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风就纳闷搞不懂了,这妮子到底是要搞什么鬼?

倒是罗茜看出了点什么,意有所指地说道:“秦风,看来这位小姑娘不太乐意你去我家哦。”

何诗然打开门走了出来,拉着秦风就要走,嘴里还轻哼道:“是又怎么样?我就是不让风哥哥去你家里。不要脸的女人。”

虽然后面几个字声音很小,但罗茜还是听到了,当下就冷着脸喝道:“小屁孩儿,你说谁不要脸呢,你给我把话说清楚!”

“谁不要脸我就是在说谁。大白天把自己画的人不人鬼不鬼,也不怕吓着人。”何诗然毫不怯场地回击道。

罗茜的目光在何诗然胸前和屁股逐一扫过,然后她挺起胸翘起臀,傲然笑道:“你不是小屁孩儿,难道我才是吗?”

“风哥哥,不要理这狐狸精,我们走。”

何诗然当然明白罗茜是什么意思,又羞又恼,拉着秦风手臂就朝自己家里走去。

“秦风,说好去我家喝茶的哟。”罗茜也不甘示弱,大步走了过来,伸手挽住秦风另一只手臂往自己家拽。

两个女人一台戏,老祖宗的这话真不假。

秦风现在一个头两个大,整个人不停的在两道门之间来来回回,脑袋都绕晕了。

无奈下,秦风只得用力挣脱两人,苦着脸说道:“两位女侠饶了我吧。我回自己家,成吗?”

不等二女说话,秦风飞快地逃离两个女人的魔爪,开门关门的动作一气呵成,躲回家就四仰八叉地躺在了床上。

女人啊,有时候真是可怕的不行。

想起这短短不到一个小时发生的事情,秦风不由笑了起来。

如果现在还说蒋天晴只是个普通的餐馆老板,那秦风脑子里可就真是装的豆渣了。

绿色妖姬这种顶级蛊物,怎么可能会用在一个普通的市井女人身上。

再说罗茜,在昨天之前秦风也跟其他人一样觉得她就是那种特殊职业的女人,但他发现自己错了。

罗茜还是个处子,并没有失身。而且她身上还有点功夫底子,她利用自己刻意装扮出来的浪女形象,又想要干什么呢?

“有点儿意思,看来我这两个邻居有不少的秘密啊。”

不过谁没点属于自己的秘密呢。就像秦风他自己,不也是如此么。

第二天,秦风是被该死的闹铃吵醒的。昨天为了欣赏蒋天晴母女俩的美景,特意调班轮休,今天就必须得上班了。

利索地穿好衣服,舒坦地伸了个懒腰后就开始洗簌,三分钟搞定。

在镜子前确定自己又比昨天帅了几分后,秦风这才乐滋滋地开门走了出去。

来到走廊,秦风朝蒋天晴家看了眼,里面已经没了人。这个点儿,蒋天晴应该已经在餐馆,何诗然也应该在去上学的路上。

再看罗茜家,窗户已经换了一块新玻璃,也不知里面人在不在。

秦风笑了笑,然后就下楼骑着自己在二手市场买的自行车,哼着小曲儿赶往餐馆。

餐馆叫回味无穷,距离住所也就十来分钟的车程。

很快,秦风就到了,在半路上还喝了杯豆浆啃了两个包子。

回味无穷有两层,一楼是大厅和厨房,摆了八张桌子。二楼是包间,也有八张桌子,一共是十六桌的规模。

餐馆是在学校的附近,而且旁边还有好几座写字楼,上班族也挺多,因此餐馆的生意一直以来还算可以。

回味无穷只经营午餐和晚餐,早上并不忙,只为这两餐做准备。

秦风不慌不忙的锁好自行车,进门后只有看到厨师李明一个人在厨房切卤肉片。

除了李明和秦风,餐馆还有两个人,一个年轻小伙子是李明带的徒弟,还有个女的跟秦风一样都是服务员,一共四个员工。

“来得挺早啊。”

秦风走过去给李明打了声招呼,顺手从砧板上捡起一块卤牛舌放进嘴里,含糊不清地问道:“他们人呢?”

李明头也不抬地回道:“老板娘和张成去菜市场了。小芳也刚到,上楼换衣服去了。”

秦风魔爪又抓向牛舌,李明一刀就砍了下来,他赶紧缩了回去,幽怨地说道:“真小气,不就是一块牛舌么。”

李明白了他一眼,挥着菜刀指着后厨说道:“看你闲得很,刚送来一袋大蒜,赶紧去剥几斤出来。”

“好呢,我换衣服先。”秦风趁李明回头拿卤肉的时候,闪电般的又是抓了块牛筋,哈哈大笑着朝二楼扬长而去。

当秦风换好工作服从更衣室出来,正好碰到李明刚才所说的小芳,她低着头正在过道上栓围裙。

“啧啧,小芳,这才一天不见,你怎么又变大了。嗯,看来以后得改口叫大芳了。”秦风远远地就打趣道。

小芳全名蔡小芳,二十一岁,据她自己说是家里还有两个弟弟在读书,所以她初中都还没有读完就辍学来城里打工挣钱。

她的性格属于单纯呆萌的类型,模样只能算普通,不过偏偏跟蒋天晴一样,拥有一对大胸。

蔡小芳脸颊红红的,双手捂着胸口啐道:“秦风,你就是个流氓。”

秦风两只手在身前虚抓着,坏笑坏笑的说道:“你见过像我这么帅的流氓吗?嘿,我要是当流氓,肯定第一个就流氓你。”

蔡小芳已经习惯秦风有事儿没事儿就调戏她,翻着白眼道:“懒得理你,干活儿去了。”

秦风哈哈大笑,也下楼剥蒜去了。

当蒋天晴等人提着大袋小袋回到餐馆的时候,秦风已经剥了一大盆白生生的大蒜。

蒋天晴除了脸色还有点苍白,其他的都已经完全恢复正常,面对秦风也如往常一样,就好像昨天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

十一点半不到,餐馆就迎来第一批食客,人人都是西装革履夹着公文包,胸牌也没取,上面写着某某保险咨询有限公司。

随着这行人的到来,后面客人就开始络绎不绝了。直到两点半,最后一桌客人才付账离去。

客人走后,秦风就和小芳上前开始收拾餐桌。两人刚要收拾完,餐馆门口又来了人。

小芳对正在换塑料餐布的秦风说道:“秦风,放下我来吧,你先去招呼客人。”

“好叻。”秦风道了声,拿起菜单就朝门口走去。

门口是一高一矮两个中年男人,都是胡子拉碴的,穿着也不怎么讲究,其中一人双手抱着一个鼓鼓的黑色尼龙袋子。

秦风换上迷人的笑脸,招呼两人进了大堂坐下,问道:“两位要吃点什么?要不盆酸辣鱼怎么样,这可是咱们家厨师的拿手菜!还有我们家的卤肉,也不怕告诉你们,咱们家的卤水,那可是花了几十万大价钱从一个卤肉世家手上买来的。特别是卤牛舌,那味道,啧啧,谁吃谁知道。还有……”

那高个子男的紧了紧怀里的袋子,斜着眼说道:“回锅肉,白菜豆腐汤,一盘炸花生米,两瓶二锅头。”

秦风悻悻然的闭上嘴,写下菜名儿后就交给了后厨。

李明的动作快,几分钟后饭菜就上好,这几个小菜也用不了多少时间。

秦风他们已经收拾好其他的餐桌,只要这最后两个人离开后,那么他们就可以好好休息一两个小时,所以大家都在心里希望这两个人早点离开。

但是这两人吃饭却是非常的墨迹,两瓶二锅头喝光后又叫了两瓶。或许是喝了点酒的缘故,这两人似乎也打开了话匣子。

“这次过后,咱们哥俩的日子就要好过了。”

“是啊。这样提心吊胆的日子我真他妈是干够了。”

“这次回家后,把老家修一下,然后娶个媳妇儿生个大胖小子,过点正常人的日子。”

两人一边喝着酒一边聊着,半个小时就这么过去了,令秦风他们很是无语。

可就在这时候,餐馆门口竟然又走进来一个人。

“哎,还说斗会儿地主,泡汤了。”李明的徒弟张成小声抱怨道。

门口是个女人,齐耳短发,脸上没有化妆,穿着非常紧身的劲装,一只耳朵里戴着蓝牙耳机。她走进来之后,目光把餐馆所有位置都大致的扫了一眼,然后直接坐在了靠近大门的餐桌旁。

“我来我来。”见到是个女人,而且还是个漂亮的女人,秦风当下就自告奋勇的走了过去。

秦风上下打量了这女人一眼,笑着问道:“这位小姐,不知道要点点什么?”

这女的似乎并没有把自己的注意力放在秦风身上,就像是没有听到他的话。因此秦风就又再问了一遍。

“给我来一杯咖啡,谢谢。”这女子终于说话了,语气冰冷。

可秦风听后愣在了原地,嘴角抽了抽,皮笑肉不笑的说道:“这位小姐,咱们这里是餐馆,不是饮吧,没有咖啡……”

女的伸手按在蓝牙耳机上,头也不抬的说道:“那就给我来一份面条?”

“也没有面条。”秦风有些生气了,都说了这里是餐馆,中餐馆!

那女的却是根本没搭理他的意思,轻捂着嘴,小声的说道:“蝴蝶已经就位,初步锁定目标,请求执行抓捕任务。”

以秦风的耳力,当然把这细弱蚊声的话全部都听清了,惊疑出声:“呀,你是警察?来抓坏人吗?”

当警察这两个字从秦风的嘴里蹦出来后,大厅里的所有人目光都聚集到了他们两人身上。

不远处那两个喝得正嗨的中年男子更是猛然间站了起来,不顾一切的朝餐馆外跑去,途中桌子椅子倒了一地!

秦风这时哪里还不知道自己说错了话,弱弱的说道:“那什么,对不起,我不是故意。”

“你这个白痴!”那便衣女警咬着牙瞪着秦风,眼睛里能喷出火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