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系统播报的这次十连胜的消息,大多数的玩家并没有放在心上。

因为想在机战中获得十连胜也不是什么十分逆天的事情,要是仔细算起来的话,基本上每天都能听到系统播报一到两次谁谁谁获得了十连胜。

大多数玩家只是顿了一下,然后嘴里念叨着不知道是哪个运气好的家伙匹配到的全是弱鸡之后,就继续该干什么干什么了,当然这里面要除了被方浩击败的那个十个玩家,他们一边大喊着不可能,一边反复看着对战的录像……

方浩一波十连胜之后就下线了,并没有再继续下去,他上线不过是想看看这个游戏到底是个什么样子而已,既然所有的操作方法都想了起来,他暂时对游戏也没那么大兴趣了,在方浩看来不管这个东西多么逼真说到底还是假的,想要靠这个达成方凡的愿望还是不现实的,必须想办法搞一台真的机甲才行。

“还是先想办法提高修为比较现实。”方浩想到这琢磨了很多能在短时间内提升修为的办法,但最后都被他一一否决了,速成之法虽多,但是弊端往往更加可怕。

就像他记得有一本魔道心法可以让人短时间获得匹敌仙神之力,可代价甚至比魂飞魄散还要严重的多,反复衡量之下方浩还是觉得一步一个脚印的慢慢来比较好。

“哎……从头慢慢来吧。”方浩说着话感受了一下附近的灵气,因为这几天被吸收太多的原因,他家附近的灵气基本上都枯竭了,没个十天半个月是不会恢复的,无奈之下他只好出门溜达溜达,看看周围还有什么不错的修炼地点。

方浩的家本来就处在市郊,加上现在才早起五点多钟,他这一路上瞎溜达愣是一个人影都没有看见,不知不觉他走到了正在修建的市郊公园,他的眼前不由的一亮。

“这附近的灵气浓度不错阿。”方浩大概估摸了一下这里灵气的浓度差不多能赶上九州界的三分之一了,来了地球这多天了他还是第一次发现这么适合修炼的地方。

因为还在修建的关系,公园还没有对外开放,整座公园全部被三米高的围墙拦住,可这个东西对方浩能有什么用,他只是轻轻一跳就蹦上了墙头,下一秒就进入了园中。

市郊公园的占地面积及广,普通人想横穿公园至少也要走一个多小时,方浩在里面溜达了半天最后找到了一处灵气较为浓郁的地点打坐修炼了起来。

方浩这一次没有像之前那样肆无忌惮的炼化周围的天地灵气,毕竟太一造化绝第二层的修炼要比第一层难上不少,要是真的一不小心走火入魔那可就得不偿失了,这次的修炼持续了两个小时左右,直到时间来到了早晨七点多钟他才缓缓睁开眼睛吐出一口浊气。

“看来还是清晨的时候灵气的浓度比较高……”时间一过了七点的时候方浩就察觉出灵气不对劲了,看来以后都要起个大早来修炼了。

方浩坐在那认真的想了一下以后的计划,看起来除了参军以外没有别的路可以走了,想到这他忽然记起来自己好像被什么学校录取了,思索了半天才明白过来学校是个什么东西。

“就是说我还有一个月的时间就要加入一个新的门派了?”这是方浩自己琢磨出来关于学校的定义,只要从那个学校毕业的话,就能顺利参军驾驶上方凡梦寐以求的机甲了。

“越来越有意思了。”想到这方浩开始对今后的日子有些期待了,就在他离开公园的路上看到了一个正在下围棋的中年男人,方浩不由的停下脚步多看了两眼。

那人看上去不超过五十岁的样子,一张国字大脸,八字剑眉,一双漆黑的眼睛就像星空一样深不可测,整个人的身上散发着一种别样的气质。

当然方浩之所以注意到他主要还是因为他是个怪人,他竟然一个人下围棋,自己和自己下,一手执白一手执黑,而且样子很上去还很认真,时不时的嘴里感叹一番“这一手真厉害”之类的话,惹得方浩不由的笑了起来。

方浩这么一笑那中年男人也注意到了他,对于这种不怎么礼貌的行为,那人也没有在意只是微微一笑,就继续低下头下起了围棋,神情还是那么专注。

从那以后方浩每天五点都会来到市郊公园修炼,等到七点灵气变得有些稀薄的时候准时结束走人,每次他都能在回家的路上看到这个下棋的中年男人,一连七天时间天天如此,这中年男人的奇怪行为还是引得方浩忍不住有些好奇了。

“大叔,你为什么每天在这自己和自己下棋阿?”方浩忍不住上前问道。

那中年人男人听了之后头也不抬的说道:“为什么?那你又是为什么每天早晨自己跑到这种荒郊野外来?”看来他也早就注意到了方浩。

“我阿?锻炼身体阿。”方浩笑道。

“锻炼身体这个理由不错。”中年人微微抬头打量了一下方浩,他注意到方浩也有几天了,按理说这座修建中的公园是不应该有人来的,他也很好奇面前这个年轻人是怎么回事。

“大叔你干嘛一个人下棋?”

中年男人听了之后微微顿了一下,随即笑道:“因为找不到对手,只能自己和自己下了。”

找不到对手?方浩一听这个就乐了,他最喜欢的就是当别人的对手了。

“大叔你说这话是不是有点过了?你要是没有对手的话,我来当你的对手怎么样?”方浩说着话一屁股坐到了中年男人对面。

“好阿,看你小小年纪没想到会对围棋有兴趣。”中年男人一听有人陪自己下棋顿时来了精神,也忘了自己今天还有事情要走了,两人立刻执子杀了起来。

“哦,不错嘛。”两人只是稍稍试探了几招之后,这中年男人发现这个小家伙似乎没有那么好对付,他的棋路看似随意但其实步步都暗藏着杀机,自己只要一个不小心就会万劫不复。

“这……”中年男人的脸色渐渐变得有些难看了,额头上的汗珠也一滴滴的渗了出来,再看对面坐着的方浩始终都是一脸笑呵呵的样子,好像完全看不见面前这个中年男人的表情一样。

“输了……”中年男人呆呆的看着面前的棋盘,自己输了?输给一个看上去只有十七八岁的孩子?

如果没记错的话,自己上一次输棋好像还是20年前,对手还是被称作棋圣的聂老,从那以后的二十年来自己从没有过一败,就连赢过自己的聂老都自叹不如,可就在今天自己居然被眼前这个年前人给轻轻松松“教育”了一把,他的心中早已掀起了惊涛骇浪。

“怎么了大叔?你这么盯着我看干嘛?”方浩笑着冲他拜了拜手,那人这才反应过来,脸色带着一丝苦笑。

“小家伙你也太……太……”变态?厉害?他想了很久也没有合适的词语来形容自己面前这个年轻人,随之摇了摇头说道:“小家伙你的棋是跟谁学的?”

在他看来方浩之所以这么变态,肯定是背后有什么高人再指点,方浩听了之后点了头,也没隐瞒笑道:“还能跟谁,跟我师傅学的。”

中年男人一听来了精神,说道:“敢问家师是……”

“玉……”方浩刚准备说出师傅的名字,随即反应了过来,这里可不是九州界,要是有人能认识师傅那才见鬼了呢,只好笑道说自己的师傅没什么名气,说出来你也不认识。

这种明显是推脱的话语中年男人当然听得出来,可方浩不说自己也不好强问,只能转口称赞方浩的棋力高超,一定是尽得了师傅的真传,可方浩的一句话差点让他吐了血。

“哪里阿,我和师傅比还差得远呢,他老是说我是臭棋篓子,每次下棋师傅都让我两子。”方浩一脸认真的说道,这倒不是他开玩笑,方浩本来对围棋这东西没什么兴趣的,可他师傅玉虚真人却总说他心性不稳,叫他多多下下围棋磨练心性,不然日后定有大难,从那以后起方浩每天起码有一半的时间都在和师傅下棋。

现在想想师傅说的话,方浩开始渐渐有些明白了,搞不好那个时候师傅就知道自己会有这么一天了。

“……”看着方浩一脸真诚的样子中年男人有种一头撞死的冲动,如果这都叫臭棋篓子,那自己算什么?

“小家伙你这么说话容易挨打的……”中年男人打趣道。

方浩微微一笑没有说话,挨打?他实在想不出来地球这个地方有什么人或东西能够打他的。

二人接着闲聊了一会以之后,中年男子说自己还有点事就先走了,临走的时候二人约定明天再战一局,他要回去好好研究一下方浩棋路好一雪前耻。

方浩也是很久没有下棋有些手痒,虽然在他看来这个大叔的棋力“很差”,但是解解闷也好嘛边便欣然答应。