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扫描查看手机站

小说推荐

您的位置: 首页 > 男频小说 > 现代都市

美女的护花兵王
分类: 现代都市 作者: 天郎
更新:2018-06-14 状态:连载中 字数:418.12万字

简介: 为了祖国,曾浴血奋战;为了兄弟,曾死战不退。 如今,战场修罗潜隐都市,凭一人双拳,霸气凌空,成为美女们的护花兵王。 霹雳霸王花、冷艳女总裁、清纯小萝莉、风骚老板娘……蜂拥而来。 慢着!你们排队先!

全文在线阅读
手机阅读

扫码在手机打开

章节目录
小说试读

第1章我叫石天

“司令,请替我转告战友们,我石天……以后不能再和他们并肩作战了。”

石天背着他老旧的军绿色帆布包,卓立在夕阳笼罩下的火车站站台上,神色坚毅地对着手机轻声说着。

川流不息的赶车人群从他身旁不停穿过,却没有一个人可以将他挺拔的身姿撼动分毫。

“唉。”手机里司令怅然轻叹着,“想不到你堂堂华夏军神,敌人闻风丧胆的修罗王,竟然会被他们勒令退伍,要是你当时不去打那个樊斌……”

“你错了!”石天突然怒喝一声,打断了司令的话。

此刻,他的眼中泛起了滔天的恨意,握着手机的手也猛然一紧,指节都发白了。

稍稍平复,他才满含怒气道:“要不是他樊斌临阵脱逃,以阿龙的身手怎么会死?事情哪怕再来一遍,我也一样照打不误。可我只恨那天我没有立即杀了他,替阿龙报仇!”

“你……”司令有些气结,但并未着恼,反而无奈道,“你啊,就是这么个臭脾气,为了兄弟可以不顾性命,算了,不说你了。不过你要小心,樊家的势力横跨很大,说不定日后还会报复你的。”

“哼,要来就来,我石天在这世上还没怕过谁!”石天的身姿挺得更直了,如出鞘的利剑,锋芒毕露。

“哈哈……修罗王就是修罗王,我算是白担心了。”司令哈哈大笑,语气中的愁绪已渐渐淡去,“行了,我也不矫情了,到了江都,记得给我来电话。”

“一定!”

石天微笑承诺,然后挂断电话,正了正帆布包,大步走上了开往江都的高铁。

车上人流很多,但阻挡不了石天的脚步,很快他便来到了自己靠着过道的座位前,却是一愣,因为他的位置被人占了。

占座位的,是个三十岁上下,穿着一身高档品牌服装的男人,正满脸堆笑地和对座的一个女人说着话。

“美女,你也是去江都吧?”

“是。”那女人微微侧头瞥着车厢过道,视线明显不在对方身上,只随口地应了一声。

“我也是!”男人却显得极为兴奋,并立即伸出了手,“你好,我叫贾俊。”

可是那女人只轻轻地哦了一声,连头都没转,便没了下文。

贾俊的手明显僵直了,脸上的笑容也阴了下去。

这是吃瘪了啊!石天看在眼里,暗暗摇头,伸手在贾俊的肩上轻轻推了推,很客气地说了句,“不好意思,请让让,这是我的位置。”

“推什么推!”但那贾俊却像触电了一样猛地一抖肩膀,跟吃了炸药似的喊了起来,然后脑袋一个侧仰,冷哼一声,凶巴巴地就望向了石天,问道:“你干什么?”

嘿,这是要拿我撒气呢?石天心底有些不悦,但也懒得跟他计较,拿出了车票递到他眼前,指指他坐的座位,“这是我的位置。”

贾俊看了下车票,眼角又瞄向石天,从石天身上那洗白了的衬衣到老旧的帆布包,再到脚上穿的那双普通布鞋,全都扫了一遍,脸上顿时泛起了一丝不屑的鄙夷,撇撇嘴,“哟,乡巴佬也坐高铁了?”

说着,他伸手拍了拍肩头石天刚才碰过的地方,就跟那里有什么见不得人的脏东西一样。

然后他昂着脖子,再用手往里面的位置一指,以一种命令的口吻,趾高气昂道:“这个位置是我的,坐里面去。”

石天的目色陡然一沉,如刀刃般锋利的眼光直逼贾俊,只这一瞬,刚才还满不在意的石天仿佛整个人一下变得锋芒毕露,一股凌厉的气息从身上散发出来,一字一句地道:“我只坐我的位置,让开!”

贾俊全身不禁一颤,不知为何仿佛有种置身修罗地狱般的感觉,不由自主地就站了起来,脸色煞白地向后退了一步,一屁股坐到了他自己的位置上。

石天瞥了他一眼,眼神已然转淡,径直在座位上坐下。

但就在这时,对面的女人忽然眼神锐利地看了过来,让石天不由自主的心生警兆,抬头望去,顿时眼中一亮。

这是个英姿飒爽的漂亮女人,皮肤白皙,身材火爆,简单的白衬衫和蓝牛仔裤穿在身上,清爽利落的就像是从上个世纪的电影里走出来的女孩般打动人心。

只是美则美矣,但那双盯着石天的绝美双眸中却暗藏戒意。

这是干什么,我得罪她了吗?石天带着疑惑收回了目光,伸手将肩头的帆布包小心翼翼地挪到了身前,并用双手牢牢护住。

而美女的视线也随着石天的动作而动,忽然她的目光一凝,锁定在了石天的手上。

然后,美女忽地展颜一笑,伸出了一只玉手,“你好,我叫楚燕菲。”

还要跟我握手?石天心头升起一丝古怪,抬头望了一眼美女,随即也伸出了手,笑道:“我叫石天。”

二人的手握在了一起,在这一瞬间,石天清楚地感到对方有意无意地在自己食指指肚的老茧上摩磋了一下。

她到底想干嘛?石天心底更加诧异,不由得将目光迅速在楚燕菲的身上扫量起来,忽然,他的眼睛亮了。

只见楚燕菲的腰间因为身子前倾而露出了一点旁人不易察觉的黑色,普通人或许看不出来,但石天一眼就认出来了,那是九二式警用手枪。

原来她是警察,这是怀疑上我了!石天明白了,微笑着收回手,顺势用眼角在周围瞥了一圈,就又发现了好几个神色戒备的便衣警察。

看来这个车里不太平啊!石天心底有了判断。

“你手上怎么会有那么多老茧呢?”

楚燕菲也收回了手,看似漫不经心地笑问着,但眼底的戒意却更深了,这个叫石天的年轻人绝不简单,表面上普普通通,但举手投足间透着一股强大的自信,刚才与贾俊对峙时隐隐透出的气势更是凌厉异常,而手上的老茧也像是常年持枪留下的,一切的一切都是那么的可疑,自己必须摸清他的底细!

可就在这时。

“这还用问吗,他是农民工,天天干苦力扛活,能没老茧吗?”旁边的贾俊忽然阴阳怪气地插上话来。

说实话,贾俊这会正恨的牙根痒痒呢,刚才他跟楚燕菲搭讪的时候,人家连个正脸都没给他,可现在倒好,这美女不但把名字告诉了这个乡巴佬,还主动地去握了手。靠,这特么待遇也差太多了吧!

所以,现在好不容易有了这么一个可以嘲讽石天的机会,他自然是不会放过了。

“对,我就是一个干苦力的,不过不扛活,只杀猪。”石天却不以为意地点头认了,只是他瞥向贾俊的眼神跟看着一头蠢猪没什么两样。

“哈,你原来是个杀猪的……”贾俊更加卖力地嘲笑起来。

但话音未落,就听楚燕菲没好气地一声娇喝,“闭嘴!我跟人家说话,你瞎搅和什么?”

啪!

这话像一记响亮的耳光狠狠抽在贾俊脸上,把他抽的憋红着脸,目瞪口呆望着楚燕菲,再也说不出话来。

楚燕菲则狠狠又瞪了这个胡搅蛮缠的家伙一眼,转向石天,脸上再次带出微笑,“我们……”

但没料到的是,石天却轻笑一声也打断了她的话,“美女,咱们也别聊了,我有点累,先歇会。”

说完,他直接闭上了眼睛,把同样目瞪口呆了的楚燕菲给晾在了一边。

这个可恶的家伙!楚燕菲气的狠狠地磨了磨自己的小虎牙,心里有种冲上去掐着石天脖子逼问他的冲动。

忽然,她耳中的微型耳机这时响了起来。

“燕菲姐,刚得到消息,确定有危险分子潜入,其中有人带着一个帆布包,里面有极具威胁力的爆炸物。”

爆炸物!帆布包!

楚燕菲只觉浑身一震,不由自主地就向石天身前的帆布包望了过去。

第2章修罗降临

石天的那个帆布包很普通也很老旧,但却被石天用双手紧紧地护住,就像是护着一个稀世珍宝一样。

不对,这里面一定有问题!

楚燕菲的脸色骤变,心中闪念,几乎是条件反射般的就伸手抓向那个帆布包。

可就在这一瞬,石天的眼睛猛地睁开了,两道锋锐的厉芒狠狠地盯向了楚燕菲。

紧接着,他一伸手,啪的一下就死死扣住了楚燕菲伸出的手腕。

“你要干嘛?”石天厉声喝问。

好身手!楚燕菲心中暗凛,根本不答,另一只手也伸了出来,再次抓向帆布包。

“你敢!”

石天再喝,伸手一抓,快如闪电地就将楚燕菲的另一只手也扣在掌心。

霎时间,二人双手相扣,四目相对,眼中射出了猛烈的火花。

这突然的变化,让周边人都是一惊,可贾俊却看到了机会,猛地伸手,一把捏住帆布包的一角,向上一掀,阴阳怪气道:“你这里还藏着什么鬼吗?”

刷,帆布包被掀了开来。

楚燕菲立即望了过去,然后,她就愣住了。

帆布包里只有一个四四方方的盒子,盒子上是一个身穿军装的男人的黑白照片。

骨灰盒!

贾俊像见鬼了一样赶紧缩了手,一脸嫌恶地呸了一下,“呸,还真是个死鬼,真特么晦气!”

“你再说一遍试试?”石天转头直勾勾地盯着贾俊,带着熊熊怒火的眼神像刀子样扎到了对方的眼中。

贾俊吓得头皮发麻,脸色煞白地闭上了嘴。

“这是?”楚燕菲忽然小声问了句。

“战友,牺牲了。”石天沉着脸转头答了一句,松开了对方的手。

“对不起。”楚燕菲道了歉,她知道自己误会了。

石天没答话,神情悲伤地凝视了骨灰盒上阿龙的照片好一会,才又将帆布包盖好,双手再次护在了上面,身子一挺,笔直地坐在座位上,巍然不动。

同样是这个男人,但此刻的石天落在楚燕菲的眼里,竟然有了一种傲然孤绝的味道。

原来,他是在守护他战友的亡灵!一丝莫名的感觉从楚燕菲心中涌起,不禁对眼前这个男人有了一份极大的好奇。

可她知道现在不是探究的时候。

她将目光望向了侧前方的一排座位。那里分别坐着四个神情肃穆的精干汉子,他们中间则坐着的一个须发皆白的老者,这就是她今天的保护目标,沈老先生。

接着她的视线又从沈老那里移开,开始敏锐地四处巡弋,她必须最快速度地找出车厢里暗藏的危险分子。

突然,车厢后方传来一阵慌张的喊声,“不好了,有人晕倒了!”

这声音极大,瞬间传遍整个车厢,让所有人都为之一惊,纷纷站起向那里看去。

只见车厢后方,一名中年男人倒在地上,两眼紧闭,昏迷不醒。

楚燕菲的眉头蹙起,她似乎嗅到了危险的味道。

“楚小姐请让让,我懂点急救知识,我去看看。”贾俊这时凑到了楚燕菲跟前,悲天悯人的样子还想表现一番。

楚燕菲正烦,根本连脸都没抬,就直接转身让了一条道。

贾俊又讨了个没趣,灰溜溜地挤了出去。

楚燕菲被他这一搅,不由更加烦乱,转头也向后方骚乱处看去。

“不要看后面了,楚警官,你要保护的人快倒霉了。”石天淡然的声音突然响起。

“什么?”楚燕菲猛然回头瞪向石天,一种令她毛骨悚然的惊骇袭上心头:他是怎么知道我的身份和行动目标的?

不由得,她的手就摸向了藏在腰间的手枪。

“现在是他们刻意制造出来的混乱,地上那人根本没事。”石天还在说,语气淡然却满是自信,“你们赶紧行动吧,否则就来不及了。”

话音落地,楚燕菲的手立刻就僵住了,她清晰地把握住了石天刚才的一句话:‘现在是他们刻意制造出来的混乱’。

混乱!

她的目光陡然凌厉起来,迅速地向沈老那个方向扫视过去。

车厢里这时已经乱了,正有不少人朝着后车厢走了过来,看模样都是想去看看那个昏倒的人。

可其中离着沈老已经很近了的四个人,却瞬间引起了楚燕菲的注意。

那四人样貌普通,目光也聚焦在后车厢,但仔细观察,就能发现他们的眼角都在瞥着另一个方向:沈老!

不好!楚燕菲心中暗呼,同时伸手一指,大喊道:“拦住他们!”

话落,四周所有的便衣警察迅速地站了起来,可那四人的攻击也在这时发动了。

嗖!

四把薄如蝉翼的飞刀带着凌冽的寒光,从他们四人手中激射而出,直扑沈老身边的四名汉子。

那四名汉子也反应过来,但是距离实在太近,他们全都没有躲过,被飞刀一一射中,顷刻间倒在了血泊之中。

“啊……”

周围顿时响起一片惊叫,乘客们全都吓坏了,乱作一团。

警察们也顾不得许多,掏出了枪,可是现场极度混乱,他们不敢开枪,无奈中,离着沈老最近的两个警察用身体挡在了沈老身前,其他人则冲向了杀手。

而四个杀手似乎暂时没有动沈老的意思,迎着警察也扑了上去。

场面已然失控!

可是楚燕菲这时却没有动,因为她还在死死地盯着这个让她琢磨不定却胆战心惊的人,石天。

“你不上吗?”石天忽然问道。

“你到底是谁?”楚燕菲大声喝问的同时,终于将她腰间的枪拔了出来,指住石天。

她的这个举动,让二人周边的人吓呆了,特别是她旁边坐着的一个男孩,更是吓得脸色煞白地向一旁同样吓坏了的妈妈怀里缩去。

“你能不这么凶吗?”石天皱了皱眉,反问一句,然后一转头望向了那个男孩,微微一笑道:“小弟弟别怕,有大哥哥在呢。”

他的嗓音醇厚,透着一股令人信服的自信,笑容更似春风拂面,让那男孩不由自主地点了点头,脸色也好看了许多。

可楚燕菲却不敢置信地看着石天,一个被枪指着头的人居然还去安慰别人,他是疯了吗?

石天转回了头,看向楚燕菲,眼神里忽然透出了淡淡的邪魅。

楚燕菲的心中猛然战栗起来,因为她从这双眼眸里,看到了一股令她也恐惧不已的煞气。

石天突然摇摇头,淡笑道:“你们的能力不太行啊。”

他的语调平静,但平静中却难掩一丝发自心底的……傲然!

听着石天这话,楚燕菲握枪的手猛地一紧,几乎是下意识的,她就想去扣动扳机。

可就在这一刻,她的眼前一花,而后手上再一麻,刚才还被她握紧的手枪就已经到了石天的右手上。

紧接着,手枪在石天的手上像是穿花蝴蝶一般的转了起来,令人眼花缭乱,目不暇接。

而转眼之后,石天的右手就停了下来,然后五指一松,啪啦啦一阵响,已经散成了零件的手枪就掉落在了他旁边的座椅上。

楚燕菲呆了,望着那一堆零件目瞪口呆!

“照顾好我的战友!”石天把自己的帆布包放在呆滞的楚燕菲身上,接着一个转身,人已腾身而出,直扑那四个杀手。

刹那间,修罗降临!

第3章我习惯了

当石天扑出的时候,离突变发生的时间其实并不久。

但便衣警察已经与那四个杀手交锋在了一起,只是那四人身手了得,而且手中不知何时又一人多了一把匕首,所以赤手空拳的警察们根本不是对手。

所以在这短短的时间里,已经有三名警察被刺到在地,生死不知。而同时,有两名杀手摆脱了警察的羁绊,挥舞着匕首,冲向了沈老这里,速度极快。

沈老身前的两名便衣警察一见不妙,立刻摆好了架势,准备应敌。

但就在这时,这两个警察身后忽然一阵风起,一道身影从他们身旁刮了过去,直扑杀手。

迎头的第一名杀手,首先觉出了不对,他反应敏锐,也不管来人是谁,直接扬起了手中匕首。

可他的匕首还没来得及刺出去,就感到手腕一紧,然后就被人猛地反转了一个角度。

紧接着,他的小臂被狠狠一推,手和匕首不由自主地就被推的向后倒去。

“噗!”

一声闷响,匕首插入了他自己的颈侧的大动脉上。

顿时,鲜血四溢。

“噗通!”

他倒在了地上,濒死绝望的眼中闪过了石天那快如闪电的身影,扑向了他身后的第二人。

几乎没有停顿,石天就已经和第二人错身而过。

仅这错身的一瞬。

第二人手中的匕首,已然落在了石天的手中。

时间仿佛凝固在这一瞬,第二人也好似突然地静止不动。

可是下一秒,滋滋的声音却响了起来。

接着,第二人的喉头处飚射出一道血箭,而后,便又是噗通一下栽倒在了地上。

快,太快了!

不过是电光火石的功夫,刚才还穷凶极恶的两个杀手,已经全部被一刀刺喉,倒在地上抽搐不已。

沈老身前的两名警察甚至都没来得及做出任何反应,就看到了这样的场景。

他们的瞳孔骤缩,不敢置信地望着石天的背影,心中震撼不已。

这是谁,难道是杀神吗?

与此同时,还在和警察们纠缠的其余两名杀手,也看到了这个情景,不由脸色大变,脚步一动,就要向后退走。

但,石天已经近了。

此刻的他神色平静无波,但这两个杀手却无一例外地感受到了一股莫名的血煞之气,仿佛一名杀戮之王从血海中向他们杀来。

石天人还未到,他们就已心神战栗!

下一刻,石天到了。

他的身子简单地轻轻一侧,人便已穿过了挡在身前的警察们,手中夺来的匕首横空一斩。

刀锋斩处,一道凌厉的寒光划破虚空,从两名杀手身前一闪而过。

瞬时间,两名杀手停住了脚步,脸上充斥着不可思议的惊恐,嘴角微微抽动,似乎想要说些什么,可是什么都说不出来。

紧接着,他们喉间和口中汩汩地冒出了鲜血。

然后,噗通通两声闷响,二人摔倒在地,同时身亡!

“……”

车厢内所有的声音戛然而止,所有人的脸上一片惊骇,瞬间呆愣在原地。

这一切发生的太快了!快的所有人连反应的时间都没有,石天就如降临在人间的杀神,把刚才还如同恶魔般的四个杀手,一瞬间全部秒杀。

可是石天这时还没有停,他手中拿着沾满鲜血的匕首,一个转身,飞奔向车厢后方。

速度依然飞快,快的依旧没有什么人能反应过来。

转眼,石天已经经过了楚燕菲的身边。

蹭的一下,楚燕菲猛地站了起来,大声喝问,“你为什么杀人!”

石天头也不转,眼睛直盯前方,沉声回道:“习惯了。”

习惯了!这三个字就像一枚长钉狠狠地把楚燕菲钉在原地,脑中一片空白。

而石天已经从她的身前错过,直扑前方。

这时,在石天的前方,贾俊正站在倒地不醒的那人身边瑟瑟发抖,他刚才已经目睹了石天一系列的杀人行为,早就是胆战心寒了。

天呐,自己刚才居然惹了这么个杀神!

而此刻,他看着石天居然提着一把滴血的匕首向他走了过来,他再也控制不住内心的恐惧,大喊道:“饶命啊!”

接着,他双腿一软,就要跪倒在地。

突然!

贾俊脚下那个晕倒的中年男人猛地从地上蹿了起来,一把就勒住了贾俊的脖子,将他又拉了起来。

“咳……”

贾俊被勒的一阵咳嗽,还没明白是怎么回事,一把冰凉的匕首就架在了他的喉结上。

“妈呀!”

贾俊鬼叫了一声,裆里一瞬间就见了水了,骚臭难闻。

“轰……”

后车厢一下子又乱了,受惊的人们尖叫着纷纷跑开。

楚燕菲反应过来,赶紧放下手中骨灰盒,口中大喊:“我们是警察,请大家不要慌乱,赶紧全部蹲下。”

其他便衣警察们也反应过来,掏出了枪,对准了贾俊的那个方向。

面对着这么多警察的枪口,那个中年男人却一点不慌,将自己的头藏在了贾俊的脑后,只露出了一丝眼角向外瞥着,口里大吼。

“你们这些警察都不要动,谁动,老子就割了他的喉咙!”

“不要啊!”

贾俊再次鬼叫,裤子已经湿掉了半边,一张脸吓成了苦瓜,魂都要吓脱了。

所有的警察都不由自主地握紧了手中枪,但是没人敢动,虽然贾俊不是他们的保护对象,但若是因为这事死亡,也是大事。

中年男人微露的眼角里闪出一丝得逞的精光,又吼道:“去,你们去给我把沈从文拉过来,否则老子现在就杀了他,然后再杀几个人垫背。”

威胁,赤果果的威胁!

刚刚稍微安稳一点的乘客们被这一句话又刺激的尖叫起来,重又站起来,朝着前车厢狂奔。

面对这样的威胁,楚燕菲忽然感到一阵无力,不由自主地向着刚才那个犹如杀神的男人瞥去。

石天也已经站住了脚步,纹丝不动地冷冷盯着中年男人。

看着这个沉凝如山的背影,楚燕菲的心底生起了一个连她自己都无法理解的想法:他一定会有办法的!

可就在这时,石天笑了,而且笑出了声音。

第4章修罗的微笑

就在楚燕菲看向石天的时候,石天忽然笑了,“呵呵,你要杀他?好啊,杀吧!反正这家伙我瞅着就像个人渣,杀了正好省事。”

“不要啊……”

贾俊跟疯子一样的喊了起来,声音尖锐刺耳,像个吓破了胆的女人。

石天根本不理他,眼光直刺中年男人那显露的一丝丝眼角,冷笑着继续说道:“不过,我敢保证,你绝没机会再杀第二个人。”

“你是谁?你不是警察!”中年男人的眼角眯了起来。

“我当然不是警察,我是修罗!”石天微笑,嘴角微微地昂扬起一丝傲然的弧度。

“修罗,哈……”中年男人也笑了,像是听到了这世界上最好笑的笑话。

但这笑声只有半声,便戛然而止,同时他的眯起的眼角猛地增大,不可思议地喊道:“你是修罗王!”

他震惊了,分神了,虽然仅仅是一瞬,但对于石天而言,足够了!

嗖!

寒光闪动。

石天手中的匕首已电射而出。

迅疾无比!

带着呼啸的寒风,匕首贴着贾俊脸颊,噗地一声,准确无误地深深插入了中年男人那露出一丝眼角之中。

“啪嗒!”

中年男人的匕首落地,勒住贾俊的手也慢慢松开,噗通,向后直挺挺地摔倒在了地上。

石天走了过去。

中年男人还未完全死透,圆睁的双目中仍然透着不可思议的神情,嘴里低声喃喃,“修罗王,修罗的微笑……”

石天已经到了他的身前,低头而笑,“你错了,修罗的微笑你还没有看到。”

话落,中年男人气绝,死不瞑目!

直到这一刻,车厢里的其他人才明白过来,但也惊呆了,看着这个仿佛神魔附体一般的男人,他们心中无比的震撼。

“你疯了吗?”

贾俊突然蹦了起来,跟疯了一样,朝着石天狂叫,“你刚才差点杀了我!”

“你死了吗?”石天脸上冷了下来,目光像刀子一样看向贾俊。

嘎!

贾俊顿时吓得脸色煞白,剩下的话被硬生生地掐在了喉管里,没了声音。

“你为什么不留活口?你明明可以只扎他的手就可以了。”楚燕菲的叱问在身后传来,她满面怒容地冲了上来,将吓破胆子的贾俊顺手就给拨到了一边。

贾俊顿觉人生灰暗,灰溜溜地向后走去。

石天转头望向脸色泛红的楚燕菲,笑道:“有人跟你说过吗,你生气的时候也很漂亮。”

楚燕菲登时更加气恼,这小子居然还有心情调侃本姑娘了。

而石天继续笑道:“我说过,习惯了!再说,事情都解决了,死跟活有区别吗?”

“……”楚燕菲一咬牙,她很想说,还有一个装着爆炸物的帆布包没有找到,但她知道这话不适合公开说,否则必将引起更大的慌乱。

这时,他们身后,一个脆生生的声音传来,“大哥哥,你的包。”

二人回头看去,只见刚才那个石天安慰过的那个男孩正手捧石天的帆布包站在过道上,一脸崇拜地望着石天,又道:“大哥哥,你真的好厉害,我要是能像你这么厉害就好了。”

而贾俊正好走过男孩的身旁,听到这话,不禁停下脚,回头向石天看去,一脸的嫉恨。

石天冲着男孩微笑点头,“谢谢,你也一定……”

他话未说完,突然,一股让他毛骨悚然的杀机从他身后瞬间爆发!

不好!石天想也不想,一把搂住了身前的楚燕菲,一个侧身就向一旁的座椅上扑了下去。

“砰!”

一声枪声,就在这时响了起来,一颗足以致命的子弹,在石天的身侧擦身而过。

如果不是石天的直觉和反应超人,这一刻,就已经中弹了,可是子弹却奔着贾俊的方向去了。

但鬼使神差的是,贾俊竟然也在第一时间反应过来,身子一歪,同时伸手一拉,就将身旁的男孩拉过来,挡在了他的身前……

而此刻,石天搂着楚燕菲向一旁摔了下去,眼见就要摔到在座位上,可石天却动了。

他的腰部一挺,双手忽然一松,极速地转到楚燕菲身前,再又猛地一推。

也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他的双手恰巧就推在了楚燕菲胸口,将楚燕菲安全地送到了座椅上。

好大啊!石天心中感慨了一声,他的人就借着这一推之力,顺势后退。

刷!

他如鬼魅般的身影顷刻间就退到了开枪者的附近。

还未等对方反应,他一个转身,就已经直面对方,单手一伸,立刻抓着了对方握枪的手腕,向上一翻。

“咔吧!”

一声脆响,对方持枪的手腕便断了,枪也落在了石天手里。

那人也是厉害,这种痛苦,他就是闷哼一声,然后口中大声喊出两个字。

“玉碎!”

石天眉头微皱,另一只手一把捏着了对方的脖子,就要将这个家伙捏断脖子。

“活口!”楚燕菲大喊。

石天眉头一动,手上的力气便减去了九成,轻轻一捏,对方就两眼一闭晕了过去。

这时,石天才细看一眼这个杀手,衣着朴素,相貌平常,这让石天不禁暗暗自语:“伪装的真深,连我都瞒过去了。”

“你又杀了他?”楚燕菲已经冲了回来,脸上一片慌急。

“他没死,只是晕了。”石天摇头,将手中枪递了过去。

接过枪,楚燕菲松了一口气,忽然脸上一怒,低吼一声,“你刚才往哪推?”

“别闹,事情还没完。”石天神情严肃,视线扫向前方沈老的方向,刚才那人最后喊的两个字让他心生警惕。

“谁跟你闹,你刚才往哪推!”楚燕菲却以为石天在故意掩饰,再次低吼。

石天一边扫望一边随口答着,“不推那推哪,省时间啊!”

“你流氓!”楚燕菲低声怒喝一声,拼命压下怒火,“等会再收拾你。”

接着,她就开始吩咐人收拾局面。

可这时,忽然一声悲戚的痛呼在车厢里响起,“小郎!”

石天急忙看去,这才发现,刚才那个男孩已经倒在了地上,帆布包滚落一旁,男孩胸口有血迹渗出。

而男孩的母亲在近乎疯狂地喊着男孩名字,贾俊却一脸漠然地站在旁边,冷眼旁观。

“我跟你拼了!”男孩母亲突然跳了起来,双手朝贾俊抓了过去,“都是你害了我家小郎。”

“你胡说什么?”贾俊脸上闪过一丝惊慌,连忙后退,但被身后座椅挡住了,一把就被男孩母亲给抓了衣领。

“要不是你拉着我家小郎,他怎么会中弹。”男孩母亲狂喊,涕泪横流。

“你个疯婆娘,乱说什么!”

贾俊瞪起眼珠子,脸上变得凶神恶煞,拉住男孩母亲的双手狠命一拽,将她的双手从自己的衣领上扯了下去,但用力过猛,男孩母亲的手指被瞬间划伤,在他衣领上留下了道道鲜红的血痕。

可二人都没管这些,男孩母亲拼命地还想抓贾俊。

贾俊则是恼羞成怒,一脸狰狞地吼道:“我让你个疯婆娘清醒一下!”

说完,他扬起了巴掌,呼的一下,恶狠狠地就朝男孩母亲的脸上抽了过去。

第5章他是医生吗

贾俊恼羞成怒,扬起巴掌朝男孩母亲脸上抽去。

突然,众人眼前一花。

就见一道黑影陡然出现在这二人身前。

黑影一抬手,啪的,就将贾俊的手腕给擒住了。

“哎哟……疼!”

贾俊的手腕就像是给一把火烧的铁钳给夹住一样,疼的他呲牙咧嘴,呼喊不已。

同时一抬头,就看见石天那张犹如魔神怒目一般的怒容。

“你,你干什么?”贾俊慌了,怕了,一种前所未有的胆寒从心中涌起。

石天没有说话,将男孩母亲一把从贾俊身旁拉开,然后将这厮猛地一拽,就拽到了自己面前。

紧接着,石天的喉咙里爆出了一声低沉的怒吼。

“滚!”

话音未落,石天的脚就抬了起来,直接踹了出去。

所有人都来不及反应,贾俊更是目瞪口呆,眼睁睁地看着那一脚犹如重炮,轰地踢在了自己的肚子上。

“啊!”

一声惨呼,贾俊弓着身子,像被大力抽中的皮球一样,嗖的飞了出去,直接飞到了车厢最远端,砰地摔在墙上,然后跟瘫烂泥一样地滑落在地。

“……”

全场死一样地静默,所有人痴呆呆看着贾俊摔倒在地,再回头望向石天,满是不敢置信的神情。

石天收了脚,冷冷地看着狗啃屎样趴在地上的贾俊,冷哼一声,“人渣!”

“小郎……”男孩母亲已经重又蹲了下去,在男孩身边悲戚地哭泣不已。

“不急,他应该还有救。”低沉而富有磁性的声音仿佛一股圣音,在她耳边响起。

男孩母亲哭声顿止,抬头急看,石天已经在她的身边蹲了下来,仔细地观察着。

“你是医生吗?你会救人吗?我求求你,救救我儿子吧,救救他吧!”男孩母亲激动地语无伦次,拉住了石天拼命地哀求着,几乎都要跪下给他磕头了。

石天拉住了男孩母亲,轻轻一笑,像是一个温柔的天使,完全没有了刚才那魔神一般的模样,“您别急,让我先看看好吗?”

男孩母亲像是抓住了最后一根稻草,连忙点头,站到一边。

石天低头,再看男孩。

男孩昏迷不醒,胸口中弹,身上已被鲜血染红。

看到这,石天的眉头微动,似在想些什么,但仅一瞬之后,他的眼中突然闪起了一道淡淡的银辉,几不可见,却诡异莫名。

紧接着,一个全新的视野出现在石天的眼前。

透过男孩儿的伤口,石天的视线就像医院的仪器一样,男孩伤口之内的血管和经络都被他看了清清楚楚。

然后,他微微松了一口气,伤势不深,子弹离心脏还有一定距离,有救!

而此刻,因为车厢首尾都有尸体,所以绝大部分旅客由于恐惧都围了过来,同时他们对石天也充满了好奇。

不过他们对石天救人可没什么信心,毕竟杀人跟救人是两回事,而且石天蹲在男孩身边后就开始发呆,于是就更让大家笃定石天不行。

男孩母亲也慌了,不知所措地道:“我儿子他有救吗?”

石天身子一震,回过神来,转头对她笑道:“放心,我一定能救他!”

男孩母亲顿时激动的流下眼泪,不再说话。

可是旁边的好多人却在心里暗暗道:“吹牛!”

就在这时,石天动了,他的眼中银辉闪动之际,抬手在男孩胸口周围轻轻点了几下,顿时就让男孩的伤口停止了出血。

“哎呀,血止住了。”

“天呐,我看到了什么,这是点穴吗?”

“这小伙子太牛了!”

……

旁边围观旅客一下就议论纷纷,对石天救人的看法瞬间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都跟看神仙一样的看着石天。

男孩母亲更是看到了希望,双手合十,默默祈祷。

石天没管周围的变化,将手掌慢慢地放在了男孩胸口,一道银芒悄悄在他掌心汇聚。

可突然,沈老的方向猛地骚动起来,“沈老,你怎么了?”

同时,一个男人的声音也猛然响起,“爹,你怎么了?”

众人向后看去,只见那位须发皆白的沈老不知怎地晕在了座椅上,生死不知。

而沈老身旁不知何时来了一个身着华贵的中年男人,正焦急地对沈老呼喊着,听口气是沈老的儿子。

石天对这些却视若罔闻,掌中银芒微闪,手掌也轻轻颤抖,他就要开始治疗了。

“让开,他是医生吗?”那中年男人忽然推开人群,挤了进来,指着石天问道。

“是哦,很厉害的。”众人开始夸赞。

那男人顿时二话不说,直接冲上来,一把拉住了石天的肩头,“走,跟我救人去。”

石天身子猛地一震,掌心银芒散去,双眉一竖,猛然暴怒!

“滚开!”他一甩肩,怒吼着将那人的手就给甩了出去。

中年男人一愣,随即大喊,“你搞什么,我父亲在那里昏迷不醒了。”

石天连身子都没站起来,直接回应,“他醒不醒跟我没关系。”

“你说什么?”中年男人也怒了,一指石天,“你知不知道我是谁?我是沈焕聪!”

话音落地,车厢里就跟炸了锅一样。

“天呐,他是沈焕聪!”

“沈焕聪谁啊?”

“你不知道?沈焕聪是我们江都第一财团,鼎天集团的董事长,在我们江都那跺跺脚都能震动半边天。”

“哦,那老头就是沈从文了,我知道他,那才是真正了不起的人物,我华夏著名教育家,当代文豪,听说好多达官贵人都是他的门徒,连国家首长都非常尊敬他。”

众人议论纷纷,看着沈焕聪的目光也不一样了。

可石天根本不理,直接又喝道:“你就是天皇老子,也跟我没关系,走开,别妨碍我救人。”

沈焕聪脸色震怒,但又随即忍住,脱口道:“你如果能看好我父亲,我给你一千万!”

“哇……”众人疯狂了,被沈焕聪这个惊人的报价震撼了。

一千万呐,就是去治个病,这万一治好了,这一辈子都不用愁了。

这不用说了,肯定是要去治了,反正治谁不是治嘛。实在不行,回头再来治疗这个男孩也行嘛,先收个一千万再说。

男孩母亲的面容也绝望了,她相信没有人可以拒绝一千万的诱惑。

石天慢慢站了起来,转身面向沈焕聪。

阅读下一章
小说截图
小说合集
美女 好看的美女小说 完结的美女小说 完结的热血小说 好看的热血小说
美女小说 更新:2018-06-19
最近有很多书友问小编有什么美女小说小说,美女小说小说有哪些?今天小编就给各位小伙伴带来2018美女小说小说。喜欢看小说的书友们千万不要错过了,CN阅读网为你带来最新最好看美女小说小说。
好看的美女小说 更新:2018-06-19
最近有很多书友问小编有什么好看的美女小说小说,好看的美女小说小说有哪些?今天小编就给各位小伙伴带来2018好看的美女小说小说。喜欢看小说的书友们千万不要错过了,CN阅读网为你带来最新最好看好看的美女小说小说。
完结的美女小说 更新:2018-06-19
最近有很多书友问小编有什么完结的美女小说小说,完结的美女小说小说有哪些?今天小编就给各位小伙伴带来2018完结的美女小说小说。喜欢看小说的书友们千万不要错过了,CN阅读网为你带来最新最好看完结的美女小说小说。
完结的热血小说 更新:2018-06-20
最近有很多书友问小编有什么完结的热血小说小说,完结的热血小说小说有哪些?今天小编就给各位小伙伴带来2018完结的热血小说小说。喜欢看小说的书友们千万不要错过了,CN阅读网为你带来最新最好看完结的热血小说小说。
好看的热血小说 更新:2018-06-20
最近有很多书友问小编有什么好看的热血小说小说,好看的热血小说小说有哪些?今天小编就给各位小伙伴带来2018好看的热血小说小说。喜欢看小说的书友们千万不要错过了,CN阅读网为你带来最新最好看好看的热血小说小说。
文章速递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免责申明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0-2018 CN阅读网 ALL Right severed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