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在和谁说话?”

就在轻盈哀怨之际,一句冷不丁的问话响起,让轻盈条件反射的回答:“当然是那只穿着衣服的衣冠禽兽啊!”

虽然这屋子里除了她还有三个人,但是有两个是光溜溜的,她有那个脸去让人家带路,但是人家相信也没有那个脸出去吧?

所以唯一剩下的就是那只穿着人皮的某禽兽王爷了,她那名义上的夫君!

“靠!我刚刚什么都没说!”她怎么现在一下子连脑子都没了?说话不经大脑,很明显的把自己往火坑里推!

轻盈一下子就蹦出了房间,然后小腿一迈,就直接冲了出去,尼玛,管她认不认识路,先离开这个可怕的男人再说!

王府这么大,她就不相信她找不到一个人带路!

目光深沉的看着轻盈那逐渐跑远的身影,宁轩昂的眼中划过了一抹怀疑的光,这宇文轻盈到底是怎么一回事?这前前后后虽然一样的目中无人,但是现在的她却给人一种脱胎换骨的感觉,这是他想太多了,出现错觉了么?

“呼呼……还好老娘跑的快!”跑出了宁轩昂的视线,轻盈轻轻的拍了拍自己的胸口,然后松了一口气,她虽然我行我素惯了,也喜欢凭借自己一个人的力量来做事,但是在这个地方,明显就是落魄的凤凰不如鸡啊!

“王妃你怎么在这里?王爷没对你做什么事情吧?”就在轻盈靠在一棵树下沉思的时候,一个清脆的女声将她拽回了现实,她有些茫然的看了看那个小丫头,不太确定她到底是什么身份。

“你是谁?”虽然有些难以启齿,但是轻盈还是问了,有些事情自己不明白,还是先打探好才是上上之策!

“王妃!你到底怎么了?奴婢是初夏啊,你怎么连奴婢都不认识了?”那小丫头一听,顿时就像是炸了毛的小猫一样,鼓起了脸颊,那模样好不可爱。

看着眼前的小丫头,轻盈很恶趣味的想着。

表达完了自己的不满,初夏就直勾勾的盯着轻盈看,那模样可怜兮兮的,很容易让人产生罪恶感。

“今天的天气真好啊!”无视那小妮子的哀怨神色,轻盈明显就是在避重就轻,尼玛,她现在能说,小姑娘,你别哀怨了,我根本就不是你家王妃,我就是一不小心进了你家王妃的身体里?

尼玛就算她说出来了,这小丫头也不会相信吧?说不定还会以为她是精神失常得了失心疯呢!

“王妃……你转移话题的本事能稍微的提高那么一点么?”冏了一下,初夏有些呆呆的开口,这样的话也就不经过大脑就直接开口说了出来。

“咳咳……”用袖子掩住嘴,轻盈假意的咳嗽了一下,有些汗颜的别过了自己的小脑袋,眨了眨眼睛,不想再看初夏那眼中略带戏谑的神情。

不过,值得庆幸的是,这小妮子完全不像是那种唯唯诺诺的小丫头,这样的人相处起来,应该会轻松许多。

“初夏,我的头有点晕,现在脑袋里面一片空白,根本就想不起来东西,等会你帮我好好的恢复一下吧。”抽了抽嘴角,轻盈的这个理由坑爹到极点有木有。

落影轩。

不错的名字!

看着自己院落上的名字,轻盈很满意的点了点头,和她的名字很适合,但是她也确定这绝对不是那个狗屁王爷为她而建的院落,估计是正好应景了,所以他丫的就把前主给弄到这个院落里了。

说实话,这个小院虽然典雅脱俗,但是绝对不是王妃所住院落的规格!

“王妃,你就不要伤心了,王爷不喜欢你,这是没办法的事情,我们只能慢慢来了。”初夏有些怜惜的看了轻盈一眼,眼底一沉,掩住一抹让人看不懂的光。

“擦!我干嘛要让他喜欢我?”一听到这句话,轻盈顿时就炸毛了,她现在恨不得离那个人远远的,然后就窝在这个小院子里,好好的休养生息,等到她觉得羽翼丰满了,那她就跑出去逍遥江湖!

把自己的一辈子都浪费在这所谓的王府里,尼玛,他乐意,她不乐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