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宇文轻盈,你不要以为你想方设法的嫁给了本王,就能骑到本王的头上来,我告诉你,只要本王不承认,你在王府里就什么都不是!”宁轩昂的额头上已经布满了青筋,他一把将轻盈的手从自己的衣襟上摔落下去,然后大手捏上了她的下巴。

“你……”轻盈的脸色一下子就憋得通红,她没有想到,这个男人的手劲儿竟然那么大,眼睛不自禁的看向了别处,古色古香的布置,飘逸如丝绸般的帘幕就在空气中随意的飘洒着,再综合一下眼前这个男人的话,轻盈的脸色一下子变得苍白无比。

她轻盈虽然有时候怨恨自己生存的环境,但是也从来都没有想过要离开那个世界啊!难道她真的是遇到了那所谓的狗血到无比的事情?

靠!穿越了!

呼吸越来越弱,轻盈有些疲倦的闭上了眼睛,掐吧掐吧,说不定一觉醒来,她就又回到了二十一世纪,所以,快点把她给掐死吧!

“哼!想死?没那么容易!”见轻盈放弃了挣扎,宁轩昂大手一挥,轻盈就被摔在了地上,忍不住的发出一声痛呼,这个男人,到底知不知道什么是怜香惜玉啊?

虽然她也是传说中的女汉子,但是她好歹也是女的好不好!

“王妃不是想要伺候本王么?那就让他们好好的调教调教你,不然王妃你什么都不会,那本王怎么敢招你侍寝?”邪肆了笑了下,宁轩昂就优雅的走到了旁边的椅子旁,好整以暇的坐下之后,然后满面兴味的看着眼前的这个女人。

没有想到,昏迷之后醒过来的她,是越来越有意思了,宇文轻盈是么?本王不介意陪你玩,只是不知道你到底有没有陪本王玩的能力?

危险的眯了眯眼眸,目光深沉的宁轩昂把目光看向了一个方向,紫宸国是么?本王倒要看看你们到底想要耍什么花样!

靠!我去你大爷的侍寝,你丫的是种马,不代表我轻盈就是婊子!

想让本姑娘伺候你?那也得看你有没有那个命!姐一向只伺候死人,想要我伺候?行!那就死了先!

“是,王爷!”在听到宁轩昂的话之后,那本来是一丝不挂的两个人立刻又缠到了一起。

我擦!他们要不要这么奔放?

歪躺在地上的轻盈表示自己的三观一下子都歪了有木有!

如果按照她现在理解的,她现在应该是在所谓的古代对吧?那古人不是都很矜持的嘛?怎么现在居然……简直比他们还狂野有木有!

“嗯……用力……啊……好舒服……加油……”没多久,那个女人就忍不住的浪叫起来,轻盈无语,但是却也很给面子的好心观看了,可不是什么人都有机会看现场活春宫的对不对?所以这个机会,她怎么可能错过?

“骚货……看我不干死你!”那男人也低吼着,嘴里说着淫靡的话,那粗重的呼吸声和那淫荡的吟哦声让轻盈的额头上明显的划过了几条黑线。

这算是在给她教学么?为毛她觉得这两个人完全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了?

大脑已经被欲望冲昏了头脑,估计他们什么都不知道了吧?不对!他们还知道要努力的奔赴巫山云雨!

这样的老师真的是太失败了有木有!

“之前王妃不还是很抗拒的么?怎么现在竟是看的津津有味?”果然天下的女人一样贱,眼前的这个更是不知廉耻!

宁轩昂身为当今皇上的最小叔叔,虽然大了皇上一个辈分,但是却比他大不了多少,不过是二十五岁,因为见惯了女人间的斗争,因此一直都不近女色,对着女人有本能的厌恶之情。

如今,宇文轻盈这个女人,估计是他的厌恶之首了!

“哎哟,既然王爷您都这么关心妾身,为妾身着想,妾身怎么会辜负了王爷的一番心意呢?”强忍着自己心底的呕吐感,轻盈对着宁轩昂抛去了一个媚眼儿。

“宇文轻盈,看样子,本王还真的是小看你了。”垂着眼眸,看着手上的扳指,似有若无的转动了一下,宁轩昂轻轻的开口,掩住了眸底的一抹带有深意的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