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真不是故意的。”如果眼神真的能够伤人,秦风感觉自己正在被千刀万剐。

便衣女警哼了声,没时间跟秦奋算账,只见左手撑在桌上,抬腿就矫捷的跃过桌子,同时伸手往腰间一探,手里已经多出了一把手枪。

“站住,否则我就开枪了!”

女警跑到大门口,双手举着枪,枪眼在那两个中年男子身上来回晃动。

然而这两人毫无惧意,因为他们手中也有枪,面无表情的几乎同时朝女警开枪射击。

“砰砰——”枪声骤然响起,震得人耳膜生疼。

好在女警在见他们有枪就立马侧倒在地,顺势滚到了门口的墙壁后方躲了起来,朝通讯器里焦急的喊道:“蝴蝶已经暴露,请求支援。注意,疑犯手中有枪支,完毕!”

两个中年男子非常有默契,在他们逼退女警后,没有任何的语言交流,那矮个子继续开枪射击掩护,而高个子却是一马当先冲到了秦风身边。

显然这两人有心要挟持人质,在这时候他们已经做好了被警察围堵的准备。

不过在这大厅里,蒋天晴和小芳在枪响后就都蹲在收银台那边,李明两师徒更是躲进了后厨,所以他们自然而然就选择了离他们最近的秦风。

秦风连忙举起双手,惊慌失措的说着:“你要要干什么,有话好说,别动手啊。”

“闭嘴!”

高个子用枪顶在秦风太阳穴上,蛮横的拉着他挡在自己面前,然后和矮个子一起继续往外面冲去,俨然是把秦风当成了人肉盾牌。

“啊,秦风,他被抓走了!”

“警察呢,怎么警察还没来!”

“怎么办,怎么办!”

秦风被挟持,躲在后面的蒋天晴等人都是叫了起来,非常的担心。

再说那女警只有独自一人,面对两把枪也只有躲避的份,加上秦风此时被抓为人质,她连枪都不敢开了,怕误伤到秦风,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嫌疑犯离开餐馆。

两个中年男子冲出餐馆,在路边随便拦了一辆小轿车,把司机暴力轰下车后就驾车逃之夭夭,很快混入主道路的车流中。

“两名嫌疑犯挟持一名人质已经逃离餐馆,驾车进入龙潭大道清潭方向,车型红色马自达,车牌号码江A8676。请求总部部署拦截,完毕!”

女警一边跟行动处通话,一边急匆匆的跑向自己停在路边的摩托车,发动车子后就追了上去,同时在心里面已经把秦风骂了个狗血淋头。

这次局里得到特勤线报说今天会有一场毒品交易,胡雪怡接到命令监视追踪两名运毒人员并且适时配合抓捕行动。

一切本来都是非常顺利,哪里想到一餐厅服务员不知怎么就叫破了自己的身份,打乱了所有的计划。

更可恨的是,这家伙还被抓做了人质。

秦风可不知道胡雪怡对自己的怨念,他此时坐在后座上,脸上还是那副害怕惊恐的模样。

两个中年男子把他推上车后就没理他了,他们有两把枪,而且也不认为看起来弱不禁风的秦风会对他们产生什么威胁。

车是矮个子开的,一路上横冲直撞,不知刮蹭了多少其他车子。

于是后面就响起了连绵不绝的喇叭声,大片的车子把路给堵住了,什么车都过不来,这令他们暂时逃脱了追击胡雪怡和已经支援而来的好几辆警车。

“有内鬼,一定有内鬼。哥,快打电话叫虎子来救我们!”

矮个子使劲的拍打着方向盘,愤愤的吼道,脸上不停的滴着汗水。

其实高个子上车后就一直在打电话,可打了几十遍就是打不通,最后他扔掉电话,脸色越来越难看,自嘲道:“那边可能已经知道我们出事了,老二,你认为那些家伙会为了我们兄弟俩出手吗?”

矮个子闻言脸色惨白,车子差点失控飞出车道。他很清楚,如果没有那些人的帮助,仅凭他们兄弟俩在警察的围追堵截中逃脱的希望极其渺茫。

对方连电话都不接,这说明很有可能他们已经被放弃了。

“早知道我们就不走这趟货了。”

虽然干这行的人都是把脑袋别再裤腰带上,随时都可能被抓住或者直接被杀掉,但矮个子现在还是一脸的悔意,说话的语气里充满了绝望。

以他们兄弟俩的案底,加上他们这次走货的量,枪毙百次都不够。

高个子沉默不语,从他脸上的惨然可以看出,他和矮个子一样,也很后悔。

这时,后视镜上出现了一辆摩托车,骑车的人弓着身子,一头短发被吹的乱七八糟,正是绕了一大圈路重新追上来的胡雪怡。

矮个子慌乱的再次加速,但就是摆脱不了越来越近的摩托车。

高个子回头看了眼追击而来的摩托车,眼里掠过一抹疯狂之色,狠声说道:“就算是死,我也要拉些垫背的。老二,前面右转,去百佳商业广场!”

矮个子听了这话后更是绝望,可很快他神色就变得狰狞起来,颤声嚷嚷道:“对对对,就算是死也要拉些垫背的,要有人给我们兄弟俩陪葬!”

“嗤——”

车胎在地上留下焦糊的黑印,马自达轿车转入了另外一条道路。

胡雪怡同样变道跟了过来,不过当她的余光看到路边的路牌后,心中顿时升起一股不好的念头,她在警校选修过犯罪心理学,几乎瞬间就猜到了两个嫌疑犯的打算。

“百佳商业广场,嫌疑犯要去百佳商业广场,快联系那边疏散人群,他们要拼命了!”

胡雪怡慌不迭的朝通讯器大喊着,恨不得自己能飞起来,心里焦急万分。

百佳商业广场是附近的商业中心,前几年才修起来的,吃喝玩乐应有尽有,经过几年的发展,现在每天的人流量都很大。

如果真要让那两个亡命之徒逃窜到那里,绝对会引起人群的恐慌不说,万一他们失去理智对普通人开枪射击,到时候整个江城没有谁能,也没有谁敢来承担这个责任。

秦风将这一切都看在眼里,对车上两个嫌疑犯的想法也心知肚明,他知道自己不能再这样看戏了。

毕竟他当时刻意叫破女警的身份,只是想把这两人从回味无穷惊走,以免给蒋天晴一众人带来不必要的麻烦,可不是要这两个家伙去其他地方大开杀戒。

秦风并非圣母,在他二十多年的生命里,手下的亡魂没有一千也有八百。

不过若是因为他而牵连其他无辜的人送命,他是做不出来的。还好他被抓做了人质一直跟着,不然真要发生惨剧,秦风内心肯定会自责愧疚许久,甚至影响到他今后的修行路。

而且,秦风也必须得出手了,因为身边的高个子已经对他生起了杀意。

高个子看了秦风一眼,突然举枪又顶在了他的太阳穴上,咧嘴露出一口大黄牙,阴森森的说道:“小子,要怪就怪你自己倒霉,遇到了我们。现在,你就先去下面给我们兄弟俩探探路,等会儿我们还有更多的人来陪你一起下地狱。”

卡擦一声,子弹上膛,高个子毫不犹豫的就要扣动了扳机。

然而就在高个子在要开枪的瞬间,他的眼神变得茫然呆滞,然后一头栽在了座椅上,片刻间就打起了呼噜,居然是就这样睡着了。

不仅是他,开车的那矮个子的目光也变得游离不定,眨了几下眼睛就失去了自我意识。

不过这矮个子虽然没了意识,但他的手依然稳稳的拖着方向盘,脚下的油门也没有松开,像是有某种神秘的力量操纵着他,使他还能够正常的驾车行驶。

秦风安然无恙的摇了摇头,眼里的不知何时出现的金芒缓缓消散,幽幽叹道:“讲真的,遇到我才是你们倒霉呢。那个谁,前面该转弯了。”

矮个子面无表情,依言在前面转弯,车子进入另外一条小路。

胡雪怡跟上来后,感觉有些不对劲,因为已经偏离了前往百佳商业广场的方向!

不管怎样,不去百佳商业广场就是个好消息。胡雪怡也算是松了一口气,把情况汇报给了领导后,继续跟了上去。

哪知没多久,马自达突然在路中间停了下来,让她感觉有些莫名其妙。

这是一条小路,路上没车路边也没行人。他们这是要干什么,难道还有同伙在这里?

胡雪怡心中疑惑连连,不得不也停下摩托车,而后快速躲到路边的一块广告牌后面,拔出枪严正以待的盯着马自达,余光还不停的审视着周遭的动静。

半晌后,马自达车门被推开,秦风慌慌忙忙从里面走了出来,左右看了好几眼后,一溜烟朝胡雪怡方向跑去。

胡雪怡大惊,连忙举枪对准了秦风。

“是这个家伙。“

胡雪怡认出了秦风,这才松开了扳机。然后趁秦风跑过她这里的时候,一把就将他抓到了身边,和她一起躲在了广告牌后面。

秦风见到胡雪怡,装着不知道她在这里,惊喜道:“啊,是你,太好了!”

“闭嘴!”胡雪怡压低声音,恶狠狠的剜了他一眼,问道:“你是怎么出来的?”

秦风眼中闪过一抹迷茫,揉了揉后脑勺,龇牙道:“哎哟喂,疼死我了。上车后我就被他们给打晕了,醒过来发现车子停着,我就自己打开门跑出来了。”

胡雪怡皱眉道:“他们会让你跑?”

“他们睡着了啊。”秦风想都没想就脱口而出。

胡雪怡杏眼圆睁,呆呆的问道:“你说什么?睡着了?”

“是啊,一个人还在打呼噜呢。”秦风想了想,说道:“他们在餐馆喝了好几瓶酒,我想应该是因为酒醉睡着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