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阎京醒过来时,已经是第二天早上了。

  换做以前,阎京肯定翻个身接着睡,但今天不同,他有事情要做,于是揉了揉眼睛,起床了。

  刷牙洗脸,阎京还洗了个澡,换上衣服之后,就出门去了。

  兜里还剩五百块钱,阎京要在这些钱花完之前搞出些名堂,否则就只能卷铺盖走人了。

  他一边走,一边想怎样才能把这些钱用的长久,大鱼大肉肯定不行了,但青菜白饭又没营养,他才十八岁,还在发育的阶段,必须摄取足够的营养元素。

  不用多久,阎京走到了菜市场,他买了大量的蔬菜和少量的肉类,够他吃好几天了。

  接下来的日子里,阎京一直保持着这样的生活节奏,除了出去买菜,他把自己窝在屋里,没日没夜地钻研《医经》,而出乎他意料的是,越学越深,他却没有感到疲惫,反而有种兴奋的感觉。

  这一天,阎京照常出门买菜,他得到医经半个月了,钱终于也快花完了,他心里也有些纠结。

  “走一步算一步吧!”阎京心里叹了一声,下楼去了。

  这时大概早上八九点,正值上班高峰,街上人流不息,摩肩接踵。

  幸好阎京要去的地方是菜市场,那里的人不算多,都是一些退休的老伯大妈。

  “啊!来人啊,有人晕倒了!”

  就在阎京赶往菜市场的路上,突然听到一阵叫声,前面十几米的地方,顿时围了一群人。

  作为一名华夏人,有热闹还是要凑的,阎京想都没想,就往里面挤去。

  “这里有没有医生?帮帮忙吧!”

  围观人群的中央,躺着一个六七十岁的老人,老人躺姿扭曲,像是突然晕倒掉下去的。

  周围有人不停呼救,却没有一个人敢上前去把老人扶起来,这年头,随便搭一把手,都有可能身败名裂,倾家荡产。

  阎京好奇地走上前去,看这老人是怎么回事。

  他仔细观察着老人的症状,感觉越看越是熟悉,后者明显不是一般的晕厥,看他肤色苍白、四肢冰冷,脉搏快而弱,呼吸快而浅,很像是……

  “低血容量性休克!”竭力回想之下,阎京终于想了起来,他前两天才在医经上看到过,没想到这么快就遇上真实的案例了。

  “水……”就在这时,老人苏醒了过来,嘴里不停喊着要水,这两个特征更让阎京确信了自己的判断,这种病非常棘手,搞不好会出人命的。

  阎京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决定出手试试,一来他穷的发白,不怕人家讹钱,顶多就进局子里蹲一会儿;二来,也是最重要的一点,他难得遇上这种疾病,是个试手的好机会,他不想错过。

  于是,阎京半蹲下来,想帮老人调整一下身体,让他好受一些,不料手才伸出,便听得后面传来一阵高跟鞋的声音,同时有一道女性的声音在说道:“麻烦让一下,我是医生,让我看看。”

  阎京扭头一看,只见一个十八九岁的女孩正越过人群,朝此处走来,阎京阅片无数,觉得自己眼光也算高了,但看见这个女孩的时候,还是眼神一呆,被她的容貌惊住了。

  沉鱼落雁,闭月羞花。

  阎京的脑海中,只有这两句话,这女孩不但年轻貌美,身材也是极好,不施粉黛的前提下,依然肌肤胜雪,让人惊叹世上怎会如此美丽的人儿。

  “你……让一下好吗?”很快,女孩来到跟前,见阎京依然挡在她前面,于是出声问道。

  “呃……你请。”既然有专业的医生在场,阎京就不方便出手了,他讪讪地站了起来。

  女孩从身旁走过,带起一阵香风,让阎京忍不住有点心神荡漾。

  这个时候,女孩已经蹲下来查看老人的伤势,从身材来说,她算中等偏瘦,但一双胸器却不小,据阎京目测,估计有34D,而她现在保持着半蹲的姿势,胸前顿时露出一片雪白,看得人心痒难耐。

  “这是低血容量性休克。”女孩年纪不大,医术却不低,很快就看出了老人的病症,她仔细查看了一遍老人的身体,又接着道:“这个是突发性的疾病,必须尽快处理,否则病人会有生命危险,谁帮忙叫一下救护车!”

  说着,女孩扶着老人的身体,让他平躺下来,头倾向一侧,并将老人的下肢抬高了二三十公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