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到门口,秦风打开门伸出脑袋看了眼,果然是罗茜家发生了事情。

罗茜家门口,走廊上玻璃碎渣掉了一地,三个气势汹汹的男人围在门口,其中两个家伙手上竟然还拿着几十公分长的扳手。

三人中为首的是一个梳大背头的胖子,凶狠的满脸横肉上长满了痤疮,就像是一朵快要枯萎的菊花。

另外两个穿着花花绿绿的体恤衫,一个头发是白色,一个是蓝色,两人裸露的手臂上都有奇形怪状的紫黑色纹身,一看就知道不是什么好货色。

大背头胖子背负着双手,色厉内荏的躲在两手下身后,那两个家伙握着扳手,弓着腰严正以待地防备着门口的罗茜。

罗茜今天的装扮是一身红装,红衣红裙红短发,两只手上各提着一把银光闪闪的菜刀,凌厉的眼神瞪着这三个男人,饱满的胸脯一上一下起伏着,一点儿都不害怕的样子。

还别说,罗茜今天是浓浓的烟熏妆打扮,如果以现在的阵仗出现在晚上的话,还真是有一种深夜怨灵的的既视感。

秦风玩味地的看着这些人,三个男人一个女人,似乎罗茜这个女人还是占据主动的一方?

胖子有两个手下撑腰,撸着袖子朝地上吐了口唾沫,对罗茜淫笑道:“好一个臭婆娘,仙人跳玩到你胖爷身上,你还是头一个。给你个机会,让老子好好干个十次八次,这件事情就算了。怎么样?”

罗茜背靠墙壁,两手紧握菜刀,撇嘴道:“就你?想都别想,也不撒泡尿照照镜子,猪八戒也没你长得寒碜!”

“给脸不要脸的婊子。”

那胖子绿豆眼中凶光毕露,一脚踢在身前的白发男子屁股上,恶狠狠地喝道:“你们他妈愣着干嘛,还不给老子上?”

得了胖子的命令,拿着扳手的两个家伙互相看了看,硬着头皮不得不朝门口的罗茜围逼了过去。

罗茜不退反进,扬起手中的两把菜刀,咬着银牙冷笑道:“老娘看你们谁敢!”

先前挨了一脚的白发子哭丧着脸,回头对胖子说道:“胖爷,这小妞手里可是刀啊。”

“要不,咱们也先回去拿刀?”蓝发男子也弱弱地帮腔道。他可不想让这个疯女人在自己细皮嫩肉的身上开个口子放血。

胖子听了这两家伙的话,怒极败坏地骂道:“刀怎么了?刀怎么了?你们裤裆里还有一杆枪呢!抓住这婆娘,等老子享受了,也让你们尝尝鲜。快上!”

美色之下必有勇夫,两个家伙闻言都是精神大振,贪婪地看向身材火爆的罗茜,贱笑着开始朝罗茜逼近。

白发男子上前就是挥舞着扳手朝罗茜手臂了过去,想要让打掉她手中最具威胁的菜刀。

只要这婆娘手上没了刀,那就好办多了。

罗茜连忙抽身躲开,但是蓝发男子的扳手也朝她肩头落了下来。

“当——”

菜刀挡在了扳手上,冒起一串火花,刀刃都翻了个口子。白发男子一击不成,抡起扳手再次发起了攻击。

秦风靠在门框上看着打斗现场,惊讶地发现这罗茜好像是会点点功夫的。但是似乎这女人有什么顾忌,每次能够用刀刃砍到人的时候就刻意的偏离了方向。

也就是说,罗茜是在有意在放水,并不想真的伤人。

但另外两个家伙可都没留手,要怜香惜玉的话也得是在床上不是?

菜刀是厉害,可罗茜心有顾忌。小半分钟过去,她就在两人的夹击下变得有些手忙脚乱。

“两个废物!”

胖子见自己手下这么久都没能拿下罗茜,哼哼唧唧骂了句,看了眼四周,然后操起走廊阳台上的一个小花盆,直接朝罗茜的脑袋扔了过去。

花盆里是种的是长满长刺的仙人球,仙人球在空中就掉在了地上,但是装满泥土的花盆却是速度不减的砸向罗茜脑门。

罗茜刚好现在被逼在了角落里,一时间根本没有注意到胖子搞偷袭,见到花盆突然横飞而来,她也是花容变色。

但是她现在根本躲不开!

若是罗茜真要被砸中了,头破血流都是小事,只是她肯定就失去了反抗能力,到了那个时候这三个家伙还不想把她怎么着就怎么着?

“不能再看戏咯。”

秦风说着抬腿就消失在了原地。

再次出现,秦风已经来到了罗茜的面前,花盆稳稳地落在他的手上,接着他笑吟吟的看着胖子等人,开口说道:“你们看天气这么好,打打杀杀多不健康,不如大家坐下来喝杯茶,怎么样?”

秦风毫无预兆的出现,所有人都停下了手中的动作,四人的目光都落在了他的身上。

特别是罗茜,她当然认出了这是她的邻居秦风,不过她是真没想到秦风会出面来帮自己,因此不由向秦风投去感激的目光。

秦风要不出手,刚才她可真就危险了。

胖子三人则是惊疑不定的看着他。胖子上下打量了他一番,冷声道:“小子,想多管闲事?”

秦风顺手把花盆放到窗台上,摇摇头叹道:“有什么事情大家坐下来说嘛,动手多不好。再说,三个大男人欺负一个女孩子,这不是白白给我一个英雄救美的机会吗?”

胖子沉着脸,慢悠悠的给自己点了根烟,深吸了一口吐出大片烟雾,这才翘起大拇指对着自己,嚣张地说道:“小子,你知道我是什么人吗?”

“知道,不就是混混嘛。”

秦风随口就说道,想想又歉意地说道:“哎呀,不好意思不好意思。那什么,我没有看不起你们的意思哈。行业是不分高低贵贱的,话说三十六行行行出状元,其实混混也是一份很有前途的行业。”

这他妈说的都是什么跟什么!

胖子满头黑线,瞪着两手下喝道:“一起上,先给我打残这个白痴,然后再搞这个女人。”

两个手下抡起扳手就凶神恶煞的朝秦风冲了过去,比先前对罗茜可要暴力了许多。

在他们两个看来,秦风长得也不壮,细皮嫩肉,活脱脱就是一个任他们揉捏的小白脸。再说这家伙手上可没有菜刀,因此他们两个还是非常有自信的。

“喂喂,注意脚下啊。”秦风看着那白发男,一副很着急的模样指着地面喊道。

不过哪有人会听他的,两人眉头都没皱一下,心想现在想求饶?

晚了,一会儿跪在咱面前哭爹喊娘吧!

两根扳手都是落向秦风的脖子,但其中一根在快要靠近他的时候,突然就掉在了地上。

“啊——”那白发男抱着自己的右脚,嘴里发出撕心裂肺的惨叫,他刚好踩在了先前从花盆中掉出来的仙人球上,他穿的是拖鞋,结果可想而知。

“你说我都提醒了,你怎么就不听呢?”秦风低着头看向地上的白发男子惊讶的说道。

与此同时,他伸出右手轻而易举的就握住蓝发男子横砍而来的扳手,然后他又抬起头来一脸的诧异,说道:“我说兄弟你中午是不是没吃饱,怎么没力气呀。”

蓝发男子听了这话整个脸都绿了,感觉自己的幼小的心灵收到了严重的凌辱,他咬着牙就猛地将扳手往后一抽。

老子非砍死你不可,让你见识见识,混混也是有尊严的!

秦风一副怕怕的模样,赶紧就把手给松开了。

“哎哟喂!”

只听砰的一声过后,蓝发男子就翻着白眼倒在地上哀嚎起来,额头上肿起一个紫青色的大包。他刚才用力太猛,没曾想到秦风突然放手,冷不丁的一扳手就砸在了自己的脑袋上。

“这可是他自己打的,可不关我的事。”

秦风举起双手看向那胖子,表示这事儿跟他没有任何关系。

转眼之间,胖子的两个手下就自己把自己搞得失去了战斗力,他盯着秦风脸色不停变幻,这突然冒出来的小子也太邪门了。

无意间又看到提着两把菜刀的罗茜,胖子终于犯怵,一边后退一边指着二人,色厉内荏地喝道:“你们给我等着!”

胖子转身跑了,地上的两个家伙也是相互搀扶着一瘸一拐跟了上去。

“哎哎哎。”

秦风连忙喊道:“我说你们怎么走了,走了我还怎么英雄救美呀。”

“扑哧——”

旁边的罗茜没忍住笑出了声,然后由衷的对秦风说道:“谢谢你啊,秦风。”

要知道在当今这个时代,连在路上看见老人摔倒都不敢扶了。遇上她刚才这种情况,九成九的人都会选择视而不见吧。

刚才他们闹了这么大的动静,楼上连个看热闹的人都没有,足以说明事不关己高高挂起这可悲的人情冷暖。

秦风和她虽然是邻居,可实际上一点儿交情都没有,但是秦风却在自己最危险的时候站出来帮了她。

如果今天不是秦风突然出现的话,罗茜今天还真不知道要怎么收场。所以她这谢谢两个字,绝对是真心实意的。

秦风在胖子他们走后,脸上已没了先前的戏谑和浮夸,满不在乎地说道:“家门口的事,举手之劳而已。对了,你没事吧?”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活和圈子,所以秦风对罗茜和胖子他们的事情没有多嘴问什么,毕竟他们关系还没到那个程度。

“就碰了下,什么大事。”

罗茜晃了晃手臂,发现手上还拿着菜刀,尴尬的指着自己家门对秦风说道:“要不,进去坐坐喝杯茶?”

提到喝茶,两人不禁想起刚才秦风的出现时的开场白,都是笑了起来。

面对美女的邀请,秦风向来没什么抵抗力,哪知刚要答应说好,这时何诗然在隔壁门口伸出半个脑袋,对秦风招了招手,喊道:“风哥哥,你过来。”

“怎么了?”秦风疑惑的看着何诗然,不知这丫头是啥意思,问道:“你妈妈醒了吗?”

何诗然斜着眼珠子有意无意瞥了眼罗茜,撅着嘴说道:“反正,反正你给我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