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扫描查看手机站

小说推荐

您的位置: 首页 > 女频小说 > 古代言情

疏风醉珠帘
分类: 古代言情 作者: 焕春
更新:2018-09-13 状态:完本 字数:61.85万字

简介: 她,才貌双绝,杂剧独步于天下,卢挚挚爱,关汉卿之绯闻女友。 他,弱冠入仕,元曲流传于千古,铁骨柔情,一腔痴缠只为她。 他,流连青楼,开创杂剧之鼎盛,赠诗抒情,满怀豪情走天下。 是良人?是知心?良人别凄凄,知心常聚聚。人生几何,故事几多? 《疏风醉珠帘》抒写三人的故事,展示青楼女子的凄楚人生,揭露光鲜背后不为人知的飘零!

全文在线阅读
手机阅读

扫码在手机打开

章节目录
小说试读

第一章柔柔春风照暖情

正值三月,桃红柳绿醉了江南,更醉了穿梭于悠悠江面上游荡的画舫舟船。看一路轻歌环绕,红纱霓裳,春意浓浓。几许笙歌漫舞,几家闲情怡乐。

苏州知府朱潜的后花园中,假山池沼,亭台楼阁,翠柳萌动,花树竞放,云蒸霞蔚,一派春光明媚的江南春画卷。花影重重下,缠绕着缕缕属于春天的芬芳气息,一曲筝音响彻天边的流云,携着万般风情悠悠飘起。叮叮咚咚的琴声宛如一支永不停息的小溪潺潺流动,时缓时急,缓时如轻云呢喃,相偎相依;急时如江水骤泻,众矢迸射。

循着催人心弦的琴声望去,八角亭,琉璃碧瓦下,一位女子十指纤纤,勾拦挑抹,随之七弦共鸣出流动的音符如盛开的花瓣飞向这个清雅的花园中。厅内,一张红木圆桌,枣红色的桌面上铺着坠饰着流苏的墨绿色台布,清风拂过,流苏随着音乐渐渐摇荡,缕缕茶香也透过小巧的圆形壶盖氤氲在湿润的空气中。

桌旁,一位三十七八的英俊男子拿着一卷书,可并没有为书中的文字所吸引,只见他面如冠玉,清矍的目光穿过园中的繁花嫩叶,落在园外伸来的几棵树的枝桠上,半晌,方轻轻叹了一口气,拿起手边一份刚刚送来的朝廷急件,眉毛凝聚成了一团,

“金兵已过潼关,一路将士虽顽强抵抗,可终因敌强我弱,屡屡败绩,责令苏州知府朱潜和苏州总兵江怀远务必力拒敌兵,否则金陵将不保。”“老爷,要不要我通知总兵大人马上来此与您商议。”台阶转角出,管家朱忠义垂首而立,见老爷如此神色,已知道公文中为何。

近几个月来,这样的公文频频传来,金兵猖獗,占去国家大片土地,近几周来,苏州城内突然增加了不少逃难的饥民,大街上,早已失去了往日的繁华,来来往往匆匆赶路的人们目不斜视,唯恐被什么祸事殃及,朝廷不断增加赋税和征兵的名额,如今整个城池中又有几家有丁壮呢?刚刚兴兵之时,尚有一两个捷报传来,可随着战日的持久和前方战事吃紧,阵亡将士的名单如雪片而来,每日,都有家庭失去亲人,如今,人们的泪已经流干了,痛苦已经麻木了。

发丧的队伍也绝迹了,是啊,逝者长斯矣!活着的仍要挣扎着生活下去,每天早上醒来,就有几个饥肠辘辘的菜色脸庞等待着能够在这一天中,有半粒米填一下肚皮,被饥饿虐待了几个月的胃液已经失去了最基本的功能,呆滞的目光看不到一丝对生的希望。

“等等再说吧!这样的消息已经不是什么新闻了!再说,这几个月来,我们已经派出了一批又一批的将士,如今城内已是老弱妇孺者,朝廷让我们务必力阻金兵,可我们也要有将士可镇守城池才行啊!唉!国家孱弱,人民遭殃!你去告诉执事,把粮库中仅存的一些粮食分发下去吧!”朱潜的语调中可以听出满腹的忧虑。

“老爷,这样以来,剩下的日子我们怎么办啊?”这么一大家子人,还有夫人和二位小姐。家里已经节省再节省了,辞去了打扫庭院的佣人和伴读的先生,如今家里也只剩下几个洗衣做饭的老妈子了,家里的粮食也仅仅够一周的,如果粮库里仅存的一点粮食发放下去,那一周后全家人都得饿肚子。

“忠义啊,我明白你的意思,可是这样的局势,一周之后我们在哪里,谁又知道呢?也许明日我们就成为阶下囚了!去吧,趁我还在,就再为这些饱尝疾患的百姓多做些事情吧!”说着,他冲管家摆了摆手,示意他不要再劝解。

管家迟疑了一下,叹了口气转身走下台阶,沉重的脚步渐渐消失在绿树中,和着满园的春风,隆隆唱起一曲哀哀的怨曲。

朱潜起身,走到栏杆处,看着园中追逐嬉戏的两个女孩,浓重的愁云越拢越深,是啊,战乱频起,作为成年人,可以毫不犹豫地投入到保家卫国的战争中去,即使战死沙场也毫无怨言,可是对家人的牵挂是一种自然而生的情愫,俗话说,最难忘却的恐怕就是亲情了,夫妻之情,是世间最亲密的感情。也是最愁杀人的感情,对孩子的父爱更是从灵魂深处源起,这种血浓于水的亲情也让铮铮铁骨的男儿犹豫、徘徊、顾虑重重。耳边,琴声不知什么时候停了下来,妻子梅氏来到身后,“老爷,不如我带着孩子回乡下老家吧!……”

“不行,这个时候,一路上劫匪不断,我又怎么能够放心你和这几个女儿呢?再说了,战争时期,又有哪里能够幸免于难呢?不要再说了,我早对你说过,不管发生什么事情,我们一家人都要在一起。”

“可是,相公,看到你为了公事忧心忡忡,还要考虑我和孩子们的处境,我实在是爱莫能助,心里七上八下的。其实乡下也没什么不好的。”梅氏上前一步,恳切的语气显得有些急迫。

“不行!我不放心这一路上的行程。现在和以前不一样,之前我还能够派出几个可靠的衙役护送你们回去,现在我没有随从可派,我又不能亲自送你们回去。所以你们离去只是让我徒增担忧!夫人,你就听我的吧!我想即使我们呆在这里,还不至于很快我们就会沦为亡国之臣。”

朱潜知道自己的说辞有些勉强,勉强得连他自己都难以说服,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他舍不得夫人和女儿们离开,他也知道对于家人来说,和他呆在一起是最危险的,因为一旦城池沦陷,府衙就成为了众矢之的,他是金兵急切抓捕的目标,呆在府中任何地方,都是危险的!可是不到最后的时刻,他不想这么快和他们分别,因为他清清楚楚地意识到,这次的分别和任何时候意义都不相同,也许这次将是永别!

四个女儿,大女儿朱梅儿嫁于朱潜同年的进士萧峰的大公子萧伯宇,二女儿朱兰儿文静秀雅,琴声悠扬,无人能和,嫁给了自小青梅竹马的苏州总兵之子魏林海。小三朱竹儿年方十七岁,刚刚褪尽稚气之色,甜美温婉。最可人的是小四朱菊儿,天性顽皮可爱,一张粉面娇嫩柔弱,滴溜溜一双眼睛闪着倔强和灵气。最让他喜爱的是这小四对乐曲的那份天赋,一支乐曲从她那张小嘴中哼唱出来,韵味十足。演唱时的一板一眼,更是常常惹得他抚掌大笑。

还记得当她六岁之时,苏州有名的飞云剧社来到县城演出,因为飞云剧社的当家花旦小琼花名贯整个苏州,所以他就带着夫人和小四去看戏,去时还担心小孩子在那样的环境中,听依依呀呀的哼唱,一定会哭闹不休,可没想到的是,小四比他们两个大人看得还要认真,一双大眼盯着台上的人物目不转睛,看得似乎津津有味。当时就觉得这个孩子不一般。

回来后,又屡次缠着他让带着去看戏。真没想到这么一个小小的人儿,竟然能够看得懂戏曲,实在叫人费解。如今她在音乐上所表现出来的天资,让朱潜对这个小女儿格外偏爱。不仅仅是歌唱,琵琶这么难学的乐器,小小年纪的她却学得有模有样,让传授琴技的老师钟爱有加。可是如今适逢战乱,如果这次难逃一劫,这个孩子又有谁来培养她,他将留下永久的遗憾,不能看着自己最钟爱的孩子长大。

想到这里,他只觉得心头一阵疼痛。这种疼痛超出任何肉体的苦楚。疼在心上,胀满全身的每一处的神经,你无法拒绝这种慢慢蔓延,无休无止的疼痛。唯有慢慢的回味、咀嚼。直至自己觉得满身疮痍,体无完肤。

“相公,都是我不好,又勾起了你的不快!其实,不管以后会遇到什么事情,一家人能够在一起,也是我最大的心愿!孩子们也会感到分外安慰的,所以相公不要把我的话放在心上。”梅氏感觉到朱潜的不安和忧虑,轻言细语的安慰着,慢慢地把头靠在了相公的肩膀上。这副肩膀曾经无数次地帮自己遮挡过风雨的侵袭。让自己能够在危机时刻感到安全。如今,她相信自己的丈夫完全有能力保护自己的孩子,毕竟在自己心中,丈夫就是自己的天,自己的地。

“再等等吧,如果时局恶化,我会给你们安排一个妥善的去处的!你们是我全部幸福的源泉,即使是我自己遭到不测,你们一定要平平安安的生活下去。”朱潜一把揽过夫人的肩膀,这样甜蜜的日子不知道还剩多少。

“相公,我只是担心孩子们,我更希望你能和我们一起,你知道的,你在孩子们心中的地位比我还要重要,她们依恋你!”说起这些,似乎有一种离别的伤感,梅氏的眼中隐隐闪射出泪花。

“我知道!这些我都明白!可是国家危难在即,我怎么能够中途逃跑呢?如果我这样做了,活着和死去又什么区别。即使我能苟且偷生下去,也是形同行尸走肉,我心里会愧疚一辈子的!”

“我懂你,相公!可是国家现在这样的惨状,即使你牺牲了自己,又会怎么样呢?凭你一己之力,就能挽回整个宋朝亡国的命运吗?那么多权重之臣,他们怎么样?如果能够有一些团结爱国之心,国家也不会遭此厄运!

国家太平时,他们耀武扬威,飞扬跋扈!如今需要人担当重任,拯救黎民于水火了,可他们又成了缩头乌龟!我就不明白了,皇上怎么会选一批这样的臣子,我为整个宋朝汗颜!”说着说着,梅氏越发的义愤填膺起来。

“这不怪某一个人,更不是皇上的错误,也许这就是一个王朝的命运,宋朝经历了三百多年,从建国开始,由繁盛到衰败,也许是一种历史的潮流,我们只能在这样一个潮流中充当一个小小的水花,也许一个水花都不是!我们无法阻止这样的洪流朝前发展,即使是现在有雄兵百万,也无法阻挡这种必然的趋势,我知道这样的结果,无法阻挡,自己的牺牲也许不会起到丝毫的作用,可我却不得不去做,只为求得一个心理上的平静!”

“只是……”

“带孩子们回去吧!简单整理一下行装也好,毕竟战争的状况瞬息万变,我们提前做好准备,以防临时有什么变化!管家过来了,记住,这些你要亲自去做,不要惊动了孩子们和府中的任何人,否则我们的日子就无法再平静了!”朱潜看到管家匆匆忙忙从花园尽头而来,从他走路的姿态,朱潜判断出可能是出了什么事情了!

“孩子们,春天的阳光虽然明媚,可也最容易灼伤皮肤,你们已经在阳光下玩了半天了,该回屋了,否则啊!你们一个个非得成丑八怪不可!”夫人梅氏瞟了一眼匆匆而来的管家,急忙走下台阶,招呼女儿们。

“娘!”“娘!”……两个女孩儿叽叽喳喳地围了过来,小四菊儿一把扑入梅氏的怀里,“娘,姐姐欺负我,明明是我看到的蝴蝶,可她们非把它赶跑,害得我追了好远也追不到!娘,你让姐姐帮我追蝴蝶,快啊!否则,它们就飞出我们家了!”

梅氏看着这个娇憨可掬的孩子,粉嘟嘟的小脸有一种故意装出的委屈。脸颊红嘟嘟的,鼻翼上汗晶点点,她轻轻点了一下这个微皱的鼻翼,嗔怪着说:“你这孩子,蝴蝶是飞舞着的,怎么会等着让你去捕它呢!再说了,蝴蝶是美丽的事物,如果捉住,它是很难活下去的,你也不希望自己亲手杀死一个美丽的小生灵吧!到时候你又会哭鼻子了,是不是?”

被母亲说破自己的心事,菊儿故意装出无奈的样子,“哎呀!还是娘聪明,娘,你怎么那么了解我啊!我心里怎么想的,您怎么都知道啊?!”

“呵呵,你这个傻孩子,你是娘身上掉下来的肉,我怎么会不了解你呢?你这个小脑瓜里啊,整天装些奇奇怪怪的想法,你的这些个姐姐,都宠着你!唉,我看哪,总有一天会把你宠坏的!”梅氏拿起手绢轻轻为菊儿擦拭着额头上的汗珠,这个孩子总是让自己又疼又爱,不知不觉间,对这个孩子的爱超出了其他三个女孩。想到这里,她有些歉意地伸出胳膊,把竹儿一起揽进自己的怀里,虽然没有为朱家生下一个男孩,但是这几个女孩也让自己欣慰,个个都那么懂事!

“娘,我听奶妈说,现在外面的世界很乱,到处都是流亡的百姓,娘,爹爹的压力很大!是吗?”朱竹儿抬起头,望着凉亭中父亲的身影,有些担忧地说。

梅氏看了看这个女孩儿,毕竟大了一些,就褪去了稚气和单纯,能够为父母考虑了可是她不想让孩子们感受到战乱的灾难所带来的痛苦,何况自己也未经历过,从丈夫的神态中她推测道事情很不妙,可是到底是怎样的一副情景,她并不知道,看到女儿在问自己,她一时不知道该怎样回答,顺着女儿的视线,她也担忧地望着自己的丈夫,短短的几个月时间,他仿佛一下子苍老了许多,从金兵开始犯境开始,他就没有踏踏实实地睡过,近两个月来,更是夙兴夜寐,常常整晚整晚的辗转反侧,如果这样,也许还没有到战争到来,丈夫的身体就被拖垮了,可面对这一切,她却不能为他做些什么,真真让人忧虑不堪,“孩子们,我们回屋吧,已近正午了。

我们不能呆在外面了。走吧,你父亲还有事情要办,我们就不要打扰他了。”梅氏拉着菊儿和竹儿,梅儿牵着兰儿的手,一起往后厅走去。

凉亭内,朱潜心头的不安又平添了一层,管家报告了一个他事先料到可是却不敢相信是真实的事情,灾民哄抢了赈灾发放的存粮!

阅读下一章
小说截图
小说合集
好看的古言小说 完结的古言小说 古言 言情 完结的言情小说
好看的古言小说 更新:2018-06-04
今天小编就给广大书友们推荐古言类的小说大全,让你可以看到最新最热门的古言类的小说,感兴趣的朋友们快来看吧!
完结的古言小说 更新:2018-06-04
高质量的古言小说尽在CN阅读,在这里有着许许多多的高质量古言类的小说,让你能够一次性看个够,看个爽,喜欢的朋友不要错过哦。
古言小说 更新:2018-09-03
古言小说大全,让你在CN阅读一次看个痛快,在这里有着超棒的古言小说大全,海量的古言小说任你挑选,有兴趣的朋友们快来看看吧!
言情小说 更新:2018-06-05
最近有很多书友问小编有什么好看的言情小说,言情小说有哪些?今天小编就给各位小伙伴带来2018言情小说大全。喜欢看小说的书友们千万不要错过了,CN阅读网为你带来最新最好看的言情小说。
完结的言情小说 更新:2018-06-04
最近有很多书友问小编有什么好看完结的言情小说,今天小编就给各位小伙伴带来2018已完结的言情小说大全。喜欢看小说的书友们千万不要错过了,CN阅读网为你带来最新最好看完结的言情小说。
文章速递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免责申明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0-2018 CN阅读网 ALL Right severed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