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那是什么法宝呀?好厉害的样子!”小白狐儿涉世未深,对于一切新鲜事物都保持着好奇心。

“那是汽车,不是什么法宝。”陆飞解释道。

“哇塞!原来这就是汽车呀!我听我师父说过,这就是你们世俗中人的‘纸甲马’对不对?”一听“汽车”二字,小白狐儿一下子兴奋起来。

“纸甲马?什么是纸甲马?”陆飞也对小白狐儿口中的“纸甲马”来了兴趣。

“呃,也算是灵符的一种吧,绑在腿上赶路用的。”小白狐儿也很耐心的解释道。

“哦?那我的符袋里面有吗?”陆飞越发来了兴趣,赶紧问道。

“没有。”小白狐儿摇了摇头,紧接着又不无羡慕道:“不过你符袋里有比它更高级的神行符,速度可比纸甲马快多了!”

“啊?真的!”陆飞原本挺失望的,一听符袋里有比“纸甲马”更高级的神行符,整个人顿时又激动起来。

“那是当然啦,纯阴子这个人虽然老不正经,但他毕竟还顶着符王的头衔,普天之下,无人能出其右。区区神行符自然难不倒他!”

看得出来,小白狐儿还挺推崇那个追杀他的胖道士的。

“对了,你救了我,我到现在都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呢?我叫晓晓,你呢?”

“我叫陆飞。”陆飞觉得挺失礼的,居然忘记了自我介绍,也忘了询问小白狐儿的名字。

“陆飞,嗯,还挺好听的,那我以后就叫你飞飞吧!”

飞飞?

“噗!”陆飞差点儿又是一口老血喷出,飞飞,连我妈都没这样叫过我好吗?

“你不能这样叫我,你可以叫我全名或者叫我小飞也行!”陆飞抗议。

“为什么不能这样叫你呢,你都可以叫我晓晓,凭什么我就不能叫你飞飞?”晓晓鼓着大眼,撅起了小嘴。

“呃……这个……”听完晓晓的理由,陆飞还真不知道该如何反驳。

“嘻嘻,那就这样愉快的决定了!以后我就叫你飞飞。”一边嬉笑着,晓晓还煞有其事的叫了一声:“飞飞!”

“呃……随你吧……”

陆飞摇了摇头,实在不忍心和这小美女争辩什么,既然她乐意,那就叫“飞飞”好了。貌似还挺情切的,陆飞心里有些窃喜。

“你全名叫什么呀?”陆飞其实是想问晓晓姓什么。

“就叫晓晓呀。”

“姓呢?”

“什么是姓?”

“呃,就是……那个……”陆飞脑中灵光一闪:“呃,就是你爸爸名字的第一个字,比如我就姓‘陆’。”果然是个机智的少年。

“我没有爸爸……”晓晓一脸的落寞道。

“啊?对……对不起,我不是有意的。”坏了,提起了晓晓的伤心事了,陆飞赶紧道歉。

“没有关系的啦,我有师父,我的名字就是我师父取的。”想起师父,晓晓的脸上很快恢复了阳光。

“哦。”陆飞松了口气,点了点头:“那你师父给你取名的时候,没有说你姓什么吗?”

“没有,姓什么很重要吗?”晓晓摇了摇头,然后问道。

“嗯,应该挺重要的吧,反正对我就挺重要的。”陆飞点头,在他心目当中,“姓”象征着亲情,也代表着归属,当然重要。

“可是我没有耶!”晓晓有些苦恼的扣了扣自己脑门,又看了看陆飞:“要不我跟你姓吧,我也姓陆,你看怎么样?”

“跟我姓?这个……”

陆飞的脑子里又开始浮想联翩了,在华夏的传统当中,一个女人貌似只有嫁人了才会随夫家姓的吧?就比如华夏古代的赵氏、李氏、张氏等等之类。

“不可以吗?”晓晓见陆飞犹豫,顿时紧张起来。

“可以!当然可以!这个必须可以!”于是陆飞很愉快的答应了晓晓的“请求”。

“耶!我也有姓了!嗯,陆晓晓!好像一下子好听了许多耶!”晓晓高兴的有些手舞足蹈起来。

“陆晓晓,陆晓晓……”

赶路的过程中,晓晓一遍又一遍的念着这个名字,似乎是对自己的“姓”极为满意,丝毫没有觉察到陆飞这家伙的“居心不良”。

“到了!就是这儿了!”

十分钟后,陆飞带着晓晓抵达了自己的出租屋,陆飞开门之后,晓晓便有些迫不及待的冲了进去。

“咦……你家好破哦,而且还臭臭的……”

进门之后,晓晓便失望了,一脸嫌弃的看着陆飞撅起了小嘴。

“呃,这个是临时租的,破是破了点儿……”

陆飞有些讪讪的解释道,确实,连他自己都觉得让晓晓呆在这种破房子里实在是一件天理难容的事情。

唉,没钱呀,要是有钱他恨不得马上重新租一套好点儿的房子。

“渴了吧,先喝点儿水吧?”陆飞赶紧给晓晓倒了杯水。

“嗯!”晓晓也不嫌弃,直接一饮而尽。

“咕噜噜……”一杯凉水下肚,晓晓的肚子却很不争气的叫唤起来。

“饿了?”陆飞适时问道。

“嗯。”晓晓有些不好意思的点了点头,说道:“我一下山就被臭道士盯上,我都已经三天没有吃过东西了。”

“等着,我这就去给你做吃的!”表现的机会来了。

说完,陆飞便径直钻进了厨房,打开冰箱一看,还有半只鸡和几个鸡蛋,外加蔬菜若干,材料还是比较充足的。

穷人的孩子早当家,作为一个农村出来的孩子,陆飞从小就练就的一手好厨艺。

本着在美女面前好好表现的原则,陆飞打算做一个自己最拿手的红烧鸡块,炒一个番茄鸡蛋,再拍个黄瓜差不多就够吃了。

一番忙碌,鸡块总算是下锅了,菜香弥漫,晓晓闻着味儿就钻进了厨房。

“哇塞,好香呀!可以吃了吗?”

晓晓吞咽着口水,可怜巴巴的望着陆飞。她做小就跟师父在山里修行,过的基本上都是茹毛饮血的生活,何曾见到过这么香的食物?

“快了!你看着火,我先淘米煮饭。”望着晓晓一脸急不可耐的样子,陆飞脸上忍不住露出了会心的笑容,以前他也没少给萧雯做饭,只可惜……

唉,算了,不提她了,一想起萧雯,陆飞的心里就是一阵火大。

“恩!恩!”晓晓乖巧的啄着小脑袋瓜。

陆飞开始淘米煮饭,因为厨房里没有插座,陆飞只能把电饭煲搬到了客厅,插好插座,等陆飞再次回到厨房的时候,眼前所发生的一切却彻底惊呆了陆飞。

他看见了什么?

只见晓晓正端着炒锅,大把大把的将锅里的鸡肉塞进嘴里,小脸蛋儿上沾满了油渍,但却洋溢着满足的笑容。

大姐,那才刚刚下锅呀,鸡肉都还只是半熟耶,而且你用手抓,你也不怕烫着的呀!

“放下!”陆飞故意板着张脸。

“呜呜……人家饿了嘛!”晓晓一脸委屈的望着陆飞,丝毫没有放下炒锅的打算。

“我知道你饿了,可是火候不够,鸡肉都还是生的呢,不好吃的。”

“不会呀!我觉得很还吃呢,我还从来没吃过这么好吃的鸡呢!”说话的同时,晓晓趁机又抓了一块鸡肉塞进嘴里,大快朵颐说道:“我和师父以前都是直接生吃来着。”

“乖,听话,你先放下。”陆飞忍不住心里一疼,一股强烈想要保护并照顾晓晓的欲望瞬间升腾而起,接着劝道:“五分钟,我保证,就五分钟,再焖五分钟,肯定比这还要好吃!”

“真的?”晓晓一脸怀疑的看着陆飞,死活就是不肯放下炒锅。

“当然!比珍珠还真!”陆飞一脸信誓旦旦道。

“那好吧。”得到陆飞的保证之后,晓晓这才恋恋不舍的将炒锅递给了陆飞,最后还加了一句:“那你可不许偷吃哦!”

陆飞哭笑不得,拜托,你以为人人都像你一样呀,才刚下过你就开始偷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