桂嬷嬷见许如初拿出来主子的样子来压自己,若是以前她必定会忌惮几分,可是现在……她心里冷笑一声,身子纹丝不动:“奴婢恕难从命,皇贵妃还是请回吧。”说着,做了个颔首的姿势。

看着八个人齐刷刷地挡在自己面前,许如初也不知道自己哪里来的勇气,扬手就给了桂嬷嬷一巴掌:“放肆!性命攸关事也是你一个奴才能做主的?谁给你的胆子?”

桂嬷嬷防不胜防吃了一巴掌,脸上火辣辣的疼,随即感觉到嘴角有腥味,用手一揾看见有血,恶意顿生:“皇贵妃还知道性命攸关?今夜是皇上和皇后娘娘大喜之日,若是耽误了帝后洞房花烛夜别说是奴婢,就算是皇贵妃也罪责难逃……”

这会子许如初可没有时间听这老嬷嬤唠叨,她冲里面喊:“臣妾求见皇上。”

桂嬷嬷和素馨等人都讶然失色,纷纷看向里面。

须臾,里面人影浮动,再接着大内总管沈六儿走了出来。他探了探拂尘:“传皇上旨意,更深露重请皇贵妃早些回去歇息吧,有什么事儿等明儿再说。”

许如初心下一凉,“噗通”一声跪下来:“臣妾听闻许家出事了,想求……想从皇上这里打听详情。”

顺着月光,沈六儿看着眼前的皇贵妃,暗暗惊叹于其美貌,心里一阵惋惜,嘴上平静道:“进了宫,皇贵妃就是帝王家的人,什么许家王家都与贵妃无关了。奴才提醒皇贵妃一句,自古后宫不干预政事,皇贵妃慎重。”

沈六儿把自己跟许家的关系撇得干干净净,就是不要她插手。越是这样,许如初就越知道情况不妙。她提高音量冲里面喊道:“皇上的意思臣妾明白,但臣妾是许家的女儿,今日是臣妾第一次入宫,亦是臣妾第一次离开双亲,难道皇上连给臣妾一个交代都不肯吗?”

里面又是一阵沉寂。

不知过了多久,殿门缓缓开启,一个明黄色的身影从里面走出来,他负手而立,剑眉星目,只是站着就让人感觉到尊贵不凡。

许如初赫然抬头,看着离自己数十步远的男人,有些恍然如梦。这就是自己的夫君,自己的男人,为什么自己没有觉得依靠,却觉得那样遥远和惶恐呢。

上官淳德冷眼睨着她:“你要朕给你什么交代?”

声音冰冷,让许如初心里一紧。

她双手伏地,声泪俱下:“臣妾听闻皇上下令查处许家,不知是否有其事。”

“你既然知道,又何须问朕?”上官淳德并不打算隐瞒,也没有打算给她缓和的机会,“朕已经下令将许、孙两家满门抄斩。”

那一瞬间,许如初猛然抬头,深色惊恐,她不可置信:“皇上……”

上官淳德看着她,眼神依旧没有任何情绪:“这就是你要朕给你的交代,皇贵妃,你该回去歇息了。”说完,他转身就进去了。

许如初看见他身后的身影将一件披风顺势披在他身上,来不及看清那女子的脸容,殿门已经关上。天旋地转,她的大脑失去了意识,整个人都倒在了地上。

“皇贵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