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分钟后,陆飞将红烧鸡块端上了餐桌。

“怎么样?没骗你吧,是不是要比刚才的好吃?”

陆飞一边添着米饭,一边笑吟吟的对着晓晓问道。

“嗯嗯……”

晓晓嘴里塞满了鸡块,只一个劲儿的猛啄着小脑袋,那娇憨呆萌的样子,直看的陆飞都有些痴了。

有那么一瞬间的时间里,陆飞甚至很想让时间禁止,就这样一辈子照顾晓晓,每天给她做饭……

回过神的陆飞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自己才刚刚认识晓晓不到一个小时,竟然就萌生了要照顾她一辈子的念头?是不是太快了一点儿?

是一见钟情么?

陆飞也不知道,他只知道,反正自己对萧雯是从未有过此等念头的……

吃完饭,陆飞一边收拾着碗筷,一边试探着询问晓晓道:“你今后有什么打算吗?”

“打算?”晓晓一愣,随即一脸紧张兮兮道:“你要赶我走了么?”

“啊?没有,没有,怎么会呢,我怎么会赶你走呢。”陆飞连连摆手,说道:“我是说……呃,如果你不回去找你师傅的话,那你打算住哪儿呢?”

“我就住这儿不可以吗?”晓晓又是一脸楚楚可怜的盯着陆飞。

自下山以后,除了一路追杀自己的臭道士,晓晓遇见的第一个人类就是陆飞了,不知不觉间,她已经对陆飞产生了某种依赖,尤其是当她吃完陆飞所做的饭菜之后,她就更舍不得离开了。

更何况,她要是离开了这里,她又能去哪儿呢?继续回山里和师父一起过茹毛饮血的生活?

“你是说你愿意和我住在一起?”陆飞眼前一亮,脑海中忍不住便联想到了某些少儿不宜的画面。

同居?一个多么令人浮想联翩而又热血沸腾的字眼呀!

想到这里,陆飞只觉心头一股血气上涌,鼻子里面湿漉漉的。

“我靠!不至于吧?”陆飞一声惊呼,这才发现自己竟很没出息的流鼻血了。

“呀!你流血了!”晓晓同样大惊失色,急忙上前。

“没事儿,没事儿,就是天儿太热了,火大,火大……”陆飞闹了个大红脸,连连摆手解释说道。

“嘻嘻,行啦,我知道的。”晓晓一脸坏笑的递上纸巾。

“啊?你都知道了?”陆飞欲哭无泪,心说这下完了,自己在晓晓面前的形象算是彻底完蛋了。

“你的身体太弱了!”其实晓晓并没有察觉到陆飞的龌蹉思想,而是从陆飞流鼻血的事情想到了的陆飞的身体素质太差,于是说道:“要不,我来教你修行吧!”

“修行?”陆飞眼前一亮,赶紧用纸巾堵住了流血的鼻孔,惊喜道:“我可以吗?”

晓晓嘿嘿一笑:“当然可以啦!”话锋一转,又有些遗憾道:“只可惜你已经错过了修行的最佳时期,修行一途本就逆天而行,险阻重重,若是年幼时没有筑好道基,修行起来难免事倍功半……”

晓晓这么说也是想让陆飞有一个心理准备。

“没事儿,没事儿,我这个人很吃苦耐劳的。”陆飞自然听出了晓晓的言外之意,赶紧说道:“再者说了,我也没想修成什么大人物,只要比普通人强上一点儿我就心满意足了!”

“嘻嘻,你能这样想那就太好了。”听陆飞这么一说,晓晓便也放心,紧接着又安慰道:“不过你也不要妄自菲薄,既然那个臭道士如此迫切的想要收你为徒,说不定你的根骨真的很适合修行呢!修道界里,大器晚成的例子绝不在少数。”

“恩恩,我会努力的!那我们这就开始吧?”想想修行的好处,陆飞越发有些迫不及待起来。

“欲修行,先筑基,而要筑基,首先则要学会炼气。我就先教你一些粗浅的炼气法门吧!”一旦提起修行,晓晓脸上呆萌尽去,一片肃然,倒也颇有几分“严师”的样子。

“那我该怎么做?”陆飞有些紧张的搓了搓手。

“你先盘膝坐下吧,闭上眼睛,进入冥想状态。”

冥想,是修行的基础,无论是吸收天地灵力纳为己用,还是提高自身修行境界,都需要经过冥想。

第一次冥想会比较困难而且危险,所以修行时一般都有师门长辈在旁守护,以防意外。有条件的宗门,甚至还会提供一些丹药作为辅助。

“别担心,什么也不要想,你只需仔细感应周围的空气,感应到什么就告诉我好了。”初生牛犊不怕虎,晓晓自己本身也才刚刚筑基不久,压根儿就不了解这其中的危险性,贸贸然就敢引领陆飞踏上修行之路。

而陆飞更是一个彻头彻尾的门外汉,自然也不知晓这其中的厉害关系,一心想着改变命运的他,此时哪里还顾得上这些,当即便按照晓晓的指引,尝试着进入冥想状态。

第一次,在经过了近半小时的尝试,陆飞终于缓缓进入了冥想状态。

陆飞有些兴奋,这是一种很玄妙的感觉,他从来不知道自己平日里接触的空气中,竟然还隐藏着这么多神奇的东西,无数的细小光点悬浮在四周,密密麻麻……有金色的,红色的,还有不很明显的黑色。

“怎么样?感受到什么了吗?”晓晓的声音轻轻在陆飞的脑海中响起。

“嗯,我感受到了,好多金色和红色的光点,好多……密密麻麻的!”陆飞感应着周围悬浮的细小光点,心里欢喜。

“金色?红色?”晓晓一愣,随即一脸难以置信问道:“你确定这两种你都看见了?”

“嗯!我确定我看见了!”陆飞原本想说其实自己还看见了黑色的光点,想想还是算了,那黑色的光点似乎不怎么明显,想来应该不算吧?

“哇塞!这真是太好了!”

晓晓一下子兴奋起来,由衷的为陆飞感到高兴。

金色光点代表的是金属性的天地灵力,红色则代表着火属性的灵力,如此说来,那陆飞可就是金、火“双属性”的修行者呀!

这就不难解释那个臭道士为什么非要收陆飞为徒了,据她所知,即便是在茅山这样的大宗门里,“双属性”的修行者也是不多见的。

“双属性”代表陆飞可以同时吸收两种天地灵力纳为己用,可比一般的单属性修行者整整提高了两倍呀!

尤其是在现在这样的末法时代,天地灵力越发衰竭的情况下,可以同时吸收两种天地灵力,那就显得尤为重要了。

“很好!那你现在控制呼吸的节奏,尝试着去牵引那些光点,看能不能把它们吸入体内。”

“好!”陆飞从善如流,当即便按照晓晓的指引开始尝试吸纳这些光点。果然,伴随陆飞呼吸的加长,那些金色、红色的光点先是受到了什么牵引一般,一股脑儿的不断向着陆飞的身体钻去。

金属性灵力与火属性灵力各自汇成一团,如流水一般渗入了陆飞体内。

灵力入体的那一刻,陆飞感觉一阵无比的舒爽,周身上下的毛孔在这一刻仿佛全都打开了,一丝丝的暖流浸透到周身的每一处角落,强烈的舒爽让他忍不住呻吟出声。

“太舒服了……”陆飞无比销魂的叫了一声。

晓晓则是板着脸教训道:“不许说话,专心吐纳!”

陆飞赶紧闭上了嘴,不再说话,专心的吸纳起这些天地灵力来。

随着他的全神贯注,吸纳灵力的速度似乎又快了几分,快感加剧,陆飞仿佛飘到了云端……

然而,很快,陆飞便感觉到了不对劲,随着两股灵力在他体内聚集,他身体的温度也在逐步升高,很快,他整个人都变得滚烫一片。

陆飞感觉自己的小腹位置仿佛是有一个火炉,而那些金色和红色的灵力则是源源不断的燃料,不断的炙烤着他的五脏六腑。

快感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无法言喻的痛苦,这一刻,陆飞感觉自己整个人似乎都要燃烧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