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扫描查看手机站

小说推荐

您的位置: 首页 > 女频小说 > 古代言情

转朱阁,低绮户
分类: 古代言情 作者: 三村老师
更新:2018-10-28 状态:连载中 字数:14.86万字

简介: 明朝初年,南北纷争,朱阁绮户双方混战一触即发。蔚州城内,群雄并起,无头女尸牵扯出关乎皇室的阴谋。通天塔上,为伊憔悴,三生三世敌不过天下苍生。月满西楼,血溅靖边,面临屠城危难,江湖儿女又将何去何从?一段江湖一场梦,一惊天下一苍生!

全文在线阅读
手机阅读

扫码在手机打开

章节目录
小说试读

第1章闷闷不乐的张勒

腊月二十八,宜出行、订盟、祭祀、祈福、纳采,忌开光、嫁娶。

蔚州署,糊涂街。

大清早,遛弯的张勒就听到隔壁假货店老板胡笳雨骂骂咧咧,一打听,才知道,原来是昨日官府来人摘了胡笳雨家店铺的牌匾,说是为了构建园林城市。夜里胡笳雨派管家田耕田去州衙携重金通融,虽未见到县令马洛阳的面,但总算是师爷卢酒陵给了答复,况且今早牌匾也给送回来了。未来得及称赞田耕田是不可多得的人才,就听下人踉踉跄跄跑进来喊出事了。

胡笳雨出门看,也是气不打一处来,是还回来了,可是昨日走的是一个姑娘,今日回来的却是一个小媳妇。原来牌匾上金碧辉煌的“佳货店”三个大字如今被改成“假货店”,更可气的是不知道哪家小孩把匾下的对联也给改了。原来是“上联:美若相逢,美逢佳货倍思亲;下联:恰似偶遇,恰遇兰馨还念君”。

这幅对联是为自己的梦中情人兰馨写的,这不重要;这幅对联内容是让那个叫苏杲的老师冥思苦想七七四十九天,花费了四百九十两银子写的,这不重要;这幅对联是那个叫郑笑天的郎中屹立在浮屠山下,用的是桃花木得笔,壶流河的墨,暖泉温水煮过的纸,飞狐峪杨家将撞石研制的砚,挥毫泼墨,龙飞凤舞九九八十一天,花费了八千一百两银子写的,这不重要。重要的是对联被熊孩子改成了——

上联:要是看见,看见假货是糟糕透了;

下联:假装知道,知道狐仙算混蛋完了。

假货是在说店,狐仙自然是在骂他。

胡笳雨说:这不严谨!

官府他自然是惹不起的,他可以从熊孩子这方面下手。田耕田给他分析,这条街,有孩子的人家不多,无非是老郑与刘丫流,问他觉得是谁。胡笳雨也拿不准,这两个人貌似他都惹不起。郑郎中不用说了,身居蔚州最大的宅院天下第,自诩天下第医,看好的人寥寥无几,致死致残的不计其数,这不算奇迹,奇迹是这样一个人他竟然还活着,竟然还活的很好,对于医生,他惹不起还是躲得起的。至于刘丫流,武林世家,少林、武当一些江湖门派都得给足他面子,打打杀杀的他倒是不怕,只是当朝御史刘伯温据说是他一远房亲戚,他只是这么说,只是没人知道真假。先前,胡笳雨是不信的,假借叔父胡惟庸之名找过刘丫流的麻烦,刘丫流倒没有理会,只是当天堂堂宰相胡惟庸就被刘伯温整下台了。田耕田告诉胡笳雨那只是一个巧合,历史的必然性。

胡笳雨不信!

从那以后,胡笳雨怕疯了刘丫流。

胡笳雨问:会不会是张勒?

田耕田说:张勒家又没有小孩,不会是吧。

胡笳雨说:可这条街,我就能欺负张勒呀。

田耕田说:不严谨。

胡笳雨说:那就是张勒!

然后他俩就看到门口遛弯夹带着看热闹的张勒。

张勒是委屈的。

只不过是改了一个名字而已,就嘟囔的沸沸扬扬。

而自己却被迫改了姓氏,这才是对列祖列宗的大不敬。

二十几年前,他还不叫张勒,他的父亲姓孛儿只斤,是大蒙古一个了不起的王爷,不过那都是他出生以前的事了。张勒出生的那一刻大蒙古就亡国了,都说是不祥之兆。王朝贵族北迁大漠,连大街上的乞丐都带走了,唯独留下了他一人。奶娘偷偷给他改姓陈,结果改姓的那一刻,陈友谅就被朱元璋宰了。奶娘很痛苦,给他改姓张,张士诚就死了。奶娘,卒。

好在北方初定,没人理会一个蒙古族遗留的小王爷,慢慢的,人们也就忘却了他的存在。

人,在一个地方呆久了,往往被人忽视的感觉是很痛苦的。

所以今天胡笳雨来冤枉他,他心里还是有一丝窃喜的。

委屈的是,胡笳雨冤枉的实在不讲究。

胡笳雨问他为什么篡改对联,他说没有改。

胡笳雨说田耕田看到了,他说让田耕田来对证。

田耕田说:我没有看到他该对联,但是我看到他勾引兰馨姑娘了。

兰馨不仅是胡笳雨的梦中情人,可以说是这条街的女神。

每次田耕田说兰馨的时候总会情不自禁的狠狠的咽口水。

张勒说:我和兰馨都没有说过话,怎么可能去勾引她?

胡笳雨说:不说话,才是冠冕堂皇的勾引,你若心中无鬼,为何见到那样漂亮的女人不去说话?

张勒说:我都没有见过她,哪里有机会去和她说话?

胡笳雨小声问田耕田:没有见过,这事棘手了。

田耕田摆手,义正言辞的说:那就是你篡改了我们的对联!

胡笳雨指着张勒说:对,对,就是你,就是你。田总管,绑了他去找马大人理论。

张勒虽说自己觉得是和平的代表,正义的化身,可是终究因为身世,见不得官,只得说愿意赔偿,前提是让他赔偿,不能是看胡笳雨要什么,而是看自己有什么。

田耕田说:你有一块玉,名曰“絑阁”,我就要那块玉。

张勒说:自然不行,絑阁是我受人之托,代为保管,他人之物,岂可抵了你这冤枉债?

田耕田说:那就去见马大人。

张勒气愤:便是见马大人,你也休想打我絑阁的主意。

事先田耕田已与卢酒陵师爷打了招呼,卢酒陵也是拿人钱财与人消灾,张勒刚进了县衙,便让卢酒陵关进了牢狱。

卢酒陵问田耕田对此事处理的是否满意,田耕田说还好,卢酒陵说此事不能拖太久,若让马大人知晓,必然不好解释,田耕田说剩下的五千两稍后便送到府上。

卢酒陵拍着胸脯保证:他既然来了,不交出絑阁宝玉,休想活着走出这牢狱。

糊涂街,糊涂府。

胡笳雨问田耕田:刚才对张勒的推理过于草率了吧?他没有见过我的兰馨,他就篡改了我的对联吗?不严谨啊!

田耕田解释:张勒为何没有反驳?为何甘愿赔偿?他没有勾引过兰馨姑娘,他还有没有其他事对不住你了?没有,那对联就是他篡改的。

胡笳雨恍然大悟,他心里有鬼!

问及张勒一个落魄潦倒之人,手中怎会有一块玉让田耕田惦记,田耕田便讲起了“絑阁”的故事。

当今圣上驱除鞑虏,创建大明,文韬武略,无人望其项背。朱元璋有一公主,集万千宠爱,娇贵却非蛮横,淡雅却非清高,自小天生丽质,被誉大明第一美人。

胡笳雨问:比起我的兰馨,又如何?

田耕田说:小人见过兰馨姑娘,姑娘美若天仙,但终究是可以用文字去描绘,可公主之美,小人不敢妄言,毕竟得见之人少之又少。

胡笳雨说:可我还是喜欢我的兰馨。

田耕田笑笑,接着说:公主不喜朝堂喜江湖,皇上便为她创立了江湖上最神秘的组织——朱阁,网罗天下好手,一时有超越“绮户”成为江湖第一门派的趋势。公主平时很少露面,便把最喜爱的一块宝玉当做阁主信物,这就是“絑阁”。

胡笳雨好奇:你是说,堂堂朱阁阁主信物在张勒那小子手中。

田耕田点头。

你怎么知道?

田耕田说:我亲眼得见。

篡改了对联,你就说你亲眼得见。

田耕田说:我亲眼得见张勒夜里用“絑阁”号令两个小孩来涂鸦你的店面。

你看见了为什么不告诉我?

开始我不相信那就是絑阁,现在我信了。

那两个小孩是谁?

刘小亚洲和郑小永祥!

胡笳雨深吸一口凉气,点头:这样就严谨了,可是我这一严谨不要紧,我们可能得罪了那个神秘的朱阁。

田耕田说,我们想要的不就是它吗?可是又怎么会到了张勒的手上呢?

张勒也没有想象中过得那样苦,当田耕田以为他痛不欲生的时候,其实他在和卢酒陵品茶。

西楼。

西楼共三层,一层是苏杲的讲堂,二层是老郑的药房,三层是茶楼,一个全天下唯一没有老板的茶楼,这里只有一个茶博士,就是许萧酩。因为人手不够,所以这里的客人从来不会超过一桌,若是楼上有人了,你就休想在踏进西楼半步。有人不信,尝试着破破这不成文的规矩,结果他还没有走到一楼的楼梯,就发现自己的腿不知什么时候完全失去了知觉,直到被扔到大街上,才发现,衣服上只是沾了半块茶叶而已,从那以后就再也没有站起来过。人们说一楼的苏杲说不尽的诡异,会妖术,就有人想着从二楼迂回过去,这人轻功也确实了得,可他未碰到二楼的窗户,就硬生生的摔下楼来,无他,只是发梢上沾了半片茶叶而已,从那以后就全身不能动弹半分。最后,少林寺的老和尚坐不住了,亲自出山,想从三楼顶直接破屋而入,看一看西楼的玄机,他来的时候,刚好三楼并没有客人,所以他如愿以偿的进去了,一盏茶的功夫又出来,回寺不再说一句话,圆寂前在蒲团上用血写了两个大字——“绮户”。

血中的半片茶叶格外的刺眼。

江湖人才知道,西楼就是天下第一组织“绮户”的总舵。

从那以后,再也没有谁不守西楼的规矩。

这些传说张勒自然也听说过,他上楼的时候还专门的看了眼苏杲和老郑,再正常不过的人,干着再正常不过的事,实在没有半分蹊跷之处。落座之后,晓明招待的也算周到,太正常了,正常的让张勒有些恐惧。

卢酒陵看到了,笑着说:还好,我们是今天的第一个客人,便是再邪乎的传说,和我们也没有半毛钱关系。

张勒问:你既然收了他们的好处,为何要请我来喝茶,而不是对我严刑逼供,问我絑阁到底有没有在我手上,或者怎么到的我手上?

卢酒陵笑着说:田耕田把你送过来,无非就是想利用我帮他们得到絑阁,我堂堂县衙师爷为何要听他们摆布?

张勒问:那你是不想要了?

卢酒陵摇头,当然不想,我一个小小的师爷,自然是惹不起朱阁的。

张勒好奇,那你请我来这又是为了什么?

卢酒陵说:为了喝茶。

张勒凑近了卢酒陵,说:我不信你会这么好。

卢酒陵说:我知道你的身世,我也知道朱阁的来历,应该是世仇才对。我好奇的是你们怎么会扯到一块去?

张勒神秘的笑了笑,说:你是铁定认为絑阁在我身上了,而且你也拐弯抹角的问了我絑阁是谁交给我的。我的确没有看错你,若说胡笳雨和田耕田是两个小人,你,卢师爷,确实是一个不可多得的伪君子。

卢酒陵哈哈大笑,拍着张勒的肩膀,说:这也是你为什么甘愿受田耕田的冤枉来找我的原因,不是吗?

这时晓明端茶走来,放下茶碗,道了声客观慢用,便转身离开。

可是在那以后,不管卢酒陵再说什么,张勒都没有再言语半个字。

看到张勒毫发无损,大摇大摆的走在大街上,胡笳雨有些不理解了,听田耕田的解释这是卢酒陵的计策,欲擒故众。胡笳雨却觉得,是自己被他三个合伙戏弄了。可张勒无故进这一趟牢狱却是为何,他是怎样也想不出所以然来。

他只有来找自己唯一信得过的人,他有一个好习惯,那就是不懂的一定要来找这个人,这个习惯不仅让他变成了蔚州首富,更重要的,是让他干了许多坏事以后还能活下来。

于是胡笳雨又出现在县衙,没有找卢酒陵,直接找的马洛阳。

看到胡笳雨马洛阳倒不意外,自己换了他的牌匾,来找自己理所应当。

他说:你名声太差,整个县都在戳你的脊梁骨,知道百姓管你买下来的那条糊涂街叫什么吗?假货一条街。这次我是换了你的牌匾,若你还不反省,他日我定当砸了你的牌匾。

胡笳雨却没有提牌匾之事,只是问是否知道糊涂街的张勒。

马洛阳说知道,是前朝余孽。

胡笳雨反问既然知道了身份为何不尽快铲除,马洛阳说他想过,但是不敢,因为张勒身上有一块叫“絑阁”的宝玉,他不怕江湖,却怕公主及身后的皇上。谈到正题了,胡笳雨就问那样的宝物为何会在张勒身上,马洛阳说他找人调查过,听京城那边反应的情况,几个月前公主出京,而且一个月前有人在蔚州看到过公主。

胡笳雨问:你是说公主把宝玉给了张勒?

马洛阳说:也可能是张勒抢的,不管用什么手段,现在能号令朱阁的宝玉就在张勒身上,确凿无疑。朱阁是皇家的组织,此事非同小可,我早已加急奏请了皇上,得到的答复却是不能张扬,暂时不能动张勒。一切等公主回京后再做定夺。

胡笳雨不解:为何皇上会对一个前朝余孽如此忌惮?

马洛阳说:手握“絑阁”宝玉,张勒为何心甘情愿被你送进牢狱?你以为他怕你?

胡笳雨更是疑惑:为何,既然进来了,为何他还能走出去?

马洛阳说:我先让卢酒陵试探着带他去了次西楼,然后我就让卢酒陵放他走了。我大概知道皇上顾忌的是什么了。

什么?

马洛阳说:张勒认识许萧酩,他有可能也是绮户的人。皇上当年设立朱阁便是为了对抗江湖中如日中天的绮户,如今若这张勒手中握着朱阁、绮户两大王牌,天下之大,又有谁能动的了他?

那我们现在怎么做?

等,马洛阳说,等京城的消息。

难道,就凭他手中的絑阁,他就能号令了朱阁?

如果是公主心甘情愿送给他的,他就能,如果不是,他会死的很惨。

马洛阳说:你回去以后一定要收敛,多做些造福本地的事情,不要搞得蔚州鸡犬不宁。

胡笳雨说:我想知道些绮户的消息。

马洛阳说:那是一个强大到让你无法想象的组织,单是一个总舵西楼,就灭掉了半个武林的威风,何况,西楼只有一个许萧酩。没人知道这个组织里有多少个许萧酩,也没人知道这个组织的首领到底是谁,甚至没人知道这个组织里到底有多少人,反正与它作对过的,不管是武林好手或者是江湖门派,都会莫名其妙的消失或被剿灭。它强大,是因为神秘。

胡笳雨倒吸一口凉气:一个许萧酩,就能撑起绮户的大旗。老郑和苏杲会不会也和这个组织有关?

马洛阳摇头,很久以前,我们还没来这里的时候,他俩就在西楼,一个老师,一个医生,默默无闻,与世无争。许萧酩是我们到了这里以后才开的茶馆,也许是租的西楼的地方,也许他们就是一伙的。没有人知道。

胡笳雨说:为什么只要和这个绮户沾上半点关系的人多多少少的都会有一点神秘,一群这样的邻居,让我很不爽。

马洛阳看天,晴空万里,阳光普照,斜打在府邸的屋檐,说不出的安逸,忽的一只鸽子打破了这份恬静。马洛阳揭下鸽子腿上的信笺,说是京城来的。

打开,马洛阳看到上面写着——公主失踪,杀掉张勒,夺回絑阁!

阅读下一章
小说截图
小说合集
好看的古言小说 完结的古言小说 古言 古代 完结的古代小说
古代小说 更新:2018-09-07
最近有很多书友问小编有什么好看的古代小说,古代小说有哪些?今天小编就给各位小伙伴带来2018古代小说大全。喜欢看小说的书友们千万不要错过了,CN阅读网为你带来最新最好看的古代小说。
完结的古代小说 更新:2018-07-11
最近有很多书友问小编有什么完结的古代小说,完结的古代小说有哪些?今天小编就给各位小伙伴带来2018完结的古代小说大全。喜欢看小说的书友们千万不要错过了,CN阅读网为你带来最新最好看完结的古代小说。
文章速递
相关小说
换一换
相关标签
热销榜
1棒球学园之挥棒吧,少女!

恋神 |青春校园

阴差阳错,她女扮男装进入棒球学园打棒球。 教练不看好她,她就努力进步给她看。 队友不相信她,她就赢得胜利给他们看。 他说他爱她,就算她是个男生。 她莞尔一笑:“好,等我拿到世界冠军,就给你个惊喜。” 青春无悔,梦想不死!!!.....

查看更多
小说合集
更多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免责申明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0-2018 CN阅读网 ALL Right severed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