来。

……

“呼呼……真是气死我了!居然还想用我的灵符来对付我!混账小子,我饶不了你!”

陆飞带着小白狐走了不到一分钟,刚刚陆飞所站的位置上,赫然出现了纯阴子的身影。此时的他正一脸恶狠狠的瞪着陆飞和小白狐儿,如果不是想放长线钓大鱼,他真恨不得立即上去抓走小白狐儿。

只不过他也知道,此时就算抓走小白狐儿也无济于事,他的目标重来都不是这只涉世未深的小白狐儿,而是想揪出她背后的那位九尾妖狐,那才是他的终极目标。

这样也好,就让自己的徒弟先和她接触一段时间吧,权当是入门历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