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独处

秋儿看展昭一言不发只是眉头深锁,也不便再言,只得取过横笛,吹奏了起来,展昭听了一会,竟开口问道:“这首曲子你跟谁学来的。”看到秋儿竟不做回答,只是停住不吹,望着自己,火光照映之下,满头秀发披在肩头,虽是男装,却不减姿容清丽。不由得停了一下,方才接着说道:“家母生前也常吹奏此曲。”

秋儿看到展昭的剑放在一边,心中暗叹,我竟把大事给忘记了,忙问:“展公子,我……”

展昭有些讶然的问:“姑娘怎么知道我姓展。”

秋儿心中暗叫不好,竟忘记先问名,再称呼,这一下展昭会不会认为我是一个别有用心之人,故意接近他,忙辩解道:“展公子名闻天下,小女子认识不难啊,展公子,我们还不知道要在这孤岛中相处多久,还是先互通姓名,也便称呼。”秋儿说到此处,略停一下看展昭并无反对之意,忙接着说道:“小女名叫秋儿,展公子就不用再姑娘姑娘的了,就称呼我秋儿吧。”展昭竟还是无反映,秋儿心中想,既不否认,就当他同意了吧。接着问道:“展公子剑穗上的玉坠很别致,是从何而来的?”展昭看着他在那自演自说了半天,不由觉得有些好笑,回道:“是我娘留给我的。”答完只盯着火光发呆,秋儿看着他眉头紧锁,知道他还在愁苦白玉堂盗宝之事,心中也是一阵无奈,想开解却又不知道从何说起。

最后只说道:“展公子,你常听令堂吹奏此曲,可曾听过令堂唱过此曲。”秋儿看到展昭摇头便轻声唱道:“淡看天际浮云飞,云淡风轻水苍茫,旧年玩乐嬉闹,而今骋鞭扬笑,轻步疾行马长啸,拂风尘沙狂傲,琴笛声声催人老,莫叹流年少……”

唱到一半突然停住,展昭抬头问道:“怎么不唱了。”

“因为你都没有心思在听秋儿唱,一直都在努力发愁,是秋儿唱的不好嘛……”

“不是姑娘唱的不好,是展昭现在毫无心情欣赏。”

秋儿心里有些着恼,我努力想逗你开心,结果,你一点也不领情,只觉得自己一片好意,都付之流水,而且自己刚才所说的话就像一般小女生向人撒蛮耍赖一般,也不知道展昭心里会如何做想,心中越发恼恨自己的所为。

看展昭说完之后,还是只低头看火,不再说话,自己驳觉无趣。也不再多话。欲闭目静思,却心中思绪纷乱无法安宁。便站了起来,望向前方,心中暗叹了口气,江水漫漫,天色黑沉,乌云遮天,无星无月,根本无法别明方向,也不知道此处离松江城有多少距离。这荒岛之上连个像样的树都没有,就算想扎个木筏子,都是不能,来时是随水飘流至此,但自己现在若想离开,除了在这等待求援,根本无他法离开荒岛。也不知道燕燕那个丫头怎么样了,她与自己一般毫不会水。想至此,只是暗骂自己怎么现在才想起燕燕,真是……

正欲询问展昭是否知道燕燕的下落,抬头看向展昭,见展昭还是一副漠然之态,秋儿暗想,罢了罢了,就算问他也未必有消息,而且就算问到消息又如何,都是一样已成定局,秋儿啊秋儿,你一向淡定,为什么一碰到展昭就乱了分寸,扪心自问,真的只因为那个玉坠嘛。

展昭看着秋儿望着自己又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暗觉奇怪,半天才恍然大悟,二人从中午落水到现在,天已黑,还一直都未进食,忙问一句:“你是不是饿了。”秋儿一愣,心想我一肚子心事,那里会觉得饿,但还是感念展昭的关心,轻轻点点头。望向展昭的眸子在黑暗中闪亮,如月下湖水之光般温柔。

“姑娘…”

“秋儿。”秋儿气嘟嘟的打断展昭的话,“我们也算是患难之交,还用姑娘姑娘的这么客气嘛。”

展昭看她虽气愤之色,却神情娇俏,宛如稚子,爽朗一笑:“这样也会生气,真是一个小丫头,小丫头,饿坏了吧,我去给你抓鱼。”

以展昭的身手,抓几条小鱼自是容易的很,秋儿看到他难得展颜一笑,心情也好了许多,笑嘻嘻的蹲在火边上看展昭烤鱼,展昭似乎心情也好了很多,微笑道:“看你的样子,在家中必是娇生惯养,你只怕再难有这样的际遇了。”

秋儿:“这样才对嘛,你应该多笑笑,常言道笑一笑十年少。你笑一下,眉头上的皱纹都少了些。”

展昭听到此处,笑容竟僵在那,好半天也不在说话,只是低头烤鱼。秋儿看展昭神色一变,心中便暗自后悔,只怕自己这话是说到他的痛处上了,轻声问道:“展公子,你过的并不开心,是嘛?你投身公门,并非为了功名富贵,而是为了以有用之躯,协助包大人匡扶正义警恶惩奸,你选择了站在青天背后持剑卫道,可是却再也不能仗剑四方,快意恩仇。你有了责任,也有了烦恼。”

展昭一怔道:“不,我的生活过得很充实,包大人让我明白了很多人生的道理。”停了一下方继续说道:“小丫头,这些话是谁教你的。”

秋儿轻声道:“我自己想的。”

展昭接着解释:“我烦的是皇上限期十日寻回失宝,现在十日之期已过五日,我却让困在这个荒岛上,只怕有负包大人所托。”

秋儿:“不用担心,我相信很快有人来救我们。”展昭一愣,秋儿看到展昭望着自己,竟觉脸上发烧,忙转过脸来,背对着展昭说道:“我同行的那个丫环,是不是让蒋平救走了。”展昭回道:“当时情况混乱,在下并未看清。”

秋儿回头说道:“当时你和蒋平,是否因为要救人才停手的。”看展昭点头,方才继续说道:“我相信,当时船夫是不用他救的,我让你救了,只有一个旱鸭子,蒋平不救她救谁。”展昭只觉得好像有道理,但却又觉得有些说不通,只有待她继续说下去。

“所以呢,燕燕如果是让蒋平救了,蒋平熟悉此处水路情况,他们肯定能安然回到陷空岛找船来救我们呗。”展昭看她说的坚定,只能微笑。

两人正在吃烤鱼,突然展昭身形斗然拔起,轻快地立上附近一处礁石之顶,微光下衣袂飘飘丰神如仙。这时乌云渐开,残月升上天空,银白色的光网布满原野,宛如地上升起了雾气,四周只有江浪拍打之声。秋儿安静的仰望着展昭的身影,只觉得被这一刻所震摄,只一会功夫那英伟的身影已跃下地来,他眼中闪着热烈的光彩,比星光更闪烁明亮,笑颜像春风拂面般洋溢着,展昭欢声道:“秋儿,真的有船来了。”秋儿嗫嚅道:“我也很高兴,不过我们得想办法让他们注意这里啊。”

展昭笑道:“你说的对。”话才言罢,秋儿便看到远处的黑色船影越发近了。船头当前立着一位佳人,白衣如画,可不就是燕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