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初,你入宫后分位仅次于纪氏,但是只要你生下龙种,他日必定超越她。”

“如初,宫中险恶,你要学会保护自己。”

“……”

“父亲,母亲……”许如初一边喊着一边惊醒过来,两泪纵横,惊慌失措。

“小姐你醒了。”玲珑是跟着许如初进宫的丫鬟之一,见到如初醒了,忙把素馨叫进来,“素馨姑姑,小姐醒了。”

一直和颜悦色的素馨板下面孔:“这是在宫里,娘娘是皇贵妃,你还在喊什么?”

玲珑被吓得脸色苍白,几乎快哭了:“奴婢……奴婢下次一定不会错了。”

素馨亦冷冽道:“若还有下次,你就不用在嘉凌殿了。”

玲珑更加害怕了,连连点头。

素馨不再看她,走向如初:“主子您醒了,奴婢给您倒杯茶。”

如初这才回过神来,忙趁她倒茶水的功夫用衣袖揾了揾泪水。

素馨俯下身,拿着热水伺候如初喝下。如初感觉喉咙滋润了不少,她这才开口说话:“我睡了多久?”

素馨正色道:“主子该自称本宫。”

“本宫睡了多久?”

素馨回答:“已经天亮了,主子该用早膳了。”

“天亮了?”如初吓了一跳,连滚带爬地从床上爬下来,慌慌张张,“不行,本宫要去见皇上,要求他放过许家,这当中一定是有什么误会。”

素馨忙拦住她:“主子,你冷静一点。”

如初一看这奴才拦着自己,顿时歇斯底里起来:“皇上要杀死许家的人,本宫不能看着父亲母亲死啊,再不去求皇上就来不及了!你让开!”

纵然素馨在宫中见惯了风云,可是当她看到许如初心焦如焚的样子,一颗心始终狠不下来。

如初推开她就往外面冲。

“主子,来不及了。”素馨在后面大喊,“您不要去找皇上了,没用的,许家已经……”

如初呆呆地回头,不可置信地问她:“你说什么?”

素馨一大早就听说刑部连夜将许,孙两家的人拖到城门斩立决了,当时两家大大小小几十口人,侩子手拿着刀跟割韭菜一样“嚓嚓”地,立刻人手落地。一想到那个场景就让人后怕,又何况是告诉许如初呢。

如初像是意识到什么,又反问了一遍:“你为什么说找皇上没用的?”

素馨嗫嚅着,吞吞吐吐:“许家……许家……已经没了……”

许如初先是一呆,继而自顾自笑起来:“不可能,本宫昨晚进宫前都还是好好的,皇上只是扣押了许家的人,并没有说要杀了她们。”她笑着笑着忽然就哭起来,“才一夜啊,怎么就会没的呢?素馨你不要看本宫刚进宫就欺负人,你刚才是瞎说的对不对?”

素馨终于鼓足勇气:“这是奴婢一早听说的消息,千真万确。”她看着许如初,心里都替她感到难过,“刚才沈六儿过来传消息了,说皇上今晚要来皇贵妃这里歇夜。”

如初仿佛根本没有听她说的话,转身就冲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