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是本王已经听到了该怎么办?”狭长的凤眸里飘过一丝暗沉,这个女人果然有颠覆人的耐性的好个性!

“说了,王爷您听过之后就当没听到了!”轻盈虽然很不愿意承认,但是她现在的表现真的是很狗腿,这也不能怪她,她现在初来乍到也分不清行情不是?

万一不小心把自己的小命给交代出去了,那岂不是很不划算?所以她觉得现在有必要先打探一下消息!

“本王向来便是有是有,无是无,相信王妃你也该明白!”宁轩昂也觉得自己有些奇怪了,之前他明明是对这个女人抱着敬而远之的态度,现在他竟然有心情在这逗弄她,不知道这个现象是好还是坏?

靠!这个男人能不能不要这么认死理啊?这让她该怎么把这戏往下唱?

“王爷,不知道您有没有听说一句话?”冷笑一声,轻盈收敛了眼底的一道精光,嘴角勾起了一个上扬的弧度,唇微勾,眼上挑,别有一番诱惑。

“哦?”单音出,宁轩昂双手环胸,审视着他的这位王妃,他倒要看看她还能耍出什么花招!

“子不教,父之过?”笑眯眯的开口,轻盈的心情似乎一下子变得很好。

“嗯?”又是一个单音,带着些许慵懒的语调,轻轻的吐出他的不解。

“妻不好,夫之过!”你妹!老娘这算是倒了八辈子的霉!居然遇上这么一个狗屎男!太TMD的憋屈了有木有!

“……”这算是强词夺理,把所有的过错都推到自己的身上来么?宁轩昂按了按额头上那突突跳起的青筋,一时无语。

“按照王妃的话来说,王妃现在之所以如此,都是本王管教不严?”阴沉着脸色,宁轩昂冷冷的开口,那语气好像是在质问,又好似在酝酿着什么阴谋,看的轻盈的心里突然产生了一种不好的预感。

她是不是在不经意之间,把自己给卖掉了?

“当然是你的错!王爷没有教本王妃该如何为人处世不是么?既然本王妃的爹爹已经出错了,那想必夫君你应该会负担起这个责任了吧?”轻盈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心底有些不安,眼前的这个男人太过危险,让她不想靠近。

“既然如此,那本王就顺了王妃的意!”薄唇微扬,宁轩昂的表情还是不变,但是他周身的冷空气却在急速的增多,可见他心中已经是愤怒非常。

“那王爷认为本王妃应该如何在王府当中自处?”似乎是看不到宁轩昂的不悦,轻盈又开口问道。

笑话,这些都是关乎着她的生死存亡的大事,绝对要弄清楚,万一以后他拿这些莫须有的理由来找自己的麻烦,那她可不是要吃了哑巴亏?

“本王的王府不需要惹事的人,亦不需要无能之人。”一句话,这就是他王府的规矩,不管你想要做什么,审度好这句话的意思,那就决定着你的未来,一步错,那就再也没有回旋的余地,只有死人才不会继续犯错!

“哦~本王妃现在是明白了王爷的意思了,那王爷可否让本王妃回去了?”轻盈觉得自己现在有些头痛欲裂,之前她完全是因为突然出现在陌生的场景当中,所以会一下子忘记了身体上的不适,现在危险解除,身体上的疼痛和疲倦一下子席卷而来。

“嗯。”低低的应了一声,算是回答,不管这个女人嫁给他的目的是什么,他总有一天会调查清楚的,在那之前,他不介意玩一场猫捉老鼠的游戏!

揉了揉自己的脑袋,轻盈走到门口打开了门,然后想要迈出去的脚一下子就顿住了,尼玛,她根本就不认识路,出去往哪走?

“呃……那个谁帮我带个路!”这句话不经过大脑的就这么说了出来,轻盈说完之后,脸色就僵住了,她这张嘴啊,这个时候怎么这么犯抽!她才刚刚脱离危险信号有木有!难道现在又要重新上演唇枪舌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