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失踪

“展昭他们已经走了?”

小环:“听小二说,天未亮他们一行人便一同离开了。”

“可知道他们去向?”

燕燕:“小姐,他们肯定去陷空岛了。”

“为何如此肯定?不过,陷空岛的情况你确是应该比较熟悉。”

燕燕:“小姐,别取笑人家了,不过,我曾听闻白玉堂几天前曾去宫中盗取皇上的宝物,并且附书留言点名是冲着御猫,此事展昭必会亲自前往陷空岛,此处又是去往陷空岛的必经之路。”

小环:“小环认为,展昭自己前往,想必是想以江湖规距了结此事,又为何会带上师妹和公孙先生呢,此举无益,或许他们另也去处也不一定,小姐,你为何对展昭的行踪如此关心?”

燕燕:“小姐如果是要跟踪展昭的话,交给属下就行了。”

秋儿:“你是跟踪展昭呢,还是急着去陷空岛呢……”

燕燕听到此处只吓得欲跪下连忙道:“属下不敢。”

“好了,我不是要跟踪他们。只是随便问问罢了。我突然想起有些事情要办,小环你替我去福州赴约,告知候家,我有要事在身,无法亲自前往洽谈这次的生意,你代替我全权做主,如果他们的要求你觉得无法做主,你就直接拒绝。”

小环:“小姐,您不是说这次与候家的生意很重要,候家数代经营药铺生意,分号重多,如果能与候家建立良好的关系,就能打开我们的药材在南方沿海一带的销路的瓶颈,为什么您宁可放弃这次的合作机会……如果真有什么事情要办,不如先交待属下去做,您先与候家谈好此次的合作,之后…”

秋儿:“不必说了,有些事情可以交待给你们去办,有的事情却只能自己去做,而且我相信以小环的能力,定能处理好此事,小环,我们就在此分别吧,你尽快启程。”

小环:“是。”

燕燕:“等等,小姐,我想送小环姐姐出去。”看到秋儿点头之后,就立刻拉着小环下楼。

“小环姐姐,小姐为什么会突然之间……”

小环:“好了,别问我,我也一肚子的疑问呢,小姐不说,那自是有她的想法,不是我们能揣测的,燕燕,你切记事事小心,好好照顾小姐。”

燕燕满腹心事的走进房间,却发现秋儿不见了。燕燕立时吓的三魂不见二魂,立刻飞身出外,四处查看,竟都不见秋儿的踪迹。心下立刻没了主意,想走远些去寻找,又怕秋儿回来,见不着自己,三下二下,早就乱了阵脚,半点主意也无。一直在屋里院外,四处蹦达,只把这客栈方圆半里之内的地都踏平了半寸,一直折腾到下午,看到小姐还是未归,思来想去,要是回老宅请救兵,让大家知道自己把小姐给弄丢了,不要说别人,只怕娘亲就得把自己大义灭亲了。越想心中越是慌乱,毫无主意,突然想到此处离陷空岛只有半天路程,小姐之前又多次询问陷空岛之事,当下决定先前往陷空岛寻找五鼠。

那秋儿究竟遇到什么事,会突然失踪呢?

其实秋儿此时正行走在松江城内某条街道,她是自己偷偷走出去的,她想单独去找展昭询问一些昨天晚上没有问出口的事情,故意先调开小环,秋儿本来也想了其他法子调开燕燕,再自己一人独自行事。结果燕燕居然自己要下楼去送小环,秋儿立刻称此机会悄悄离开,本来她曾留下一封信告知按排,可惜燕燕心急找人却没有注意到秋儿留在床边上的一纸书信,就这样阴差阳错,才发生了以后一系列事情。

秋儿想了想第一要务是找个当铺把随身带的几件首饰当了。她身上素来不带银子,平时出门都从来都丫环陪同,自己从来不用为这个操心,她也知道出门必须用银子,临走时本想向小环拿些银子,又怕引起小环的疑心。

于是她沿街找着,见到一家比较大的当铺,就进去了。

她随手把手上的玉镯退了下来:“死当!”

司柜的瞅了瞅她,拿着玉镯看了看,脸上有点儿动容,不过他还是故作镇定地说:“你这东西什么来路?”

“自己买的。”

“怎么要死当?”

秋儿:“路经此地,日后只怕再难回到此地。”

司柜的见她衣着华贵,对答利落,大概就信了七八分。他翻来翻去再看了看这手镯,说:“你这东西,也不值什么,只能当五十两银子。”

秋儿听过心中大为不平,此镯本是自己花了一千五百两买来的,此时虽急用,但也不能如此贱卖:“看你也不是个识货的,我去别家当去。”

“一百两!”

秋儿只当未听见。

司柜一见她不好糊弄,赶紧唤住她:“留步,好商量,好商量,你看二百两如何?”

秋儿站定,没回身,只是回头斜眼瞅他,司柜无奈地说:“二百二十两,不能再多了。”

秋儿不愿为此纠缠太久,于是回身把手镯又扔在了柜台上:“成交!给我二十两碎银子,剩下的我要银票。”

出了当铺,秋儿想到自己身着女装一人独行,恐会多有不变,就想去买身男装衣服。

这一路走来,她已经发现自己的不同了,在满街的布衣荆钗之中,她就象一只落地的凤凰,大家都纷纷看她。她现在可不想引人注目。她寻了一家普通的衣铺,进去对掌柜的说:“用我身上这身衣服,换你这里一身布衣,如何?”

店家仔细看了看她身上的衣服,就赶紧答应了。

秋儿自小生在豪门,从未自己穿过衣服,更别说是男装,赶紧和店家商量,想让店家娘子帮着把衣服穿上,重梳发髻,那店家娘子看秋儿生的那般清丽,倒也乐意帮忙,秋儿还拿出了一块较小的碎银子,酬谢了那位妇人,当秋儿低头从换衣间走了出来,向店家借来铜镜一照,方才发现自己的面纱与布衫实在格格不入,叹了一口气,轻轻拿下了自己的面纱,帖身放好。又向店家取过一块粗布将随身的几样首饰包袱好,这样一折腾,可就耽误了不少功夫。

去掉一身浮华,秋儿倒是悠然自得的在路上闲走,她自小从未独自出门,此时甚觉得有几分新奇的心思。秋儿本想立刻前往陷空岛,但出门才发现已快到傍晚,自己又不识路径,只好决定先找一个客栈住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