阎京见状,不由暗暗点头,据他所知,女孩所做的,都是正确缓解低血容量性休克的方法。

  周围的群众中,马上有人取出手机打120,距离这里不远处就有个医院,只是现在正值上班高峰,救护车赶来恐怕得花一定时间。

  女孩显然也知道这一点,但这里没有抢救的条件,就只能等救护车来了,她将外套脱下,盖在老人的身上,又从包里取出一瓶水,喂老人喝了一点。

  采取了这些措施之后,老人的情况有所好转,苍白的脸上恢复了一丝血色,呼吸也慢慢平稳下来。

  众人见状,都暗暗舒了口气,接着自发地鼓起掌来,这些掌声,自然是送给那女孩的。

  女孩微微一笑,自己也觉得很欣慰,她还是个未毕业的实习医生,这是她第一次单独处理突发情况,但值得庆幸的是,她成功了。

  老人的病情得到缓解,四周的人群逐渐散去,女孩却依旧守在老人旁边,她要等到救护车来才走,阎京则在旁边看着,他想看看在这种情况下,专业的医生是怎样照顾病人的。

  几分钟过去,救护车依旧未见踪迹,女孩也不急,时刻留意着老人的症状,以防情况有变。

  阎京觉得病人已经稳定,这女孩估计也不会采取进一步的措施了,正打算离开,但就在转身的那瞬间,他猛然看见老人开始抽搐起来,呼吸也变得急促。

  这个情况,阎京始料未及,那女孩更是吓得惊呼出声。

  阎京眉头紧皱,通常来说,低血容量性休克是不会造成抽搐的啊,难不成是老人摔下去的时候摔伤了其他地方?

  阎京的猜测不无道理,但这样一来,在没有人体扫描的前提下,谁也不知道老人的身体发生什么事情,更不用谈治疗了。

  “救护车呢?怎么还没来?”面对突发状况,女孩手足无措,有些慌乱地喊道。

  可惜的是,救护车也不知道在多远之外,连声音都没有传过来。

  阎京心里动了一下,有些犹豫,他昨天刚好从医经上学了一套按摩手法,能够舒筋活络,使经脉畅通,针对老人的症状而言,应该会有些作用。

  “救人如救火,试试吧!”阎京走上前去,将老人的头部扶正,右手掌心抵住他的额头,在老人的太阳穴上慢慢揉动,与此同时,阎京的左手也没闲着,正用一种奇怪的姿势和节拍在老人胸口和肚腹上轻轻拍打。

  “哎,你做什么呢!会害死人的知不知道!”阎京突然出手,那女孩顿时吓了一跳,这情况她都不知道怎么处理,这个土包子怎么敢出手?

  “拖延病情的话,他一样会死。”阎京淡淡地说道,手上动作未停,他一边施救,一边观察着老人的反应,这是他学习医经来第二次出手,说实话心里也没底儿。

  女孩原本不相信阎京,正想将他拖开,但阎京的治疗手段见效极快,不一会儿,老人就停止了抽搐,呼吸也逐渐平缓下来。

  女孩见状,小嘴张得大大的,似乎不敢相信眼前所发生的事,要知道,她可是堂堂华夏第二医院的首席实习医生,连她都搞不定的状况,眼前这人挥挥手就解决了?

  这要是真的话,那她也太丢人了!

  但是很快,女孩就察觉到,这的确是真的,因为在阎京的治疗下,老人已经渐渐恢复了意识,甚至能开口说话了。

  “年轻人,谢谢你啊。”老人不糊涂,他知道自己的情况,突然病发十分正常,只是救他的人这么年轻,让他着实吃了一惊。

  “老人家客气了,我只是个帮忙的,她才是专业的医生。”阎京抽回手,指了指那女孩道。

  老人闻言,又转头朝女孩道:“小姑娘,谢谢你。”

  女孩连忙摆手,他看了阎京一眼,想说些什么,但又不知从何说起,这老人可以说是她和阎京一人救一半完成的,但她不知该如何描述,一时间支吾不清,表情煞是可爱。

  就在这时,救护车的声音终于传进了众人的耳中。

  “老爷爷,接下来这几天你要好好休息,千万别乱动,不然很危险的。”见救护车到来,女孩终于舒了口气,但还是不忘叮嘱老人家道。

  “我知道了。”老人呵呵一笑,表示明白。

  很快,救护车来到了跟前,车上有人抬着担架下来,女孩上前说了一下情况,他们点了点头,然后将老人家放在担架上,抬上车走了。

  阎京见状,知道这里没有什么事了,转身往菜市场走去。

  没想到的是,那个女孩并没有随车离去,而是转过头来,跟在阎京屁股后面,脆生生地问道:“那个,你好,我叫陈璇,不知你……怎么称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