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就黄瓜泡面吧。”阎京的性格十分乐观,他将黄瓜拿了出来,然后一边烧开水一边切黄瓜。

  “啊!”切着切着,阎京一个愣神,刀子往左一偏,切到手指里面去了,鲜血顿时流了出来。

  “妈蛋,怎么这么倒霉!”阎京一边怒骂一边四处找创可贴,他这一刀似乎切的还挺深,尽管他捂住手指,鲜血还是不停地往外流。

  而更令阎京崩溃的是,这屋里压根就没有创可贴!

  这一刻,阎京肠子都悔青了,当初某宝搞特价的时候,他就该买一箱回来备用啊!

  不过,现在后悔也来不及了,当务之急是先止血,他可不想日后伤口发炎又或者留下什么病根子。

  既然屋里没有,那就只能出去买,阎京取了钥匙正准备出门,忽然瞥见之前被他丢在一边的《医经》。

  他蓦然记起,刚才翻看医经的时候,似乎就有一处地方是教人止血的。

  阎京毅然走了过去,因为下楼去买创可贴起码也要十几分钟,还不如先试试这个。

  翻开《医经》,阎京很快就找到止血那一页,但有点不同的是,这一页教的是怎样在手臂大出血的情况下止血的。

  阎京不管那么多,他觉得一理通百里用,既然大出血都能止住,那他这点小血就更不在话下了。

  心里这么想着,阎京立马仔细看了起来,还好这本册子的条理非常分明,由浅入深,就连阎京这样高中学历的人,也能轻易看懂。

  明白了大概之后,阎京立马行动,他照着书中所说,先将左手平抬起来,然后腾出右手,用力按着左手肘关节附近尺泽、曲泽和少海三个穴位。

  阎京本来是不知道这三个穴位在哪里的,幸好医经上有人体穴位的详细介绍,他看着图画摸索,倒也大致按对了。

  几十秒过后,阎京欣喜地发现,这个方法真的管用,手指果然不冒血了,他再依照医经的指示,取来一块干净的布料压在伤口上,并细心包扎好。

  “呼。”做完这一切,阎京这才舒了口气,坐在床上休息,与此同时,他对那本书产生了非常大的兴趣,放在面前仔细地看了起来。

  这书也就两个手掌大小,纸张不到一百页,但在阎京看来,里面却是包罗万有,清晰地列着各种山黄草药、病理特征以及治疗方法,让人目不暇接。

  “难不成我淘了个好东西?”阎京重新判断着这本《医经》的价值,经过刚才的事情,他已经确信里面的内容是真实而且有效的了,慢慢地,一个念头开始在他的脑海里滋生:要是这样,等哥把这医经学会,岂不是能出去治病赚钱了?

  阎京越想越觉得有戏,他本来就对医学有些兴趣,只是现代的医学书一本比一本厚,而且内容苦涩难懂,他没有基础和功底,这才混不进去医药行业。

  但现在情况就不同了,这本医经虽然内容繁多,但胜在他能看懂,假以时日,他也不是不能完全将它看透摸懂,这样一来,他说不定还真能走上医生这条路。

  要知道,在这个科技迅猛发展,人类体能不断下降的时代,医生这个职业可是相当热门,而且油水非常足。

  想着想着,阎京不由激动起来:还找个屁工作啊,干脆将时间和精力都放在这医经上,待业成出师,就是老子功成名就的时候!

  阎京眼中全是迷幻的色彩,他似乎看见,前面不远的地方,正躺着一大堆的人民币和一大波的妹子,就等他去采集了。

  “毛爷爷,等我;妹子,等我!”阎京在心中狂吼,同时也下了决定,不过他知道饭得一口一口吃,在他没有学会医经之前,一切都是空谈。

  但学习《医经》也不是件容易的事情,这医经上全是医道的精髓,虽然写的很简单直白,但要彻底理解并加以运用,得花一定的时间累积经验,阎京忘掉饥饿,花了整整一个下午,也才看了一页而已,这还没有加以实践呢。

  “医学之道,果然博大精深。”看了医经之后,阎京觉得自己充实了许多,他非常喜欢这种有收获的感觉,要不是实在饿的慌,他估计会一直看下去。

  “慢慢来吧,医道这一行,急不来啊。”阎京不是傻子,知道事情有轻重缓急之分,要是为了它废寝忘食,把身体给搞坏,那就真是得不偿失了。

  抱着这样的想法,阎京把最后两块面饼放开水里煮了,那些没沾血的黄瓜他也没有放过,一并填进了肚子里。

  吃了个八分饱之后,阎京躺着床上休息,他好久没有进行过这么长时间的脑力劳动了,以至于刚躺下没多久,就沉沉地睡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