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璇这样的美女,身边当然是从来不乏追求者,不过她向来特立独行,对男人没什么兴趣,也从不依赖男人,但阎京那手神乎其技的医术,让她欲罢不能。

  “我叫阎京。”阎京如实地答道,对于这叫陈璇的女孩主动迎上来,他起初有些讶异,但转念一想,便明白了个中缘由。

  “阎京……好奇怪的名字。”陈璇喃喃自语了一句,但很快又将这个问题抛诸脑后,转而兴冲冲地问道:“你也是个医生吧?藏的挺深哦,我都看不出来呢。”

  陈璇这个问题,让阎京额头上冒出豆大的汗珠,他不知如何回答,说是吧,他又没半点行医的经验,说不是吧,他又从医经中学了不少医术的知识,其中的关系错乱复杂,他自己也没缓过劲来。

  不过到最后,阎京还是否认道:“我只是个失业的小青年,不是什么医生。”

  “少来了。”陈璇明显不相信,一副你当我傻啊的模样质问道:“你若不是医生,刚才怎么能妙手回春,救醒那个老人家?”

  “这个……”阎京挠了挠头,不知如何作答,于是扯谎道:“其实是我家的祖传秘术。”

  “祖传秘术?”陈璇那美丽的眸子溜溜地转了一圈,然后扑闪了两下,她凑到阎京耳边,轻声问道:“那你能不能教我?”

  陈璇本来就是娇滴滴的人儿,此刻用这种方式在阎京耳边吐气若兰,真是让人受不了,阎京未经世事,差点就缴械投降了。

  “不能。”阎京一边摇头一边深呼吸一口,对这女孩的魅力心有余悸,但他也不是省油的灯,为了不让双方难堪,解释道:“说了是祖传秘术嘛,只能祖传,除非……”

  说到这里,阎京突然改用一副色眯眯的样子看着陈璇,就差哈喇子没流下来了。

  “你做梦!”陈璇是个聪明人,一下子就明白了阎京的意思,不由得啐了阎京一口,但她仍不死心,又道:“难道就没有其他办法了么?比如说,我给你钱,你教我那秘术。”

  陈璇看了看阎京的穿着打扮,知道后者不是有钱人,所以这么提议道。

  “多少钱……”听到钱这个字眼儿,阎京顿时眼睛一眯,像是许久没吃肉的野兽看见了丰盛的猎物。

  陈璇闻言不由一喜,心想有戏,正想开个价格,没想到阎京又接着道:“都不干!”

  在这一刹那,陈璇算是明白了什么叫从天堂掉进了地狱,要不是她涵养好,早就把高跟鞋脱下来在阎京脑瓜子上凿个大窟窿了。

  “真的不行嘛……”见阎京软硬不吃,陈璇也没撤了,一幅可怜兮兮的样子道,她知道低血容量性休克一直是医学史上的难题,目前为止还没有紧急抢救的方法,如果她能把阎京的祖传秘术学会,再加之推广,就能很大程度上减小低血容量性休克患者的猝死风险。

  “真不行。”在这件事上,阎京的立场异常坚定,他暂时还没有彻底了解脑海中的医术,也无法解释自己施救的手段,如果贸贸然同意,说不定会被人当成小白鼠抓去研究,他可不是傻子,尽管目前非常缺钱,但此举还是万万行不得。

  但他又不忍看陈璇失望的样子,于是添了一句:“起码现在不行。”

  “那什么时候可以?”听了这句话,陈璇立马又精神起来,她的性格就是这样,只有还有一点希望,她都不会放弃。

  “什么时候我也不清楚,但肯定不是短期之内。”阎京摸着耳垂道。

  “好,既然如此,那我等。”陈璇看着阎京道,“从今往后,每隔一段时间,我都会找你一次,直到你肯教我为止。”

  “呃……”阎京万万没有想到陈璇会是这种反应,一时间也不知怎么接话了,只得硬着头皮道:“你爱找就找吧。”

  其实,对于陈璇这样既有气质,心地又善良的美女,阎京还是比较欣赏的,一想到这个美女日后会频频找自己,他不由得在心里放声大笑。

  “那你留个电话呗。”陈璇取出手机,准备记录阎京的电话号码。

  阎京乐得有美女找上门,便把号码如实告知。

  “好了,时间差不多了,我得先走了。”留了号码之后,陈璇看了看手腕上的表,想起还有事要办,于是说道,“说话一定要算话哦,做人不能赖账的。”

  说完,陈璇这才转过身,施施然地往另一边走去。

  “我可什么都没答应啊……”阎京在心里暗自为自己开脱道,不过陈璇已经离去,他也懒得在这件事上面纠缠,接着买菜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