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遇险

秋儿躺在床上彻夜难眠,方听鸡鸣,秋儿便起床,一着地,便觉得腿脚痛疼,立刻明白昨天走路伤了脚,也懒得查看,取过房中铜镜,揽镜自照,发现睡过一夜后,发髻有些纷乱,本想重新绾一下,手刚摸到木梳,便想到自己从未绾过发髻,只怕拆开后再难梳整。叹了口气,只能略整衣务,决定先与公孙策道别,也好打听一下展昭是否归来。一出门,竟见公孙策也正好出门,心下猜测,公孙策只怕也是一夜未睡好,才会闻鸡而起。突听见林思雨声音传来:“公孙先生,师兄一夜未归,我们是不是也去陷空岛。”转头看见,林思雨也站在走廊尽头处。公孙策只摇摇头,未在多言。秋儿听到展昭一夜未归,心中就有了几分焦急,忙向公孙策告辞。

临出客栈前向小二问清前往陷空岛的路径,便即刻动身前往陷空岛。这一走动,越发觉得脚痛无比。好在去陷空岛是走水路,到也不用她走太多路。

秋儿咬牙蹭到了渡口,竟见燕燕正站在必经之处四下观望,暗想,燕燕不比小环,没什么心计,也少主见。而且她与陷空岛的交情不错,应与自己行事有便,即使让她跟着,必要时再支开她也不难,而且自己一个人真是寸步难行,不要说碰到什么匪徒,就是日常之事,自己都无法处理,想到此,决定不再躲避。正欲唤燕燕,言未到,便发现燕燕已经立在身旁,秋儿看燕燕眼中已是有泪,激动的拉着秋儿的双手,秋儿感到燕燕的手紧紧握着自己的手,一直都在发抖,心中多有几分感动,也不由得暗自后悔,只因为自己一时兴起之意,却把这丫头吓成这样。想到此轻声言道:“燕燕,我脚痛。”

燕燕:“小姐,你跑那去了?”心中也明白不能指望自家小姐给自己交待,燕燕看了秋儿一眼,不由得笑了起来:“小姐这装扮好怪。”

秋儿不由得恼羞成怒“不许笑,还不快扶我上船,帮我整理一下。”

燕燕:“上船?去那啊?”

秋儿:“当然是陷空岛,你昨天是不是就上陷空岛了,发生了什么特殊的事嘛?”

进入船仓后燕燕一边帮秋儿重新绾发一边说道:“昨天我到的时候,展昭和北侠欧阳春也来了,北侠从中调停,展昭和卢方约定今日设下比武定宝物,若是展昭胜过五鼠,就可以得回宝物。”

秋儿暗想,以五敌一,这五鼠倒是真有英雄气概。“那我也想去看看他们比试。”

燕燕:“小姐若是想看,燕燕带您去就是。不过,现在开始出去往陷空岛只怕到那他们都斗完了,小姐,你为什么这样关心展昭的事,莫非小姐……嘿嘿”燕燕露出一副大家都明白的笑容。

秋儿恼怒道:“燕燕,不是像你想的那样的。”

“小姐,你既然这么关心展昭,要不要从中调停,劝白玉堂将宝物还给展昭。”

秋儿:“此事卢方都与展昭有所约定,我们又何必多管闲事。”

“哈哈…小姐你不反驳,就是承认你关心展昭了。”

秋儿只觉得满头黑线,恶狠狠的说:“我已经和你说过好多次,不许你总和白玉堂纠缠在一起。”说罢懒得再搭理这疯丫头,打开船仓的幕帘看着船外的景色。秋儿看了一会,觉得颇无意思,又不愿意搭理燕燕唠叨,便从包袱中取出横笛,开始自顾自的吹奏。

刚才启音,突然就听到外面传来一阵巨浪拍打之声,船身也开始巨烈的晃动,秋儿惊讶道:“江风不大,为何会起巨浪,出去看看怎么了。”

燕燕起身出了船仓,过后秋儿只听到燕燕说道:“好像是展昭和翻江鼠在江上打起来了…”

言语未尽,这小船竟猛烈一震,然后听到燕燕焦急的声音传来:“船夫,这是怎么了。”只听到船夫边哭边说道:“小的为了躲开那个二位爷的打斗,想转个道,结果,因为道路不熟,撞上礁石了。姑娘快跳江吧,这船怕是要沉了。”这说话间,这船仓已经开始进水,秋儿赶紧起身,只是船身不稳,脚又痛疼的历害,竟半天也挣不起来,燕燕欲将进去,这船晃的太过历害,甚是着急,干脆挥手一掌硬将仓门板辟了开来,这样一折腾,这船就彻底沉了下来,燕燕只看双脚沾水,便方寸大乱,不要说去救秋儿,便是自己也无法照顾。只慌的连叫救命。

秋儿在船仓中,连呛了两口水,屏着气,顶着水流胡乱向前挣扎,秋儿心中明白,要是自己不能从船仓中出去,肯定必死无疑。好在仓门板已让燕燕辟开,缺口甚大,竟让他顺着船仓壁挣扎了出去。到了江水中,这口气是再也支撑不住了,心中暗想,难道自己今天真的要命丧于此了,正迷迷糊糊中感觉有一个人环住自己,心中一松,就晕了过去。

秋儿迷糊中感觉到有东西顶在自己的腹部,有一只手抓住自己的头发,略将头抬起,另有一手用力拍打自己的背,连吐了几口水,方才醒了过来,醒来竟感到那只横笛还握在手中未失,再睁眼查看,方知已是在岸边,低头一看自己竟是趴在一人的膝上。这时,这人已欲起身,并将秋儿扶着坐下。秋儿这时才发现救自己的人居然是展昭,展昭看见她醒了,并未多言,便欲走开。

秋儿看他不说话,想到当时在水中情景,自小到大,何时与一个男子如此亲近,羞的满脸通红,轻声言道:“感谢公子救命之恩。”声细如蚊,几不可闻。展昭随意答道:“姑娘不必客气。”秋儿脸上一阵晕红,便走了开去。然后问道:“公子此是何地。”展昭:“在下也不知道,胡乱游到此地。”看到秋儿坐在一边瑟瑟发抖,想到她只是一个小姑娘受到这般惊吓,衣服全是湿的,而且江风如此大,她又没有自己的武功,难怪冻的瑟瑟发抖,展昭离开片刻便复回来,并收捡了些芦草和树枝,走到秋儿身边,点燃生着。只轻声说道:“姑娘,在下刚才已经在高处查看过,这里是一块江中浮地,方圆不过十余丈,是个真正的孤岛。”展昭想到皇上给的寻宝期限,及与五鼠的约定还未分出胜负,自己却给困到这个孤岛当中,心中已是一愁莫展。

可秋儿心中只想展昭此刻就坐在我身边,在这样的荒岛上,却有他陪着我,看着展昭的侧脸心中升起一股暖流,只觉得就算天塌下来也会有人顶着,闭起眼睛听着燃烧的噼啪之声,享受着这一刻的宁静与安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